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杨睿灰败的神色,许紫烟轻声说道“杨叔叔·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还不知道玲珑最近的消息吧?”

    “不知道!她一直没有来信。”突然杨睿的眼睛一亮,望着许紫烟激动地说道

    “紫烟,您知道玲珑的消息?”

    许紫烟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过她的几个影像,也听过有关她的一些传说。如今她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境界,如果我们两个比起来,我也未必就能够胜得了她。所以,我才不能够答应您的要求。说实话,我也很期待和玲珑的一战!”

    听到许紫烟的话,杨睿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有为自己女儿的担心,也有为自己女儿的自豪,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告辞了许紫烟,离开了许家。

    第二天,许紫烟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便带着许舒离开了许家·重新返回了修仙界。许紫烟之所以带着许舒,一方面她想要回到修仙界之后,收购一些有毒草药,给许舒炼制一些毒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来如果有机会遇到许家散落在苍茫大陆其它地方的弟子,作为曾经许家嫡系十二支中的弟子总是要比自己来的熟悉一些。

    进入到修仙界,许紫烟决定还是先回一趟太玄宗坊市·在那里和路广天见一次面。看看他给自己购买了多少东西。拿出传讯玉简和路广天通了一番话,没有想到路广天此时正在从南方向着北方返回的路上。于是,两个人便相约在太玄宗坊市中的家里会面。

    没有了小白代步,带着许舒又不能施展风之翼。许紫烟只好和许舒凌空飞行,向着太玄宗坊市飞去。一天多之后,待距离太玄宗不足百里之遥的时候,许紫烟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因为她听到了前面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不用去看,只是用听·就知道远处争斗的火爆。而且从空中传过来的法力波动让许紫烟的眉头皱的更紧,她已经能够感觉出来那种爆裂的法力波动绝对不是结丹期修士释放出来的,而是元婴期大修士释放出来的。

    北地的元婴大修士如今只有义父和柳师祖,这是他们中的谁在和别人厮杀?那个和义父或者柳师祖厮杀的元婴大修士是谁?

    许紫烟心突然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不会是青火宗的人又来了吧?这可怎么办?这几天忙得也没有制作气剑·只有空间的封灵阵中只有两柄气剑,那对元婴期大修士没啥用啊!

    符宝!只好用符宝了!

    许紫烟停下了身形,她可不敢就这么直接地跑到前面。如果当真是青火宗的元婴期大修士,直接连布设符人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许紫烟决定布设完一个符人之后,在到激战之处看看。心中一边祈祷着义父或者柳师祖再坚持一会儿·一边迅速地从储物戒指中调出八品符宝。

    一张张八品符宝从许紫烟的储物戒指中飘出来,在许紫烟的身体周围环绕·就在许舒震惊的目光中·那一张张符宝如同一条长龙将许紫烟缠绕在里面。许紫烟的身形渐渐飞快地变得迷离。当一百零八张八品符宝环绕在许紫烟身体周围之后,猛然间一阵波动·变成了一个三丈许的巨人,散发出元婴期的威能。

    还没有等到许舒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那个三丈高的符人便伸出了大手凌空一抓将她抓了起来,之后符人裂开了一条缝,便将许舒给塞进了符人的里面。

    “姑姑,这··…··是什么?”许舒震惊地问道。

    “符人!”

    许紫烟话落之后,不再言语,三丈高的身形凌空飞渡,向着前方拉起一道残影,飞快地接近着厮杀的地点。

    只是几息的时间,许紫烟便出现在那里。符人中的许紫烟目光就是一缩,见到在空中己的又父和柳师祖正在合力激战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向着下方一望,见到黑压压数千的太玄宗弟子正在背着一些受伤的弟子在向着太玄宗的方向飞逃。而在地面上还残留着数百个太玄宗弟子的尸体。

    此时的无名和柳清寒明显地处于下风,如果不是无名的纵横剑气让他元婴中期的战斗力提高了很多,就是他和柳清寒两个人联手也不会支持如此之久。只是凶悍如斯的无名此时面对着一个元婴期大修士也感觉到了吃了。

    十分的吃力!

    而柳清寒则是更加地不堪,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看来已经是受了轻伤。但是,他们两个却不敢现在离去,他们两个在为太玄宗的弟子争取时间。

    许紫烟看到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每一招每一式都释放出来的巨大威能,心中不禁暗自咂舌。想起上次自己用五百多支气剑爆杀了青火宗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还真是幸运啊!如果不是自己的万剑诀太过突然和震撼,让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完全地施展出来威力,自己还真就未必能够杀死他。

    略微想了一下,许紫烟没有立则冲入战团。因为她真的没有把握能够和义父与柳师祖两个人联手就能够胜得了对方。就是上去用符人抱住对方引爆,此时的许紫烟也没有了丝毫把握,因为她看到了在那个元婴大修士的身上宝光粼粼,分明就是穿着一件宝器,这会大大抵消了符人自爆的威力。

    这个时候无名,柳清寒和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也都看到了许紫烟的那个符人。青火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明显的就是一愣,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一个三丈高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而成,但是却明显地具有元婴期威能的符人,心中一愣心中想道

    “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而无名和柳清寒当初在太玄宗和青火宗,华阳宗,大战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过许紫烟布设符人。此时心中大喜,但是他们两个又发现那个符人只是呆呆地虚立在空中,似乎并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心中有又些怀疑。两个人的心中同时想到,难道这个符人不是许紫烟?一想到这里,心中就是一紧。

    而就在此时符人之中的许紫烟将长笛从储物戒指中取了出来,横在唇边。虚立在许紫烟身边的许舒眼睛就是一亮,知道许紫烟是想要施展音功了。

    上次在许家庄,许紫烟只是略微吹奏了一段,许舒就昏睡了过去。这次见到许紫烟又把长笛拿了出来想到可以见识到许紫烟灭魂引真正的威力,心中就激动不已。

    许紫烟将精神力迅速地锁定那个青火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将水之意运转至大圆满。这次许紫烟想要尝试一下水之意的威力,将水之意灌注进精神力之中,灭魂引的第一章《魂睡》便向着青火宗的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攻击了过去。

    水之意,润物无声!

    令许紫烟没有想到的是,水之意确实是十分地适合《魂睡》这一章。将润物无声的境界发挥到了极致。

    一直处于厮杀中的青火宗元婴大修士自从那个三丈高的符人出现之后,就提高了警惕。但是也只是警惕却并不是害怕。原因是那个符人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就是元婴中期的威能。就算是两个元婴中期加上一个元婴初期,三人联手他也自信能够将三个人击败,甚至重创,而且还有着机会将三人逐一击毙。

    但是,令他奇怪的是,那个符人自从出现了以后·就一直呆呆地虚立在空中,不语也不动。他的心不禁有些奇怪,难道对方就是一个来看热闹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仿佛天外传来一阵音乐声,隐隐约约,听不清楚,却又侵入心魄·意识便有些恍惚。

    许紫烟隐藏在符人之内,外面根本就看不见她在符人之内的一切举动,所以也不可能有人发现许紫烟手里拿着一个长笛在那里吹奏。而许紫烟用的又是定向攻击,无名和柳清寒也感觉不到灭魂引。青火宗的修士倒是感觉到了,但是处于恍惚中的他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发现灭魂引攻击来自何处。

    意识瞬间的恍惚,灵魂有一种要昏昏入睡的趋势,精神力与法力便产生了波动,威力瞬间大减。无名和柳清寒自然是敏锐址′发现了青火宗修士的变化,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但是这样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

    柳清寒的那个长绫宝器当初在和青炎的厮杀中已经被毁去,整个北地也没有能够修复宝器的炼器师,所以此时柳清寒使用的就是她的一双衣袖。见到青火宗修士露出破绽,便不再做丝毫保留,两只衣袖猛然间暴长,如同两条长河蜿蜒而去,霎时间,云水四合,将青火宗修士围困在中间。

    滔天巨浪冲天而起,在空中幻化成密密麻麻的的利刃砸向了青火宗修士。在同一时间,无名的身形高高飞起,随着他的身体飞起,身体上爆射出万道金光,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冉冉升起。手中的长剑仿佛已经刺破苍穹,从天际轰然垂落了下来,向着汪洋中的青火宗修士轰击了下去。

    “隆隆~~”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