许紫烟从李记炼器店中出来,挥手招来一辆妖兽车,向着城东公子冶的住处行去。只要提到了公子冶,都不用多说,那个车夫便赶着妖兽车径直而去。

    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妖兽车停在了一座独峰之下。

    许紫烟和小白下了妖兽车,付了灵石之后,抬头向着独峰望去,心中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那座高耸的独峰之上,一面光滑的峭壁上竟然刻着三个大字:

    “公子冶!”

    以整座山峰归属一人,许紫烟的心中不禁想起西门孤烟说过的话,提醒过自己,无论是公子冶还是墨即离都是不会给自己炼制阵柱的。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峭壁上的三个字,许紫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向着峰上走去,小白紧跟在身后。

    炼器城的大街上,缓步地走着一男一女,那个青年男子的脸上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沧桑,而那个女子却十分地美貌,而且面相柔美,一看就是一个性格柔和之人。

    “哥哥!”那个柔美的女子轻声说道:“你真的要在十年后去河伯仙府?”

    凌霄目光中透露出坚定之色道:“柔儿,如今哥哥已经利用父亲留给我的宝藏突破到了结丹期第五层,而且也夺回了赤阳宗,为父母报了大仇。但是,我的修为却开始停滞不前。我需要一些机缘,哪怕是河伯仙府没有碰到机缘,权当是去历练一下也好。唉~~”

    凌霄轻叹了一声,心中苦涩地暗道:“我的修为距离紫烟越来越远了,据说他离开北地历练之时·就已经是结丹期第九层的修为了!”

    双拳猛然一握,在心中呐喊道:“我不会被紫烟落下的,我一定要去河伯仙府!”

    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来到了半山腰处。见到在山处有五处洞府,在每个洞府之外都有修士在那里排队。许紫烟来到了一个洞府之外的队伍中,轻声地向着一个女修问道:

    “这位道友,请问这五个洞府之中,那个洞府是属于公子冶宗师的?”

    那位女修诧异地看了许紫烟一眼·然后才轻声说道:“道友你是初次到这里来吧?”

    “是。”许紫烟轻轻点头道:“还请道友解惑。”

    那个女修轻声说道:“这个五个府之内没有公子冶宗师·是公子冶宗师的五个弟子。这五个弟子如今都能够炼制下品宝器,我们在这里都是等着请求他们炼制下品宝器的。”

    许紫烟轻轻点头·心中不禁感叹,没有想到公子冶的弟子也都如此厉害。向着那个女修低声问道:

    “这五个大师能够炼制中品宝器吗?”

    “噗嗤!”那个女修忍不住笑出声来,之后才觉得不妥,压低声音说道:

    “那怎么可能?在苍茫大陆上只有两个人能够炼制出来中品宝器,一个是公子冶宗师,另一个就是城西的墨即离宗师。道友,你想要炼制中品宝器?”

    “是啊!”许紫烟点头说道。

    “那你就要继续往上走了,公子冶宗师的洞府在山顶,不过公子冶宗师不是什么宝器都炼制的,而且炼制的费用很贵的。”

    “哦!”许紫烟抬头向着峰顶看了一眼,拱手向着那位女修施礼道谢之后,便向着峰顶继续走去。

    又半个时辰之后,许紫烟走到了接近山巅,在那里有一处洞府,洞府的外面同样有修士在那里等着。不过人数就少了很多,只有五个人,毕竟公子冶的炼制费用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拿得起的。

    在洞府之外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端坐着一个童子。见到许紫烟走上来,淡淡地看了许紫烟一眼,漠然说道:

    “你要炼制什么宝器?”

    许紫烟拱手说道:“这位小哥,艟下想要炼制一套阵柱。

    “阵柱?”那个童子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说道:“准备刻制什么样的阵法和禁制,普通的阵法禁制,我师父是不会给你炼制的。”

    许紫烟轻声言道:“我不需要刻制阵法和禁制,只要阵柱原胚就好。”

    那个童子的脸就更加地阴沉了,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地冷冷地说道:

    “只是阵柱原胚?我师父是不会给你炼制的,你当炼器宗师是什么?你走吧。”

    许紫烟的脸色一僵,强笑道:“小哥,您看是否麻烦您进去通报一下,让在下和您师父有一次面谈的机会?”

    童子抬了一下眼皮,冷冷地望了许紫烟一眼,不屑地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想要见我师父?赶紧滚开这里吧!不要在这里烦人了!”

    许紫烟的脸上就现出了一丝怒气,这个童子也太过霸道了。竟然连自己和公子冶见上一面的机会都不给。

    许紫烟很着急,她不能够就这么离开。虽然城西还有另一个炼器宗师墨即离·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和公子冶一样连见都不见自己一面?想到这里,许紫烟抱拳向着洞府深施了一礼扬声道:

    “宗师,晚辈许紫烟求见!”

    那个童子的眉毛就是一扬,厉声喝道:“大胆,竟然敢在这里大声呼喝,还不赶紧给我滚?”

    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头·见到洞府依旧没有什么声音,再一次高声喊道:

    “宗师,晚辈许紫烟求见!”

    那个童子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推着许紫烟喝道:

    “你想死啊?啊?赶紧给我滚!说不给你炼制,就不给你炼制,在这里嚎什么?”

    许紫烟被那个童子推着,又不好回手,只好被他推着一个劲儿向后退去。猛然间,从洞府中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影从洞府中显现出来。许紫烟凝目望去,目光就是一缩,当先的一个老者手里拿着一杆枪,而令许紫烟目光一缩的是跟着那个老者身后的一个中年人模样的修

    许紫烟虽然看不透他的修为,但是如今已经见过世面的许紫烟·明显地能够感觉出那个中年模样修士身上波动的气息非常地强大。

    这个时候,在外面等待的一个修士急忙上前,向着拿着枪的老者深施一礼,目光灼热地盯着老者走中的那杆枪,激动地说道:

    “多谢前辈!”

    那个老者一扬手将那杆枪扔给了那个人,转首望向了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是你在洞府之外大声喧哗?”

    许紫烟急忙躬身施礼,恭敬地说道:“拜见前辈·晚辈想要相求前辈炼制一套中品宝器。”

    “老夫没有兴趣给你炼制·你可以离开了。”老者淡淡地说道。

    “这……前辈,为什么?”许紫烟愣愣地说道。

    “在我的洞府之外大声喧哗·没有惩戒你,那是因为你没有对老夫的弟子还手。还不快滚!”

    “这······”许紫烟的心底升起了一股怒气,自己先是被洞府之外的童子奚落,继而相喝,然后推搡,如今又被公子冶训斥,心中的愤怒便浮上了眉宇之间。

    “哼!”

    猛然间,站在公子冶身后的那个中年模样的修士一声冷哼,袍袖一挥,许紫烟只感觉劲风扑面,一直跟在许紫烟身后的小白早就被那个童子给气急了,若不是许紫烟没有发话,她早就上前教训他了。

    此时见到许紫烟受到攻击,猛然踏前一步,刚想要发威,就觉得身体不自觉地就飞了起来,而且身体在空中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径直向着峰下落去。

    许紫烟身在半空中望着已经不屑看自己的公子冶几人,眼中蔚蓝一闪,心中就是一抽,那个中年模样的修士竟然是分神初期的修为。

    “噗通~,

    许紫烟和小白的身形摔落在地上,又顺着斜坡向着下面滚了几滚,这才恢复了身体的掌控。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理会周围一片“哈哈”的大笑声。默默地向着峰上看了一眼,转身向着峰下走去。

    来剿峰下,跳上一辆妖兽车,向着城西而去。

    在许紫烟离去不久,一个六岁模样的童子和一个中年修士从一辆妖兽车上下来,抬头望向了峰顶的那“公子冶”三个字。两个人望了一眼那三个字后,刚想要抬腿向着峰上行去,那中年修士猛然一顿脚步,转头向着侧方望去。

    只见一个女子正从妖兽车上下来,面如暗金,一头火焰般的红发,身上散发着一股冷冽。见到中年修士的目光望过来,略微看了他一眼,便调转过头,向着峰上行去。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师兄,你认识她?”

    厚山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不过她的形象很像当初在影像中看到的那位杨玲珑。”

    这几天的情节很不好写,整夜失眠!唉!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