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wut秋同学,圆梦之心同学,精灵娃娃同学,nwwa同学,沁舫同学,笨笨苍蝇同学,兰色小月同学的粉红票!

    不一会儿,刚才离去的那个青年便带着几个俊男靓女又返了回来,将桌上的酒菜很快撤下,又源源不断地满满地上了一桌佳肴。~之后,更是端着一个酒壶,给在座的每个人都斟满了一杯,然后便双手捧着酒壶站在了旁边。

    “来,许道友,路道友,大哥,四弟,六妹,我们一起喝一杯。”

    西门杰端起了酒杯,笑呵呵地说道,言语之中却根本没有提及西门玉。西门直,和西门贤也笑呵呵地把酒杯端了起来。

    而西门嫣红则是冷冷地一哼,根本没有端起酒杯的意思。

    路广天等人都偷偷地看着许紫烟,既然刚才许紫烟已经站了出来,自然路广天也不必再站在前面,一切以许紫烟为首。许紫烟微微一笑,也端起了酒杯,此时她的心里存了心事。不知道是不是许家的某一支投靠了这里,或者是还有许家的分支投靠了西门玉的其他兄弟姐妹,所以只有微笑地和几个人共饮了一杯。

    路广天也笑呵呵地陪着喝了一杯,许舒有些不自然地也端起酒杯喝了下,之后便微微垂下了头坐在那里。不过,她一个结丹期第七层的女孩也没有人去注意她。反倒是小白很是不爽地喝了一杯,便沉着脸在那里大吃了起来。没吃上几口,就被眼前的这些佳肴所吸引,双手不停地吃得喜笑颜开。让许紫烟的心中一阵无语,西门玉的那些哥哥姐姐更是用一种看土包的目光不屑地看着小白。

    “许道友这次前来天欲城是?”西门贤望着许紫烟绅士地问道。

    “游历。~”许紫烟简约地答道。

    “只是游历?”西门直一副纨绔的样。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

    “如此说来,你们真的不是老八的手下?”西门杰笑着看了一眼一脸铁青的西门玉。

    “我们是朋友。”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朋友!哈哈,朋友好啊!”西门直大笑着说道:“许道友,我也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道友说笑了!”许紫烟依旧淡淡地说道:“我和西门玉是朋友你是他的大哥,我们自然也是朋友。”

    西门直的神色就是一僵,旁边的西门嫣红“咕”地一声笑了出来,端起酒杯讥讽地看了西门直,西门贤和西门杰一眼,将杯中酒喝光之后语气也是讥讽地说道:

    “大哥,二哥,四哥,你们装的不累吗?你们也不怕掉了身份?她只不过是一个结丹期第十层的修士,在你们的手下有大把。那个姓路虽然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但是你们也不看看他多大岁数了?你们的追随着当中像他这个修为的都只能够干些打杂的事情,进不了核心。

    你们今天摆出这副姿态,不就是想气气老八吗?如果姓路的和姓许的真的投靠了你们,难道你们还真会把他们当做核心?就是为了气气老八也不值得把姓路的和姓许的这样的废材捧成这样吧?大哥,你还要和她交朋友,你假不假?”

    西门直,西门贤和西门杰都脸露尴尬地望着西门嫣红。一直站在旁边的侍者立刻又给西门嫣红的酒杯斟满。西门嫣红端起了酒杯又喝一口,然后傲然地说道:

    “我们给他们追随的机会那是看得起他们。(·~难道还怕老八那个废材开出的条件比我们高吗?还是他们跟着老八会更有前途?”

    许紫烟此时却没有心思去听西门嫣红在那里乱喷,而是在听许舒向她传音。原来就在刚才,许紫烟在许舒的坚持下,屡次告诉许紫烟自己绝对不会感觉错的情况下,许紫烟同意了许舒暗地里和对方联系一下。所以,在众人喝酒谈笑的时候,许舒微微垂着脸,已经和那个一直端着酒壶站在众人身旁的青年传音入密地联系过了。而那个青年之所以端着酒壶留在这里也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许舒身上的气息。

    所以当许舒一和他传音入密,简单地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后。那个人也立刻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正如许舒所料的那样。眼前的这个青年正是上古许家嫡系十二支中的龙形一族,而且通过他还知道,和他们这一支在一起的还有鼠形一族。两支族人在这里大约有八百余人,帮着西门杰管理着整个永生阁。也就是说,在这永生阁内,跑堂的,跳舞的,做饭的,打杂的都是许家族人。除了几个关键的粗置是西门杰的心腹之外,余下干活的都是许氏家族的人。

    这个时候,西门嫣红也将几个哥哥讥讽完了。然后目光高傲地望着路广天和许紫烟,傲气凌人地说道:

    “我不管你们两个谁做主,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投奔于我,先从最底层做起,等着你们的修为增长之后,再看你们的贡献,我会酌情提拔你们。另一个选择是,你们一辈就躲在天欲城内,只要一离开天欲城,就是你们的死期。”

    许紫烟很是无语地看着西门嫣红,这个女人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就好像她就是女神,所有的人都得听她的一般。听她的,生!不听她的,死!

    许紫烟根本就懒得理会这样的人,淡淡地摇了摇头,连一句话都欠奉。

    西门嫣红的脸上登时就沉了下来,目光犀利地瞪着许紫烟。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气,冷冷地说道:

    “姓许的,你最好不要离开天欲城,否则我必杀你。”

    许紫烟微微地垂下了眼帘,懒得再看西门嫣红一眼,心道,你不就是一个元婴后期吗?如今老哥哥也突破元婴期了,小白更是七阶妖兽,再加上我,杀你也费不了多大的劲儿。

    不过,许紫烟并没有在言语上和西门嫣红争什么。因为她知道,作为西门孤烟的女儿,身边恐怕有不少追随者,而这些追随者之中说不定就会有化神期的大高手。在天欲城能够不招惹他们还是最好不要招惹。少一个麻烦总比多一个好。

    此时,西门直,西门贤和西门杰也都收起了亲和的面孔。淡淡地朝着许紫烟说道:

    “许道友,如今也不瞒你。当初老八返回天欲城之后,仗着自己的资质好,很得父亲的欢心,嚣张的了不得,完全没有把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放在眼里。如今落得这个下场,我们心里很开心。

    虽然父亲不允许我们再对付老八,但是我们不对付他,却可以对付追随他的修士。呵呵,我们就是要老八过的生不如死。现在条件已经开出来了,我们的条件和六妹的一样。或者抛弃老八,转投我们。或者是一辈就躲在天欲城不出去,呵呵…···”

    老二西门杰笑呵呵地说道,话落还讥讽地望着西门玉。而西门直和西门贤也都是一脸讥讽地望着西门玉。在他们看来,许紫烟等人又不是傻,跟着西门玉这个废物明显是没有前途,而且还如同在监狱中一般,永远也别想走出天欲城。等到西门玉一死,他们更是在天欲城内没有了住处,到时候只有离开天欲城,那和死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话已经挑明,如果不转投他们中的一个,只要离开天欲城,就是他们的死期。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没有想到西门玉的哥哥姐姐会如此霸道。

    也不知道西门玉当初在天欲城内如何嚣张,竟然将他的哥哥和姐姐们得罪的如此厉害。

    抬眼看了西门玉一眼,见到西门玉此时满脸涨红,眼中杀机闪烁,只是更多的却是羞辱和无奈。

    投奔西门玉的哥哥?这显然不可能。

    翻脸?许紫烟心中苦笑了一下,如今对方已经翻脸了。除了投奔他们之外,恐怕短时间内根本就别想离开天欲城。只要一离开天欲城,就会面临着对方的追杀。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厉色,既然翻脸,那就翻脸好了。找机会将这几个人给杀掉,给西门玉去掉一些绊脚石。

    抬头看了一眼众人,见到西门杰等人都目光锐礻刂地看着自己。而西门玉则是有些忧虑和担心地望着自己。他还真是担心许紫烟迫不住压力,抛弃了自己,投奔自己的哥哥。那样不仅仅是自己少了一份助力,最关键的是自己的修为就恢复不了了。所以,当他见到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眼中充满了祈求。

    看到西门玉的目光,许紫烟的心中忽然一动,端起了一杯酒送到了唇边,佯装喝酒却向着西门玉传音入密道:

    “小玉,我想要将永生阁内这些给西门杰干活的人都带走,有什么办法吗?”

    西门玉闻言一愣,继而大喜。能够做出削几位哥哥和姐姐贻的事情,西门玉很兴奋。而且许紫烟传过来的言语,就证明许紫烟根本就不会投奔自己的哥哥和姐姐,抛弃自己。这让西门玉更加地激动。

    给了许紫烟一个放心的眼神,西门玉的脸上泛起了淡淡地微笑……纟未完待络。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