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当初在廷岚山脉匆匆让路广天将西门玉送走,并没有认真观察过西门玉。如今仔细一看,西门玉竟然是极品水灵根。怪不得一身儒雅的气质,倒是与水的天赋很是接近。

    许紫烟挥了挥手,在空中打出几个手印,布设出一道隔音禁制将众人给圈到里面,然后才认真地望着西门玉问道

    “小玉,我想要知道你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能够怎么想?”西门玉的脸上充满了苦涩。

    “其实很简单,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维持现状,慢慢地便没有人会再理会你,你也能够安安稳稳地过完这一生。另一条路就是,医治好的你的伤。但是,如此一来,你就不能够再过平静的生活了。

    要知道,就算你是一个无欲之人,但是你的兄弟却未必把你当做无欲之人。所以,就是你心中再不愿意·你也会被逼上一条争霸之路。”

    西门玉嘴角掠过自嘲的笑意,漠然说道“姐姐·如今我的丹田受损,金丹破裂,我父亲曾经和我说过,我的经脉断裂倒是好说,但是那丹田受损和金丹的破裂,就是我父亲也没有办法。

    我父亲虽然修为高绝,但是却不通丹道,我只有慢慢地修炼恢复,恐怕我这一辈子也恢复不了。所以,我父亲都懒得给我修复经脉,只是扔给了我一些丹药,便不再理会我,任由我自生自灭。姐姐,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有什么能力去争什么?抢什么?”

    说到这里,西门玉的情绪明显地波动了起来,目光中透露出悲伤。许紫烟也黯然一叹心中琢磨着,当初自己给义父和路广天治疗的时候,他们两个的丹田虽然人有损伤,但是却没有如今的西门玉损伤的厉害,而且最主要的是义父和路广天两个人的元婴和金丹只是受损,并没有破裂。所以对于西门玉此时的状况,许紫烟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她还是想要试试,毕竟一旦将西门玉救了迂来,在未来也许能够得到出乎预料的好处。于是,许紫烟轻声说道

    “小玉,我说的是假如,假如你的伤势能够恢复,你想怎么做?”

    西门玉咧了咧嘴黯然地说道“姐姐·你就不要安慰我了。我这伤势我父亲都没有办法,根本就医治不了。我父亲说过,我这个伤势除非有传说中的八品三元丹能够治疗之外,再无可能恢复。可是在苍茫大陆上有八品炼丹师吗?最厉害也不过七品炼丹师。”

    听到西门玉的话,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亮,一方面是听说苍茫大陆上目前最高的炼丹师不过七品,而自己却是九品炼丹师,心中自然高兴。另一方面也确定自己能够医治西门玉,因为那三元丹自己就能够炼制。想到这里,许紫烟望向西门玉的目光变得坚定,凝声说道

    “我说的是假如你能够回答我吗?”

    西门玉闭上了眼睛脸上渐渐地变得平静。许紫烟淡淡地看着西门玉,如果许西门玉经历了此事变得胆小懦弱,只想着苟且偷生。那么,许紫烟不会帮他。三元丹也不是那么好炼制的,价值是非常高的,许紫烟还没有富裕到乱扔东西的地步。

    如果,真的是那样,许紫烟会很礼貌地和西门玉告辞,从今柱后两人再无干系。如果,西门玉表现出来他的**,那么许紫烟会帮他,权当是洒下了一粒种子,至于他能够成长到什么模样,对自己将来有多大的帮助,这就要看西门玉自己的努力和大家以后的机缘了。

    西门玉的眼睛睁开了,神色虽然依旧黯然,但是眼底深处却闪烁着精光,凝声说道

    “姐姐,在我的兄弟中,我的资质是最好的。如果我能够修复伤势,我敢肯定,在二十年之内,必将超越他们。而且我未来的成就也未必就比我的父亲差!”

    许紫烟点了点头,西门玉不想要平庸一生的想法也已经表露的十分清楚。刚想要告诉西门玉自己可以治疗他的伤势,却没有想到西门玉从座位上再一次站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在许紫烟的面前说道

    “姐姐,你把我带走吧,我不想再留在这里。无论姐姐带我去哪里都行,小玉愿意为姐姐做牛做马!”

    许紫烟心中有些黯然,一个人竟然不愿意留在自己的家里,不愿意留在自己的父亲身边,不愿意留在自己的兄弟姐妹身边。家族之间的争斗真是残酷无情啊!伸手将西门庆扶了起来,示意西门玉坐好,许紫烟这才轻声说道

    “小玉,你且听我说,你的伤势我能够医治。”

    “什么?”西门玉初始一呆,继而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姐姐··…··这··…··是······真的?”

    真到许紫烟严肃地点了点头,西门玉的泪水便涌出了眼眶。西门玉小小的年轻,却可谓一路坎坷。年幼的时候,便被中原神机宗修士给抓走,变成了妖马。而后被许紫烟所救,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却又被兄弟所害,一颗心早就变得消沉。如果不是天欲殿殿主西门孤烟遗传下来的坚毅性格,恐怕换做别人,早就自杀了事。

    许紫烟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西门玉。让他自己在那里激动,一直等到他的情绪简直平稳,望着许紫烟淡淡的表情,目光中含着感激和羞愧,重新坐在了座位上。这次他没有再一次跪在许紫烟的面前,但是语气却是充满了坚定

    “姐姐,小玉今天在这里以灵魂发誓。无论姐姐是否能够医治与我,从这一刻起,姐姐您就是我西门玉的主人·只要西门玉灵魂不灭,生生世世追随于姐姬。”

    许紫烟没有阻止西门玉发誓,待西门玉发完誓之后,许紫烟也没有再提此事。不过,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清楚,从这一刻起,许紫烟和西门玉之间的关系已经是主亻卜关系。

    “小玉!”许紫烟沉吟着说道“在你府中可是安全?”

    西门玉对许紫烟的问题没有丝毫的迷惑,立刻开口说道“安全!原本我招揽的一些修士之中有一些我那些兄弟姐妹们的探子。后来在我出事之后,父亲大怒,将我府中所有的人,在瞬间施展了搜神术,把我的兄弟姐妹们安插在我府中的探子全部给杀掉了。之后,又给我安排了一个元婴后期的管家,就是刚才接你们进来的那个老人家,他叫做沈博冲,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父亲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震怒地对着我那些兄弟姐妹们喝道,以后如果再发现有哪一个做出对我伤害之事,定不会手下留情。而我的那些兄弟姬妹们见到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也都对我失去了兴趣,再也没有人来注意我,避一年来,我过的倒也清闲自在!”

    说到这里,西门玉的眼中透露出似讥讽,似自嘲的神色。

    许紫烟微微寻思了一下,凝声说道“小玉·既然你的父亲能够通过搜神术知道谁是探子,为什么他不在你兄弟姐妹们的身上用搜神术,这样不就知道是谁在害你了吗?”

    西门玉苦涩地说道“那怎么可能?要知道不管我父亲的修为有多高,施展搜神术对于修士的灵魂都是多多少少有着一些损害的。我的父亲怎么能够对他自己的孩子使用搜神术,伤害自己孩子的灵魂?”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边思索着边说道“如此说来,如今在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你的自己人了,除了那个沈博冲是你父亲的人之外。”

    西门玉微微皱起来眉头,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好说。这一年来我很颓废,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我。就是如今剩下的这些人,我也不敢保证他们就是一心效忠与我。”

    说到这里,西门玉自嘲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毕竟我已经是一个废人,又有谁愿意跟着一个废人?至于沈叔叔,我想他应该是属于父亲的人吧!父亲把他留在这里,只是让其他人知道,他想要我过一个平静的日子,别让我那些兄弟姐妹们来羞辱我罢了!同时,也是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已经放弃了我,只是保我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

    “如此说来,你的身边如今根本就没有可信之人?”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西门玉神色犹豫了一下,认真地想了想,最终羞惭地点了点头。

    许紫烟轻叹了一声,心中有些无奈。不知道自己医治好西门玉之后,他是否能够斗得过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唉,一切都看他自己的努力了。许紫烟望着西门玉轻声说道

    “小玉,你要想好了。如果我不医治与你·你还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你这一生,虽然平凡,但是却没有什么危险。如果我将你医治好,你以后就要走上一条遍布荆棘的不归路,也许你就会死在半途中。”

    望着许紫烟灼灼的目光,西门玉没有丝毫的犹豫,目光坚定地望着许紫烟说道

    “姐姐,如此平凡地度迂一生,那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死亡。”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