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砂树罗同学,专职书虫888同学,璀布便同学的打赏!

    给了许紫烟一个放心的眼神,脸上泛起了淡淡地微笑。~削自己这几个哥哥和姐姐面的事情,当初在他还没有被废之前干过不少,可谓轻车熟路。优雅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愤和羞辱的模样,笑嘻嘻对着西门杰说道:

    “二哥,小弟最近也想要开一个和永生阁这样规模的酒楼。嘿嘿,你也知道,小弟的修为被废了,在修炼上已经没有了前途。那么,就想要在生活上过得好一些。看到二哥这里的生意如此的好,便兴起了这个主意。”

    西门杰等人原本此时都正在关注着许紫烟的神色,等着她答复投奔自己,然后再好好地羞辱一下西门玉。根本就没有人会想到如今已经是废物一般的西门玉会开口说话。

    所以,一听到西门玉开口,大家都震惊地转过头望着他。

    再听到西门玉说话的内容,和脸上笑眯眯的表情,几个人便在心里面一哆嗦。原因是,在西门玉被废之前,可是没少坑过他们。而且每次坑他们的时候,摆出来的神色总是这样笑眯眯的。

    “嘿嘿······”看到几位哥哥和姐姐的模样,西门玉仿佛回到了过去,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起来:

    “二哥啊,小弟我现在很可怜的。不能够修炼,只好想着赚一些灵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上一点点儿。”

    说到这里,西门玉还伸出拇指和食指合到了一处,只是流出了一丝空隙比划着。然后又苦恼地哀叹了一声道:

    “二哥啊,但是小弟缺人手啊,特别是有经验的人手啊!你看能不能将你这个永生阁内的人手都送给小弟啊!”

    西门杰一听脸色大变,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色,呵呵阴笑着望着西门玉说道:

    “八弟·你还真是有胆量啊!敢消遣起二哥了,你还以为是以前吗?”

    西门玉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脸上依旧是笑眯眯地没有丝毫变化,望着西门杰说道:

    “二哥,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我怎么会消遣二哥?这样吧,我把我的府邸拿出来和二哥赌一把·如果我赢了,二哥就把你这里的手下都送给我。~如果我输了,我的府邸就是你的了,我离开天欲城,永远不再回来。”

    西门杰的眼睛就微微地眯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老八,你真的要离开天欲城?你就不怕死在了外面?”

    西门玉呵呵笑着说道:“那是我的事情,也许我赢了呢?那样我就可以开一个像二哥这样的酒楼,以后也就衣食无忧喽!”

    说到这里·仰首将杯中酒喝干,笑眯眯地望着西门杰。

    西门杰的脸色一僵,不过当他看到西门直,西门贤也都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时候,脸色便变得更加的难看。心中知道这个赌约是一定要打的·否则自己的面就会丢光。再说老八已经是一个废人,难道我还会输给一个废人吗?呵呵冷笑了两声道:

    “老八你的胃口可不小啊!一下就想要把我永生阁的班底都赢走。不过,没关系,在永生阁内的这些人都是一些上不去台面的人,这样的人随便都能够在天欲城内招一大把。和你交个底,这些人都是一个家族的。”

    说到这里,向那个站在旁边捧着酒壶的青年勾了勾手指,那个青年便急忙走到了西门杰的身旁·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

    “拜见老爷。”

    “嗯。”西门杰淡淡地说道:“你和老八说说你们家族。”

    “是!”那青年恭敬地又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腰·也不看西门玉,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们这个家族姓许,目前总共七百九十一人。~有两个元婴初期,四十八个结丹期,余下的都是筑基期和炼气期。”

    “听明白了,老八。你真的决定拿你的府邸来打这场赌?”西门杰冷笑地望着西门杰。

    西门杰依旧笑嘻嘻地说道:“小弟既然都提出来了,总不能够收回去吧。正好大哥,四哥和六姐都在这里,可以做个证人。”

    西门杰又认真地盯着西门玉看了一会儿,这才冷声说道:“也好,你自己寻死怪不得别人,就是父亲知道了,也没有话说。大哥,老四,老六,你们可要给我做个证人。”

    “放心。”西门直,西门贤和西门嫣红一起微笑着点头说道:“如果父亲要是问起来,我们一定为你作证。”

    西门杰整了整颜色,朝着西门玉淡淡地说道:“老八,既然你这么急着送给二哥一个宅,二哥也不好不要,呵呵······,咱们还是老规矩?老八,你回去从你的追随者挑几个人,我们三天后比一次,怎么样?”

    西门玉摆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二哥,不用那么麻烦。不如就今天吧。也不用比那么多场,咱们就一场定胜负。其它的都安老规矩。”

    许紫烟看着西门玉和西门杰两个人在那里笑眯眯地唇枪舌剑,心中暗道,没有想到在表面上儒雅老实的西门玉也如此的阴险,这些世家弟果然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说的老规矩是什么。

    “哦?”西门杰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眯眯地说道:“看来老八早有准备啊。”

    “哪里有什么准备!”西门玉笑呵呵地说道:“只是今天碰上二哥,忽然起了兴致罢了。”

    说到这里,伸手指了一下许紫烟等四人说道:“这四个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修为想必二哥也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我出的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二哥安老规矩派一个修士出来就行了,咱们一场定胜负。”

    西门杰的目光在许紫烟四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停在许紫烟的身上,脸上消失了笑容,冷冷地说道:

    “你们真的决定了,要帮老八那个废物?”

    许紫烟无言地点了点头。西门杰的脸色就是一青,嘿嘿冷笑着说道:

    “老八,既然安老规矩,咱们就一切都安老规矩来。不要比一场,还是比三场。三战两胜,你看如何?”

    西门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将目光望向了许紫烟。许紫烟轻声问道:

    “老规矩是什么?”

    西门玉的脸上现出一丝苦笑道:“老规矩就是一次赌局有三场比赛,三战两胜。每方出三个修士,但是允许临场换人,允许一方的修士境界比另一方高出一阶。比方说,我方出一个结丹期第十层的修士,对方可以出一个结丹期第十一层的修士。而我方看到对方出一个第十一层的修士,可以临场换一个结丹期第十二层的修士,对方如果有人,也可以立刻换一个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

    如果我方有足够的人手,可以换上元婴初期的修士,对方也可以换上元婴中期的修士,以此类推,一直到哪一方无人可换为止。但是,每一次换人只可比对方高出一阶。而且不可以认输,是生死战。”

    许紫烟微微一愣,不由问道:“不是说在天欲城内不允许私斗吗?”

    西门玉笑着说道:“是,但是在天欲城内有五个地方可以,就是生死擂台。其中最大的一座擂台在天欲城中央。如果天欲城内的修士有化不开的仇怨,可以去那里一决生死。同时,那里也是天欲城内修士比试的地方。还有四座较小的生死擂台,二哥这里就有一座,兴致也是一样。”

    说到这里,西门玉淡淡一笑道:“姐姐,知道二哥这里的酒菜为什么怎么贵吗?”

    “为什么?”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就是因为这里有这个擂台。天欲城内的五座擂台都是一样,在没有修士决斗的时候,举行修士中的比试。赢的一方可以获得奖励,当然还有着十连胜,百连胜等之类的划分。而来这里的修士可以参加赌局,赌哪一方修士获胜。”

    许紫烟朝着中央的擂台望去,果然那里正有两个修士在那里厮杀,而且有很多修士在围观。

    许紫烟听明白了,便又回到了刚才西门玉说的那个老规矩上。这根本就是在比谁的家底厚,只要我手里有足够的高手,就可以一直出一个比对方高出一阶的修士,压着对方打。而且是生死战,一旦立了赌局,想要认输都不行。也就是说,家底低的一方不仅仅是要输掉赌局,而且还要死上三个手下。猛然间,许紫烟心中一动,向着西门玉传音说道:

    “小玉,你二哥不会派许家的那些人出战吧?”

    “不会。”西门玉也传音说道:“如今许家的人已经作为赌码,不会出战。”

    许紫烟陷入了沉思,自己这方就有四个人,让谁出场呢?自己算一个,小白算一个。

    路广天和许舒这两个人让谁出战呢?

    许紫烟正在那里寻思着,意识中便传来了许舒的传音:

    “姑姑,让我出战吧。如果对方只比我高一阶,我一定会赢。”

    “嗯?”许紫烟询问地望向了许舒。

    “我如今已经可以释放阴毒了。”许舒继续传音道。

    许紫烟闻听大喜,她也很想要见识一下许舒的阴毒。只是心中还有一些担心,便抬头望着西门玉问道:

    “小玉,比试的时候有什么限制吗?”纟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