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玉少爷的朋友?”老者沉声问道。

    “是!”许紫烟言道。

    那个老者的目光在路广天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轻轻地点着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来吧!”

    许紫烟神色一愣,心中暗自想道,西门玉这个臭小子,当初在我的面前那个决心表白的,让人感动啊!如今到了他的家门口,竟然都不出来迎接一下,就派了一个老头子出来迎接。嗯,虽然这个老头的修为不错,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但是,那也代表不了他本人啊!

    无言地随着老者迈入了大门,阳光下,带有西方特征的高大古木参天茂盛。整个府内沉淀着一种幽静。前方是一道石拱门,挂满了青翠的长藤,进入到拱门,呈入眼帘的是一个小湖,湖上驾着一道蜿蜿蜒蜒的九曲长桥。沿着九曲长桥走去,湖水中的鱼儿悠闲地游动着。

    走过九曲长桥,眼前是一片密林。许紫烟不禁惊诧这座府邸的广阔。沿着林间小道向前走去,参天的大树将阳光遮住,只是在枝叶间泻下无数斑驳陆离的光影。

    眼前的一切静谧优美,那个斑鬓老者突然淡淡地说道“小友,想必你们和玉少爷的关系不错。而且貌似对他有恩。”

    许紫烟的神色又是一愣,心中暗道“难道是西门玉并不知道自己等人来了,刚才门外的侍卫只是将自己等人前来的消息禀报给了这位老者?但是‘这位老者又是从哪里知道我们对西门玉有恩呢?”

    老者虽然背对着许紫烟,却仿佛看到了许紫烟脸上的神色一般,呵呵轻笑着说道

    “刚才老夫出去迎你们进来,你没有见到玉少爷亲自出来迎接,脸上现出了一丝不满,呵呵······”

    “这样·····业行?”许紫烟心中暗惊·不禁对老者的阅历和智慧甚为佩服。

    “唉老者突然轻叹了一声道“玉少爷并不知道你们来了,他这些日子根本就不见任何人。这还是老夫自作主张带你们前去。”

    “嗯?老丈,这是为什么?”许紫烟最终忍不住轻声问道。

    “出了这个林子,你们就见到他了。

    到时候,你们自己问他吧!”老者摇了摇头,脸上现出沉痛之色。

    走出了林子,不远处是一座凉亭坐落在一个丘陵之上。在凉亭中凭栏而立着一个青年,双手负在身后,远眺着前方·留给许紫烟等人一个背影。

    老者放缓了脚步,许紫烟等人也随之放缓了脚步。但是却依旧让那个青年听到了众人的脚步。口中轻叹了一声,依旧背对着大家低声说道

    “沈叔叔,你就不要管我了,让我自己清净一会儿。”

    老者依旧轻轻地向着凉亭走去·许紫烟等人也紧随其后,一直待到大家走进了凉亭之内,站在了那个青年的身后,那个青年才无奈转过身来,朝着那个带着许紫烟等人进来的老者说道

    “沈叔叔,您······”

    西门玉的眼睛突然直了,不可置信地望着站在他对面的许紫烟。那位老者看到西门玉眼中的目光,虽然在心中已经认定许紫烟等人是西门玉的朋友·但是却依旧保持着警惕。

    “噗通!”

    西门玉的动作把老者吓了一跳·跪在许紫烟的面前,兴奋地说道

    “姐姐·您怎么来了?为什么护卫没有告诉我,我也好出去迎接姐姐。”

    这个时候,许紫烟是真的相信西门不知道自己等人前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闭在院子里,不肯出去见人。伸出手,将西门玉从地上扶了起来,,上下打量着他,如今的西门玉已经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很是英挺的一个青年。只是脸上带着一种病态,眉宇之间深锁着忧愁。望着眼前这个几年不见,已经成长起来的西门玉轻声说道

    “小玉,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消沉?”

    许紫烟边说着边上前一步,将那位沈姓老者落在了身后,然后眼中蔚蓝一闪,脸上便现出一片惊容。她见到西门玉不仅仅是体内的经脉断裂了五分之一,而且还有五分之二的模样一看就是也断裂过,刚刚恢复没有多久,而且丹田也受到了损伤。原本已经结丹期的修为如今只有筑基期的水平。

    已经长大成人的西门.玉,原本就俊朗的面容着几分忧郁,几分儒雅,眸子很清正,由里到外给种不带一丝浊气的气质,这让许紫烟很是怀疑,那天欲殿究竟是干什么的?真的是一个杀手云集的地方吗?这样的一个地方,怎么可能让西门玉养成如此一种气质?

    西门玉站起身形,先是请许紫烟等人在凉亭内坐下。那位老者见到西门玉和许紫烟等人很熟,而且见到西门玉向着许紫烟跪下,眼神中便略有所悟。向着西门玉施过礼之后,便退了下去。

    望着西门玉站在自己的对面,许紫烟轻声说道“坐下说吧!”

    西门玉轻轻地坐在了许紫烟的对面·低沉地说道“姐姐,我是天欲殿殿主的孩子。我父亲总共有二十三个子女,死了十三个,如今只剩下十个,如今在剩下的这十个人当中我排在第八。”

    说到这里,西门玉苦笑了一下道“姐姐您也许认为我的那十三个兄长或者姐姐都是死在其他势力的手中。但是,据我所知,他们中的一大半都是死在自家兄弟的手中。

    许紫烟神情一滞,不过瞬间也就反应了过来,毕竟她也是从家族中出来的。于是·轻声说道

    “是为了未来殿主的位置?”

    西门玉黯然点头道“不错!”

    “你的父亲不管?”

    “手尾很干净,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西门玉的脸色更加地黯然。

    “那······你这一身伤?”

    西门玉苦笑着摇着头说道“我自从被中原神机宗的那个修士抓去之后,便没有了修炼的机会。等到姐姐将我救下,又派无名前辈将我送回来之后,我的修为已经远远地落后于我的七位哥哥和姐姐·就是连我的两位弟弟都不如。

    于是,我便努力修炼。我的资质还是非常好的。”说到这里,西门玉的脸上略掠过一丝骄傲,不过迅即黯然道

    “我的进步非常快,去年我就达到了结丹期第五层。虽然距离我那些兄弟的修为还相差很远,但是我进步的速度却令他们震惊,就连我的父亲都十分地赞赏我。可是也正因为如此,我成为了我兄弟们的眼中刺。

    他们不想要我成长到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地步,我也知道他们的心思·所以我一直不敢离开天欲城。只要我不离开天欲城,他们就不敢对我动手。因为我的父亲曾经下过令,凡是在天欲城内动手的修士,无论是谁对谁错,双方都会被杀死。

    但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在天欲城内竟然被袭击了。那个袭击我的修士也只是一个结丹期的修士,他就在大街上突然抱住了我,然后就自爆了。在他自爆的时候,我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充满了不甘。这一定是我的那些好兄弟威逼着他这样做的。

    但是,他就那样自爆死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虽然有着一件父亲给我的下品宝器护身,但是对方却是一个结丹期高阶的修士·具体是什么修为·我不知道,但是那自爆的威力·让我相信,他最少是结丹期第十层以上。在他的自爆之下,不仅仅是我的宝衣毁了,就是我虽然没有死,这一辈子也废了!”

    说到这里,西门玉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其实这样也挺好,我对我的那些兄弟没有了威胁,他们也不会再针对我。只要我老老实实的缩在府中,湿吃等死,倒是也悠闲自在。”

    许紫烟望着对面的西门玉,脑海中回想起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如今虽说长大了,却增添了忧郁。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却陈暮得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许紫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不应该再一次救西门玉。

    对方的伤虽然很重,丹田内的金丹都有一丝裂缝,但是却并不是不能够相救。但是,自己救他究竟有没有意义,就算救了他这一次,还能够救他下一次吗?如果不救他,也许他还能够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但是如果自己救了他·说不定他又会很快被人暗算。

    再说,自己凭什么要救他?是啊,凭什么?

    许紫烟猛然心中一震,如果将来这个西门玉能够成为天欲殿殿主,这倒是值得投资。嗯,是非常值得投资!

    但是,他行吗?

    要知道一个殿主不是因为你曾经是上任殿主的儿子就行的,那是需要你的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就算你暂时没有达到上仕殿主的修为,但是你总得表现出来你能够成为一个那样存在的潜力。

    许紫烟再一次打开鲲鹏眼,向着西门玉打量过去。这一打量不要紧,却让许紫烟的神色一惊······

    距离双倍月票还有几个小时了,铃动目光纯洁地望着战友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