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青火宗连根拔除?”许浩策震惊地望着许紫烟,不知道许紫烟从哪里来的信心。

    许紫烟看着许浩策等人震惊的神色,淡淡地说道:“青火宗如今还能够守得住,没有被东方修仙界的其他势力吃掉,无非是还有着一个受伤的化神老祖和四个元婴期大修士。如果将这五个修士除掉,青火宗很快就会被东方修仙界各个势力吃的渣都不剩。”

    “可是……他们怎么会被除掉?”许浩策不可置信地望着许紫烟。

    “伯父,您听过配方的天欲殿吗?”许紫烟淡淡地问道。

    “你……你要去那里发布任务?”许浩策一时之间有些发呆:“那……需要……很多的灵石!”

    “这不是问题。”许紫烟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我相信我们许家很快就会重返修仙界。现在,还是让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前往北地世俗界隐藏一段时间吧!”

    北地太玄宗。

    太玄峰。

    议事大殿之内,火舞,凌一剑,古皇,金无峰和天澜落座在那里,如今莫惊鸿和莫释君都将峰主之位交给了下一代,而自己去闭关修炼了。就是梁之洞也将峰主之位传给了火舞,只是还挂着太玄宗宗主的名号。不过却让火舞管理一切宗内宗外事物,他也在火焰峰闭关修炼。如今的太玄宗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一代,充满了勃勃生机。

    五个人坐在座位上,面上都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如今的天澜也突破到了结丹期第一层,坐在那里乐呵呵地说道:

    “听说青火宗又有几处势力被紫烟给扫灭了,呵呵……”

    金无峰看着大家,不禁叹道:“想许师妹刚刚入门的时候才是炼气期第六层,排在整个外门弟子的最后面。没有想到,这才几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我们太玄宗守护神一般存在。和紫烟比起来,我们是不是有些废材了?”

    凌一剑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吧?我们怎么也算作北地修仙界的俊杰吧?不是我们废材,而是紫烟太妖孽了。”

    古皇有些苦笑着说道:“想当初,我们万法峰和紫烟的关系闹得最僵,一度生死相对。到现在万法峰中的一些弟子还在担心,紫烟师妹会不会和万法峰秋后算账?”

    火舞皱了皱眉头说道:“此事需要古师兄和万法峰的师弟说明一下,没有必要人心惶惶,有那个时间好好修炼。紫烟当初只是和言峥,夏桀师徒有仇。而且事情的起因又不是紫烟引起的,既然言峥和夏桀已经死了,紫烟师妹是不会再敌视万法峰的。”

    古皇的神色有些发冷地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也和他们解释过了,但是总是有几个师父……言……当初的几个追随者在搅事,让我不胜其烦。”

    火舞的脸色也微微地沉了下来,冷声说道:“古师兄,像这样的不安定因素,找个理由把他们给罚进后山,责令他们闭关就是了。”

    这个时候,火舞见到一个师弟匆匆忙忙地走进大殿,不禁奇道:“李泰,你匆匆忙忙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泰此时满脸焦灼,都顾不得施礼,急声说道:“大师兄,出大事了!”

    火舞的脸色一沉,掌管宗内事物之后,在火舞的身上已经渐渐地培养出来一种威势,凝声说道:

    “不要慌张,究竟是出了何事?”

    李泰咽喉滚动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这才说道:“大师兄,青火宗来人了。”

    火舞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大变。

    “青火宗的人来了?来了多少?他们打进来了吗?”

    李泰慌忙摇着头说道:“没有!青火宗只来了一个人。但是却是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他刚刚到北地不久,已经灭掉了我们一个宗门之外的势力,而且他扬言,说什么既然我们太玄宗派一个许紫烟去东方修仙界刺杀他们青火宗的修士,他们青火宗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们也只派一个人来,要把我们太玄宗杀的再一次封山。”

    大殿之内一时沉默下来,此时他们也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前段时间,听到许紫烟大闹青火宗他们的心里很爽,但是,如今青火宗也同样的派出一个人来,和许紫烟行着同样的事情,他们这才发现,遇到这样的事情,内心还真是无力。

    青火宗人家不管怎么说,还有元婴期大修士可以四处追杀许紫烟。但是他们太玄宗有什么?无名是元婴中期,柳清寒只是元婴初期,而青火宗来的却是一个元婴后期。

    “那个元婴后期会不会杀上门来?”天澜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会!”这个时候火舞已经冷静了下来,沉声说道:“当初柳师祖运用法峰将青火宗的化神期大修士击成重伤,他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肯定不敢到我们宗门的附近。他只敢在宗门之外残杀我们的门中弟子。但是,就是这样我们太玄宗也损失不起啊,要知道对方是元婴期大修士,别说宗门之外,就是宗门之内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啊!难道我们太玄宗又要再一次封山?”

    “这次的损失恐怕要比上一次大的多!”凌一剑担忧地说道:“上次是我们抢在了青火宗来到北地之前就将宗门之外所有的势力都撤了回来。如今我们却是在毫无准备之下,如今就是下达了回撤令,恐怕也会被青火宗的那个元婴大修士在半道上截杀不少我们太玄宗的弟子。唉,这次损失大了!”

    火舞沉默不语,最终长叹了一声道:“还是将此事禀报宗主吧!”

    “理当如此!”凌一剑等人也都纷纷点头。

    “几位师兄弟,你们在这里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宗主。”

    火焰峰。

    竹楼内。

    梁之洞听了火舞的汇报之后,轻叹了一声说道:“这已经是元婴层面上的事情了,只好去请无名师兄和柳师叔了!”

    插天峰。

    无名和梁之洞联袂来到了柳清寒的居住处,坐在了大殿之上。不一会儿,柳清寒走了进来,无名和梁之洞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施礼道:

    “拜见柳师叔。”

    “不用客气了!”柳清寒来到主位上坐下,微微皱着眉着轻声问道:“你们两个一起来到我这里,可是太玄宗出了什么事情?”

    梁之洞便详细地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之后便望着柳清寒,等着柳清寒和无名拿出个主意。

    柳清寒和无名对视了一眼,便沉默了下来。良久,柳清寒轻声说道:

    “无名师侄,你说如果我们两个联手,能不能把对方给杀死?”

    无名略微深思了一下道:“没有把握,而且是否能够打得过对方都不好说。按照以往的经验,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是可以战胜一个元婴中期和一个元婴初期大修士的联手的。不过我炼成了金之剑意,就应该有些优势。我想即使我们联手,要想要战败或者杀死对方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他想要战胜我们联手也不容易。总之,就是一个不胜不败的局势。”

    “那……如果加上紫烟呢?”柳清寒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这……”无名的眼中也是光芒闪动:“不知道,紫烟的实力不能够以常 情去揣度,说实话,我虽然是她的义父,但是对于她的深浅我还真是看不透。”

    “不知道紫烟如今是什么修为了?”柳清寒轻声呢喃,脸上有欣慰也有失落:“不知道下一次见到她,我们会不会已经落在了她的身后?”

    听闻柳清寒的话,无名也坐在一旁苦笑着说道:“谁知道这个妖孽会进境到什么程度?不过,现在的紫烟还应该没有达到元婴期吧?”

    “怎么会?”柳清寒失声笑道:“这才过去多久?她怎么会达到元婴期?”

    大殿之内再一次陷入沉寂,良久,柳清寒抬头说道:“发布回撤的命令吧,让所有的宗门之外的弟子立刻回归宗门。无名,我们两个就辛苦一点儿吧,出去接应一下回撤的弟子。能够接应多少,就接应多少,如果有可能碰到那个青火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我们也和他战上一战。这样的对手也很难碰到,紫烟不是经常越级挑战吗?我们总不能输给一个后辈吧?”

    “说的好!”无名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豪气顿生说道:“我的女儿能够越级挑战,她的义父岂能够平庸!”

    “呵呵……”柳清寒轻笑着说道:“无名,你难道忘了,当初在你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经常越级挑战的家伙。想当初,你还挑战过我呢!”

    “这……嘿嘿……”无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这个时候,许紫烟带着许家阴蛇一族已经到达了中都城许家。许浩然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作为族长的能力却是不容置疑。整个中都城许家上下高速地运行着,忙而不乱地将许家庄的人安排下来。足足忙了一整天,许家的高层和许家庄的高层才坐到了大殿之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