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话落,身形猛然飞退。对面的元婴后期大修士,眼中透露出讥讽,左手大袖一挥,背在身后,姿态潇洒已极。身形向着许紫烟飞掠而去。同时右手举起一翻,空中便出现一只大手,向着许紫烟拍了迂去。

    “嗡~~”

    空中一阵嗡鸣,五百余支飞剑突兀地出现在空中。这数目庞大的剑阵一柄柄地术↑列在空中,密密麻麻的地悬在了许紫烟的头顶之上的一方天空。这样的数目庞大的剑阵突兀地出现的元婴后期大修士的面前,令他双目一缩,身形一顿,停在了空中。

    “这是什么?”元婴后期大修士震惊之下·脱口而出。

    “万剑诀!”

    许紫烟轻斥了一声,五百余柄气剑呼啸着冲向了对面的青火宗大修士。青火宗大修士双臂一震,两条火龙绕体而出。围着他不住地盘旋,将他护在了里面。摆龙头,甩龙尾,将不断地刺向他的飞剑弹了出去。

    五百余柄飞剑完全把元婴期大修士周围的空间占满,不住地盘旋着,切割着那两条火龙。

    青火宗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此时的心中既充满了暴怒,又充满了震惊。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元婴明大修士竟然被一个结丹期的修士给困在了里面。对于许紫烟竟然能够控制数目如此多的飞剑,他的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五百余柄飞剑竟然都是下品宝器。

    空中的许紫烟猛然身体一颤,感觉到体内真气翻涌,如同有一团火在自己的体内蔓延,让她灼痛不已,几乎控制不住那些飞剑。许紫烟眼中透露出一丝心痛,五百余柄气剑啊,费了自己多少的功夫啊!眼中现出一丝决绝·双手猛然一握,口中轻斥一声

    “爆

    五百余柄相当于中品宝器威能的气剑轰然引爆,巨大的威能叠加几乎让空间出现了一个黑洞。围绕着青火宗大修士周围的两条火龙瞬间就被轰散,无数劲爆的法力向着元婴大修士挤压,一连串空气的挤爆声在空中不断地响起。一条身形从空中无力的摔落。

    许紫烟背后双翅已经展开,随时准备着逃亡。目光中蔚蓝一闪·便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的状况。五百余柄气剑的引爆,其威能让许紫烟震惊,同样令许紫烟震惊的是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修为。在这样爆裂的威能下,对方竟然没有死。这还是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如果是对方有所防备,释放出来一个什么宝器护身的话的,还真就未必能够给对方造成如此的伤害o

    其实,许紫烟哪里知道,如今躺在地上的这个元婴后期大修士原本是有一个中品宝器的·但是他借给了道观中的结丹期大圆满弟子,就是为了吸引许紫烟的注意力,他好在后面偷袭

    如此一来,他的身上就没有宝器了,如果他有宝器·怎么还会不拿出来,傻乎乎地和许紫烟硬拼。

    许紫烟的身形迅速地飞到了青火宗元婴期大修士的身前,此时的对方十成修为已经剩不到一成,整个人已经萎靡,几乎就要昏迷了过去。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里面的骨头都已经透露了出来。

    许紫烟的脸上透露出冷汗,此时她的体内也不好受。紧咬着牙齿将流金剑取了出来,一剑消掉了对方的脑袋。一个元婴从无头的身体里冲了出来·慌乱地就要逃走。许紫烟祭起流金剑·急追而至。

    “不要杀我!”那个元婴在空中惊呼。

    但是,许紫烟没有给他饪何机会·一剑将他的元婴绞得粉碎。因为,许紫烟知道自己就快不行了,她此时的体内从未有过的灼痛,整个意识都处于恍惚之中。许紫烟害怕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昏厥过去。到那时,对方哪怕只是一个元婴,也能够将自己杀掉。

    将流金剑收起,许紫烟展开风之翼,向着远方飞去。此时她已经不辨东西,只是想着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咬着牙,许紫烟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但是依旧在坚持着飞行。但是,总共飞行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许紫烟便一头朝着下方栽了下去。

    “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许紫烟彻底地昏迷了过去。背后的风之翼缓缓地散去。

    恍惚中,许紫烟的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着一些画面。一直压在她心头的那些烦躁失去了她的意识压制,都涌入了她恍惚的舳海中。原本许紫烟还不是很清楚的那些的烦躁化成了一幅幅画面在她的脑海中中反复地闪现。

    黑森林中,许紫烟的暗杀,那些被暗杀的修士临死之前不可置信的●孔。给铺天盖地的妖兽撕咬的近两万的筑基期修士那种哀鸿遍野的场面,那一声声的哀嚎。

    迷雾森林中,四处奔逃的青火宗炼气期弟子,血肉横飞的场面。她一个个灭掉的道观,那些修士临死之前的愤怒和对生命的留恋。

    琅琊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哈哈大笑着“天道无情”,瞬息不见。

    “不~~”

    许紫烟撕心裂肺地大喊,从昏迷着清醒了过来。感觉到身体湿漉漉的,似乎是正被大雨冲刷着。费力地睁开眼睛,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许紫烟的眼珠子在眼眶中转了转,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一片小树林中。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但是四下漆黑一片,应该是黑夜之中。

    许紫烟轻微的一动,浑身便剧烈地疼痛起来,竟然不能够移动分毫。将神识沉入到体内,立则发现自己的经脉已经断裂了五分之一,而且还正在继续断裂之中。神识迅速地在体内扫描,立刻发现在体内有一团至阳烈火不断地四处冲突,所过之处,经脉便受到了损伤。当那团至阳烈火反复冲突一段经脉的时候,那段经脉便渐渐地断裂。

    许紫烟立刻调动体内的生命之气开始修复经脉,但是令许紫烟恐惧的是,那团至阳烈火一发现许紫烟体内的生命之气,便直接扑了过去。那团至阳烈火迅猛地吸收着生命之气,猛然间火团暴涨,痛的许紫烟闷哼了一声,七窍喷出鲜血,又一次晕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许紫烟再一次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天已经放亮,但是大雨依旧在持续。许紫烟再一次将神识沉入到体内,见到此时自己的经脉已经损伤了五分之二。如果照着这样持续下去,许紫烟觉得自己早晚会被那团火焰给烧死。

    不敢再用生命之气,许紫烟思索了一会儿,心中确定这团火焰就是那个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在偷袭自己的时候,释放的那条火龙中的一缕火属性法力侵入了自己的体内。

    许紫烟轻叹,没有想到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一缕法力就会给自己造成如此巨大的重创,而且似乎这一团至阳烈火还很难根除。思索了一下,许紫烟便运起自己最早修炼的水冰诀,身体立刻感觉到清凉了许多。水灵气在体内运转着,向着那团至阳烈火围剿而去。

    但是,那团至阳烈火似乎是感觉到了水灵气的威胁,在许紫烟的体内四处乱窜,让许紫烟的体内一下子伤的乱七八糟o剧烈的痛疼竟然让许紫烟都有些控制不住运行水冰诀。

    此时的许紫烟再也顾不得别的,心念一动,便进入到紫鲴空间。再心念一动,身体便落尽了河水之中,然后继续运行着水冰诀向着体内的那团至阳烈火围剿。

    苦苦围剿了一个时辰,那团至阳烈火终于被许紫烟运用全身的水之真元给包裹住了。但是,那团至阳烈火却依旧顽强地在许紫烟的体内四处乱窜着。只是有着水之真元的包裹和羁绊,乱窜的速度慢了很多。

    许紫烟先是想着将它给逼出体外,但是却根本做不到。退而求其次,想把它给拖入到丹田收到紫烟空间内,却也做不到。那团至阳烈火似乎有着天然的感觉,知道哪里危险,总是保持着远离那些危险。

    许紫烟不禁在心中轻叹,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修为的确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够抵挡的。只是在自己的体内留有一道真元,自己就承受不了。以往能够依仗的生命之气一旦失效,许紫烟便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许紫烟此时已经不敢再运用其它属性的真元,只有一直运行着水之真元包裹着那团至阳烈火,同时也用那水之真元修复着自己的经脉。

    水属性灵力也具有着修复的作用,只是效果要比生命之气差了很多。

    足足用了半年的时间,许紫烟将体内的经脉完全修复。这是因为许紫烟要把大半的精力放在包裹那团至阳烈火上,只有小半的猜力和真元在修复她的经脉。

    待经脉完全修复之后,许紫烟的神识在体内紧紧地锁定着那团被水之真元包裹的至阳烈火,心中琢磨着,自己无视属性的障碍,也修炼过火属性功法,不知道是否能够运用火属性功法将那团至阳烈火给炼化掉。

    真的不行了,病的太重。没有想到几年不生病的我,写一本书,会让身体变得如此糟糕。这个月是不会再加更了,一连十三天的加更,完全透支了我的修为和精神力。月末了,粉红票战友们就随意吧!我想战友们也不会让铃动跌的太凄惨!

    另我争取把第二章给码出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