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紫烟一步踏了进来,那黑衣男子的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是认出了许紫烟。但是他也只是略微一怔之后,便撇了撇嘴,不再去关注许紫烟。

    许敢,许文和许天啸见到许紫烟走了进来,勉强站起身来,朝着许紫烟拱了拱手道:

    “紫烟师妹!”

    许紫烟也拱手回礼道:“见过三位师兄!”

    此时,许虎妞已经大步迈了过来,向着许紫烟急声说道:

    “紫烟妹妹,他们来逼我们梅花帮解散,然后瓜分我们梅花帮的弟子。”

    许紫烟将目光望向了许敢,许文和许天啸,自动无视了那个撇着嘴的黑衣人。许敢,许文和许天啸见许紫烟望了过来,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那许文摇了摇折扇,站起身形,淡淡地说道:

    “紫烟师妹,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我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许紫烟面色平静,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你确定要管这个闲事?”许文将手中的折扇“唰”地一合,脸色便沉了下来。

    “我确定!”许紫烟的声音比他还要冷。

    “那就打过再说!”旁边的许敢一下子跳了起来,捏着沙包大的拳头。

    “求之不得!”许紫烟冷冷地吐出了四个字。

    许天啸也站了起来,不过并没有言语,只是冷冷地盯视着许紫烟,目光如利箭一般,闪烁着好战的兴奋。

    四个人身上的其实陡然爆发,四个人之间被气势撞击出了一团气场,霎时间,灵堂内暴风激荡,灵前的纸钱被刮得四处飞扬。

    “呵呵呵呵……”

    一阵公鸭子般的嗓音突然响起,许敢,许文和许天啸狠狠地瞪了许紫烟一眼,然后散去了身上的其实,退回到座位的前面,不再言语。

    许紫烟也同时收回身上的气势,望向那个正在冷笑的黑衣人。此时,那个黑衣人身上的其实猛然间不同,虽然仍然是坐在那里,但是释放出来的气势,却是凌厉逼人。站在许紫烟身后的许虎妞和许华灵等人竟然抵挡不住那个人的气势,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脸上尽是一片骇然之色。

    不过,许紫烟却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此时的她真正的修为是炼气期第五层,闪目看了一眼那个黑衣人,发现他只是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但是这也就是对许紫烟而言,对其他的后天修为的人,那压力就不是一般而言了。

    毕竟炼气期已经是先天的修为,那和后天的境界相比而言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清楚看了对方的底细,许紫烟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同时也兴起了一股冲天的战意,心里不住地盘旋着,以我灵体的身份,不知道以我控制在后天的境界能不能硬抗先天的修为。

    感觉到许紫烟身上勃发的战意,那黑衣人神色明显地就是一愣,然后眼中便露出大大地不悦,一张嘴更大尺度地撇着,傲慢地看着许紫烟,轻浮地上下打量着,“呵呵”冷笑着说道:

    “你就是许紫烟?”

    许紫烟很是看不惯眼前之人的作为,一个炼气期第一层修为的人,在内堂只不过是一个垫底的存在,跑到外堂来耀武扬威,这是蝼蚁一般的想法。眼含轻蔑的扫了一眼那个黑衣人,然后便无视了他的存在,望着许敢,许文和许天啸,冷冷地说道:

    “我们外堂的事情就应该由我们外堂的人来解决,你们划下道来吧!”

    许紫烟的无视,一下子就激怒了那个黑衣人。在内堂,他作为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人,是经常受到欺辱的人。今天被许文,许敢和许天啸三家集资给了他一些孝敬,请他过来帮他们收服梅花帮。原本准备大大地威武一般,将自己在内堂受到的气,好好在这里撒一撒。而且自从他来到这里后,这些后天修为的人对他都是非常的畏惧和尊敬,这让他的心里得到了大大地虚荣,那嘴撇的,如果没有耳朵挡着,就撇到后脑勺了。

    内堂的弟子在通常情况下是根本不会搭理外堂弟子的,在内堂的竞争要比外堂更加地激烈,修为每前进一步,都会得到家族更大的奖励和重视。所以内堂的弟子每日所做的就是修炼。

    而现在坐在许冬雪灵堂前的这个黑衣男子,叫作许天赐。已经五十多岁了。在许氏家族,有很多弟子是许家四处搜寻来的孤儿,从小培养他们,赐他们许姓。眼前的这个许天赐就是许家培养出来的众孤儿中的一个。

    虽然他突破了后天达到了先天,但是如今五十多岁了,却仍然是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自己知道自己很难在修为上有所进境的他,便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起来。

    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弟子在许家并不太受重视,平时也得不到多少家族的俸禄,所以,当其他的内堂弟子在修炼的时候,他就开始做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当许敢,许文和许天啸找到他的时候,他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当然得到的孝敬也十分地丰厚。

    至于许文,许敢和许天啸为什么要去请许天赐,他们并不是惧怕许紫烟的修为,就是知道了许紫烟突破到了后天第十一层,并且把同样为后天第十一层修为的许虎妞打败,他们也没有惧怕过许紫烟。在他们的心里,刚刚突破后天第十一层的许紫烟要比已经达到后天第十二层巅峰的他们差得很多。

    之所以花费不少积蓄将许天赐请来,是他们惧怕许紫烟现在的名声。许紫烟如今在许家的名声如正午的太阳,他们害怕自己一旦打了许紫烟之后,会有内堂的人看不过眼,教训他们。所以他们便把许天赐请了过来,也是要他当挡箭牌的意思。

    这个意思,许天赐也不是没有看出来。他也认真地思量了一番,他觉得许紫烟之所以被族长捧为了家族的精神领袖,那是因为族长以为许紫烟已经战死。如今她并没有死,而且家族在后来也没有给许紫烟什么特殊的待遇。

    所以,在许天赐的心里认为,家族不会让一个后天修为的人成为一个家族的精神领袖,这要被萧家和吴家知道,是要被笑话的。许家没人了吗?让一个后天修为的人成为家族的精神领袖!

    如此,许天赐可以肯定地说,家族已经开始淡化此事,说不定好会暗地里埋怨那许紫烟怎么不死在苍茫山脉。所以即使许紫烟出了什么事情,家族也只会尽量淡化。自以为想清楚了一切的许天赐便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门生意。

    新老朋友们,如果觉得这本书字数还少,那就先养着,可以去看看我的上一本书《凤鸣宋》,下面有连接。<e=《凤鸣宋》]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