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声比刚才还要巨大的轰鸣,天河和火焰刀瞬间消散。青炎的身形如同流星一般地向着后面退去,在倒飞的过程中七窍和身体上不停地迸射出鲜血。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空中,柳清寒的法身渐渐变淡,最后消失无踪。

    密室阵眼中,柳清寒浑身如同鞭炮一般,砰砰作响,一个个血孔爆射出朵朵血花,身体软软地躺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太玄宗之外,青火宗的元婴期和结丹期的修士慌慌张张地飞到了青炎的身旁,将青炎扶了起来。青炎艰难地抬起头望向了太玄宗,声音从牙缝里面传了出来,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却清晰地传进了太玄宗之内

    “柳清寒,等我突破至化身中期,定来灭尽你太玄宗上下·寸草不留。”

    话落,青炎对着青火宗宗主青皇说道“我们回宗门。”

    青火宗宗主青皇抱起了青炎,朝着太玄宗的方向厉声喝道“太玄宗,你们听着,你们最好做一辈子缩头乌龟。我会在宗门内下达任务,将太玄宗作为青火宗的试炼场所。每杀一个太玄宗的弟子,就会获得青火宗的积分。你们就等着青火宗弟子的杀戮吧!”

    话落,青火宗的修士凌空而起,落寞而去。

    太玄宗内,所有的人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无名朝着许紫烟轻声说道

    “随我来!”

    许紫烟莫名其妙地跟着又父向着太玄宗的后山飞去。同时·梁之洞也紧随其后。一直飞到了太玄宗后山,一处林海之外。无名轻声说道

    “紧跟着我。”

    之后便踏入了林海。许紫烟紧跟在无名的身后,在一踏进林海之内的瞬间,她就知道这周围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林海,而是一个阵法。许紫烟没有敢冒然地去研究这个阵法。此时她也隐约之间猜测到了无名带她前来此地的目的。

    果然,在林海的中间·许紫烟看到了一个复杂的阵图,而柳清寒此时正昏死在阵图之。无名小心翼翼地变换着步伐·走进了阵图之内,将柳清寒抱了起来,又按照原来的步伐从阵图之内走了出来。将柳清寒放到了地上,焦急地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快来看看。”

    许紫烟蹲下了身子,将手握住了柳清寒的腕脉。生命之气输送到柳清寒的体内,低垂的眼帘内·蔚蓝色闪烁,瞬间便将柳清寒体内的伤势看得一清二楚。

    经脉断裂,腑脏衰弱,灵魂受伤,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结丹期第十层。许紫烟心中震惊·霍然抬头望着身边的梁之洞问道

    “师父,你不是说柳师祖只会跌落到结丹期第十二层后期吗?如今怎么会这样,经脉断裂,腑脏衰弱,灵魂受伤,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结丹期第十层?”

    梁之洞和无名的脸色都是一惊,继而黯然。轻叹了一口气·无名黯然地说道

    “那是因为以正常的阵法凝聚出来的法身·只能够和青炎打个平手·却根本不能够伤害到青炎。所以,柳师叔使用了秘法·强自提升了法身的修为,这才将青炎击伤。就是他想要恢复化身初期的修为,恐怕也得百年,更不用说再突破到化身中期了。这也算是暂时给太玄宗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凭着柳师叔的修为,她的身体根本就抵挡不住整个太玄宗地脉灵力的瞬间强力灌注,所以她的伤也就更加沉重了一些。紫烟,你还有没有办法?你的生命之气有作用吗?”

    “去插天峰吧!”

    许紫烟抱起了柳清寒,无名在前边引路,三个人很快地便来到了插天峰。无名随手破去了几个禁止,几个人进入到了柳清寒修炼的地方。将柳清寒放到了床上,许紫烟先是倒出一粒一元丹,给柳清寒服下。

    那一元丹一拿出来,室内就充满了诱人的清香。无名和梁之洞自然是看到了许紫烟手中的一元丹。但是两个人一辈子也没有见迪一元丹,自然是不认识。再说此时两个人也没有心思去关注哪些,只是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柳清寒。

    将一元丹给柳清寒喂服下去之后,许紫烟便将自己的生命之气输送进柳清寒的体内,首先是融合着一元丹的药力,开始修复柳清寒的腑脏,如果任由柳清寒的腑脏衰弱下去,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许紫烟体内的生命之气,自然是蕴▲着勃勃的生机,虽然柳清寒伤的很重但是在四个时辰之后,柳清寒的腑脏还是被许紫烟给′地恢复了。松开了按在柳清寒身上的手,掏出丝帕擦了擦汗水。急忙服食了一颗一元丹,许紫烟就进入到调息之中。治疗一个曾经的元婴期大修士,而且是一次性将衰弱的腑脏彻底治疗好,让许紫烟消耗的很多。

    柳清寒的腑脏恢复了之后,人也就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略微一探查自己的身体,便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状况。眼珠在眼眶内转了转,发现无名和梁之洞站在自己的面前,而许紫烟则是盘膝坐在了自己的旁边。于是,心中就立刻明白了是许紫烟将自己的腑脏给医治好的,心中不免有些惊讶。望着无名和梁之洞轻声说道

    “宗门怎么样了?”

    “一切安好!”无名轻声说道。

    柳清寒松了一口气,又开口说道“是紫烟救的我?”

    “无名默默地点头。”

    “没有想到紫烟还有这个本事。”柳清寒轻叹了一声道“原本我在强行用秘法提升法身修为的时候,还以为会就此死去·没有想到我还会活过来。”

    “不会有事的。”无名轻声说道。

    柳清寒无声地苦笑了一下,轻声说道“如今林上风已经死了,难道我的伤势还能够指得上百草峰吗?”

    “紫烟会有办法的。”梁之洞在旁边轻声说道。

    柳清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的伤势我知道,原本腑脏受伤,我以为我会就此死去,没有想到紫烟会把我给拉回来。如今我体内的经脉断裂了二分之一·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的元婴还在,只是元婴受到了损伤。失去了原有的威能,致使修为降了下来。也就是说我的元婴此时处于沉睡的状态。

    但是,我可以通过丹药和无名师弟的帮忙慢慢地修复体内的经脉,虽然这需要很久·也许要几百年,但是毕竟还是能够修复。但是若想唤醒沉睡的元婴,就必须回复我元婴期的精神力,而我的精神力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恐怕不是几百年能够恢复的,说不定我就只能够在结丹期的境界等着死亡了。”

    “紫烟会有办法的!”这次是无名开口。

    刚才梁之洞开口,柳清寒并没有往心里去·这次无名也如此地看重许紫烟,不禁让柳清寒诧异·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丝希望。望着无名和梁之洞,轻声问道

    “你们为什么这么说?”

    “紫烟如今已经是结丹期第八层的修为,而且她的体内修炼出一种生命力极其旺盛的真元,对于治疗修士的伤势很有效。”无名轻声地说道。

    “你是说紫烟就是用那种真元将我体内的腑脏给治愈的?”柳清寒的脸上终于发生了变化。

    “是!”无名轻轻点头。

    “可是··…··我的精神力··…··”柳清刚刚恢复一点儿的神色又黯然了下去。

    “师叔,紫烟还是六品炼丹师。”

    梁之洞还不知道许紫烟已经在上古空间内修炼成了九品炼丹师·如今看到柳清寒为了宗门如此付出,就再也忍不住把此事说了出来。不过,想起了许紫烟的顾忌,还是急忙又说道

    “紫烟她不让说,希望师叔保密。,,

    作为修炼多年的元婴老祖,只要一寻思,就立刻明白了许紫烟的顾忌。于是,轻轻地点头·脸上便也焕发起光芒·对恢复修为产生了希望。不迂,心中的忧虑还是相当沉重·因为修炼了一辈子的她,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能够治愈灵魂受伤的丹药。一颗心便在患得患失中等待着许紫烟修炼完毕。

    一时之间,屋子里寂静了下来。半响,柳清寒轻声说道

    “不管紫烟是否能够治愈我的伤势,她仅仅以二十岁的年龄,就达到了结丹期第八层的修为,又是八品符宝师和六品炼丹师。以后宗门要对她重点培养,不管她需要什么,宗门都尽量满足,她就是太玄宗的下一任宗主。”

    令柳清寒意外的是,作为许紫烟的师父和义父,在听到她这番话之后,竟然整齐地一起摇头。柳清寒不解地问道

    “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师叔,紫烟她是不会当太玄宗的宗主的。”梁之洞轻声说道。

    “为什么?”柳清寒诧异道。

    “因为她志不在此,如果没有青炎的到来,恐怕过不了多久,紫烟就会离开太玄宗,往中原历练。以她的资质和天赋,恐怕以后紫烟很难再回束了。”

    柳清寒怔忪地躺在床上,半响才深叹了一声道“唉~!如此的奇才又什么会局限在太玄宗,局限在北地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