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整个空间都充满了爆响,青火宗修士很万幸在昏睡之中还保持的一丝清醒,而且多年来形成的高手的素养,让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猛然间祭出了一个麒麟形状的古玉,那古玉一升到青火宗修士的头顶便猛然暴涨,化成了一直火麒麟。一声厉吼,整个身体释放出炙热的火焰,竟然瞬间将柳清寒幻化出来的汪洋给逼退。

    同时,麒麟仰首喷出一道火柱,冲向了垂天而下的剑柱,两道力量轰击在一处。

    霎时间!

    风云动!

    天地摇!

    三条人影向着三个方向侧飞而去。许紫烟心中一惊,暗道:这元婴后期果然霸道!在灵魂受到攻击的时候还能够释放出如此威能的宝器和法力。

    许紫烟双眉微微一挑,刚才以《魂睡》乐章潜入到青火宗修士灵魂中的因子猛然暴乱了起来,原来是许紫烟已经将灭魂引从第一章《魂睡》演奏到了第二章《魂爆》。

    青火宗修士通过刚才的爆发,刚刚有些恢复过来的神智猛然间混乱了起来,那是因为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剧痛让他产生了混乱。

    此时,他的灵魂中仿佛是被人扔进了无数的符一般,轰隆隆地一个劲儿地在爆裂。

    一连串的痛到灵魂深处的爆裂让他的身形都难以在空中保持住稳定的身形,整个身体在空中摇摇晃晃。

    无名猛然间想起了当初许紫烟曾经施展过音功的事情,向着柳清寒传音说道:“柳师叔,是紫烟,一定是紫烟的音功。”

    “紫烟就在那个符人里面,我们上。今日我们三代人就合力将青火宗的修士留下。”

    柳清寒厉喝一声,挥舞着双袖就冲杀了过去。

    双袖舞动,如同两条蜿蜒蛟龙,带起滔天水势,轰隆隆地压向了青火宗修士。

    同时,听到柳清寒传音的无名,也豪气飞扬。

    紧随着柳清寒之后飞越而起,浑身释放出无尽的金属性剑意从柳清寒的身后冲起。

    前面是浩浩汤汤的汪洋,轰隆隆地铺天盖地一般地淹没而去,后面是一团金光在汪洋中冉冉升起,如同初生之朝日。

    青火宗修士忍着灵魂中的剧痛寻找着令自己剧痛的来源,他很快就锁定了虚立在空中不远处的那个符人,自从那个符人来到之后,自己就发生了灵魂受到攻击的事情,被逼的落入下风。

    对!一定就是那个符人!

    青火宗修士瞬间就对许紫烟充满了杀意,但灵魂已经略微受伤的他,此时想要瞬间摆脱无名和柳清寒的攻击也很困难。

    青火宗修士翻了一个手印拍在那个火麒麟的头上,然后朝着那个虚立在空中足足有三丈高的符人一指,大喝了一声道:“去!”

    那个火麒麟便朝着许紫烟扑了过去。

    而青火宗的修士凭着自己的修为和身上的宝衣,与无名和柳清寒再一次斗在了一起。

    许紫烟心念一动,控制着符人向着旁边闪开,那个火麒麟一边向着符人喷吐着火焰,一边紧紧地追击着不断闪避的许紫烟。

    看到那只火麒麟向着许紫烟追了过去,无名和柳清寒的心中都是一惊。

    那个火麒麟在青火宗修士一拿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那个是中品宝器,中品宝器的威力,按照他们心中所想,绝对不是许紫烟那个符人所能够抵挡的。

    但是,无名和柳清寒两个人此时已经和青火宗修士纠缠在一起,三个人谁也不敢抽身离去,恐怕只有瞬间的疏忽,就会受到不可想象的沉重后果。

    无名和柳清寒目光之中现出焦急之色,而青火宗修士的眼中却透露出一丝欣喜。

    心中恨恨地想着:只要他自己的火麒麟能够将那个符人干掉。不!只要能够逼得那个符人之内的修士没有猜力对他施展音功,自己恢复了完全的灵魂控制权就能够将眼前的无名和柳清寒杀掉。如此,只剩下一个吹曲儿的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火麒麟扑向许紫烟的一刹那,许紫烟便感觉到了对方那堪比元婴中期的威能。

    这个宝器在许紫烟鲲鹏眼的扫视之下,立村便认出是一个低阶中品宝器。

    许紫烟心中一惊,恐怕就是选择让符人抱着那个火麒麟自爆,也就只能够两败俱消吧。

    许紫烟自然是不会如此去做,失去了符人的力量,她还拿什么和青火宗修士去斗?

    心念一动便施展出流云身法,许紫烟控制着符人瞬间在空间消失又瞬间出现在空间的另一侧,不仅仅是让火麒麟屡次扑空,而且那魂爆的乐章依旧不停攻击着青火宗修士。

    但是,许紫烟在需要分神躲避火麒麟攻击的同时,也就没有了将灭魂引吹奏出第三乐章《魂幻》的余力。

    如果勉强吹奏出第三乐章《魂幻》,恐怕自己就会落得和上次在太玄宗对抗青火宗元婴期大修士同样的后果。

    而且说不定自己会死在这里,要知道这次出现在这里可是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同时还有着一个相当于元婴中期的宝器火麒麟,可要比上次青火宗的岳盘和神机宗的项紫云联手强悍了许多。

    心中有了顾忌的许紫烟,只好一边运用流云身法躲避着火麒麟,一边持续不断地向着青火宗修士释放着灭魂引第二乐章《魂爆》。

    如此,许紫烟、无名和柳清寒不好受,那青火宗修士也同样不好受。

    双方此时已经完全胶着到了一起,就是哪一方想要收手离开也不可能。

    双方此时心中都很明白,大家此时就是在耗,看谁最终能够耗过谁。

    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无名和柳清寒的心中要比青火宗修士焦急了许多,他们的修为不如青火宗修士,当然真元的储备也就和青火宗不在一个档次上,比消耗自然也就比不过青火宗修士。

    就是许紫烟的心中也同样焦急,她倒是不虑自己的真元消耗,她相信在这个大陆上要比真元消耗,元婴期修士都未必有自己持久。

    但是,如果最终无名和柳清寒的真元消耗光了,就凭着自己肯定也不是青火宗修士的对手。

    青火宗修士自己也是看清了这一点,一边努力地抵抗着来自灵魂的爆裂般的通透,一边竭力地攻击着身前的无名和柳清寒,嘴角掠过一丝痛苦的微笑,在心中已经认定最终胜利的一定是他自己。

    许紫烟,无名和柳清寒都意识到了危险,但是这三个人此时心中还真是没有任何方法。

    “嗖!”

    许紫烟又再一次躲过了火麒麟的攻击,转头望着追向自己的火麒麟,心中突然一动。

    宝器的控制其实是和傀儡的控制一样的,都是将自己的神识在宝器的里面留下一缕烙印,如此就能够和自己心意相通,控制宝器。

    许紫烟望着在空中踏出一片火云的火麒麟,心中暗道:我能不能将火麒麟中青火宗修士留下的烙印给破坏掉。如果真的能够做到,不仅仅会解开眼前的危局,而且我还能够多一个中品宝器。

    不过,瞬间心中便浮起一阵苦笑。

    对方是元婴后期留下的烙印,岂是如今的自己能够破坏掉的?不对!

    许紫烟心中猛然一震,那火麒麟中的神识并不是一个元婴后期完整的神识,只是他的一缕神识。

    而且我还不是仅仅用自己的神识去硬生生地和对方的那一缕神识相抗,而是运用灭魂引的《魂爆》去爆碎对方留在宝器中的那一缕神识,这应该可以成功吧!

    一旦想到了主意,许紫烟便不再犹豫,也没有多少的时间来让她犹豫了,立刻又将灭魂引的第二乐章《魂爆》改为第一乐章《魂睡》。

    之后分出一缕笛音攻向了火麒麟,水属性笛音迅速地在火麒麟之内荡漾,让许紫烟在瞬间便扑捉到了青火宗修士烙印在火麒麟中的那一缕烙印。

    许紫烟这种毁去对战之方的宝器中烙印的方法在修仙界从来没有过。

    除非是那个人的修为高出对方太多,比如元婴期对上炼气期,元婴期的修士会一把夺过对方的宝器,瞬间抹去对方的神识烙印。

    如果双方修为差距不大,宝器是那么容易抓到的吗?神识的烙印是那么容易抹去的吗?

    恐怕还没有等到你抹去对方的神识,只是刚刚接触到对方那缕神识烙印就会被对方发觉。

    其后果只会有两个,一个是立刻会得到对方凶猛的反击,你当那宝器是死的吗?就是自爆也比你毁去烙印快吧?

    一个自爆的宝器那威力自然恐怖。

    另一个结果就是对方如果感觉到对方强大,恐怕会立刻收起宝器,你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破坏对方宝器内的烙印。

    这也是为什么修为高绝的修士也要把对方的宝器握在手里,才能够施展自己的神识去抹去对方留下的神识烙印的原因。

    这也是许紫烟将《魂爆》改为《魂睡》的原因。

    许紫烟是没有那个能力将火麒麟给抓住,然后慢慢地抹去对方的神识。

    她只有一个机会!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