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砂树罗同学,唐唐8719同学,雨珞艚生同学的打赏!

    坐在一旁的许紫烟突然不为人知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了西门直一眼,不过瞬间便恢复了平常。~西门直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一个侍者端着盛酒的托盘走了过来,西门直从托盘上端起一杯酒,朝着路广天说道:

    “路道友,我敬你一杯。”

    路广天端起手中的酒杯,呵呵笑着说道:“岂敢,还是我敬大公一杯吧!”

    “哈哈哈,好,我们同饮此杯。”

    西门直和路广天同饮一杯之后,根本就不去理会此时面色已经十分难看的西门玉,豪爽地说道:

    “路道友,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有没有兴趣······”

    “哈哈哈······”西门直的话刚说道这里,便从他的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大笑声:

    “大哥,你又在毁人不倦。路道友跟着你干什么?整天陪着你吃喝玩乐吗?”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青年修士羽扇纶巾,优雅地走了过来,温文尔雅地朝着路广天拱手说道:

    “路道友,在下是八弟的四哥,西门贤。”

    “呵呵,见过道友。”路广天也急忙十分客气地拱手说道。

    西门贤并没有像西门直那样忽略许紫烟等人,而是非常儒雅地朝着许紫烟等人拱手为礼道:

    “这几位道友是?”

    “呵呵,西门道友,在下为您介绍。”说道这里,路广天伸手指着许紫烟说道:

    “这位是我的小妹,叫做许紫烟。”

    话落有伸手指着小白说道:“这……也是我的小妹,叫做···…许小白。”

    说到这里,路广天偷偷地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小白,生怕小白当面发火。

    好在小白听到路广天让她跟随了许紫烟的姓,这才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没有言语。让路广天的心中轻松了不少,在心里偷偷地擦了一把汗。他还真怕小白记恨他,因为在他突破元婴期之后,曾经和小白在莲花峰切磋了一次,被小白虐得够呛,自从那时他就对小白起了畏惧之心。

    但是,好说不说的,西门家这些兄弟都认为路广天在这些人中修为是最高的,所以都先朝着路广天说话。许紫烟又不发话,他只好站出来应付着。这让路广天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们一番。心中暗道:

    “妈"的,老夫在这里不是最厉害的,都缠着我干什么?小妹连元婴后期大修士都能够给弄死,我可是看见过她凝聚的那些气剑,只是看着心都哆嗦。小白那个妖兽就不用说了就是许舒,因为许紫烟的毒丹,如今也开发出来的血脉中的潜力,可以释放毒素了。如果被她给悄悄偷袭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心里边鄙视着他们边又指着许舒介绍道:“这是我的侄女叫许舒。”

    西门贤虽然听到路广天说自己的姓路,而介绍余下的几个却都姓许,但是也没有在意。也许是两个友好的世家,一起出来历练。所以,便亲和地拱手向许紫烟等人见礼,完全没有因为许紫烟等人只是结丹期的修为而轻视。许紫烟在心中也不禁暗赞西门贤的风度,从椅上站了起来,友好地和对方见礼。

    此时站在一边的西门直被自己的四弟给奚落了一顿就如同自己刚才奚落西门玉一般。一时之间,一张脸涨得通红。冷冷地哼了一声但是似乎是畏惧西门贤的修为,倒也没有敢说些什么。

    “路道友,你们可是我八弟刚刚招揽的人才?”西门贤依旧礼貌地说道。

    路广天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一时之间怔在了那里。~微微垂下了眼帘,等着许紫烟传音给他。许紫烟刚想要传音,没有想到西门贤看到路广天如此举动,便以为路广天等人还没有正式投奔西门玉。西门玉这是为了招揽路广天等人,才在府中憋了一年之后,带着路广天等人前来此处摆宴。

    没有去看西门玉一眼,他不屑去看。诚挚地向着路广天拱手说道:

    “路道友,小弟想要和路兄交个朋友,不知道是否能够赏个脸?”

    “呵呵呵······”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憨厚的笑声,众人转头望去,却见到一个胖胖的,面容憨厚的修士走了过来,朝着西门贤憨厚地笑着说道:

    “老四,又想招揽修士了。唉,不是我说你,那些修士跟着你有什么好处?是给你当枪使吗?一个个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到这里,根本不管西门贤难看的面孔,转头朝着路广天憨厚地笑着说道:

    “路道友,我是老八的二哥,西门杰。你不如跟着我吧,起码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你看我这里多好,吃吃喝喝的,人生嘛,不就是个享受吗

    “二哥,吃的和你一样,像猪吗?”

    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大家再一次转头看去,见到一个一身红衣红裙的火辣女修款款走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西门杰脸上的肥肉哆嗦了两下,哭笑不得地说道:

    “六妹,你就不能够少损二哥几句?”

    那个火辣女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似笑非笑地走到了跟前,打量了一眼路广天,淡淡地说道:

    “几百岁的人了,才元婴初期,值得哥哥们这么抢着招揽吗?”

    路广天的脸色就是一僵,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眼前的局面很不好。没有想到自己等人只是前来吃一次饭,便惹来了西门一家最强的几个人。看了西门玉一眼,心中不禁暗道,西门玉还真是可怜啊,他的这些哥哥和姐姐没有一个人把他放在眼里。

    西门玉此时一张脸憋得通红,心中只觉得一股羞辱涌了上来,猛地一拍桌喝道:

    “大哥,二哥,四哥,六姐。我只是带着朋友来吃一顿饭,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三个人神色一愣,他们没有想到西门玉会发怒。一个修为已废的人会对他们发怒,一个个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老八,做人还是低调一点儿,不要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西门玉的六姐西门嫣红首先看不惯西门玉的样,冷冷地说道。

    “老八,你这个样还招揽人,那不是害人家吗?你能够给他们什么?恐怕给的只能够是危险吧?”老四西门贤阴阴地说道。

    “老八,做人要识趣,否则会短命的。”老大西门直冷笑着说道。

    “老八,你今天的酒菜费用都算二哥的,你就老老实实地不要再参与进来了。”老二西门杰呵呵笑着说道。

    “滚,少在这里打扰本尊喝酒!”

    猛然间传来一个女童声,但是语气却极为威猛。许紫烟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这小白又要发飙了。

    西门玉的哥哥和姐姐神情明显地楞了一下,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却见到只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仔细地一打量,发现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

    如此,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有什么修为,另一个结果就是对方的修为要高过自己等人。

    但是,几个人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五岁左右的女娃,会有着高过自己等人的修为。一时之间,几个高手却不知道怎样面对一个普通的女娃了。总不能去打一个小女孩吧!

    许紫烟见到如此状况,便也不再想传音给路广天,她知道路广天也镇不住小白。便朝着小白轻斥道:

    “小白,不得无礼。”

    然后朝着西门玉的几位哥哥姐姐拱手说道:“小白还小不懂事,希望几位不要怪罪。”

    “呵呵呵······”西门玉的几个哥哥姐姐一起笑了起来,不再去看小白,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许紫烟。一个个心道,难道他们这群人里面,主事的是这个女孩,而不是那个路广天?

    西门杰双手捧着自己的胖胖的肚,笑眯眯地说道:“许道友,刚才老八已经说过了,你们只是他的朋友,而不是他的追随者。既然今天我们有缘在这里相聚,我这个做主人的怎么也要和几位喝一杯。”

    说到这里,回头朝着不远处一直站在那里担任侍者的一个青年招了招手道:

    “那个谁谁,你过来一下。”

    那个青年听到西门杰的召唤,急忙跑了过来,朝着西门杰弯腰行礼道:

    “老爷有什么吩咐?”

    “重新整治一桌酒席,要最好的。我要和我的兄弟,还有这几位朋友喝一杯。”

    许紫烟目光猛然一缩,她明显地感觉到坐在自己身旁的许舒,身上的气息有着一丝波动。不禁探询地看了一眼许舒,便听到许舒的声音传音入密过来:

    “姑姑,刚才那个侍者应该是我们许家之人。我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我们许家神兽的气息。”

    许槊烟心中一震,立刻传音问道:“你敢肯定?”

    “是!我们许家十二支嫡系有着特殊的分辨彼此气息的方式。血脉浓度高的可以分辨出血脉浓度地的。不会错,他一定是,而且他的血脉不低,应该是和我相仿。所以,他对我也一定有所感应。”

    许紫烟转头望向那个青年离去的背影,心中想道:

    “他是一个人,还是整个一支家族都在这里?”

    丫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