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无语^^同学,恋清风ˉˉ同学,心碎33同学.懒75同学,stal11yhm同学,11同学,这丫头忒俗同学,茵茵乖崽同学,冰皖凝岚同学,-罗琳依然同学的粉红票!

    “你杀人之后,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燕山魂神色一愣,然后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有什么可想的?哥看他们不爽,杀了也就杀了!”

    许紫烟神色一愣,神色之间透露出惊异地问道“你杀过许多人?”

    燕山魂沉默了,在许紫烟凝视的目光中,脸渐渐地变红了。两只小手也不去捋许紫烟的眉头了,而是揪着自己的衣襟在那里绞动着,最终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就杀死过两个人。就是刚才······”

    就是此时处于迷茫中的许紫烟,脸上也透露出一丝笑意。不过,瞬间又化作一片愁苦,低声地呢喃道

    “我杀了很多人。”

    “你杀了很多人?”燕山魂的神色表现出不可置信道“难道比哥杀的人还多?”

    随着和燕山魂的闲聊,许紫烟的精神似乎正在慢慢地好转,虽然眼中的迷茫还在,但是却也清澈了不少。望着燕山魂看向自己的那种不服大于吃惊的目光,许紫烟的嘴角难得地掠过一丝微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真的确定比我杀的人多?”燕山魂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在许紫烟的面前晃了晃说道

    “我可是杀了两个哟!”

    许紫烟的眼中现出一丝悲伤和慌乱,脑海中又闪现出那些自己杀戮的画面。

    “那你杀了多少?”

    “几万。

    “真的假的?”

    “真的。”

    许紫烟再一次将头抬了起来,望向了天空,眼神之中又渐渐地迷茫了起来,轻声地呢喃道

    “天道?天道究竟是什么?是有情?还是无情?”

    一只小手遮住了许紫烟的视线,燕山魂在许紫烟的眼前摇着小手说道

    “你是在迷茫这个?什么是天道?避个哥知道。”

    “你知道?”许紫烟的神色一愣,眼中猛然间爆发出渴望,一把将燕山魂抱在怀里急声说道

    “天道是什么?快告诉姐姐。”

    “放开哥。”

    燕山魂努力地从许紫烟的怀里挣扎了出来,然后戒备地望着许紫烟。而且还后退了几步·和许紫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许紫烟愣愣地望着燕山魂,向着他招着手唤道“小弟弟,到姐姐这边坐。你为什么离姐姐那么远啊?”

    燕山魂依旧戒备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过去,你和那些师姐一样。见到我就想要抱我,而且还非礼我,亲的我一脸口水·我不过去。”

    许紫烟望着眼前的这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粉妆玉琢的模样,又显得虎头虎脑,还真是一副让人喜欢的模样。想必他在他的师门内,很受他的师姐们的喜爱。嗯,如果他是我的小师弟,我也会很喜欢他吧。许紫烟的嘴角再一次掠过一丝微笑,眼中的迷茫再一次削弱,朝着燕山魂招了招手说道

    “小弟弟·到姐姐身边来,姐姐不会非礼你。”话落,就连处于迷茫中的许紫烟也都忍俊不禁,梧着嘴哈哈笑了起来。

    燕山魂的脸便垮了下来,气鼓鼓地站在那里·也不过去。许紫烟使劲儿地忍住了笑,向着燕山魂再次招了招手,轻声说道

    “小弟弟,姐姐说话算数······”

    “不要叫我小弟弟。”燕山魂突然打断了许紫烟的话。

    “不叫小弟弟,那叫什么?小妹妹?”

    燕山魂的脑门上窜起两条黑线,沉声说道“叫哥。”

    许紫烟捂嘴轻笑道“好了,我叫你山魂吧。快到姐姐这来,说说你心中的天道。”

    如果许紫烟此时是完全清醒的状态·她根本就不可能去和一个小屁孩讨论什么是天道·更不可能去主动询问。如今的许紫烟心思依旧沉浸在对于天道的思索之中,只是不像原来的思绪那么繁乱空洞·有了一丝清明而已。如此,她才做出了让别看来就是一个傻子才能够做出的事情,去向一个五岁的童子询问天道。

    燕山魂戒备地来到了许紫烟的跟前,看到许紫烟并没有什么举动,这才放心地在许紫烟的身边坐下。见到燕山魂坐了下来,许紫烟目光期待地望着燕山魂,急迫地问道

    “告诉我,什么是天道?”

    燕山魂撇了撇嘴,好像对天道很不屑地说道“天道很不好解释啦,我给你打个比方吧。”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天道就好比一个修士,他布设了一个阵法,在阵养了一群妖兽。而且这个修士在起初的时候,对这些妖兽很好的。还经常给他们一些修炼的丹药,或者不时地给阵法里面扔一些阶位低下的妖兽作为它们的食物,甚至哪天高兴了还会讲讲道,开启一下那群妖兽的灵智。于是,那些妖兽就觉得那个修士很有爱,很有情。”

    许紫烟的灵魂中开始波动了起来,难道这就是有情天道?这个时候,燕山魂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再一次响了起来。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修士没有了刚开始的兴致,便不再理会那些妖兽。有时候还会因为自己的需求,杀几个妖兽,取几个妖丹。或者就是为了杀几个妖兽吃肉。于是,那些妖兽就很怀念过去的那些日子。在过去,它们不用为食物发愁。到时候,那个修士总是会给它们扔进来一些食物·甚至丹药。那个时候它们是幸福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再也没有食物扔进来,更不用说丹药了。并且偶尔还会被那个修士给抓走杀了。所以,它们开始觉得那个修士无情了。”

    许紫烟的灵魂波动的越加厉害,难道这就是无情天道。

    “再到后来,那个修士似乎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或者是这个阵法中的妖兽对他已经没有了作用。所以,他离开了。完全把这个阵法内的妖兽给忘记了。于是,阵法中的妖兽为了生存,就必须相互残杀了起来。

    弱的妖兽成为了强的妖兽的食物,刚开始,那些弱的妖兽还祈祷着那个修士能够出现来惩罚那些强的妖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修士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慢慢地弱者依旧在祈祷,并且在谴责那些强者的行为。但是,在强者的心中却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不断地提升自己,最终的目的是冲出这个阵法,彻底地解除那个修士给它们留下来的束缚,获得它们原本就应该有的自由。”

    许紫烟陷入了沉思,有情天道,无情天道。以至于最后的漠然!嗯,就叫它漠然天道!在漠然天道中,一切都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有强者的目的都是为了摆脱天道曾经留下的束缚,去争夺曾经属于自己的自由!

    自由!

    许紫烟的灵魂轰然震动,心境变得通透。若不是在她的体内有着那团至阳烈火的牵制,恐怕许紫烟如今立刻就会突破到结丹期第十层的修为。虽然许紫烟的修为没有突破,但是意识却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望着眼前的这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许紫烟的心中有着一种古怪之极的感觉。

    把自己折腾的神情恍惚的天道,却被一个童子给说的头头是道,将自己从迷茫中解脱了出来。这······一切是真的吗?我不是还沉浸在恍惚的梦境之中吧。

    正恍惚间,便听到对面的楼上传来了一个清越的声音

    “山魂,带着那位小友上来吧。”

    许紫烟寻声忘了过去,见到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人正坐在对面二楼临窗的位置,此时正是那位老者在对燕山魂说话。

    “紫烟,跟哥去见见哥的师父。”

    许紫烟看着燕山魂总是一副嚣张的模样,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跟着燕山魂向着对面的酒楼走去。待上了二楼,来到了临窗的位置,许紫烟处于礼貌并没有运用鲲鹏眼去观察那个老者和中年人的修为。毕竟是人家的弟子将自己从恍惚中救了出来。如果自己没有遇到燕山魂,以自己的状态,恐怕就是不被体内的那团至阳烈火最终给折腾死,也会不知道在哪天被其他的修士给杀了。

    所以,许紫烟来到了桌前之后,恭恭敬敬地给那个老者施了一礼道

    “拜见前辈!”

    “嗯,坐吧!”燕鸿飞轻轻点头,在桌子上早已经给加了一副餐具。燕鸿飞淡淡地说道

    “先吃饭吧!”

    许紫烟轻声说道“谢谢前辈!”

    许紫烟又见过了燕山魂的师兄之后,又运用清洁术将自己的手清洁干净,然后便和燕山魂一起吃了起来。许紫烟虽然没有用鲲鹏眼去观察老者的修为,但是却能够感觉到老者的威势。那种威势并不像许紫烟以前见迂的那些元婴修士,威猛的压迫人。而是一种若有若无地淡淡地气势,那种气势仿佛已经融入天地之间,让许紫烟没有感觉到威势凌人,但是却有一种高山仰止,高不可攀的感觉。这种感觉虽然没有让人窒息的感觉,但是却让人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无力,一种渺小。

    天气真是多变,战友们多注意身体!(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