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迅速的在灵魂传承中搜寻着,猛然间眼睛一亮,转头对厚山说道:

    “厚山师兄,我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邪丹道人不会将山魂给杀了。”

    “为什么?”厚山惊奇地问道。

    “因为用具有灵体的修士炼丹,活炼的效果要比死炼的效果高出一倍。不过……”

    许紫烟此时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脸上现出了忧虑说道:

    “不过,如果那个邪丹道人真的认出了燕前辈的话,也说不定会为了摆脱燕前辈而将山魂给杀掉。”

    “那……怎么办啊?我们不能够在这里这么等啊!就算把他等出来,但是,山魂如果死了,就是杀了邪丹道人也没有用啊!”

    “我们进去!”许紫烟的眉宇之间透露出坚决。

    “怎么进去?那里有阵法。别说我们进不去,就是能够进去,一旦触动了阵法,惊动了邪丹道人,只会让山魂死得更快。”厚山无力地说道。

    许紫烟没有理会厚山,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敛息符宝递给了厚山说道:

    “将它贴身放好,然后将气息完全隐藏。”

    话落,许紫烟便调节敛息符宝,就在厚山的眼前,眼看着许紫烟的修为从结丹期第十层一路下跌,最后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没有丝毫修者的气息。厚山的眼中透露出震惊,急忙将敛息符宝贴身放好,然后输入精神力将自己的气息也完全地隐藏。当他看到自己的气息确实被隐藏得分毫不露的时候,抬起头,震惊地望着许紫烟,心道: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不仅能够拿出一元丹,而且能够拿出这样神秘的符宝,她是来自北地的太玄宗吗?太玄宗的弟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许紫烟轻声说道:“厚山师兄,跟紧我,不要走错脚步。”

    话落,许紫烟便落向了那片峭壁,厚山紧跟在许紫烟的身后,眼中释放着不可置信地震惊,心中不住地闪现着一句话:

    “难道她真的还懂得阵法?”

    两个人身形毫无阻碍地穿进了峭壁之内,厚山紧紧地跟着许紫烟的脚 步,眼中的震惊越来越强烈。许紫烟的身形在阵法中走得很快,简直就如同林间散步一般。他哪里知道,这个阵法原本对于许紫烟来说就不是什么问题,再加上许紫烟心中着急,此时是鲲鹏眼全开,阵法在许紫烟的面前就如同虚设一般,哪里还能够拦得住 许紫烟分毫。

    眼前一亮,许紫烟和厚山走出了护山阵,两个人不用商量立刻身形一闪,便躲在了暗影之中,这才举目向着四周打量。

    眼前是一座山谷。这座山谷还真是不小,亭台楼榭络绎其中,不少各种形式的房子,一看就是一些弟子居住的地方。许紫烟不禁暗道,没有想到邪丹道人一介散修却还有如此多弟子。

    许紫烟和厚山两个人在暗影处向着前方静静地飘去。

    山谷的中间还有着一条小河,蜿蜒着流向山谷深处。河岸树木葱葱,青草碧碧,两边悬崖垂下万千藤蔓,晚风轻吹,一股花香飘散,好一处仙家居处,哪里有半点邪恶之处。

    许紫烟并不敢释放出来精神力,以自己的精神力只要一释放出来立刻就会惊动邪丹道人。只有靠着一双眼睛四处查看着。身后的厚山也是在焦急地四下张望着,同时竖起耳朵倾听着,希望能够听到燕山魂的声音。

    两个人无声无息的飞快地向着山谷深处潜入,刚刚进入到山谷的后面,就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许紫烟和厚山心中一喜,那正是燕山魂的声音。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证明他还没有死,两个人的身形更加地隐蔽,向着燕山魂的声音传来之处,无声无息地飘了过去。

    山谷的尽头,一处阁楼之上,传来了燕山魂那暴烈的声音:

    “老头,你把哥抓 来干什么?”

    “呵呵……”阁楼内传来一阵干笑声,“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哥叫燕山魂,赶紧的,少废话。把哥恭恭敬敬地送出去,哥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否则,哥残暴起来,不是你这个老胳膊老腿能够受得了的。”

    此时,许紫烟和厚山已经潜到了阁楼的底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就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如果那个邪丹道人一直在这里和燕山魂两个人瞎掰着,那么他们两个人就在这里等,反正只要邪 丹道人不杀燕山魂,燕鸿飞一个时辰之内就会赶来。

    许紫烟和厚山两个人此时都悄悄地抬头望着阁楼,心中祈祷着:

    “山魂,你可别把邪丹道 人给气疯了,提前把你给杀了,你还是顺着他说几句吧!”

    “呵呵呵……”阁楼顶上又传来了邪丹道人的声音:“燕山魂,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一块修仙的好材料,所以想收你为徒,将一身本事传授给你,怎么样?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燕山魂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发了几度。

    “嗯,不旬错。只要你肯拜老夫为师,你我师徒二人立刻离开此地,四处云游,过着那快活似神仙的日子。”

    “旎,你当是傻子吗?收我为徒?你打伤了哥的师兄,把哥给抓了回来,虽然哥不知道你究竟是为什么要在哥的面前摆出一副道 貌岸然的模样,但你绝对不是一只好鸟。在哥这双炯炯有神的目光下,你欺骗不了哥。”

    “唉……”邪丹道人轻叹了声,声音充满了惋惜地说道:“时间不多了,燕鸿飞恐怕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了,既然你不肯老老实实地跟我走,那么就只好杀死你了。虽然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要差上很多……”

    阁楼下的许紫烟和厚山交换了一下眼色,许紫烟传音入密道:

    “厚山师兄,你拖住 他一会儿。”

    厚山虽然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要他拖住邪丹道人一会儿,也不知道这一会儿许紫烟要做什么,但是,燕山魂此时已经到了性命交危的时刻,哪里还管那么多。心中只是想着,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只要能够拖过半个时辰,自己的师父就会赶来。

    猛然间,厚山身形从阁楼的底下窗口向了阁楼之上。

    轰然一声爆裂,撞碎了楼板,厚山撞到了阁楼之内,站在了燕山魂和邪丹道人之间。

    “师兄!”燕山魂惊喜地咕道:“师兄,快解开我的禁制,让我好好修理一下这个老棒子。他竟然敢无视我的残暴,气……气……气……死我了!”

    厚山根本就没有搭理燕山魂,身上那属于元婴初期的气势猛然爆发,轰隆隆地一声,便将身后的燕山魂给轰飞了出去。撞碎了阁楼的墙壁,向着下方摔了下去。

    厚山根本就不会担心燕山魂摔坏,就他那个山灵体的体质,根本就不会有丝毫问题。此时,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对面的邪丹道人的身上。而此时的道 人也看清了眼前之人,心中不禁就是一惊,心中不知道 燕鸿飞有没有来,不过他心中知道,即使燕鸿飞还没有赶来,恐怕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到。

    邪丹道人眼中现出焦急之色,轰然一声,整个阁楼都坍塌了下来。属于元婴后期的修为向着四周蔓延,身形瞬间便出现在厚山面前,翻手向着厚山拍了过来。

    厚山不能躲避,他一躲就会露出后面落到地上的燕山魂。单手一甩,套在手腕上的一个手镯便飞了出去。瞬间长大,迎向了空中的巨掌。

    轰然一声震天爆响,空中那只巨掌 消散,厚山和邪丹道人两个人的身形都在后退。燕山魂的身体就暴露在两个人的中间,正躺在地上,不能移动分毫。

    邪丹道人的眼睛就是亮,厚山目光却是一缩。两个人的身形刚想要向着中间的燕山魂冲去,却见一个巨大身影猛然间在斜刺里冲了过去,一把将躺地上的燕山魂给抓 了起来,从两个元婴大修士的中间如同一阵风似地穿了过去。

    邪丹道从大怒,也不待自己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人抢去了燕山魂,立刻祭出了一个鼎。这个鼎就是他平时炼丹的鼎,却是个中品宝器。将鼎祭在空中,迎风见长,只是瞬间便如同一个屋子般大小,朝着刚才抢走燕山魂的身影罩了过去。

    厚山虽然也没看清楚究竟是谁抢走了燕山魂,但是就是猜到也能够猜出是许紫烟。所以,他二话不说,看到邪丹道人祭出一个鼎罩向了许紫烟,立刻翻手打出了一个手印,向着空中的那个手镯一点,那个手镯立刻再一次涨大,向着空中的那个鼎就砸了过去。

    “当~~”

    一声震天嗡鸣,整个山谷回音不绝。邪丹道人的弟子纷纷地从房间里窜了出来,一个个惊慌失措是地望着着空中的邪丹道人和厚山,还一个三丈余高巨人。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