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如此平凡地度过一生,那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死亡。”西门玉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许紫烟点头,目光中充满了赞赏。凝声说道:“小玉,我治疗你伤势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任何人,包括你的父亲。如今的你几乎没有丝毫的势力,如果让你的兄弟姐妹们知道你恢复了修为,恐怕下一次等待你的就不是仅仅受伤那么简单,也许就是死亡。”

    西门玉严肃地点头,不过瞬即便又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姐姐,可是如果我恢复了修为,别人是会看出来的啊!就是我不说,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也会知道。”

    许紫烟上下打量了一下西门玉,如今他流露出来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许紫烟轻声说道:“小玉,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一个敛息符宝,别说恢复你的结丹期,就是你是元婴期,它也能够让你只流露出筑基期第十层的气息。”

    “真的?”西门玉震惊地望着许紫烟。

    “真的。”许紫烟语气坚定地点了点头。

    “连我父亲也看不出来?”西门玉依旧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父亲是什么 修为?”听到西门玉的话,也激起了许紫烟的好奇心。

    “姐姐,你不知道?”西上门玉吃惊地望着许紫烟。

    旁边 的小白和许舒也是一脸的茫然,路广天倒是一脸的苦笑。

    许紫烟望着路广天的神情,心中微微一惊道:“老哥哥,小玉的父亲修为很高?”

    路广天苦笑着说道:“小妹,你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西孤烟,南飞凤,中原大小两罗天?”

    “没有!”许紫烟立刻摇着头,目光询问地望着路广天。

    路广天的目光透射出向往,嘴里呢喃地说道:“在苍茫大陆上,总共就有四位大乘期的修士,一个就是小玉的父亲,天欲殿殿主,西门孤烟。一个是南方离火宗的老祖云飞凤,而中原大小两罗天则是指的是大罗天的老祖卧云,小罗天的老祖燕星云。”

    “大乘期!”

    许紫烟一时失神!那个修为对于许紫烟来说就是一个传说,没有想到西门玉的父亲就是那传说中的人物。怪不得整个苍茫大陆也只有西门孤烟能够建立起一个天欲殿这样的所在,那是因为他的实力摆在了那里。而其余的三个大乘期修士都有着自己的 宗门,自然是不会成立一个这样的所在。

    许紫烟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和向往!

    半晌,许紫烟才回过神儿来,望着对面的西门玉轻声问道:“那……你回来之后,就没有把你的遭遇和你的父亲说过?你的父亲就没有为你去报仇,把中原神机宗给灭了?”

    西门玉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沉声说道:“我父亲和我说,自己的仇自己去报!”

    许紫烟的神色一愣,不禁在心中感叹,西门孤烟还真是一代枭雄!心中感叹了一会儿,就更有一种要将西门玉培植起来的心思。西门玉不愧是西门孤烟的后代,基因就不必说了,极品水灵根,只要不夭折,前途自然是无量。

    自己已经救过他一次,如果这次再救他一次,留下这份恩情在,也算是烧了冷灶,播下了一颗种子。如果他将来真的能够做出一番成就,自己自然少不了好处。如果他最终没有斗得过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那也是自己没有机缘。想到这里,许紫烟轻声说道:“小玉,姐姐也不知道这个敛息符宝能不能瞒得过你的父亲,姐姐以前也没有见过大乘期的修士。不过,以姐姐的推测来说,应该能够瞒得住。即使瞒不住你的父亲,瞒住其他人则是没有问题。”

    顿了一下,许紫烟严肃地说道:“小玉,你如今的修为太弱,而且没有什么势力,但是,你也有你的优势,就是如今没有人知道我会把你医治好,没有人会注意你。如此,你就能够偷偷地修炼,提升你的修为,也可以暗地里考察一些人,收买一些人。这一切都要看你的努力,可以说,你今后的日子是危机与机遇并存,一切就看你自己了。”许紫烟郑重地说道。

    “我听姐姐的!”

    “好!”许紫烟点头说道:“你先给我们安排一个地方居住下来吧,等我给你炼制出来八品三元丹,再给你治疗伤势。”

    “谢谢姐姐!”西门玉再一次郑重道谢之后,亲自给许紫烟等人安排房间。他的府邸非常大,为了将来许紫烟给他治疗方便,干脆就直接让许紫烟四个人和他居住在一个院落之中。院落里面有着十几间房屋,许紫烟四个人每个人挑了一间居住了进去。

    之后,西门玉便吩咐手下整治了一桌丰盛的宴席,为许紫烟等人接风。期间,沈博冲也出现过一次,见到西门玉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老者的脸上出现出了一丝欣慰,便借口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到了晚上,许紫烟回到了自己房间,便立刻用八品符宝布设了几个最强的符阵,之后又运用精神力在屋子的周围仔细地扫描了一遍。坐在那里略微寻思了一会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原本是想着进入到紫烟空间之内炼制三元丹,但是一想起西门孤烟是大乘期修士,许紫烟还是最终掐断了这个念头。谁知道那个大乘期修士此时有没有在用神识观察自己,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那如果是在这个屋子里面炼丹呢?

    许紫烟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要知道炼制三元丹,在开炉取丹的时候,会满室飘香,谁知道会不会惊动他人,自己的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最终,许紫烟什么也没有做,老老实实地呆了一晚上之后,便传音给西门玉说是要出去为他寻找一味草药,而离开了天欲城,以小白的速度整整飞行了一天,远远地离开了天欲城,在一座山脉的深处降落了下来。

    让小白,路广天和许舒三人为自己护法,许紫烟取出了药鼎,逐一取出了炼制三元丹的材料,在药鼎下激活了一个一品火灵符宝,许紫烟的神情便严肃了起来,将精神力紧紧地锁定在面前的药鼎,掌握着药鼎的火候。

    当温度提升到炼丹的最佳时机的时候,许紫烟便开始向药鼎之中置放材料。一项项材料的在许紫烟右手手指的跳动中,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弧线落入鼎中。而左手则是在不停地翻着各种法印向着药鼎内印入。

    一道道劲气印入到药鼎之内凝聚不散,一道道法印在药鼎之内有规律地运转着,将置放到药鼎之内的材料一一分解,再随着温度的提升,融化,融合。将所有的材料置放进药鼎之后,右手手指一点,一旁的药鼎盖子便从地上凌空飞起,一声沉重的闷响,将药鼎严丝合缝地盖上。

    此时的许紫烟,两只手不停地向着药鼎之内打着繁奥的手印。生命之气透体而出,整个药鼎的周围都变得暮暮霭霭,同时还要控制着一品火灵符宝释放的火焰的大小。

    炼制八品丹药,虽然不是许紫烟的极限,但是以目前许紫烟的修为,也还是有一些吃力的。待第一缕朝阳洒落大地的时候,有些疲惫的许紫烟一掌拍在药鼎之上,轻喝了一声:“凝丹!”

    药鼎上的鼎盖凌空飞起,异香从药鼎之中瞬间蔓延出来,整个林间都充满了让人心醉的药香。

    许紫烟目光一扫,发现这一炉只炼制出来五粒三元丹。迅速地五粒三元丹收到了五个玉瓶之中,撤去了火灵符,再将药鼎收起。此时,已经能听到周围躁动了起来,那是闻到了药香的各种妖正向着这里涌来!

    “小白,我们走!”

    小白闻言,立刻化作鲲鹏,许紫烟,路广天和许舒飞上了鲲鹏的后背。小白一展双翅,高高地飞起,站在小白的后背上,向着地面望去,只见四面八方,数万只妖兽正向着许紫烟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合围而去。

    小白鼓劲双翅,瞬息万里,只在一瞬之间,已经将那山脉甩在身后,看上去如同弹丸一般大小。

    一天之后,许紫烟等人再一次回到了天欲城,来到了西门玉的府邸。和西门玉简单地聊了一会儿,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两天的日子里,没有人来打扰过他,他的父亲也没有让人来叫过他。

    两个人相视了一眼,眼中透露出一丝笑意,看来整个天欲城从西门孤烟往下,都已经把西门玉给忘记了,只要他不是刻意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想是没有人会在想起他。

    当许紫烟准备给西门玉疗伤的时候,西门玉又给了她一个惊喜,西门玉请许紫烟来到了他的房间,然后将一个书橱移开,许紫烟立刻感觉到了那面墙上有着法力的波动。

    西门玉翻手打出了几个手印,那面墙光华一闪,一阵机括之声,露出了一个向下的通道。跟着西门玉走进那个通道,西门玉在通道石壁上又打出了几个手印,那通道的入口便恢复了原样,外面的书橱也自动地回到了原地。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