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打定主意想要炼化那团至阳烈火,便将牙一咬,许紫烟散去了水之真元,那团至阳烈火被解除了束缚,轰然一声爆发了起来,释放着被压制许久的火焰。

    “噗~~”

    许紫烟喷出了一口鲜血,精神一下又萎靡了下去。努力集中着自己的精神力,开始运行火属性功法,此时许紫烟的全身从外面看,已经变得赤红,仿佛一块烧红的铁块一般。周围的河水都开始咕咕地冒着泡。整个身体开始往外渗着鲜血,只是刚刚渗出体表,就被烘干成一层血痂。

    许紫烟体内的经脉再一次开始被毁坏,许紫烟终于知道·凭着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就不能把这样大的一团至阳烈火给炼化掉。如果能够将这团至阳烈火给分解成一块块更小的火焰·也许还有炼化的可能。

    许紫烟立刻收起了火属性功法,再一次运行水之真元,又费了好大的劲儿将那团至阳烈火给包裹在里面。之后,有将刚才少许断裂的经脉修复,然后这才开始尝试是否能够将包裹在水之真元内的那团至阳烈火给分解开来。费了许久的时间,几乎耗尽了许紫烟的精神力,但是却依旧不能够将那团包裹在水之真元内的至阳烈火给分解出来一星半点。

    许紫烟无奈,只好放弃了分解的想法,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精神也黯然了下来。许紫烟知道,如今的自己和失去了修为差不了多少。自己的大半修为都用来包裹那团至阳烈火去了,而所剩下的那点修为目前能够释放出筑基期的法术,而且还不能够持久。

    从紫烟空间内退了出来·出现在那片小树林之中。此时的雨已经小了,却依旧在淅浙沥沥地下着。许紫烟心情很是落寞,一边压制着体内的至阳烈火,一边漫步在小雨之中,没有目的地走出了树林,向着远方走去。仰首望着昏暗的天际·嘴里呢喃着

    “天道?天道究竟是什么?”

    神情开始变得恍惚,那一幕幕杀戮的场面又闪现在许紫烟的脑海之中。原本压制那团至阳烈火就耗费了许紫烟大半的修为和精神力,如今再一沉浸在天道的思索中,那仅存的一点儿精神力立刻恍惚了起来。

    此时的许紫烟仿佛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一般,大半的精神力本能般地压制着那团至阳烈火,而剩下的那点儿精神力则是完全地沉浸了天道的思索之中。而且在她的意识中,总是闪现着那些自己曾经亲手造成的杀戮场面,在她意识失控的局势下,那些负面的情绪完全的爆发了。

    恍惚地走在大地上·似乎有着意识,又视乎失去了意识。而实际上,受到严重创伤和精神力损耗迂巨的许紫烟,此时的整个意识都处于混乱之中,如同一团乱麻理不出来一个头绪。脚下在大雨过后的泥泞土地上·脚步都变得踉跄。

    “噗通!”

    许紫烟摔倒在泥泞之中,又本能地从泥泞中爬了起来。身上的下品宝器琉璃衣已经被青火宗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背后的全力一击给毁掉,早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华,此时更是浑身沾满了泥泞。

    恍惚着从泥泞中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继续向前行走着,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座中型的坊市。

    这是青火宗势力范围的最外围,在地界上已经接近了中原地区。虽然只是一座小型的坊市·青火宗却也给建成了一座小型都市的模样。坊市的结界都是打开的·只有城门可以进出。

    青火宗在受到各方打击以来,已经将势力范围收缩了很多。在大半年前·有陨落了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之后,原本已经停止向青火宗攻击的那些各方势力,有展开了一次对青火宗的攻击,让青火宗有损失了很多弟子和产业。逼不得已让青火宗将势力再一次收缩,收缩后的青火宗集中了力量狠狠地反击了几次。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狠狠地反击了几次之后,也让那些进攻青火宗的各方势力暂时消停了下来,等待着下一个契机。

    许紫烟神思不属地远远地朝着坊市的方向走来,太阳红彤彤的,已经有半边沉入了山脊。远山如黛如烟,眼前碧草青青,树木葱葱,连成一片的绿意向着远处蔓延。弯弯的小河在绿意盎然间盘绕,如同一条玉带,令人心旷神怡。

    但是,这一切都此时的许紫烟无关!

    许紫烟渐渐地接近了坊市,在她的身边不时有修士从空中降落,走进了坊市,有修士注意到了许◆烟。但是,只是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再也不看一眼,转身都进入了坊市之中。

    许紫烟此时的形象很不好,身上满是泥泞,还哪里能够看身上的衣服曾经是下品宝器琉璃衣,披头散发,因为睚历了大雨,有摔倒在泥泞之中,头发很脏,已经变得一绺一绺的。脸上就更不用说了,更是泥泞遮去了她本来的面目。如此模样,又怎么能够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

    许紫烟迷迷糊糊地束到了坊市的门口·径直地就往里面走。坊市的门口两个守门的修士好奇地望着许紫烟走了逐来o目光在许紫烟的身上打量了一下,眼中便透露出不屑。

    此时的许紫烟身上大半的修为都在本能地压制着体内至阳烈火,猜神力又处于涣散之中,哪里还能够散去一点点修士的气息,就是有一点儿气息,也不过是低阶筑基期的气息。双目也显得木讷,让两个修士不禁失笑,心中暗道

    “这样的一个渣子也要进入坊市?”

    许紫烟此时已经走到了坊市的入口,浑然不觉门前的两个青火宗的修士,依旧是晃晃悠悠地向着坊市内走去。

    “滚开!”

    其中的一个青火宗的修士抬起一脚,揣在了许紫烟的小腹上·许紫烟的身体就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许紫烟的修为虽然几乎失去了,但是本体的强悍去依旧存在。那个修士的一脚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伤害。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依旧空洞,摇摇晃晃的再一次向着坊市的门口走去,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那个守门的修士凶眼一瞪手中就生成了一团火焰。刚想要向着许紫烟扔出去,就听到空中传来一阵破空之声,一个东西向着他激  而来。身形急忙一闪,一道白光从他的身边掠过,“当”的一声撞在坊市中的结界上,掉在了地上。

    青火宗的修士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块下品灵石。急忙抬头望去,见到从空中落下三个人。

    三个人,一个是老者模样·一个是青年模样,还有一个五岁左右的童子。

    还没有等到那个青火宗的修士说话,就见到那个童子已经从地上蹦着高开始骂了起来

    “小子!你一个小小的坊市看门的,就敢随便踢人!信不信哥将你踢人的那只脚给剁下来?”

    青火宗的修士刚张开嘴,就又听到那个童子愤怒的喝骂声

    “怎么?还想踢哥不成?是不是看到哥外表长得稚嫩就觉得哥好欺负?告诉你·不要看哥外表长的稚嫩,它掩盖了哥内心的残暴。不想被哥碎尸的就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要面带笑容·目露尊敬······”

    那两个青火宗的修士,还真是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目露尊敬。因为他们两个都从那个老者的身上感觉到了庞大的气息。虽然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修为,但是只要看到那个五岁左右的童子如此地嚣张·而且以如此小的年龄·竟然就有着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那个老者的修为还用去想吗?青火宗如今混的并不好·他们哪里还敢招惹这样的人物?一旦因此给宗门招来了祸患,自己就是死了,恐怕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o

    所以,当许紫烟摇摇晃晃地从他们两个人身边走进坊市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连眼神都不敢望一下。直到那个童子三个人也都消失在坊市中,这两个青火宗的修士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浑身冷汗一片。

    “山魂,你为什么要帮她?”三个人中的那个老者有些好奇地望着身边的那个五岁左右的童子。

    “不知道!”燕山魂的双目中忽然闪过一丝迷茫,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仿佛是对自己刚才的举动也十分不解地说道

    “师父,我只是觉得和她有着一丝莫名的熟悉。”

    那个老者望向了正消失在人流中的许紫烟的背影,目光一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师父,我们不说这些了。赶紧地,进去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燕山魂此时仿佛已经将许紫烟的身影忘到了脑后,拉着师父的手,便向着人流挤了过去。老者微笑着摇了摇头,望向燕山魂的目光充满了慈爱。

    渐渐地,天已黄昏。

    许紫烟就一直在坊市中晃悠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肚子开始叫了,如今的许紫烟耗费很大的精力去压制那团至阳烈火,也就没有了多少余力来维持她的身体机能正常的运转。如今她正走在一条全是客栈和酒楼的街上,鼻子嗅到的饭菜的香味,身体便自然有了饥饿的感觉。

    很自然地迈步走进了街道左边的一家酒楼,一身邋遢的模样,立刻被酒楼里面的伙计给拦住了,厌恶地喝道

    “你要干什么?出去。”

    “饿!”

    许紫烟双目空洞地说道。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