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长鸣,一条庞大的影子扑进了一片火海之中,那漫天的火海之中顿时出现了一点蓝,紧接着那一点蓝便在瞬间向着四周蔓延,形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将一片火海淹没。

    “呖~~”

    又是一声长鸣,鲲鹏的大嘴一张,漫天的冰矛向着对面的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轰击了过去。

    “小白!”

    许紫烟大喜,身形一闪,身形已经站在了小白的后背之上·望着路广天凝声问道

    “老哥哥,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小白感觉到小妹有危险,所以她便没命似地往这里飞。真的没有想到,她拼起命来,会飞的这么快!”这个时候,路广天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许紫烟站在小白的后背上,向着前方望去。只见此时的小白,无名和柳清寒成三角虚立在空中,将青火宗大修士围在了中间。小白和柳清寒不停地禅旒.着法术轰击着青火宗大修士,而无名则是一剑一剑地远远地向着中间的青火宗大修士斩去。

    许紫烟仅仅是观察了一瞬,便对小白的体质非常地嫉妒。只是六阶巅峰的妖兽,相当于人类修士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但是却能够和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正面相搏,虽然还是要弱上一些,但是却要比元婴中期的无名还要厉害。

    转头瞅了身旁的无名一眼,见到无名如今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只差着一丝就会突破到元婴期。

    “小妹,那个青火宗修士想跑了!”

    此时的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心中那个恨啊!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按理说对上一个元婴中期和元婴初期是必胜的。但是·他没有想到随后出现的许紫烟,弄出的一个符人也有着元婴期的威能。就是如此,青火宗修士也站着上风。最令他受不了的是,许紫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他所依仗的宝器火麒麟给收了,而且最后让那个符人抱着他自爆了·把他的另一件防御性宝器护体宝衣也给弄坏了。

    这他也不怕·毕竟许紫烟也没有了符人。凭着元婴后期的修为杀掉一个元婴中期的无名,一个元婴初期的柳清寒和一个结丹期的许紫烟这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他却在想着逃跑了,心中开始有了畏惧。为什么?因为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六阶的鲲鹏。

    这鲲鹏厉害的并不是法术,她的法术也就是结丹期大圆满的水平,但是她的防御力极其变态,简直无线接近元婴后期。妖兽的本体实在是太强悍了。

    而且青火宗大修士刚才也受了轻伤。在这种状况下,他知道今天别说是将这里的人都杀掉,就是想要杀掉一人都困难。

    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他自信一切主动权都是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自己想走,没有人能够拦得住自己。

    “想走?哪里会那么容易?此时想走·已经晚了!”

    许紫烟心中冷哼,他可不相信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能够跑过小白。在斗法上小白会处于劣势·但是在速度上,小白却占有绝对的优势。

    许紫烟双手一挥,二百一十六张七品的符宝就从储物戒指中飞了出来,层层叠叠地环绕在许紫烟的周围。此时,许紫烟的储物戒指中也没有几个八品符宝了,所以,许紫烟就准备用七品符宝布设一个符人,而且一下子用出了二百一十六张·是刚才那个自爆的符人的两倍。如此·威力也就无限接近刚才那个符人。

    空间法力的波动,立刻让青火宗大修士感觉到了·目光向着鲲鹏的方向一望,心脏就是一抽。眼看着在鲲鹏的后背上,一个接近五丈高的符人正在快速的形成。

    如今,他在应对无名,柳清寒和鲲鹏就已经有些吃力,如今在加上一个符人,相当于四个元婴期修士在围攻他一人。这··…··他哪里还敢再战下去?

    目光贪婪地向着小白看了一眼。神兽啊!没有想到太玄宗还有着鲲鹏这种神兽!如果等到这个鲲鹏突破到七阶,鲲鹏就是青炎老祖想要对付它也不容易。太玄宗这样的一个垃圾宗门,竟然配有鲲鹏这种护山神兽?我要立刻返回青火宗,将太玄宗拥有鲲鹏的事情告知宗主。一定要想出办法将这个鲲鹏收到青火宗,让它成为青火宗的护山神兽。

    心中一旦有了返回青火宗的念头,他便不在犹豫,身形一个闪烁,便向着东方跑去。

    “义父,柳师祖,上来!”

    许紫烟朝着无名和柳清寒唤道。无名和柳清寒身形一个闪烁便站在了小白的后背之上。

    “小白,给我追!”

    “呖~~~”

    小白仰首呖鸣,巨大的双翅鼓动风云,只是瞬间便追到了青火宗大修士的身后。无名,柳清寒,小白和路广天毫不犹豫地向着青火宗大修士攻击过去。而许紫烟则是在符人之内将长笛再一次拿了出来,横在了唇边,直接吹奏出来的灭魂引的第三乐章《魂幻》。

    许紫烟鼓荡起真元,身体内的穴窍里面的真元开始疯狂地涌入乐章之中,直接攻向了正在一边躲闪遮挡一边飞快飞逃的青火宗大修士。许紫烟的面色已经变得苍白,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许紫烟发现自己的巅峰状态也就能够吹奏出灭魂引的第三乐章。就是如此,也发挥不出第三乐章真正的威力。

    但是,即使是如此,处于飞逃中的青火宗大修士也是身形一顿。飞逃的速度慢了下来。无名,柳清寒和小白的轰击瞬间便轰击在他的身上,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将自己的舌尖狠狠地咬了一下,迫使自己清醒了迂来,回头怨恨地瞪了许紫烟一眼,便想要施展秘法逃脱。

    许紫烟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了对方的心思。身体上猛然迸裂出来十几道血花,十几个穴窍之内的真元只是瞬间便关注进了乐章之中。那个青火宗大修士的目光就是一呆,瞬间清醒,继而又一呆,反复挣扎在幻境和清醒之间。

    “砰~~砰~~砰~~”

    又是十几道血花在许紫烟身体上迸裂而出,许紫烟的嘴角不断地涌出鲜血,空间内猛然震动了起束。就是站在一旁的无名,柳清寒和路广天没有听到音乐,却也感觉到了一种令他们毛骨悚然的威能。只见那被《魂幻》回绕的青火宗大修士,目光彻底的茫然了起来,继而身体上开始透射出一阵光芒,闪烁了起来。

    小白双翅一敛,掉头向远处飞去。身后就听到震天动地的“隆隆”之声,青火宗大修士竟然在许紫烟《魂幻》的控制下,完全失去了自主意识,被许紫烟控制着自爆身亡。

    “噗~~”

    许紫烟仰首喷出了一口鲜血,仰面倒了下去。失去了控制的符人顿时化作一张张符宝散落在许紫烟的周围。

    “紫烟!”

    “妹!”

    无名,柳清寒和路广天三个人身形一动,便站在了许紫烟的跟前。无名和柳清寒各自抓住许紫烟一只手,检查着许紫烟体内的伤势。只是急得路广天在旁边一个劲儿地搓着双手,不时地将目光在无名和柳清寒的脸上来回转着。

    无名和柳清寒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略微现出了放松之色。这次许紫烟的伤势要比上一次在太玄宗内与岳盘等人相搏的时候来的还要轻上一些,无名知道,只要能够让许紫烟清醒过来,她自己就可以医治。

    于是,无名和柳清寒两个人各自抓着许紫烟的一条手臂开始向许紫烟体内输送着真元,而小白则是缓缓地降落在地面上,老老实实地站在了那里。足足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许紫烟才微微地张开了双眼,朝着无名和柳清寒点了点头。两个人放开了许紫烟,关切地望着她。

    许紫烟费力从鲲鹏背上爬了起来,旁边的柳清寒伸手帮着忙,让许紫烟盘膝坐好。许紫烟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元丹和安魂丹服下,便开始运功疗伤。这一疗伤又过去了足足有两个时辰,许紫烟再一次张开了双眼,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朝着无名和柳清寒拱手道谢,无名和柳清寒还哪里肯接受许紫烟的道谢,连声言道,如果不是许紫烟的出现,恐怕他们两个此时已经被青火宗大修士给杀了,就是要谢也是他们谢许紫烟。

    许紫烟淡淡地摇了摇头,也没有再争辩,低头将散落在小白后背上的符宝收拾了起来。在刚才许紫烟疗伤的时候,无名,柳清寒已经和路广天谈迂了,彼此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虽然路广天如今还只是结丹期大圆满的境界,但是毕竟也曾经是散仙盟的盟主。而且凭着无名和柳清寒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路广天已经到了突破元婴期的临界点,想他是许紫烟的老哥哥,许紫烟自然是不会吝啬丹药。有着许紫烟的丹药,恐怕用不了多久,眼前的这个路广天就会是一个元婴期大修士。所以,无名和柳清寒对待路广天也十分地客气。不冲别的,就是冲他是许紫烟的老哥哥也值得他们客气。

    猛然间,许紫烟抬头向着四下张望,急声问道“许舒呢?”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