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背后腾然展开一双完美的翅膀,双翅展动,瞬息消失了身影,不见踪迹。只余下白云悠悠,在月光下寂静地飘动着。

    背后的云层突然被破开,一条身影冲了出来,身影的周围还激荡着散乱的云朵。青火宗的元婴大修士迷惑地望着前方,只是瞬间,对方竟然消失在他的精神锁定的范围之内。迅速地将自己的精神力铺天盖地向着四周扫过,但是却再也寻不到许紫烟的丝毫踪迹。仿佛在他的精神力锁定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修士一般。

    虚立在云中,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思索着。目光中有着一丝迷茫,但是他的目光又瞬间变得坚定。刚才是一定有修士从太玄宗内出来,这一点毋庸置疑,自己的精神力绝对不会感觉错。

    但是会是谁呢?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自己甩掉,除了无名和柳清寒不会有别人。对!一定是他们两个中的一个。其他的太玄宗修士不会将自己甩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也是一惊。在青火宗的调查中,无名和柳清寒都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他也是元婴初期的修士,如今却被对方给瞬间甩掉了。难道无名或者是柳清寒已经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还有,无名或者柳清寒从太玄宗内出来干什么?刚才那个人飞行的方向是中原,难道是无名或者柳清寒在中原地区还有着什么朋友,想去请援兵?不行,我要立刻将这件事情禀告给掌门。

    许紫烟一路飞往中原,她选择中原的方向就是要给追逐自己的青火宗修士一个错觉,让对方认为自己的目的就是中原,这样她才能够在青火宗没有丝毫发觉的情况下,进入到东方修仙界,青火宗的势力范围。

    许紫烟努力飞得极高躲开飞行的修士。飞到了日出又飞到了日落。许紫烟降落在一处山谷之中。先是布设了一个阵法,然后恢复调息了两个时辰。之后,运用中原神机宗的变形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中年女修的模样,将自己的修为调节到筑基期大圆满。然后才继续向着中原飞去。

    就这样飞一段儿时间,调息一段儿时间。

    一直飞了将近二十天这还是许紫烟用那双翅膀飞行才堪堪到了中原。在一处山谷内降落,降落在一弯河水之上。望着背后那一双完美的翅膀,想起这些日子飞行的速度。许紫烟心中便觉得高兴,决定要给自己的这双翅膀起个名字,微微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最终想起了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名字,叫做风之翼。

    在河面上上下来回地又飞了几个来回,臭美了一番,这才将风之翼收了起来寻了一块地方又调息了一下,这才转道向着东方飞去。又飞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许紫烟终于来到了东方修仙界。将身形在东方修仙界和中原修仙界的交界处降落了下来。然后便开始徒步进入了东方修仙界。

    许紫烟这次出来,主要就是来历练的。而是否能够对付青火宗,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如果整天在天上飞行那还要如何领悟天道?所以,许紫烟准备就像一个凡人一般地徒步行走,体验一下东方修仙界的人生百态和自然变迁。

    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大地之上,春天的万物复苏,夏天的争奇斗艳,秋天的硕果累累,冬天的白雪皑皑。让许紫烟明白了: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

    漫长的一年,许紫烟的身影在日出日落中摇曳。各个阶层的修仙者体现出来的人生百态让许紫烟更透彻地领悟了七情六欲。心境在历练中渐渐地提升。在这一年中许紫烟就像一个旁观者行走在东方修仙界。走过了繁华,走过了荒漠,见到了和谐,见到了争斗。

    没有人去注意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而且是一个衣着寒酸的中年女修。就连强盗都不会去打劫她,甚至有几次许紫烟都赶上了强盗在打劫,她就站在旁边一直看着强盗打劫,体验着那些强盗的凶残,贪婪。和那些被打劫的修士,那种绝望和恐惧。

    但是,无论是强盗还是被打劫的修士都没有人理会许紫烟。被打劫的修士见到许紫烟只是一个筑基期大圆满,便立刻在失望中熄灭了向她求救的念头。而强盗看到一个寒酸的筑基期中年女修,眼看着就要寿元耗尽的模样,都懒得过去搭理许紫烟。

    一年后,许紫烟于一片荒漠中突破到了结丹期第九层。同时也从一年中的领悟中清醒了过来。这时候她才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这北方修仙界和东方修仙界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儿啊。筑基期大圆满在这里就是弱者的称号,就是一个渣啊!

    没有达到结丹期的修士都不好意思大摇大摆地进入都市,只能够在一些野外的小型坊市中购买或者贩卖一些东西。而那些有点儿势力的宗门弟子,没有达到结丹期都不让下山历练。怪不得自己这一路行来,在都市中,那些修士都像在看一个乞丐一般的看着自己。和自己距离老远,生怕沾上自己的霉运似的。在野外连强盗都不愿意搭理自己。

    许紫烟想了想,虽然自己这次主要是出来历练,而且这次来东方修仙界还想着要对付青火宗。不能够高调,要隐藏在暗处。但是,也不能够太跌份啊!以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就是去都市吃点儿什么,满足一下口舌之欲都会被人歧视,低调也不能够低调的自虐啊。所以,许紫烟最终决定重新调整自己的修为,把自己的修为调节到了结丹期第二层。

    许紫烟走出了荒漠,一路打听着青火宗的方向。原来在荒漠的边缘距离青火宗已经不远,大概只走了三天的模样,许紫烟就走进了青火宗的势力范围。此时的许紫烟穿着一身散修的衣服,向着青火宗的中心走去。

    如此又走了七天,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呈现在许紫烟的眼前。只是望了一眼,就感觉到要比北地太玄宗的气势恢弘了许多。在距离青火宗十里之外,同样的有一座坊市,却建立的如同一座都城的模样。

    许紫烟自然是知道这是青火宗建立的坊市,便向着坊市入口慢慢地走去。来到了坊市入口,人流熙熙攘攘。许紫烟注目看去,见到每个进入到坊市中的修士,都要缴纳一块下品灵石作为入门税。许紫烟不禁暗自咂舌,这个入门税可是要比太玄宗的坊市入门税贵了很多。

    缴纳了一块下品灵石之后,许紫烟进入到了青火宗的坊市。里面很繁华,许紫烟先是找了一家中等的客栈住下。许紫烟不是没有灵石,反而是非常的富有,身上带着几乎伍佰亿的极品灵石,想住多高级的客栈就住得起。

    但是,许紫烟并不想引人注目。特别是这里还属于青火宗的势力范围,而且还距离得非常近。一个结丹期第二层的中年女修,去住高级客栈,那不是让人怀疑,或者盯上自己打劫吗?这一路东方修仙界之行,让许紫烟大开了眼界。凭着如今自己结丹期第九层的修为,虽然在东方修仙界已经不是弱势群体,但是比自己厉害的修士还是比比皆是。更何况这里遍地都是自己太玄宗的仇人,许紫烟自然是要小心翼翼。

    但是,许紫烟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过于寒酸,去住那下等的客栈,就算是小心翼翼,许紫烟也不想太过自虐自己。于是,许紫烟便选了一家中等的,看起来还很干净的客栈住了进去。既不显得寒酸,也不显得炫耀,很是中庸。

    先是洗了个澡,然后下去在大堂之内,想要在那里吃了一点儿东西。许紫烟来到大堂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吃东西,而是想要听一下有关青火宗的情况。一进入大堂,许紫烟便吃惊地看到大堂之内竟然有很多修士在那里吃饭。偷偷地观察了一下他们的修为,竟然有三层的客人是结丹期以上的修士,余下的也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炼气期的修士一个也没有。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心中思索着: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结丹期修士在避里吃饭?”

    等到许紫烟点的两个菜送上来的时候,许紫烟吃了一口自己点的妖兽肉,只觉得一丝灵气在体内生成,而且味道极其鲜美。

    许紫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卖的饭菜都是含有灵气的妖兽,而且烹饪的水准非常之高,让修士在满足口舌之欲的同时,还能够增加修为,怪不得会有如此多的结丹期修士在这里。

    许紫烟边吃着边听着大堂之内的修士闲聊着,关于东方修仙界的各方面的事情,间或还有一些关于中原修仙界的传文。同时她也听到了有关北地太玄宗的一些消息。从他们的闲聊中听出来,青火宗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依旧是在宗门内挂着斩杀太玄宗弟子的奖励任务。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