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五道劫云终于酝酿足了雷电。“咔嚓”一声,荒漠中一片闪亮,“轰隆隆”五道雷电向着荒漠中的五个树妖轰击了下来。

    一道闪电紧接着一道闪电,五个树妖在奋力地坚持着。树妖想要度过雷劫那是十分困难的,她们属木,原本就被雷电克制。

    所以木属性的树妖很少有度过天劫的。但是,这五个树妖不同,她们的修炼环境是在紫烟空间之内,那里的灵气浓度不是苍茫大陆上能够比拟的。所以,她们的根基修炼的也不是一般的深厚。在如此的天威之下,竟然是硬生生地挺了过来。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五个树妖都突破到了筑基期。许紫烟二话不说,心念一动,便将她们收到了紫烟空间之内。同时也将桃花和春三十娘收到了紫烟空间之内。之后,许紫烟便迅速地离开了荒漠。许紫烟害怕五个树妖一起渡劫,引起的动静太大。将东方修仙界的修士引来,所以许紫烟没有片刻的停留便立刻飞上了云端。果然,飞行了两个时辰之后,就看到有不少的修士朝着荒漠中心飞去。许紫烟不再理会他们,在高高的上空,风之翼一展,瞬间不见踪迹。

    飞出了荒漠,许紫烟先是又回到了那座遇到燕山魂的坊市。因为距离这里最近的坊市就是那里。而且许紫烟也想要看看能不能再有机会碰到燕鸿飞,如果可以的话,她很想跟随燕鸿飞一段儿时间。她虽然没有去查看燕鸿飞的修为,但是就是凭感觉,也知道对方绝对不会仅仅是元婴期那么简单。

    进入到坊市之后,许紫烟先是寻了一家客栈。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再也没有了原来的邋遢模样。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带着面纱的斗笠带上,这才晃晃悠悠地走出客栈,四处转转,看看能不能碰到燕鸿飞师徒。

    在坊市中逛了一天,令她失望的是她并没有碰到燕鸿飞师徒。这个坊市中也没有她看上的东西。于是,许紫烟便离开了坊市,边琢磨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边没有目的行走着。

    如今许紫烟的心中也很无奈,对于青火宗,自己只能够在外围清扫他们的一些势力。对于青火宗剩下的四个元婴期大修士和那个化神期大修士没有饪何的办法。就算自己能够将青火宗所有的结丹期修士全部杀光,只要还剩下那四个元婴期大修士和化神大修士青炎,那就是最大的威胁。

    只要青炎恢复了修为,再突破到化神中期毫无疑问,那就是太玄宗的末日。而且,许紫烟也不可能将青火宗结丹期的修士都杀光。只要青火宗意识到了危险,他们将势力都收缩回青火宗,或者和太玄宗一样封闭山门。等着青炎突破到化神中期,自己就没有丝毫的办法。

    正行走间,听到上空传来破空之声,抬目一望,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那个空中正急速飞行的不是别人,正是燕山魂的师兄厚山。

    “厚山师兄!”许紫烟边高声唤着,边冲天而起,向着厚山追去。厚山闻听有人唤他停住了身形转头望去,见到一个头戴斗笠的女修向着自己飞了过来便立刻显出戒备之色。许紫烟见状,急忙摘去头上的斗笠,轻声说道

    “厚山师兄,我是许紫烟。”

    厚山看到确实是许紫烟,便放松了戒备,但是身体却是一晃,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许紫烟急忙上前,眼中蔚蓝一闪,便看清楚厚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许紫烟不禁心中一震,她此时已经看清楚厚山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她不知道在东方修仙界会是谁将一个元婴初期的大修士伤成这个样子。而且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不知道修为高到什么程度的燕鸿飞。

    许紫烟立刻取出三粒一元丹递给了厚山,轻声说道

    “厚山师兄,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疗伤吧!”

    “一元丹!”厚山的.目光就是一缩,就是他也没有吃过几次一元丹,而如今眼前的这个许紫烟竟然一下子就给自己三颗厚山点了点头,两个人的目光四下一望,便落在一处树林之中。厚山看着许紫烟不断地在地面上打入一个个符宝,便知道许紫烟是在布阵。心中又是一震,想起师父对许紫烟的评价,许紫烟在他的心中变得神秘起来。

    有着许紫烟在旁边,而且还有许紫烟布设的阵法,厚山放下心来。将三颗一元丹一次都吞服了下去,立刻抱元守一开始修复的伤势。

    有着一元丹的帮助,厚山的伤势恢复的很快。短短的两个时辰之后,厚山已经睁开了眼睛。许紫烟见到厚山完全恢复,便急声问道

    “厚山师兄,出了什么事情?山魂呢?他在哪里?”

    厚山的脸上立刻显出了黯然和焦急之色,面露担忧地说道

    “山魂被抓走了。”

    “被抓走了?那燕前辈呢?”

    “师父临时有事,回宗门了。我便带着山魂四处游历。没有想到在师父刚刚离去的第二天,就有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偷袭打伤了我,将山魂给抓走。他原本是想要将我杀死灭口的·但是我使用了秘法才逃了出来。”“那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是谁?他为什么要抓山魂?”许紫烟的脑海中浮现出燕山魂可爱的模样,心中便焦急了起来。

    “我在刚刚逃出来之后,便将事情传讯给了师父,也将那个抓山魂的修士模样向着师父描述了。师父告诉我,他是一个散修,叫做邪丹道人。师父说邪丹道人是想着把山魂给炼制成丹药。这才将山魂抓走。”“炼丹?用人炼丹?”许紫烟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山魂是山灵体,如果将山魂炼制成丹药,会对修士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可··…··这也不能够用人来炼丹啊?”

    厚山的脸上现出一丝苦笑道“要不怎么会叫他邪丹道人!”

    “那······燕前辈怎么决定的?”

    “我师父让我先回坊市恢复伤势,他立刻掉头赶去救山魂。”说着到这里,厚山的脸上更是黯然地说道

    “就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许紫烟陷入沉思,猛然间眉毛一挑,急声说道“厚山师兄,事情恐怕不妙。怎么了?”

    “那个人能够在燕前辈离开之后仅仅一天,立刻就对你们动手,这就证明他跟了你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顾忌燕前辈的实力,没有敢动手。说不定他早已经认出了燕前辈。既然如此,他怎么还可能呆在自己的住处?说不定他回去收拾一下,就会立刻离开,将来就是燕前辈找到了他的老巢,也是人去楼空。”

    “那······怎么办?”厚山的脸上变得十分地焦急。

    “这件事情发生了多久了?”

    “不到一个时辰。”

    “这么说,就是燕前辈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往回赶,也得一天的时间。”许紫烟霍然抬头道:

    “厚山师兄,你可是直到邪丹道人的洞府?”“我不知道。”厚山摇着头说道,不过立刻掏出了传讯玉简说道“师父应该知道,他刚才一定向宗门询问过了,宗门有专门搜集这方面资料的殿口。”

    厚山立刻开启了传讯玉简,里面立刻传来了燕鸿飞的声音

    “厚山,怎么了?”

    厚山急忙将许紫烟的推测说给了燕鸿飞听,待厚山说完之后,许紫烟立刻从传讯玉简中听到了燕鸿飞焦急地呼吸声。

    “厚山,我立刻将邪丹道人的洞府地址传送给你,你一定要跟踪住他,时刻和师父保持着联▲。

    师父争取三个时辰之内一定赶到。”

    从传讯玉简中收到了邪丹道人的洞府地形之后,厚山关闭了传讯玉简,望向了许紫烟。

    许紫烟扬眉说道“厚山师兄,我们走。”

    两个人纵身飞起,许紫烟在厚山的带领下,向着远方飞去。许紫烟一边飞行,脑海中一边闪现出当初在坊市中,自己处于神情恍惚之中,受人欺辱之时,燕山魂挺身而出的情景·心中也就变得更加地焦急。大约两个时辰的时间,许紫烟和厚山来到了一处山脉。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一处险山峻岭之处。两个人隐藏在云端·望着下面一处插天峭壁,厚山轻声说道

    “紫烟,就是这里了。”

    许紫烟点了点头,她清晰地感觉到下面的那座插天的峭壁就是一座阵法。眼中蔚蓝一闪,便将那座阵法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道那个邪丹道人有没有回来,或者有没有离去?”许紫烟轻声地说道。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