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恭贺≡yhit同学成为极品堂主!

    西门孤烟双目紧盯着许紫烟,闪烁着希望的目光:

    “许紫烟,你虽然仅仅有结丹期第十二层的修为,但是老夫认为你在元婴以下无敌手。有很大的机会得到水源珠,而且在河伯仙府中还有着很多的其它宝物,只要你肯为老夫去争那水源珠,老夫就赠你两件上品宝器,助你夺宝。不管你夺得多少宝物,老夫只为玉儿索要那颗水源珠,而且老夫欠你三个人情。”

    “为什么选中我?”许紫烟沉吟了一会儿,轻声问道。

    “第一,你有那个实力。第二,也是最重要的,那颗水源珠对你没有用,因为你已经领悟了水之意大圆满,不会私吞。而且你与玉儿又是好友,我相信在你的心里多少会为他着想一下,我就用两件上品宝器加上我的人情和你做一次交换。”

    许紫烟的心动了。不仅仅是为了西门玉,也不仅仅是因为西门孤烟的两件上品宝器和人情,当然大乘期修士的人情就已经值得许紫烟跑一趟了。最重要的是许紫烟本身也想要去。

    河伯仙府不会仅有一颗水源珠宝物,正如西门孤烟所说,既然称为仙府,那么在仙府里面就应该还有着许多其它的宝物。

    虽然它每千年都开启一次,但是仙府中的禁制,恐怕在数万年来,进去的修士并没有去过仙府之内的多少地方。

    不过,此时的许紫烟心中还是把宗门的命运放到了第一位,如果河伯仙府开启的时间就在最近,自己就没办法参加了。所以,许紫烟略微沉思了一下,便轻声问道:

    “前辈,不知道河伯仙府的开启时间是什么时候?”

    “十年,还有十年的时间。”

    “呼!”许紫烟吐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朝着西门孤烟躬身一礼道:

    “前辈,只要十年后晚辈还活着,就一定进入河伯仙府,尽力为小玉取得水源珠。”

    西门孤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淡淡地说道:“你是在担心我的那几个儿会对你不利?”

    说到这里,看着许紫烟淡淡地说道:“这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这十年你不离开天欲城,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不敢在天欲城内动手。等着十年后,河伯仙府开启之日,我会派给玉儿一队高手护卫,到时候你随着他们一起离开天欲城,进入河伯仙府,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许紫烟突然心中一动道:“前辈,既然您手中有着大量的结丹期高诤·要想要取那水源珠还有什么困难吗?只要你派出大量的结丹期大圆满修士,在河伯仙府内,还有哪一方是他们的对手?”

    西门孤烟摇头苦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每逢河伯仙府开启之日,整个苍茫大陆上所有的修士都会涌入河伯仙府。进入到河伯仙府中的修士有十数万·甚至数十万。我又能够派出多少修士?”

    “这······没有限定名额?”许紫烟震惊地问道。

    “没有!”西门孤烟摇头说道:“那河伯仙府中,禁制处处,机关重重。想得到一个宝物极为不容易,而且进入河伯仙府中的修士一旦发现了一个宝物,往往会大打出手。所以,河伯仙府如今已经被苍茫大陆上的修士当成了一个历练场所。没有人会拦着他们去,只要他们不怕死,就是筑基期和炼气期的修士想要进去·也不会有人拦着他们。至于最终能不能活着出来·就各安天命了。”

    “如此说来,就算晚辈去了河伯仙府·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得到水源珠,而且还有着很大的机会死在里面?”

    “是!”西门孤烟淡淡地点着头说道:“但是你成功的机会要比任何其他的修士都高。”

    说到这里,西门孤烟深沉地凝视着许紫烟说道:“你不否认你是一个阵法宗师吧?”

    许紫烟立刻就明白了,西门孤烟当初的神识被自己布设的隔绝六识的阵法反弹回去,这一方面在西门孤烟面前就已经不是秘密了。而且也明白了西门孤烟这句话的意思,河伯仙府内遍布禁制和机关,而自己精通阵法,自然是比其他修士多了一份机缘。朝着西门孤烟轻轻点头道:

    “晚辈如今还不是阵法宗师,勉强达到阵法大师的程度。”

    “那应该是炼丹宗师吧?”西门孤烟轻声说道。

    许紫烟此时知道已经瞒不过西门孤烟了,能够炼制出来三元丹的人,还不是炼丹宗师吗?于是便痛快地点了点头。

    见到许紫烟点头,西门孤烟的脸上现出欣慰,点头说道:

    “你炼丹宗师的身份可以让你在这十年黑准备出别人不具备的救命丹药,你的阵法大啷的身份,让你在河伯仙府中有着比别人远离危险和取得宝物的机会,而且你的修为就更不用说了。当然,这一切只是说明你的机会要大一些,却未必能够得到水源珠。但是,不管你最终有没有得到,老夫都为此事欠你一个人情。”

    “那······如果晚辈在十年之内突破到元婴期呢?”许紫烟突然问道。

    西门孤烟的目光透露出震惊,语气有些怀疑地说道:“你说你在十年之内突破到元婴期?”

    “嗯!”许紫烟轻应。

    “这不可能!”西门孤烟摇着头,语气坚定地说道:“别看你如今是结丹期第十二层的修为,想要达到结丹期大圆满并不容易,更不用说再突破到元婴期。而且不要忘了你是五属性灵根,想要突破要比单灵根修士难上五倍不止。”

    许紫烟心中陷入沉思,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能够在十年之内突破到元婴期。但是,一旦突破到元婴期,自己就会失去这一辈,几乎就是唯一一次进入到河伯仙府的机会。

    看来得压制一下修炼了,不如在未来的这十年里钻心研究一下符宝,让自己达到九品符宝宗师吧。正想到这里,突然听到西门孤烟的声音:

    “许紫烟,你修炼到如今的修为花费了多少时间?”

    许紫烟略微沉思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西门孤烟,而是轻声说道:

    “晚辈如今刚刚二十三岁。”

    西门孤烟就愣愣地坐在那里,脸色便有些难看,沉吟了半响,才缓缓地说道:

    “紫烟!”西门孤烟已经省去了许紫烟的姓,表达着自己的亲切道:“这十年就委屈你了,把修炼先放一放吧,你可以修炼一些法术,或者将你的阵法之术好好研究一下,把自己提升到阵法宗师的境界。”

    西门孤烟这个要求虽然很强势,语气虽然还算温和,但是谁都知道这就是命令。但是,许紫烟也想要进入河伯仙府,再说人家是大乘期修士,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货,许紫烟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和这老货计较。

    但是,在表面上却依旧恭敬地说道:

    “晚辈知道了!”

    看到许紫烟答应了自己,西门孤烟很是欣慰,想起面前的这个许紫烟妖孽一般的修炼速度和博学的本事,西门孤烟看向许紫烟的眼神便又认真了几分。略微沉思了一下,一挥手,在许紫烟面前的空中就出现了三件宝器。西门孤烟指着空中的一套衣裙说道:

    “这是上品防御宝器绫罗衣,是我当年送给玉儿母亲的。当年玉儿失踪以后,玉儿的母亲便抑郁而终。唉~~”

    西门孤烟长叹了一声,眉宇之间充满了戾气,瞬间隐去,淡淡地说道:

    “自从玉儿回来之后,我一直没有动中原神机宗,就是想着让玉儿将来亲手为他的母亲报仇。原本我也打算了,如果十年后在河伯仙府内找不到为玉儿修复金丹的丹药,我就会亲自去灭掉中原神机宗。如今拜你所赐,治好了玉儿,如此这个仇还是留着他自己去报吧。”

    话落,将手指一弹,空中的那件绫罗衫便向着许紫烟飞去,许紫烟伸手接过绫罗衫。双手爱惜地抚摸着,不要说它还是一个上品宝器,就是仅仅凭着绫罗衫的美丽,也让许紫烟心醉不已。

    西门孤烟看了一眼许紫烟头上已经暗淡的水蓝发带,脸上透露出一丝缅怀的笑意,屈指一弹,空中的第二个上品宝器,一条和水蓝发带极其相似的发带向着许紫烟飞去,轻声说道:

    “这也是玉儿母亲的遗物。原本玉儿也是水属性灵根,但是这是一个女性的宝器,留给他有些不适,所以还是送给你吧。”

    紧接着又将空中最后一件上品宝器弹给了许紫烟说道:

    “这件上品宝器算我额外送给你的,希望在将来你名震苍茫大陆的时候,而我又已经离开了苍茫大陆,如果玉儿有难,希望你能够照拂一

    看着许紫烟手里捧着三件上品宝器,西门孤烟淡淡地上说道:

    “原本你如今将水之意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我应该送你一把水属性宝剑。但是上品宝剑我只有两把,一把是水属性,一把是火属性。水属性那把上品宝器老夫准备留给玉,毕竟他也是极品水灵根,所以就只好把这把火属性上品宝器火焰剑送给你了。反正你是五属性灵根,什么属性的宝器你都能够使用。”

    呕心沥血二百万字,竟然熬出了白发几丝。您······还不订阅吗?

    丫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