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的打斗已经惊动了坊市中的人,不少的修士已经从坊市中出来。而且许紫烟相信,此时的讯息恐怕已经传到了青火宗。说不定几息的时间之后,就会有大量的修士从青火宗上下来。

    三头狼已经完全成型,正做好了扑过来的姿势。没有时间了,许紫烟的身形瞬间升高,同时口中轻喝一声:

    “爆!”

    三柄气剑轰然炸裂,释放出来中品宝器爆裂的威能。只是瞬间,蒲凌子三个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就被淹没在强光之中,那强光在剧烈的蠕动,之后再一次爆发出骇然的威能。三条人影从光芒中冲了出来,不!是被轰飞了出来,无数的鲜血从他们身上爆出,什么盾牌,什么巨狼,早已经不见了踪迹。只有身受重伤,身形狼狈,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三个修士。

    蒲凌子三人一言不发,忍着剧痛,身形急掠,向着青火宗的方向逃去。

    “去!”

    许紫烟长袖一挥,又是三柄气剑从封灵阵中飞了出来,拉出三道淡金的光芒,瞬间追上了蒲凌子三人。气剑一个盘旋回绕,便飞回了许紫烟的身边,悠忽不见。而远处,蒲凌子三个人依旧在急速地飞行。只是突然间,三个人脑袋从飞行的身体上掉了下来,向着地面摔去。三个无头尸体依旧飞出了好远,才突然失去了力量,向着地面急速坠落。

    许紫烟不做片刻停留,身形一闪,便凌空飞去。到了云层之上,背后猛然爆出一双翅膀,风之翼展开,瞬息不见踪迹。

    坊市中的入口处,一群修士都看傻了眼。

    “刚才……那个人是尤大师吗?”

    “应该……是吧!”

    “她刚才引爆的是……三柄下品宝器?”

    “应该……是吧!”

    “这也……太败家了吧?”

    “……”

    “貌似她后来又拿出了三柄下品宝器!”

    “……”

    这件事发生在青火宗山脚之下,坊市之外的事情,再一次引起了东方修仙界的轰动。这事青火宗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再一次弟子被杀,而且这次死的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还是一死就死了三个。最令青火宗没面子的是,是在他们的家门口被人给杀死的。于是,青火宗的高层暴跳如雷,开始了对那位尤丽大师的追杀,同时也发出一百块极品灵石的悬赏,要尤丽大师的人头。

    同时,那位尤丽大师身上有着很多下品宝器的事情也纷纷扬扬地传了开来。无数的修士立刻眼睛就红了,就连一些元婴期的修士也动了心思。一时之间,整个东方修仙界到处都是搜寻尤丽大师的修士。但是,尤丽大师消失了,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尤丽大师自然是消失了,因为许紫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容貌,不过是在头上戴了一个斗笠,斗笠之上还垂下了面纱。只是修仙界中很多女修出外历练的装扮。许紫烟不想要再使用变形术,总是觉得自己的容貌舒服一些。夜!

    很静!

    一弯新月挂天际。

    树影婆娑见,一处道观。这是青火宗的一处堂口。在这里控制着周围方圆千里的各项产业。道观中有二百弟子,筑基期和练气期占大多数,结丹期弟子二十八人,期中结丹期大圆满一人。

    一条身影飘在道观的上空,许紫烟静静地向着下方的道观大量着。在这之前她已经扫光了青火宗在东方修仙界的五处分支道观,灭掉了五个结丹期大圆满,和若干结丹期弟子。如今这是她准备清扫的第六处青火宗的势力。

    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许紫烟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烦躁。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心中经常升起一丝丝烦躁。而且每清扫一处青火宗的势力之后,心中的烦躁就会增加一丝。

    许紫烟勉力地将心中烦躁压制了下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身形向着下方的道观落了下去。

    许紫烟早已经运用精神力将整个道观扫描了一遍,自然是知道那个结丹期大圆满的观主住在哪个房间。随着身体的下落,流金剑已经竖起,巨大的剑芒带着无尽的剑意劈向了房间里面的那个结丹期大圆满修士。

    偌大的房子霍然被劈成了两半,剑芒垂天而下,斩向了正坐在床上的青火宗观主。猛然间在青火宗观主头上出现了一个金钵,瞬间放大,将那个结丹期大圆满给罩在了里面。

    “当~”

    一声嗡鸣,许紫烟的剑意竟然被震散。就在许紫烟神情微愣之际。在她的背后,空间的灵力剧烈地波动,许紫烟头也不会地急速地向前掠去。同时急速地释放出自己的护身法盾。

    火龙的身后,一条人影急速地向着许紫烟追去,属于元婴后期的威能充斥在道观的上空。

    当背后的灵力震动的一刹那,许紫烟就感觉到自己身后出现的绝对是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所以,许紫烟想都没有想,立刻将修为运至巅峰的状态逃去。但是,有心算无心,许紫烟最终没有逃掉。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出手,又岂是一个结丹期第九层的许紫烟能够摆脱的。若不是许紫烟的本体相当于下品宝器,恐怕就是这一击,许紫烟就已经化成了齑粉。

    “你逃不掉的!”

    后面的那个元婴期大修士紧紧地锁定着许紫烟,身形流星般地在空间掠过,瞬间便已经追到了许紫烟的身后。元婴后期的威能毫无保留地压向了许紫烟。许紫烟的身形一滞,便从空中掉落了下去,身形踉跄了几下,站到了地面上,抬头望向了空中,脸色苍白,但是眼中释放着冷厉。

    空中的元婴后期大修士缓缓地在空中停下了身形,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杀意。冷冷地喝道:

    “把你的斗笠摘下来,让我看看不是谁?”

    许紫烟缓缓地从地上飘了起来,那个元婴后期大修士看到许紫烟并没有逃跑,而是在缓缓地飞起来。他自信眼前之人是不可能从自己的手中逃脱,便冷眼看着许紫烟从地面上飞到与他同等的高度。

    许紫烟如今已经十分明确地知道对方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她在刚才抬头看去的时候,就已经用鲲鹏眼看得十分清楚。但是,此时既然已经被对方追了上来,而且自己已经身受重伤。想要逃走有着很大的困难。如果刚才不是对方偷袭自己,许紫烟还真就未必怕了对方。但是,如今她被对方偷袭受伤,让她处于很不利的局势。

    许紫烟边向上飞着,边急速地思考着。

    布设符阵?不行,对方不会给自己布设符阵的时间。只是用符宝,对方这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未必会有效。

    灭魂引?更是不行。如今自己的状态根本就发挥不出来灭魂引的威力。

    封灵阵中的剑气?如今也就只有指望它了。离开青火宗坊市的这些日子,许紫烟依旧是坚持着每天凝聚压缩出两柄气剑,如今在许紫烟体内的封灵阵中,已经封印了五百余柄气剑。但是,许紫烟却并没有把握那些气剑会对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造成伤害。

    青火宗还真是下力气啊!竟然派出一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哪怕是元婴中期的大修士,凭着我已经达到元婴中期的精神力,在刚才的扫描中也能够发现他。许紫烟心中轻叹了一声,此时已经飞到和对方平的高度,透过斗笠垂下的面纱望向了对面的元婴后期大修士。

    “拿下你的斗笠!”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目光威棱地凝视着许紫烟。

    许紫烟伸手将头上的斗笠拿了下来,随手扔了出去,飘飘荡荡地落向了地面。

    “你是许紫烟?”青火宗元婴后期大修士目光一缩。

    许紫烟微微地点了点头,轻声问道:“能告诉你为什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这里吗?”

    元婴后期大修士冷冷地一哼道:“是你一连扫掉了我们青火宗五处道观?”

    “不错!”许紫烟点头说道。

    “那你觉得我们青火宗还会没有反应吗?”

    “我知道你们青火宗会有反应,但是我想要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准确地知道我会来这里?我想你不会不说吧!”

    “哼,和一个临死的人,没有什么不能够说道。实话和你说,为了你,我们青火宗的出来了四个元婴修士,每个人分别在一处道观等你,总有一处道观会等到你。怎么样?许紫烟,让我们青火宗如此兴师动众,你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不错!”许紫烟点了点头说道:“却是深感荣幸。”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