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起来坐下说话吧。”许紫烟的神情也有些黯然。看到两个老者激动得失态的表情,再想到这两支许家的族人在天欲城内只能够在永生阁当一些侍者,而且连西门杰的手下都算不上,只能够算作一些家奴。想必这些年来他们过得一定很苦,已经到了只要能够保住家族不灭,不求发展的地步。

    四个人已经从许舒那里知道了许紫烟非常注重亲情,见到许紫烟让他们坐下,虽然还记得见到王者不允许坐着的族规,但是还是听从了许紫烟的话,小心翼翼地坐了半拉屁股在椅子上。待见到许紫烟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才放下了心,坐得安稳了一些。

    紧接着,许紫烟便从两个老者的叙述中知道,这两个家族分支从千年前偶然相遇之后便一直生活在一起,当初的相遇都是因为得罪了西方的宗门势力,一路逃亡,在途中相遇。后来,两个家族被追杀的无路可走,只好逃进了天欲城。

    但是,在天欲城内,如果你没有灵石买房子,或者租房子,或者住客栈,那么等待你的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天欲城内的守护者杀死。在天欲城内是不允许流落街头的,话句话说,天欲城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但是保护的是有灵石的人,不是花力气保护穷人的。

    如此,这两支族人在走投无路之下,为了保住传承,便投靠了当时在天欲城内的一个小家族,卖身为奴。经历千年被人卖来卖去,最终成为了西门杰的家奴。

    听着他们曲折的经历,许紫烟心中也不禁黯然。怪不得眼前的两个老者如此小心翼翼,就是知道了许舒是他们的族人之后,依旧不敢向自己说实话,想必是害怕许舒的身份和他们一样是自己的家奴。

    待两个老者泪流满面地讲述完之后,两个人再一次站了起来,上前跪倒了许紫烟的面前,悲戚地说道:

    “王者,从今天起,这两支族人也算作认祖归宗了。恳盼王者善待族人,我们死的也安心了。”

    许紫烟闻听微微皱起了眉头,望着两个老者轻声问道:“何出此言?”

    “王者!”许浩桑咬牙切齿地说道:“在西门杰将我们送给王者之前,曾经单独将我们二人叫到他的房间逼着我们二人吃了毒药。他告诉我们,此毒药换做刺魂丹。发作之时,灵魂如同万针齐刺,苦不堪言。他说只要我们将这里的一切详实地向他汇报,他就会每月给我们一粒解药。如今知道您就是我们家族的王者我们怎么会再做出此等事情。但是,那种痛苦我们也忍受不了,待这几日和族人告别之后,我们二人就会自尽而亡。只是可惜看不到王者带着家族重现辉煌的那一天,不甘心呐……”

    两个人说到这里,痛哭失声。

    旁边的许星海和许星角也都泣不成声。

    “毒?”许紫烟神情一怔:“你是说西门杰给你们下了毒?”

    “是!”许浩桑和许浩隆泣声应道。

    “刺魂丹?”许紫烟迅速地在传承中翻阅起来,很快便找到了刺魂丹以及刺魂丹的解药。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上前扶起许浩桑和许浩隆两个人说道:

    “只是刺魂丹这没有关系。我会很快地给你们炼制出来解药你们不会有事。”

    “王者······您是······炼丹师?”许浩桑吃惊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轻轻点头,将两个人扶着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然后自己也回到椅子上坐下之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两位叔叔,我想要知道在天欲城内还有没有我们上古许家的人?”

    “没有。”许浩桑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在天欲城也已经近千年了,在天欲城内只有我们龙形和鼠型两支族人。”

    “那······你们还知道许家的另外几支流落到哪里了吗?”

    “不知道。”许浩桑又一次摇头,紧接着面露伤感地说道:“我们上古许家各支早已经失去了联系,说不定有的已经被灭族了。就像我们这两支,当初就差一点儿被灭族。就是在见到王者之前,我们也不过是西门杰的家奴,什么时候说被灭了就被灭了。唉~~”

    许浩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在上古时期,我们许家也是名门望族。若不是我们许家当初心眼儿太实惠,将家族的力量几乎拼光了,谁敢对付我们许家。可恨那些势力完全忘记了当初在上古大战之时,我们许家出的力最多,他们为了利益翻脸就不认人。”

    许紫烟也随之长叹了一声,知道许浩桑说的是实话。整了整神色,将这些不快放下,许紫烟目光依次扫过眼前的四个人,淡淡地说道:

    “想必刚才许舒也已经把我的状况和你们说清楚了。”

    “是。”四个人一起点头应道。

    “既然许舒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你们也应该知道我并不是许家那一支多灵根家族中的弟子,你们还愿意奉我为王者吗?”

    许紫烟此话一出,站在许紫烟身旁的许舒也一脸的紧张。她早已想到了这个问题,刚才在许紫烟没有回来的时候,她也问过许浩桑和许浩隆同样的问题。但是,在那个时候,许浩桑和许浩隆的心里还不相信许紫烟会是王者。一个五属性灵根的人哪里会那么容易出现?而且还会灭魂引和龙凤鸣,要知道许家的音功已经消失的太久。

    如果许紫烟是上古许家多灵根那一族还情有可原,说不定那一族还真有着灭魂引和龙凤鸣的传承,但是许紫烟却偏偏不是,这也就怪不得许浩桑和许浩隆会怀疑许舒的话。所以,他们当初并没有答应许舒,而是要求等到见了许紫烟之后,验证了身份再说。

    而此时他们已经确认了许紫烟是五属性灵根,同时也确认了许紫烟会灭魂引和音功。这还有什么好说?许家的多灵根那一族还不知道是否还活着,但是眼前的许紫烟却是实打实的五属性灵根,而且会灭魂引和龙凤鸣啊!最重要的是,许紫烟将他们从西门杰的手里给救了出来,脱去了家奴的身份。

    他们已经从许舒那里知道,许紫烟不是西门玉的手下,而是西门玉的朋友。这些都是许家的公事,还有一个和他们两个密切相关的私事,那就是许紫烟能够解去他们身上中的刺魂丹剧毒,这样他们两个就不用死了。能够活,谁还想要死啊?

    在这些原因当中,最能够打动他们两个的就是,他们在许紫烟的身上看到了许家重现辉煌的希望。这个希望是许家每一个修士一辈子奋斗的目标,如今这希望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如何还能够放弃。别说现在只是让他们效忠许家的王者!

    对!

    就是王者!

    此时在许浩桑和许浩隆的心中,许紫烟就是许家的王者!就是此时让他们献出生命,他们也无怨无悔!许家虽然没落了,但是许家的血脉却依旧传承了下来。这种传承与修为无关,而是许家精神的烙印。只要是为了许家,每个许家的弟子都会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而无怨无悔。这才是一个家族能够传承下去的基石,是一个家族的灵魂。

    所以,许浩桑和许浩隆这两个阅历丰富的老人立刻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两个人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一次跪倒在许紫烟的面前,用自己的灵魂发誓,自己的族人愿意生生世世地效忠王者,在他们的心中王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许紫烟。

    许紫烟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心意,那就是说,别说如今那多根一族还没有在苍茫大陆上出现,就是出现了,在他们心中,许家真正的王者,真正的族长也只有许紫烟一人。

    如此,许紫烟心情也大好。先是将两位老人扶起,待众人重新落座之后,许紫烟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两个储物袋递给了许浩桑和许浩隆两个人,亲切地说道:

    “两位叔叔,这两个储物袋内装着一些从一品到六品的丹药,正好适合族人如今的各个境界的弟子使用。里面的一些六品丹药是给两位叔叔准备的,会对两位叔叔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

    许浩桑和许浩隆运用精神力往储物袋中一扫,便被里面的丹药数量和品级所惊。里面的丹药足够两支家族的弟子使用三年的时间。抬头愣愣地望着许紫烟,半响,才说道:

    “王者,这都是您炼制的?”

    “是!”许紫烟淡淡点头道:“用完了之后,我会再给你们炼制一些。等到你们和我的那一支家族汇合之后,家族中的炼丹师会给你们炼制丹药。”

    许浩桑和许浩隆的眼睛就是一亮,许浩桑拱手向着许紫烟说道:

    “王者……”

    许紫烟挥手打断了许浩桑,轻声说道:“许舒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王者这个称呼是将来我们许家正式在苍茫大陆上亮相之后,在人前的称呼。只有我们自己人的时候,就不必了。直接称呼我为紫烟就行了。”

    许浩桑和许浩隆两个人的神情明显地有着犹豫。虽然他们两个已经从许舒那里听说了许紫烟的事情,而且心中也很温暖。但是,在许家的族规之中,当着王者的面称呼王者的名字,那时元神俱灭的死罪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