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情况下,许紫烟只是轻轻地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这个时候,燕山魂也放下了筷子,伸出手扯了一下许紫烟的袖子,说道:

    “紫烟,这是我的师父。”

    “老夫燕鸿飞。”燕鸿飞淡淡地说道。

    见到许紫烟又要站了起束施礼,燕鸿飞淡淡地说道,“不用多礼,刚才你已经施过礼了。”

    许紫烟霎时间就觉得自己被禁锢了,想要动上分毫都不可能。心中一边暗自惊讶对方的修为,一边放弃了要施礼的举动,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

    “紫烟,这是我的大师兄,厚山。”

    “见过厚师兄。”这次许紫烟没有站起来,而是坐在座位上向着厚山拱手施礼。因为许紫烟也看出来,这眼前的师徒三人似乎并不喜欢俗礼。厚山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

    “师父,师兄,她叫许紫烟。”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抖,她不知道这师徒三个人知不知道关于自己的传言,不过在心中略微一想,就觉得对方不可能不知道。毕竟青火宗曾经对自己下过悬赏,用一百块极品灵石来悬赏自己的脑袋。燕山魂因为小不知道此事,燕鸿飞也许因为修为高绝,不屑理会这些传言而不知道。但是,厚山却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会这样对待自己?这里毕竟是东方修仙界,不是北方修仙界。他们应该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吧?许紫烟的眼中透露出一丝戒备,不过瞬间又变得十分的无奈和沮丧。

    对方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给禁锢住了,就算自己想要反抗,或者逃走自己有那个能力吗?而且自己最依仗的气剑已经被自己用光了,更何况,燕鸿飞给了许紫烟一个感觉,就是她有着气剑在封灵阵中,也未必能够在燕鸿飞面前有施展的机会。

    燕鸿飞轻轻地一挥手,在四个人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个结界将四个人罩在了里面。许紫烟立则就认出这是一个隔音阵,将里面说话的声音和外面隔绝开来。许紫烟举目望向了对面的燕鸿飞,却发现燕鸿飞根本没有注视她,而是一脸笑容地望着燕山魂。燕山魂被师父盯的有些发毛,完全没有了嚣张的模样,弱弱地小声说道

    “师父,干嘛这样盯着山魂,山魂好怕,小心肝噗通噗通地跳。”

    “呵呵……”燕鸿飞轻笑着说道,“山魂不错吗?刚才将师父讲过的有关天道的理论复述的很精彩,就是不知道你是否领悟了?”

    燕山魂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看的许紫烟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心道,

    “我说一个小孩子也不可能对天道有着如此透彻的理解,原来是在复述他师父的话。”

    “你有什么理解?”燕鸿飞突然转过目光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惊,继而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她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与一个能够将天道比作一个修士养妖兽这样理论的大修士谈谈自己对于天道的理解,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事情。谨慎地组织着语言,刚想要开口,猛然间想起了自己体内的那个空间。

    如今的紫烟空间内已经开始自动地生长出来生物了,这些生物是因为紫烟空间的进化,才出现了这种情况。这个空间就如同燕山魂口中的那个阵法,而自己就如同那个修士。只不过燕山魂口中的那个修士是抓了些妖兽圈养在里面,而自己是因为修炼出来了一个空间然后随着自己修为的增加空间得到了进化,进而产生了生物。但是就本质上来说,都是圈养o他们都走不出那个空间,无论是修士的阵法,还是自己体内的空间。

    许紫烟越想,越觉得燕山魂口中的那个比喻十分地准确。也许随着自己的修为不断地增长,紫烟空间不断地进化,那里总会有一日产生人类。之后,人类会探索紫烟空间内的天道,继而出现修者。这些修者的目的也许正如燕山魂口中所说的,他们想要脱离这个空间,出束看看。

    自己不一直也是这样想的吗?自己曾经思索过,空间的极限在那里?那只有突破了这个空间才能够知道,在这之前都是求索。但是,自从自己修炼出来这个紫烟空间,自己关心过吗?

    没有!

    似乎除了进去吃点灵果,抓两条灵鱼,似乎从来没有关心过紫烟空间内的生物。

    如此,自己在紫烟空间内的那些生物的眼中,一定不是友情天道了,但是那是无情天道?应该是漠然天道多一些吧!

    天道也许有着天道的事情要去做,一个空间之内生物千千万万,就算是天道,她又怎么可能去关心空间之内的一个个生物?如果自己那样做了,恐怕自己就再也没有时间去修炼了吧。如此,自己的修为停滞不前,最终被其他的修士杀死。那么随着自己的身亡,自己体内的空间是否也就消亡了呢?

    许紫烟心中突然一震。

    天道的存在不是为了空间之内的哪个生物而存在的,她是为了这个空间而存在的。存在的责任就是让这个空间能够存在下去,让这个空间的天道更加地完美。至于空间内的那些生物,想要活下去,就只有变得更强。想要变得更强,就只有领悟更多的天道。天道就存在你的周围,无时无刻。你再强,她也不会打压你,你再弱,她也不会帮助你。你再善良,她也不会奖赏你。你再邪恶,她也不会惩罚你。

    因为你所做的一切和天道比起来都太过微小,你也许能够保护一方世俗界百姓的平安,你也许能够保护一方修仙界修者的平安,但是,天道是在保护整个空间的平安。

    望着许紫烟陷入到沉思之中,燕鸿飞也不打扰,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许紫烟。坐在一旁的厚山,看到许紫烟微微皱起的眉头,一副对天道思索的模样,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讥讽,心道,

    “小小的年纪,在师父面前做出一番思索的模样,是想要引起师父的注意,将你收为徒弟吗?”

    许紫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睛从未有过的明亮,如同天上的星辰。恭敬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燕鸿飞深深地施了一礼,道,

    “谢谢!”

    燕鸿飞的神色就是一震,认真地端详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许紫烟。许紫烟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他在一见面的时候,就非常的清楚。他知道许紫烟的身体受了很重的伤,同时他也知道许紫烟的精神出了很大的问题。身体的伤好治,精神上的伤害是非常难以治疗的。

    如果想要治疗一个人的精神上的伤害,那就必须知道她为什么受到了伤害。但是,即使是如此,也未必就能够将伤者治愈。但是,燕鸿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许紫烟之所以表现出精神上的恍惚,其根本却是因为领悟天道。当他在楼上,听到许紫烟和燕山魂在大道边上谈论的内容之时,心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

    “这……怎么可能?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才有多大啊,比山魂大不了十几岁吧?这么小的年龄竟然沉迷于天道,最后弄的自己神情恍惚。这……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啊?”

    燕鸿飞确定许紫烟对于天道有了感悟,因为既然她能够在听到燕山魂的一番话之后,从沉迷中清醉了过来,那么这就是说她一定有了领悟,否则不可能会清醒过来。如此,他便对许紫烟有了期待,心中也确实兴起了收徒的念头。

    不过,他听到了许紫烟的名字之后,也立刻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把东方修仙界的青火宗闹得乌烟瘴气的人,而且也知道她是北地修仙界太玄宗的人。不禁在心中轻叹,因为他还没有从别的宗门抢弟子的习惯。燕鸿飞是一个非常骄傲妁人。

    如今见到许紫烟在自己问话之后,又陷入了沉思。待从沉思中清醒,眼睛是如此的清澈,作为燕鸿飞当然能够立刻感觉到许紫烟这一刻有着大彻大悟。于是,燕鸿飞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许紫烟坐下。然后期待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尊敬地望着燕鸿飞,轻声地开口道“我认为天道的责任只是守护着这个世界不被毁灭。其他的他会不理会o这个世界内的一切争斗都不会引起天道的丝毫注意,从这一点来说,天道是无情的。但是,天道又在守护着这个世界不被毁灭,从这一点来说,天道又是有情的。”

    “那你认为听到最终是有情的,还是无情的?”燕鸿飞好奇地问道。

    许紫烟微微地垂下了眼帘,沉思了一会儿,待再次抬起头来,双目更加地明亮。语气虽轻,却透露着坚定,

    “我认为天道在守护这个世界的同时,也是同样地在守护自己。如果这个世界破灭了,我想天道也会随之破灭。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讲,天道其实在意的是他自己。而不是他掌控世界内的生灵。所以,天道最终是无情的!”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