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蘩羽同学,砂树罗同学的打赏

    许紫烟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那个年轻修士继续说道:

    “那八个元婴期修士有两个元婴初期,基础价二千万极品灵石,三个元婴中期,基础价一亿五千万极品灵石。~三个元婴后期,基础价三亿极品灵石。总共四亿七千万极品灵石。因为是直接委托我们天欲殿,所以要加价一亿三千万极品灵石,合计六亿极品灵石。同样您需要拿出六千万极品灵石作为奖励,如此合计为六亿六千万极品灵石。加上那个化神中期所需要的费用,总共合计二百二十六亿六千万极品灵石。”

    许紫烟不禁在心中感叹,这天欲殿的生意也太好了!不过,这种生意一定不会太多。想象一下,要杀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需要二百二十亿极品灵石,就是把整个太玄宗翻个底朝天也不过二百亿极品灵石。要知道太玄宗可是北地最大的宗门,可以说在北地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拿得出如此多的灵石。

    就是苍茫大陆上其他地区的宗门要比北地富裕,也不是一个中小宗门或者家族能够拿得出来的,就是大宗门或者大家族如果一下拿出如此多的灵石,恐怕也会使宗门伤筋动骨吧?恐怕若不是被逼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而青火宗和东部神机宗就从来没有想到过太玄宗会去西方天欲殿花钱买凶。一是他们认为太玄宗不会有那个魄力,一下将整个宗门的积累都花费出去。而且像东部神机宗的杨木森根本就不会相信太玄宗会有二百亿的极品灵石。最重要的是,西方距离北地遥远,恐怕就算太玄宗想要去天欲殿买凶杀人,没有等到他们到达西方,他们的太玄宗也已经被消灭了。

    天欲殿的追杀?只要自己得知天欲殿内挂出了要杀自己的任务,自己就缩在宗门之内修炼,杀手想要进入自己的宗门杀自己,哪里会那么容易。所以·像东方修仙界的这些宗门才会对北地这些穷困宗门如此肆无忌惮。(·~

    许紫烟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指,在里面装了二百二十六亿六千万极品灵石递给了对面的修士,凝声说道:

    “我希望能够在一个月内将青火宗化神老祖青炎和东方神机宗化神老祖杨木森解决掉。”

    天欲殿修士查看了一下戒指内的灵石,然后抬头有些为难地说道

    “道友,这个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如果青炎和杨木森一直龟缩在宗门之内,想要杀他们也不容易。”

    “我知道。”许紫烟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最近他们两个很可能联袂出山。”

    “两个人一起出山?”天欲殿修士神情一愣,继而透露出兴趣。

    “是,他们很可能会联手前往北地太玄宗。”许紫烟望着对面的修士认真地说道。

    “好,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天欲殿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那……在下告辞了!”

    许紫烟朝着对方拱了拱手,便起身离开了屋,走出了天欲殿,返回了西门玉的府邸。

    回到了西门玉的府邸,许紫烟将自己在天欲殿又花了二百多亿极品灵石雇佣天欲殿前往击杀青炎和杨木森的事情通过传讯玉简对师父做了一个汇报·而梁之洞也叮嘱许紫烟暂时不要返回北地,就留在天欲城等待消息。之后梁之洞那边便关闭了传讯玉简。

    许紫烟手里攥着那个传讯玉简,心中感动。她知道师父不让她回太玄宗的目的,那时因为谁也不知道是青炎和杨木森会先毁去太玄宗,还是天欲殿的杀手会先杀掉青炎和杨木森。如果是天欲殿先杀掉青炎和杨木森还好·如果不是,许紫烟回去只有危险。

    许紫烟知道凭着自己目前的修为就是回去也没有用。(·~面对两个化神期修士,自己就如同一只蝼蚁一般。如今自己又付出了二百多亿的极品灵石,太玄宗能否躲过这一劫,就要看天欲殿派出去的杀手是否能够及时赶到了。所以,许紫烟最终还是决定听从师父的话,就在这天欲城中等待消息。

    梁之洞将传讯玉简收了起来,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无名和已经从中原返回来的柳清寒·将许紫烟刚才通过传讯玉简说的话复述了一边。

    无名和柳清寒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交流了一下眼神。柳清寒轻叹了一声说道∶

    “这一劫真的不知道是否能够通过,火舞·凌一剑,古皇,金无峰和天澜你们五个人各自从每峰中挑选二十个有潜力的青年一代,于今天夜里偷偷潜出山门,在外面潜伏起来。如果宗门安然度过此劫,你们再回来。如果宗门没有了,你们就前往北地去寻找紫烟,也算给太玄宗留下一个火种。”

    火舞,凌一剑,古皇,金无峰和天澜霍然从下首的椅上站起来,一个个面目涨红地说道:

    “师祖,我们不走。我们要和宗门共存亡!”

    柳清寒面沉似水,冷冰冷的目光扫过火舞等五人,寒声说道:

    “放肆,难道你们想要宗门断了传承?”

    火舞等人神情就是一滞,不过依旧是倔强地站在那里不语。看到火舞等人的神色,柳清寒最终化作一声轻叹道:

    “你们几个小听着,这不是让你们逃亡,而是压在你们肩上一副沉重的担。如果我们都死了,太玄宗的传承能否延续就只有靠你们了。那个时候,你们的处境会非常的艰难。

    就算在太玄宗灭亡之后,天欲殿也把青火宗和神机宗的元婴以上的修士都给杀掉,东方神机宗和青火宗被东方列强瓜分灭掉。但是,你们的危险并没有减低多少。因为北地修仙界的那些宗门势力也会和东方修仙界一样,趁此将我们太玄宗彻底地从苍茫大陆上抹去。只要你们一被他们发现了踪迹,他们就会无休无止地追杀你们。

    所以,想要延续我们太玄宗的传承,任重而道远。你们要紧紧地团结在紫烟的周围,她就是太玄宗下一代的宗主。太玄宗能否复兴就看你们的了。希望你们不要逞匹夫之勇······”

    说到这里,柳清寒的语气变得低沉,目光变得哀伤:“有时候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我的话,你们明白吗?”

    火舞,凌一剑,古皇金无峰和天澜面容悲戚,任由泪水夺眶而出。

    柳清寒的眼睛也微微发红,从小生活和依赖的宗门就要在自己的手里被毁灭,她的心在滴血。平稳了一下情绪,低沉地说道:

    “梁师侄,你将宗门内能够带走的资源都让火舞等人带走,然后将宗门的安排给自紫烟说一下。就说,我知道她不愿意担任宗门的宗主之职,但是请她看在宗门传承的份上暂时担任宗主之职,只要重新恢复了太玄宗,她随时可以卸去宗主之职。”

    梁之洞默默地点头,又取出了传讯玉简。

    天欲城,西门玉府内许紫烟还手握着传讯玉简呆呆地坐在那里。手里的传讯玉简又一次震动了起来。打开传讯玉简,便从里面传来了师父沉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梁之洞那边关闭了传讯玉简,许紫烟依旧握着传讯玉简呆呆地坐在那里。

    天,渐渐地黑了下去。

    月光透过纱窗斑斑驳驳地洒落到屋内。许紫烟坐在黑漆漆的屋里面,不语不动。

    在她的心里知道师父的安排是正确的,但是在心里却是十分地难受。师父和义父的面孔在她的脑海中闪现,一幕幕如同影像一般在不断地回放。

    回去?

    许紫烟苦涩而无声地咧了咧嘴自己的修为回去就等于送死。便会如师父所言,彻底地断了太玄宗的传承。

    窗外的人影晃了晃又消失了。许紫烟知道那是西门玉和路广天等。

    但是,她此时没有心情理会他们。

    天空的墨色渐渐退去,阳光照射了进来,许紫烟依旧如同木偶一般地坐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许紫烟猛然从椅上跳了起来,撒腿向着门外跑去。一直守在门外的西门玉,路广天,小白和许舒神情一愣,便紧随着许紫烟跑了出去。在前院的一个房间的窗口,沈博冲迷惑地望着五个消失的背影。身形一闪,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许紫烟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天欲殿,来到了工作区。那个接待过许紫烟的天欲殿修士一见到许紫烟风风火火的神色,二话不说,直接带着许紫烟进入到了单独的房间。

    而此时路广天和西门玉等人也冲进了天欲殿,见到许紫烟的背影消失在房间的门口,神色略微犹豫了一下,便来到了休息区坐下,目光一直等着那个许紫烟进去的房门。门口身影一闪,沈博冲的身形走了进来,瞬间便看到了西门玉的身影,脚步移动,默默地在休息区的另一边坐下。

    在单独的房间内,许紫烟这次没有再用玉简交流,而是直接开口说道:

    “道友,贵殿的杀手派出去了吗?”

    对面的修士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许紫烟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将太玄宗如今面临的局面说了出来,然后望着对面的修士说道:

    “我要求贵殿在青炎和杨木森攻击太玄宗之前就截杀他们二人,这需要再加多少灵石?”

    感谢一直订阅极品的战友。订阅是一个写手能够持续写下去的动力,很高兴有很多战友因为极品开始了订阅,这是我的荣幸!真心希望我们的极品军团能够不断地扩大,等着我在书评区盖一个极品楼,战友们都去露个头,展示一下我们的军威!纟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