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中年修士的目光最终在燕山魂的身上停留了下来,目光又是一闪,心中浮起一丝惊喜:“山灵体!竟然是先天山灵体!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着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

    从燕山魂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向着四周望去。突然目光一变,他看到了街道对面的酒楼二楼窗口处的燕山魂的师父和师兄。两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燕山魂的师兄此时正探头望着外面的街道,有些担心的轻声问道:“师父,山魂不会有事吧?”燕鸿飞轻轻地摇着头微笑着说道:“没事,山魂是山灵体,几个结丹期的小子打不坏你师弟,只是受点儿皮肉之苦罢了。让他受点儿教训也不错,省得以后总惹麻烦。”

    这个时候,许紫烟和燕山魂正和坊市中的执法小队中的打了他们两个的队员战在了一起。许紫烟如今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还不如燕山魂,而燕山魂也不过才有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所以,当许紫烟和燕山魂释放出法术的时候,对方的那个结丹期的弟子都飞出轻松地就给破解了。让许紫烟和燕山魂释放的法术安静地消散在空中。

    那个小队长原本想要将自己的那个队员给拦下来,毕竟在他的心里有所顾忌。可是就在那个队员将燕山魂给扇飞,把许紫烟给踹飞的瞬间,心中一动。“如此,对方身后的长辈都不出来,眼前这两个人不会是没有什么后台吧?”

    于是,那个小队长立刻停止了举动,只是传音入密告诉那个队员不要杀了眼前的两个人。那个队员手中拿着燕山魂的千狱峰,看着被自己打趴下的燕山魂和许紫烟,心中正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没有死?在自己刚才的有意攻击下,这两个筑基期的修士此时都应该死亡了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队长传音给他,不让他杀了那个女子和童子。心中微微一怔之间,燕山魂和许紫烟两个人都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他冲了过来。将手中的千狱峰收进了储物戒指中一挥袍袖扇了出去。

    “砰~~砰~~”

    燕山魂和许紫烟很快地又倒飞了出去,两个人又迅速地爬了起来。再一次冲向了那个结丹期修士。一时之间,乒乒乓乓地打在了一起。那个修士得到了队长的传音,告知他不要杀了两个人。所以,他也没有释放什么法术,只是抡拳抬脚的招呼着许紫烟和燕山魂。周围的人此时也都推到了一边,乐呵呵地看着热闹。

    一个结丹期的修士释放出护身法盾,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许紫烟和燕山魂能够打得到的。他们两个的每一次攻击,都被对方的护身法盾挡在了外面。然后就被对方三拳两脚给轰飞了出去。被人是在哪里笑呵呵地看着,但是那个修士却是越大越心惊。他发现自己已经将法力在不知不觉中运至巅峰,但是却只是将燕山魂和许紫烟给轰飞了出去,之后两个人又生龙活虎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向了自己。

    “这两个人是铁打的吗?就是铁打的,也经受不起自己的轰击啊!”

    他哪里知道燕山魂是天生山灵体,原本的抗击打能力就异常地强悍,岂是他一个小小的结丹期修士能够伤害到的。而许紫烟的本体已经被她练成了下品宝器,自然也不是他能够伤害的。

    正寻思间,便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似乎被束缚了,不能够移动分毫。紧接着自己释放的护身法盾便无声地破碎了,许紫烟和燕山魂两个人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了他的脸上身上,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只是瞬间,便将那个结丹期修士给打倒在地,燕山魂立刻跳到了那个结丹期修士的身上,一边向上跳着,然后狠狠地踩下去,一边骂道:“敢打小爷,敢抢小爷的东西。爷让你尝尝被残暴的滋味。”

    话落,便又高高跳起,深深地落在那个结丹期修士的脸上。可怜那结丹期的修士立刻被踩的口鼻出血。许紫烟此时仿佛又恢复了原来失神的摸样,呆呆的站在一边,但是眼神正在渐渐地恢复光亮。那个执法小队的小队长,看到自己的队员突然被禁锢住了。心中便是一抖,知道是那个童子背后的人出手了。但是他却没有发现是谁出手,更是在那人出手之际,没有丝毫感觉到。

    如此,心中更加的惊慌,便急忙说道:“前辈可否现身?容在下拜见。”空间没有人说话,只有燕山魂一个人的声音,一边在踩着那个此时已经面目全非的修士的脸,一边厉声喝道:“把我的千狱峰还给我,把我的千狱峰还给我!”

    那个修士此时心中也知道这次好似惹了麻烦,在这个童子的背后不知道有着怎样的势力。凭着自己结丹期的境界,被人莫名其妙地就给禁锢在那里,那人的修为还用说吗?此时,听到燕山魂的喊声。哪里还敢犹豫,立刻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将那个千狱峰拿了出来。燕山魂一把将千狱峰抢了过去,然后抡起了千狱峰就砸向了对方的脑袋。

    燕山魂的拳头虽然对结丹期的修士造成不了什么本质上的伤害,但是如果是这个千狱峰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却是绝对可以将对方砸死。“噗!”一颗头颅就在众人的目光中,脑浆迸裂。

    那个执法队的小队长面色就是一变,对方毫不在乎自己的执法队,而且就在自己的面前将自己的队员打死,最要命的是对方背后的势力根本就没有出现,看到刚才自己的队员被无声无息地禁锢,就是自己这些人一起上,恐怕也是一个死亡的命运。但是,如果就这么退了,青火宗的颜面何在?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只觉得一阵清风扑面,身形便飞了起来。同时,耳边响起了一个轻轻的声音:“不要再回来找麻烦。”声音停,微风也停。小队长猛然间发现自己和自己的小队此时正站在青火宗修士在坊市中的居住地。要知道这里距离刚才那个酒楼可是差着几条街呢!整个小队的人禁不住都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相互对视之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小队长一言不发地就进入了驻地,径直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今天他就不准备再出去了,就是坊市被人烧了,他也不出去了。其他的队员看到小队长的举动,瞬间便都消失在门口,“砰砰砰~~”,一片关门声,大家都躲进了屋子里面,抱着今天说什么也不出门的心思。

    许紫烟双手抱住膝盖,坐在道边的一块石头上,而燕山魂就坐在她的旁边。许紫烟沉默不语,抬头望着天空。最难得的是燕山魂也沉默不语,和许紫烟一样地抬头望着天空。两个人的身上都是泥土,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是刚才被那个青火宗的修士给揍的。但是,两个人却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对面的酒楼上,燕鸿飞师徒好奇地看着沉默不语的燕山魂,两个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异色。

    最终,还是燕山魂抬起了小手扯了扯许紫烟的衣襟。待许紫烟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小脸透漏出前所未有的认真,轻声问道:“告诉哥,哥见过你吗?”

    许紫烟的眼神已经不再空洞,只是依旧迷茫,似乎是一直在思索着什么问题。闻听燕山魂的话,便轻轻地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言语。

    “那……你见过哥吗?”燕山魂依旧执着。许紫烟依旧摇头。

    “可是……我为什么会对你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呢?”燕山魂的眼神之中透露迷茫。

    这次许紫烟没有再摇头,而是朝着燕山魂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和哥也有同样的感觉?”燕山魂腾地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许紫烟没有言语,而是又抬起头望着天空,双目又陷入了迷茫之中,燕山魂转到了许紫烟的身前,伸出一只小手在许紫烟的眼前摇晃了两下。许紫烟则是干脆闭上了眼睛,只是眉头却是深深地皱着。

    突然感觉到有两只小手在自己的眉头上捋着,耳边听到燕山魂稚嫩的声音说道:“喂,干嘛老是皱着一个眉头?喂,你叫什么名字?”

    许紫烟张开了眼睛,望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燕山魂,嘴角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轻声说道:“许紫烟。”

    “许紫烟,嗯!名字不错!哥叫燕山魂。”许紫烟点了点头,又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你在想什么,紫烟?”燕山魂又伸出两只小手去捋许紫烟的眉头,想要把许紫烟紧皱的眉头给捋平。“告诉哥,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哥给你摆平。”燕山魂收回一只小手使劲儿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

    许紫烟睁开了眼睛,半清醒半迷茫地看着对面的燕山魂。失神地问道:“你杀过人吗?”“当然,你又不是没有看到。”燕山魂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说道:“那个酒楼的伙计和那个什么执法队的修士不是刚刚被我杀掉了吗?”

    许紫烟歪着头想了想,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之后,又仿佛想了起来,朝着燕山魂点了点头,又开口问道:“你杀人之后,是怎么想的?”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