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此时想要释放出精神力对抗,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也同样地被禁锢在体内,半点儿也释放不出来,许紫烟的眼珠子在眼眶内四下乱转,想要找出禁锢自己的人。但是在只有眼珠子能够转动的情况下,没有发现丝毫人影踪迹。

    难道是青火宗元婴后期的大修士来了,或者是化神期的青炎来了?许紫烟的鼻尖之上渗出了汗水。

    一条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许紫烟的面前,微笑着看着许紫烟。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让许紫烟有着巨大的压力。来人一身黑袍,面容刚毅,眉宇之间跳动着一缕火焰。不是别人,正是在鬼王岛一别的琅琊。

    此琅琊自然是认不出许紫烟就是曾经也出现在鬼王岛中的那个帮着他进入到禁制中的罗刹,但是他还是认出了许紫烟。因为他在海底空间的时候,就是借着许紫烟的琴声脱离了封印,获得了自由。不过当时他匆匆一眼,以为许紫烟已经死了,此时见到许紫烟依旧活着倒也没有什么吃惊。以琅琊的阅历,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什么能够令他吃惊的事情了。

    但是,许紫烟见到琅琊可就吃惊了。她自然是知道这个琅琊是谁,因为最早的那个琅琊已经变成了一个巨蛋。而眼前的这个琅琊就一定是当初在海底世界破去封印,又在鬼王岛中遇到的那个琅琊。她不知道这个琅琊会对她怎么样,而且貌似自己和这个琅琊也没有丝毫的交情。

    就在许紫烟担心害怕的时候那个琅琊却在她的身边盘膝坐在云朵之上,轻声地说道“

    “你的心还是太软了!要知道天道是无情的,如果你做不到无视生死,你这一辈子也就是局限在这个空间中了。想要举霞飞升,脱离这个空间,绝无可能。”

    见到许紫烟的眼珠子在眼眶内转来转去,仿佛没有听明白自己的话,琅琊便轻笑了一声道

    “小女娃,你的精神力不错啊。已经有了元婴中期的境界。呵呵在你最初一释放出元婴期的精神力之时,就被我发现了。我看到了你暗杀那些修士的全过程,原本对你还是非常地欣赏。但是,没有想到你却最终吐了·哈哈哈······而且最后连收到储物戒指中的尸体都扔了出来,哈哈哈······”

    琅琊放肆地大笑着,笑声震惊到了下面的青火宗修士,一个个惊恐地望着空中的琅琊。但是,她们却看不到琅琊,只能够看到端坐在云端的许紫烟。

    “前辈救命!”

    此时近两万的青火宗修士已经不足一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从恍惚中完全清醒了过来一个个从地面上飞起但是在空中也有着大量的飞行妖兽阻拦着他们,同时在地面的那些妖兽也一个个地仰着头向着他们发出一道道吐息,让那些青火宗筑基期的修士不时地从天空中坠落下去。

    “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心硬如铁。”琅琊朝着许紫烟眨了一下眼睛,许紫烟就被迫地望向了下面,就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琅琊的声音在旁边继续响起

    “在修仙的道路上,将来你会遇到很多不得不面对的选择,而这些选择将会比你今天遭遇的情况还要残忍百倍,千倍。还要血腥百倍,千倍。或许你还要面对抛弃或者杀死自己的至亲好友的选择,或者是你被至亲好友背叛,并且在你的背后亮出刀子。和那些比起来,这点儿小场面实在是微不足道。”

    琅琊轻叹了一声,声音中有些落寞,轻声说道“你还是先体验一下下面的杀戮吧。”

    话落,琅琊不再言语。

    而是闭目端坐在云端,而许紫烟却被琅琊定住了身形,大张着眼睛,不得不看着下面杀戮的场面。

    青火宗的修士战斗力还是极强的,周围的妖兽被他们杀死了很多。但是,被引兽符吸引来的妖兽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个时候那些妖兽也杀红了眼睛。四处都飘荡着血腥的七味,这完全激发了妖兽嗜杀的本性,铺天盖地址′压向了那些青火宗的修士。

    青火宗的修士在不断地死亡,从所剩下的近一万修士,已经在许紫烟的眼皮底下又死去了近五千人。底下的场面太血腥了,残肢碎肉四处横飞。当初许紫烟在世俗界的时候,也程历过兽潮,但是远没有今天看到的惨烈。

    而这次兽潮完全是自己给造成。强忍着体内的翻涌,她知道以琅琊的身份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实的,他没有必要骗自己。许紫烟虽然心性还没有修炼到琅琊所说的那种视一切如尘埃的无情,但是性格中的倔强却是深入骨髓。所以,她虽然被迫地注视着下方惨烈的厮杀。却依旧使劲儿地忍住了想要呕吐的举动。许紫烟的举动让一旁闭着眼睛的琅琊微微点头。

    就这样,整整近两万人的筑基期修士,就在许紫烟的眼皮子底下被数量更多的,几乎是他们数十倍的妖兽给杀得七七八八。当只剩下十几个人的时候,只见琅琊大袖一挥,那十几个人便从下面被妖兽的封锁中,瞬间转移到了许紫烟的跟前。

    许紫烟就是一愣,同时觉得身体一松,恢复了自由。耳边传来的琅琊的声音

    “小女娃他们看不到我,只能够看到你。而且下面的妖兽此时也感觉不到我们。如果你不想这件事情传出去,你就把这十二个人杀了就是了。如果你想要借着他们的口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许紫烟目光一转,她发现自己明明能够看到琅琊就坐在自己的身旁,但是看到对面伤痕累累的那十二个青火宗的筑基期修士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貌似真的没有发现琅琊的身影。心中不禁被琅琊的修为震惊,同时在震惊中也充满了向往。她可不敢用鲲鹏眼去偷看琅琊的修为,在琅琊的面前还是能够多小心就要多小心。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十二个青火宗的筑基期修士整齐地向着许紫烟施礼,诚心地道谢。

    许紫烟的目光扫过眼前的十二个青火宗的修士,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觉得还是不要暴露自己为好。她还是有些低调惯了,不想要将这件事情在苍茫大陆上传的沸沸扬扬。

    于是,便轻轻地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一时偶遇救了你们罢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还请前辈告知尊姓大名。”十二个青火宗修士再次施礼。

    一旁的琅琊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目光扫了一眼那十二个修士,那十二个修士立刻被禁锢在空中。琅琊望着许紫烟,目光中透露出不满意很不满意。

    望着许紫烟神色严肃地说道“既然你还是不敢去面对艰辛,走上一条勇者争霸的道路,那么我就帮你一下吧。最终你是死是活,就要看你自己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许紫烟,来自北地修仙界的太玄宗。”许紫烟不知不觉地回答道。

    “你现在领悟的最强功法是什么?”

    “金之剑意!已经到了大圆满的境界。”许紫烟依旧是不知不觉地回答。

    “把你的剑给我看看。”

    许紫烟身不由己地把流金剑拿了出来,放到了琅琊的跟前。

    琅琊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在空中一利,就在许紫烟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副恢弘的画面在画面中许紫烟的形象出现在那里,手中握着正是那柄流金剑画面中正释放着无尽的金之剑意,天空中金光四射,如同万道霞光,将站在她周围的青火宗近两万的筑基期修士斩杀。那威风凛凛的身影,那冲霄的金之剑意,将许紫烟诠释的如同天神下凡,威能充斥着穹之间。

    瞬间,画面中就只剩下了许紫烟和十二个刚才琅琊救出来的青火宗修士的身影。只见,画面上的许紫烟身上释放着无尽的杀意,冷声喝道

    “在下是北地太玄宗的许紫烟,回去告诉你们宗主,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胃菜,真正的大餐还在后面。让你们的宗主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吧!”

    紧着着,空中的画面分成了十二份,“嗖”地一声钻进了那被禁锢在空中的十二个青火宗修士的脑海中。琅琊再随手一会儿,那十二个青火宗的修士便瞬息不见。

    “呵呵呵······”琅琊开心地笑着说道“小女娃·我已经抹去了他们这段的记忆,换成了刚才画面中的记忆。他们回到宗门之后,一定会把刚才在画面中,你大展神威的举动和留言传给他们的宗主,而且我想很快会传遍整个苍茫大陆。哈哈哈··…··”

    许紫烟苦着一张脸说道“前辈,你为什么要害我?”

    琅琊的神色严肃了下来,缓缓地说道“小女娃,本尊是不会欠人情的。当初你在海底空间,机缘巧合帮助本尊破开了封印,这个人情本尊自然要还。既然你缺少一个勇者之心,本尊就帮你铺就一条通往勇者之心的道路,至于你是最终通过了这条路,还是陨落在途中,那就看你的本心了。”

    许紫烟面容苦涩地说道“这下我可成名了,恐怕就是那些与此事无关的修士,也会有一大片来找我挑战的吧?”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