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三丈高的巨人自然是许紫烟利用这段时间用八品符宝布设出来的符人,此时许紫烟,厚山和邪丹道人成三角虚立在空中。厚山惊异地望着那个三丈高的巨人,脱口问道:

    “紫烟,是你吗?”

    “是我!”巨人中传出了许紫烟的声音。

    邪丹道人从巨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能,目光变得谨慎。但是,当他一想到山灵体的燕山魂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巨人给抢走了,一双眼睛又变得赤红了起来。暴虐地喝道:

    “把燕山魂给我交出来。”

    同时,那房屋一般大小的药鼎被他祭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释放着乌黑的光芒,一圈一圈地向外荡漾着威能。

    许紫烟很快地解去了燕山魂身上的禁制,望着燕山魂眼中喜悦和亲切的目光,心头也觉得亲切,轻笑着说道:

    “山魂,这次碰到比你更残暴的人了吧?”

    “切,那老家伙残暴个屁,他是看到哥的资质好,想要收哥当徒弟。不过,就他那个老棒子模样也配?”

    “嘿嘿……”许紫烟轻笑着说道:“山魂,你这智商可不怎么样啊!那个老棒子根本就不是想要收你为徒,而是想要把你炼成丹药。”

    说到这里,许紫烟指着邪丹道人头上的那个大鼎说道:“喏,看到那个大鼎了吗?”

    “看到了!”燕山魂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是把你放到那个大鼎的里面,然后把你给炼成丹药。”

    许紫烟好笑地看着一向嚣张的燕山魂如今吃瘪的模样。心道,这次他应该被吓到了吧?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孩子,不会被我给吓坏了吧?

    符人内,燕山魂站在许紫烟的身边,望着外面邪丹道人头顶上的那个大鼎,心中一时之间便突突地剧烈地跳动了起来。自己是山灵体,是能够被炼制成丹药这件事情,师父以前也和他说过多次,只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往心里去,没有想到这第一次出来游历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嘴角掠过一丝自嘲,我每天都把残暴挂在嘴边,没有想到真正的残暴并不是像我这个样子,而是像邪丹道人这样个子。恐怕以前在小罗天内,那些师兄师姐们在心里也都在嘲笑我吧。

    燕山魂的表现很是出乎许紫烟的意料,原本她以为燕山魂又会暴跳如雷地破口大骂,要让邪 丹道人知道他的残暴,却没有想到燕山魂老老实实地站在自己的身边,眼神正在从熊熊的怒火变得渐渐的平静。一张小脸给许紫烟一个错觉,仿佛瞬间变得成熟。

    此时,邪 丹道人的心变得很焦躁,眼前厚山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自己完全可以把他不放在眼里,自己是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想要杀死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或许不是很容易,但想要重伤他也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但是,如今又多出了一个修士,更关键的是,这个修士的修为究竟是什么样子,他看不清楚,对方完全隐藏在一个由符宝形成符人里面,而且这个符人所展示出来的威能绝不低于元婴初期。

    邪丹道人不敢莽撞行事,但是又想要得到那个山灵体,同时,他知道燕鸿飞很快就会赶过来,只要燕鸿飞一来,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能够再拖下去了!

    邪丹道人一咬牙,那个头顶上的大鼎再一次长大,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地向着许紫烟当头罩了下去。

    许紫烟目光一缩,中品宝器。

    身形一闪,便闪出了大鼎笼罩的范围。如今这个局面和当初在太玄宗不同,所以,许紫烟很是舍不得这个八品的符宝,她可不想让这个符人再和太玄宗那次一样,和对方自爆。要知道,这个八品符宝是目前许紫烟身上最后的防身之物,而且符宝和气剑不同,想要再重新制作出来这些八品符宝,那需要材料啊,那都是灵石啊!

    所以,许紫烟闪了。心中想的是,只要自己能够拖到燕鸿飞来就行了,没有必要和对方硬拼。

    许紫烟是不急,但是邪丹道人着急啊。

    眼看着许紫烟躲了出去,心中立刻就明白了许紫烟心中的想法。眼中一缕精光爆射,双手打出一系列繁奥的手诀,猛然间双臂向着身体两侧一展,只见被祭在空中的那个大鼎再一次疯长,已经将整个山谷笼罩在下面,朝着下方砸了下来。不管是许紫烟,厚山还是他的那些徒弟全都笼罩在了里面,而且那大鼎之内传来了可怕的吸引力。

    山谷中那些弟子凄厉的呼号着,一个个身体飞了起来,都想要朝着山谷外逃去,但是一个个却被那只大鼎吸住了身形,向着大鼎之内而去。

    许紫烟抬头望去,此时的那个大鼎的鼎口处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延伸出一道急速放置的飓风,生成巨大的引力,向着自己和厚山扫了过来。

    “长!”

    许紫烟手诀飞快的打出,那个符人猛然长得无比巨大,如同一座山一般矗立在那个山谷之上。伸出能够遮天一般的大巴掌 朝着空中的那只鼎扇了过去,同时站在另一个方向的厚山也一指点着祭在空中的那个手镯之上,只见那个手镯也疯狂地长大。

    “去!”

    厚山一声厉喝,那巨大的手镯竟然长得比那个大鼎还要大,向着那个大鼎套了过去。

    “当~~”

    符人那个大巴掌扇在那个大鼎之上,山谷的上空传来一阵嗡鸣。整个山谷两边的峭壁都在震动,无数的磨盘大小的岩石从峭壁上掉落了下来。一时之间,山谷之内隆隆作响。

    “当~~”

    那个手镯将大鼎套在里面。

    “收!”

    厚山单手一握,那个将大鼎套在里面的手镯开始向内收缩,一时之间勒得那个大鼎“咯吱咯吱”直响。

    “给我破!”

    邪丹道人暴喝一声,那个大鼎再一次猛然暴涨,又是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令人牙酸,神经绷紧。那个手镯仿佛即将被挣断,上面的宝器已经有些涣散。

    巨大的符人突然张开了两只遮天大手,猛然抓住那个空中大鼎的鼎沿。

    “给我下来!”双臂猛然一抖,将那个大鼎朝着大地狠狠地摔了下去。

    “轰隆隆……”

    整个山谷都塌陷了,那个大鼎在厚山手镯的禁锢之下,与许紫烟合力将它狠狠地从天空中给扯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邪 丹道人的身形一个踉跄,大鼎的受创,也伤到了他的精神力。身形一晃便来到了大鼎之上,张口喷出了一精血在大鼎之上,那大鼎猛然释放出万丈黑光。邪丹道人的央形窜向空中,双手再一次拉起残影,手印翻飞间,厚山的宝器手镯瞬间就被崩碎,残片四射。

    “去!”

    随着邪丹道人一声厉喝,那个大鼎如同流星一般地撞向了许紫烟,许紫烟双手一翻,那个巨大的符人便双拳直直地轰击了出去,迎向了迎面而来的大鼎。

    “轰隆隆……”

    嗡鸣中山谷两边的峭壁坍塌了,符人被大鼎轰击的向后面凌空飞去,狠狠地撞击在峭壁之上,整个峭壁瞬间坍塌,将符人埋在了里面。

    人影一闪,厚山凌空飞起,单手一抓,附近的一座小山便被他抓了起来,凌空向着邪丹道人压了过去。邪丹道人袍袖一甩,那只袍袖猛然飞长,如同百丈长绫一圈一圈地紧紧地缠绕在那座正在飞落的小山之上。

    邪丹道人猛然一收袍袖,那座小山就脱离了厚山的掌控,被邪丹道人夺去了控制权。袍袖一甩,整座小山轰然砸向了厚山,厚山的身形瞬间便被砸进了峭壁。

    邪丹道人袍袖之上托着小山,冲向了许紫烟撞进的那个峭壁,坍塌的岩石猛然翻飞,巨大的符人从里面跳了出来,没有丝毫停顿。许紫烟控制着符人向着旁边 就闪了过去,在她的身后,轰隆隆一片,邪丹道人一挥袍袖,那座小山就轰然砸在了许紫烟刚才闪过地方。

    岩石猛然间四下爆射,厚山从碎石中冲天而起。

    “噗~~”

    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原本宝器的毁灭就伤害到了他的精神力,又被邪丹道人威猛的一击,让厚山已经受到了重创。许紫烟控制着符人迅速地掠过厚山的身前,同时迅速地将符人打开了一丝空隙,将厚山收了进来,身形如电地向着山谷之外飞掠而去。

    许紫烟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过那个邪丹道人,就让符人自爆也未必有效。如今既然已经将燕山魂救了出来,只要不再被邪丹道人抓住就行了。所以,许紫烟如今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字:

    “跑!”

    “想跑?”

    邪丹道人的衣袖一缩,缠绕在衣袖之中的小山轰然爆碎,化成一片泥土从空中洒落,身形拉起一道残影,向着许紫烟追击过去,迅速地拉近着和许紫烟之间的距离。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