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老祖还有最后一句话。”

    梁之洞的心就是一抖,他不知道对方还会提出什么条件,太玄宗已经大伤元气了,对方如果再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太玄宗恐怕真的会一蹶不振,说不定就会在不久的将来沦落为中型宗门了。哆哆嗦嗦地拱手施礼道:

    “曲道友,不知道贵宗还有什么吩咐?”

    曲回廊对于梁之洞的态度很满意,对于梁之洞的用词也非常的满意。他此时心中已经心如明镜,太玄宗如今就如同案板上的肉,自己想要怎么切就怎么切。恐怕此时就是自己想要梁之洞的人头,梁之洞也会自己主动把头给割下来送给自己,只要自己馓过太玄宗。想到这里,对于将许紫烟收入怀中就更加有了信心,淡淡地笑着说道:

    “本宗老祖很是欣赏贵宗的许紫烟,他老人家想要许紫烟改投我们东方神机宗,并且下嫁与我。想我曲回廊是东方神机宗宗主的大弟子,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倒也没有辱没许紫烟。本宗老祖希望在一个月内,能够将一亿极品灵石和许紫烟给带回去,如果时间超过了一个月……”

    曲回廊没有再言语,而是目光直直地望着梁之洞。

    火舞,凌一剑,古皇,金无峰和天澜听到曲回廊的话,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才就是曲回廊勒索一百亿极品灵石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虽然他们被羞辱得紧紧地握紧了拳头,但是理智还是控制他们依旧坐在椅子上。但是,当他们听到曲回廊说,要许紫烟抛弃太玄宗,转投东方神朵宗,而且还要下嫁眼前的这个什么 什么 曲回廊,一个个便立刻赤红了眼睛,愤怒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许紫烟就是整个太玄宗未来的希望,也是太玄宗如今的精神支柱,这不仅仅是在年轻一代之中,就是如今的梁之洞,莫惊鸿和莫释君三个人对于许紫烟也是有着一种依赖的心理。

    仿佛只要有许紫烟在,太玄宗就不会有问题,就有着希望,而且太玄宗仅有的两个元婴期大修士,无名和柳清寒也在心中不知不觉地把许紫烟当成了主心骨。许紫烟就是整个太玄宗所有人心中的逆鳞,谁敢打许紫烟的主意,整个太玄宗所有的修士都敢冲上去,抱着你自爆。

    梁之洞此时的神色没有吃惊,也没有羞辱,有的只是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曲回廊会提出如此荒谬的主意,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歪着头问道:

    “曲道友,刚才老夫没有听清楚,您能够再说一遍吗?”

    曲回廊的神情很诧异,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提出了要太玄宗交出一百亿极品灵石的时候,梁之洞等人虽然神色痛苦,但是却还是答应了下来,而一提出让许紫烟下嫁自己,梁之洞会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面孔?

    难道一个结丹期的许紫烟要比整个太玄宗还来的重要吗?就算许紫烟是你们太玄宗的一个宝,今天也要让你们自己点头交出来。曲回廊脸上淡淡的表情不见了,而是换上了一副凝重的神情说道:

    “我们老祖就两个条件,一个太玄宗交上一百亿极品灵石,二是将许紫烟下嫁与我。如此,便可放过太玄宗,否则,其后果梁宗主应该比我明白。”

    梁之洞的眼中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愤怒,声音也变得极其阴冷地说道:

    “曲道友,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老祖,如果只是要百亿灵石,我们太玄宗就是变卖一切也给他凑足。不过,需要给我们两个月的时间,至于许紫烟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话落,大袖一挥道:“送客。”

    曲回廊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北地垃圾宗门,竟然敢拔自己的面子。而且还是自己在提出了化神老祖之后,难道他们真的就不怕被灭门吗?气得曲回廊伸出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梁之洞喝道:

    “好!好!好!你们就等着被灭门吧!”

    话落,一甩袍袖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西方。

    天欲城。

    西门玉的府邸,密室之中。经历了八天的不停顿的疗伤,西门玉的经脉已经完全修复了。第九天,许紫烟正拿出一粒三元丹,准备让西门玉服食下去,却感觉到自己的传讯玉简传来一阵震动。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震,她在当初离开太玄宗的时候,曾经给师父留下了一个传讯玉简。路广天的身上也有传讯玉简,但是如今的路广天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就一定是师父在寻找自己。难道是太玄宗出了什么问题。

    取出传讯玉简,里面便传来了师父的声音。当听完师父将东方神机宗的意思讲述完毕之后,许紫烟的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怒气。这就是实力和势力的问题,如果自己的实力够强,就像西门玉的父亲那样,这天下还哪里会有人敢如此对待自己,或者自己的势力达到能够和神机宗相抗的地步,又有谁敢轻易说出要灭掉自己宗门的话?

    许紫烟从未有像现在这样迫切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微皱 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心道:

    “一不做二不休,一定要给其它地区的宗门一个信号,就是太玄宗绝对不是一个软柿子,谁想来捏一下,就能够来捏一下。不是想要灭我的宗门吗?凡是有如此想法的宗门,都要有着被灭门的觉悟。”

    轻声地通过传讯玉简向师父询问东方神机宗的实力,梁之洞也详尽地向着许紫烟解释。在如今东方神机宗内,除了杨本森这个化神中期的老祖之外,还有八个元婴期大修士。许紫烟弄清楚了一切之后,安慰了师父几句,告知他不会有事,便关闭了传讯玉简。

    西门玉一直坐在旁边,自然是听到了事情的一切,有些惭愧地望着许紫烟说道:

    “姐姐,我如今在天欲殿内没有什么 势力,我帮不上你的忙。”

    许紫烟闻言一愣,继而失笑着伸手拍了拍西门玉的肩膀说道:“小玉,你有这个心就行了,想帮姐姐的忙,那是你以后奋斗 的目标,姐看好你!”

    西门玉严肃地点着头说道:“姐姐,不管西门玉将来掌握了多少势力,有一分势力就属于姐姐一分,如果我将来掌握了天欲殿,那天欲殿就是属于姐姐的。”

    许紫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再提这个话头,而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对西门玉说道:

    “小玉,原本想要今天就开始医治你受损的丹田和金丹。但是,姐姐现在有急事要去处理,你也出去露个面,省得让你府中的人以为你消失了。姐姐很快就会把事情处理完,等姐姐回来,再继续给你疗伤。”

    “好!”西门玉急忙点头,他也觉得许紫烟说的很有道理。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在府中出现,恐怕会引起府中人的怀疑,特别是父亲派来的那个老管家沈博冲。

    许紫烟和西门玉从密室中出来,听说许紫烟要去天欲殿,小白就吵吵着要跟着去。这两天把她有些给憋得难受。而路广天也不放心许紫烟,便要求一块去,许舒作为许紫烟的守护神兽,自然更是要紧跟在许紫烟的身后。于是,四个人便告别了西门玉,叫了一辆妖兽拉的车,匆匆地向着天欲殿行去。

    来到了天欲殿,许紫烟直接走到了工作区,目光一扫,便找到了当初接自己任务的那个青年,那个青年也感觉到有人的目光注视在他的身上,抬头一看,见到是许紫烟,神色便是一愣。心道,这才过去几天,她就跑来看任务有没有完成?

    许紫烟没有理会他发愣的神色,而是迅速地传音入密给他,告诉他自己还要买凶杀人。那个青年听了之后,根本都没有问许紫烟要杀什么境界的修士,就直接将许紫烟带进了**的屋子里面。

    和许紫烟做过一次生意的他,敢肯定许紫烟绝对不会风风火火地跑来要买凶只杀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一定是大买卖。

    两个人坐下之后,许紫烟先是拿出了一个玉简,将自己要杀之人的信息都输送了进去,然后将玉简放到了桌子上,屈指一弹,那个玉简就滑到了对面修士的面前。那个青年修士从桌子上拿起玉简,放到眉心读取了一下,待放下玉简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微微垂下了眼帘寻思了一会儿,这才抬头对着许紫烟礼貌地说道:

    “道友,你这次要我们在一个月内至一年内杀掉东方神机宗的化神中期老祖和八个元婴期修士,这价格……”

    “你说说看!”许紫烟轻声说道。

    “杀一个正常 的化神中期修士需要一百六十亿极品灵石,但是因为你是直接委托给我们天欲殿,所以需要二百亿极品灵石。之后你还要付出二十亿极品灵石,作为此次任务的奖励。如果在一个月内我们天欲殿完成了任务,这二十亿极品灵石就归我们天欲殿。如果过了一个月,就返还给您两亿极品灵石,以此类推。如果超过了十个月的时间才杀死那个化神中期修士,那么,我们就只收最基本的那二百亿极品灵石,那奖励的二十亿极品灵石会返还给您。”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