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上下打量着她,看出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结丹期第六层。心中不禁感叹,如此的修为如果是在北地,都可以成为一个小宗门的宗主了,就是在太玄宗这样的大宗门也能够担任一峰之主。没有想到在东方修仙界,却是如此下场。许舒见到许紫烟站在自己的身边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地打量着自己,眼神中便透露出羞愤,蹲在桶里面,抬起双臂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看到许舒慌张羞愤的模样,许紫烟轻叹了一声,将她体内的封印解去,然后将搭在旁边的衣服递给了许舒。

    许舒戒备地看了许紫烟一眼,小心翼翼地接过衣服,脸一红,尴尬地从木桶中爬了出来,飞快地将衣服穿好。然后轻轻地跪在许紫烟的面前,感激地说道:

    “许舒多谢恩人救命之恩。”

    许紫烟寻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示意许舒也坐下。待许舒坐下之后,许紫烟轻声问道:

    “许家庄和上古许家有关系吗?”

    许舒的脸上立刻就现出戒备之色,望着许紫烟默然不语。许紫烟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姓许,叫许紫烟。”

    许舒这才一副反应过来的模样,惊讶的说道:“对呀,我刚才听到你在外在的喊话声。你就是那个把青火宗弄得乌烟瘴气的黄金追命剑!”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许舒坐直了身子,眼中还略带惊慌的眼神似信非信地打量着许紫烟。良久,才轻声问道:

    “那些青火宗的修士呢?”

    “都死了!”许紫烟轻声说道。

    许舒听到许紫烟的话,想起这一日受到的屈辱,抬手捂住小嘴,呜呜地哽咽着,眼泪就不禁地流了下来。许紫烟默默地坐在那里,并没有再急于问许家的事情,而是在等着许舒情绪稳定下来。

    呜咽了一会儿,许舒再一次从椅子下来,跪在许紫烟的面前,颤声说道:

    “小女子多谢恩人救命之恩。”

    许紫烟伸出手将许舒扶了起来,轻声问道:“许舒,我想知道你们许家庄究竟与上古许家是否有关系?”

    许舒红肿着眼睛定定地望着许紫烟半晌,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恩人也姓许,莫非与上古许家有关系?”

    许紫烟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只是将目光定定地望向了许舒。

    许舒拭了拭眼泪,轻声说道:“我们许家庄也是上古许家的后裔。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恩人用什么证明您是许家的后裔?”

    许紫烟一愣,继而失笑道:“如今的许家还有什么值得去冒充的吗?”

    许舒紧咬着嘴唇,眼中现出犹豫之色,最终还是微微地垂下了眼帘,默然坐在那里。许紫烟一直注视着许舒,看到许舒犹豫的模样,心中暗道:

    “难道上古许家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们这一支不知道的?算了,如果他们信得过我,我也就尽力给他们做一番安排,如果信不过我,我也就不操那个心了。”

    如此,许紫烟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

    “我送你回去吧。”

    许舒见到许紫烟如此说,又看到许紫烟淡然的神色,心中便有些忐忑,怯怯地说道:

    “恩人,您去见见我爷爷吧,对于家族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

    “也好!”话落,许紫烟便迈步向外走去,淡淡地说道:“我们走吧。”

    许舒紧跟在许紫烟的身后,凌空飞起,向着坊市 外飞去。脸上带着歉意的神色说道:

    “恩人,我对家族的事情真的了解的不多……”

    许紫烟笑了笑,接过话茬说道:“没什么,想是你有着什么顾忌,不说也罢。不过,你要清楚,虽然青火宗留在这里的修士都被我杀光了,青火宗内没有人知道你被抓过来的事情。但是,一个坊市中的力量被我灭掉,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回青火宗,青火宗很快就会派修士来到这里,哪怕就是他们准备放弃这个坊市,他们也会前来调查一番。

    如此,一旦坊市中还有着其他的人知道你曾经被抓了过来,那么青火宗难免会对许家庄有所注意。如果再碰到他们正好气不顺,再考虑到他们如果放弃这个坊市,那么这里的势力很快就会被其他的势力取代,到那时,许家庄就不会再向青火 宗进贡,而是向新的势力进贡。说不定就会把许家庄给灭了,将许家庄给一抢而空。”

    许舒的脸刷地一下子就白了,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期待地问道:

    “恩人,难道你真的没有什么能够证明你是上古许家后裔吗?”

    “这很重要吗?”许紫烟奇怪地问道。

    “嗯,很重要!”

    此时,许紫烟和舒已经飞到了坊市的门口,许紫烟伸出手指,在坊市 门口的结界上点了几指,便将入口的结界打开,之后,两个人便穿出了入口,向着许家庄的方向飞去。

    此时,许紫烟和许舒飞到许家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许紫烟望了一眼许家庄,看到连一个最基本的护庄阵法都没有,心中不禁感叹许家还真是没落的可以。望着下面几个守卫,许紫烟轻声说道:

    “我们直接飞进去吧,庄里的议事大殿在哪里。我想你被青火宗抓走,这个时候许家的人不可能还在睡大觉吧?”

    许舒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许紫烟径直地飞了进去,嘴角动了动,最终没有言语。心中也想要看看在自己被抓走之后,家族会是什么反应。

    两个人还没有飞到议事大殿,便远远地看到在议事大殿的门前聚集着许多人。许紫烟和许舒交换了一下眼神,悄悄地落到了地面上,然后向着人群走去。站在了人群之后,便听到了议事大殿内传来的声音。

    许紫烟略微听了一会儿,便知道这些此时面朝议事大殿的人就是许家弟子。在许舒被青火宗抓走之后,家族的高层在议事大殿之内开会,但是这些家族中的青年弟子却都自发地**在议事大殿之外,等着族长出来给个章程。

    而此时议事大殿内的声音也非常高,外面的 人能够清晰的听见。

    “各位,舒儿是我们许家的希望,多少年了,们许家终于等到了极阴之体,许家的振兴就靠她了。大家别说了,我们还是去救舒儿吧!”

    “族长,我们拿什么去救舒儿?说是去救舒儿,不如说我们去送死。”

    “这我也知道,我们许家加上舒儿,才有十位结丹期修士,而且只有我一个人是结丹期大圆满。而在青火宗的坊市 中有二十五个结丹期大修士,他们的队长也是结丹期大圆满。但是,们不能够就这样把家族的希望放弃了,如果这次失去了舒儿,不知道又要等多少年!”

    “可是,我们如果就这样去了,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恐怕整个家族都会因此灭亡。”

    “那你们说怎么办?”

    “…………”

    “您是族长,您就下令吧。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大殿之内的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齐声说道。

    族长沉吟了一会儿,凝声说道:“我和老二去坊市,看看能不能将舒儿救出来,老三,你组织许家庄的人立刻离开此地,逃到北地去隐居起来吧。”

    “族长,那不可能的。时间太仓促,全庄迁移,目标太大,一定会被青火过给追上的。”

    “族长,我看还是挑选一些年轻的精英弟子让三哥带着逃吧,给家族留个火种,我们都跟族长去救舒儿。”

    那个人的话音刚落,许舒已经哭着从人群的后面冲了出去,口中呼喊着:

    “爷爷,我回来了!”

    大殿之内就是一静,围在大殿之外的许家弟子震惊地回头望向许舒。

    “许舒!”

    “许舒!”

    “……”

    众人一边震惊地望着狂奔的许舒,一边自觉地向着两边闪去,将中间让出来一条通道。

    议事大殿的门轰然被推开,十几个人从大殿之内冲了出来。看到许舒奔跑了过来,一个个愣在那里。直到许舒跑到了他们的跟前,居中的族长许浩策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上前一把抓住 许舒,激动地说道:

    “舒儿,你回来了!你怎么回来的?”

    “爷爷,舒儿……是被恩人救回来的。呜呜……”许舒扑到了许浩策的怀里放声大哭。

    “恩人?”

    许浩策抬头望去,顺着许舒跑过来的那条人群中的通道便看见了站在那里的许紫烟。他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许舒的后背,将许舒从怀里给扶了起来,慈祥地说道:

    “是那位随你回来的小友吧,还不给爷爷引荐一下,莫要冷落了恩人。”

    “嗯……舒儿知道。”许舒擦了擦眼泪,转身拉着爷爷的手,下了大殿门口的台阶,向着许紫烟走了过来。

    听到许舒的话,大殿之外立刻响起了一片嗡嗡之声。这些许家青年弟子的目光都聚集在许紫烟的身上。看到许紫烟如此年轻,心中在震惊的同时,也在怀疑许紫烟究竟是如何将许舒给救出来的?毕竟在青火宗坊市 中有着二十五个结丹期修士,而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也根本不像元婴期的修士。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