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远处依旧坐在床上的西门孤烟深施了一礼,真诚地说道:

    “谢谢前辈!”

    西门孤烟轻声言道:“你上前来。”

    许紫烟不疾不徐地走到西门孤烟的前面,心中暗自赞了一声:

    “好儒雅的一个修士!”

    待走到了西门孤烟的面前,微微地垂下了眼帘,恭敬地站在了那里。

    西门孤烟也没有言语,上下仔细地打量着许紫烟,心中暗自赞了一声:

    “好一个钟灵汇聚的女孩!”

    当初在许紫烟突破的时候,西门孤烟没有去探查她,此时自然是更不会去探查许紫烟。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在一个结丹期的修士面前还是讲究身份的。但是,不去探查却并不意味着西门孤烟不直接开口想问,如此却更显得西门孤烟磊落的胸襟。

    “你的名字?”

    “许紫烟。”

    “你知道我是谁?”西门孤烟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

    “如果晚辈没有猜错,前辈应该是西门玉的父亲,西门前辈。”许紫烟依旧恭敬地说道。

    “不错!”西门孤烟掠在嘴角的那一丝微笑渐渐地隐去:“许紫烟,你能够告诉老夫为什么你突破的时候需要如此多的灵气吗?你知道,你突破的这两天可是费去了老夫五十亿极品灵石。”

    “只有两天?”许紫烟心中一喜:“如此我还来得及返回太玄宗!”

    放下心事,再一次向着西门孤烟躬身施礼道:“多谢西门前辈。”

    西门孤烟没有言语·依旧直视着许紫烟,等待着许紫烟的答案。他自信不用去探查许紫烟,只要听到许紫烟的答案,凭着自己的经验,对照许紫烟刚才突破的声势一分析,就能够分辨出来许紫烟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许紫烟说的是真话·那么他和许紫烟之间的谈话就可以继续下去。如果许紫烟说的是假话,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放心放在玉儿的身边。那就将许紫烟控制起来,查看一下她的秘密,待弄清秘密之后,杀了就是。

    此时的许紫烟心中也十分地紧张,她不知道自己一直编造的谎言是否能够瞒得过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但是,事情已经逼到了眼前,也不由许紫烟不开口。许紫烟借着刚才再一次向西门孤烟道谢,偷偷地平稳了自己的情绪。待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轻声说道:

    “晚辈之所以每次突破都要比普通修士需要的灵气多上许多,那是因为晚辈是五属性灵根。”

    “嗯?”西门孤烟一直微眯的双目霍然张大:“你是五属性灵根?”

    “是!”许紫烟屈指轻弹,五声轻鸣,五指间释放出五种属性的法术。

    西门孤烟望着许紫烟五指之上跳动的五种法术·半响,眉毛跳动了一下,凝声问道:

    “你刚才说你姓许?”

    许紫烟心头一跳,努力平静着自己才心境,轻声回道:

    “是!”

    “前些日你在老二那里赢走了两支许氏家族?”

    “是!”许紫烟的心脏已经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屋里沉寂了下来,静的能够让许紫烟听到自己“砰砰”地心跳声。

    “你是上古许家多灵根那一族?”

    西门孤烟的双眼又眯缝了起来,只是那眯缝成细细地如同刀锋一般的眼缝中闪烁着锋利的光芒。

    许紫烟的心已经悬在了嗓眼,做好了一次性释放气剑·然后逃跑的准备。此时她自然是不会向西门孤烟解释自己不是上古许家多灵根那一支·如果解释起来,恐怕会更麻烦。所以·许紫烟直接点头,没有言语。

    但是,令许紫烟迷惑不解的是,西门孤烟并没有像许紫烟心中所想的那样对她采取什么行动。而是完全将眼睛闭了起来,许紫烟也只有忐忑不安地站在那里,警惕地望着对血的西门孤烟。勉强抑制住自己的颤抖,没有办法。哪怕西门孤烟没有丝毫的气息外露,一个大乘期的修士给予许紫烟的压力也太过巨大。

    半响,正当许紫烟有些感到气氛令人窒息的时候,西门孤烟睁开了眼睛。再一次令许紫烟奇怪的是,仿佛西门孤烟已经忘记了刚才提起的上古许家的事情。而是露出一丝微笑,和声说道:

    “许紫烟,如此说来,以你五属性灵根的体质,你的战斗力应锤很强吧,至少是在同阶之内无敌手吧?”

    “前辈过誉了!”许紫烟深施一礼。

    “呵呵,你也不用太过谦虚。”西门孤烟笑着说道:“老夫有一件事情与你商量!”

    “嗯?”许紫烟的神情就是一愣,心中想道,你会有什么事情和我商量?你是大乘期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解决不了的?需要和我一个小小的结丹期修士商量?

    西门孤烟望着许紫烟,眼中透露出一丝感谢道:“玉儿的伤是你给修复的吧?”

    许紫烟一愣,瞬间便知道自己猜测西门孤烟上次神识查探自己的时候,就发现了西门玉在修复伤势的事情是猜测对了。

    见到已经瞒不过去,便点头说道:

    “是!”

    “听沈博冲说,你是玉儿的朋友?”

    “是!”

    “你们怎么成为朋友的?”

    “是这样……”

    许紫烟酝酿了一下,从头开始讲了起来。如此一个向西门孤烟陈述自己的功绩的机会,许紫烟怎么能够放过。言语中把自己暗暗地捧高了少许,尤其是宣扬了自己有一颗慈善的爱心。待许紫烟说完·西门孤烟沉默了一会儿,感慨地说道:

    “如此说来,你救了玉儿两次。我西门孤烟欠你两次人情。”

    听了西门孤烟的话,许紫烟的心中乐开了花。这可是大乘期修士欠下的人情啊,但是在神色上许紫烟却不能够表现出来,反而向着西门孤烟施礼道:

    “前辈·这是我和西门玉之间的事情,不敢让前辈如此。”

    西门孤烟摆了摆手说道:“这两份人情就让我来还吧,而且如今我还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如果你能够答应老夫,老夫就欠你三次人情。”

    “请前辈示下。”许紫烟恭敬地说道。

    西门孤烟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坐在那里,仿佛回到过去的思绪之中。半响,脸上有些黯然地说道:

    “老夫这一生,五百岁以前只知道修炼·五百岁之后才开始娶妻生。我娶了很多女人,也有了很多孩。但是能够让我看得上的几乎没有,而且那些逐渐长大的孩不知道一切都是虚妄的,只有本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只知道兄弟相斗,相残。他们不知道′就是我将来把我创下来的这份基业留给他们,就凭他们能够守得住吗?

    他们不知道,所以我的那些孩便一个个在相斗中死去了。他们死了,我的女人就又给我生了新的,但是新的长大了依旧在斗。我也懒得理会他们。

    但是,十几年前,玉儿出生了。他令我大喜过望的是,竟然和我一样都是极品水灵根。是最有希望接我衣钵之人。所以·我对他抱有的希望也最大·对他也最宠溺。”

    说到这里,西门孤烟长叹了一声道:“没有想到·这个孩被我宠溺坏了,竟然不听我的嘱咐,一个人偷偷地跑了出去,离开了天欲城。最终被中原神机宗修士给抓去,变成了妖马。”

    西门孤烟的神色一厉,身体上隐现暴戾的气息。瞬间即隐,有恢复了淡淡的模样说道:

    “幸好被你所救,又派人将他给送了回来。但是,好景不长啊,这个孩在经历这次挫折之后,成熟了不少,知道用功修炼了,令老夫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天欲城内被人抱着自爆了。当我知道玉儿不能够恢复的时候,老夫的心碎了。”

    屋里再一次寂静了下来,西门孤烟的气息有些粗重,望着许紫烟说道:

    “你救了玉儿两次,可以说是挽救了老夫的两次希望。让老夫看到了后继有人的希望。老夫不想要再一次看到希望破灭,所以希望玉儿能够快一点成长起来,这需要你的帮助。”

    看到许紫烟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西门孤烟摆手止住了她,接着说道:

    “在西方大陆上有一处荒漠,绵延几万里。在那片荒漠的深处有一座仙府,据说是上古大仙河伯所留。曾有留言在第一层大殿,说留有一粒水源珠在仙府之内。那水源珠可以帮助修士领悟水之意,里面蕴藏着水之法则。老夫希望你能够去那里,将水源珠取给西门玉。”

    说到这里,西门孤烟双目紧盯着许紫烟。许紫烟的神色却是一愣,沉吟半响,才愣愣地问道:

    “那仙府存在的时间不短了吧,水源珠还没有被修士取走?”

    “没有,仍然留在河伯仙府。”

    “这······怎么可能?难道前辈您也没有得到?”

    西门孤烟苦笑了一下道:“河伯仙府每千年开启一次,但是只能够是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进入。上一次河伯仙府开启,我早已经不是结丹期了,而再往前一次,我还没有生出来,所以我进不去。而结丹期的修士想要在河伯仙府中得到水源珠哪里会那么容易。”

    许紫烟:前辈,要如何进入河伯仙府?

    西门孤烟:需要粉红票!多多的粉红票!纟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