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要我加入许家,也不是不可以!”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听闻许紫烟肯加入自己的家族,许浩博的心中就是一喜,只是担心许紫烟提出要折辱自己的四弟,脸上不由一阵尴尬。许紫烟看到许浩博脸上的尴尬,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心中不由一阵好笑。想自己只是需要一个好的修炼环境,自然是不会难为许浩渺,就是想要报仇,也是要等待自己有了那个实力的时候。可是表面上许紫烟自然不能够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道:

    “要我加入许家,不知道有什么好处?而且我不愿意受到过多的束缚。”

    许浩博听到许紫烟并没有提到自己的四弟,心中便是一定,脸上露出真挚地笑容,亲切地说道:

    “大师,只要您愿意加入我们许家,我可以请求族长给您一个客卿长老的职位,享受长老级别的一切供奉。而您只要每个月给家族制作一些纸符就可以了。”

    说道这里,打量了一下许紫烟,轻声说道:“当然,等到大师以后修为高深之时,如果家族遇到了危险,还请大师能够伸出援手,至于现在,家族还可以派出高手保护于您。”

    听到许浩博如此一说,许紫烟知道对方已经看出自己的修为,不禁心中暗叹自己的修为低下。不过她也看出许浩博对自己的看重,而且也没有给自己什么束缚。便略微寻思了一下便点头道:

    “也好!”

    见许紫烟答应,许浩博大喜过望,急忙哈哈大笑道:“走,大师,与我去见族长。”

    在许浩博的带领下,走进了层层的院落,终于见到了许家当代的家主许浩然。刚开始许浩然见到自己的二弟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进来,还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结果等到许浩博说了事情的经过,许浩然微皱的眉头立刻舒展了开来,脸上也浮现出淡淡地笑容。望向许紫烟的目光也柔和看了许多,可是柔和之中却蕴藏着犀利,目光如同无形的利剑上下打量着许紫烟。许紫烟立刻觉得自己在许浩然的目光之下,如同被一层层剥去了衣服,毫无掩藏地显露在对方的面前。

    这让许紫烟的心里很不舒服,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一阵羞怒和无奈。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

    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叮”的一声,一滴汗水从鼻尖滑落,掉到了地上。就在许紫烟在许浩然的压力之下快要崩溃的时候,许浩然收回了蕴藏着锋利的目光。许紫烟立时觉得身体一松,竟然不能自已的摇晃了一下,才重新稳定住自己的身躯,心中不禁骇然:

    “这就是高手的威能吗?”

    不过,许紫烟毕竟是两世为人,只是失态了几秒,便瞬间恢复了平静。一直观察着她的许浩然,在目光中掠过了一丝赞赏。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许浩博,目光之中透露着探究,表露着意思是在问,眼前的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女孩真的能够炼制出符箓?

    许浩博立刻就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没有丝毫停留地,立刻就坚定地点了点头。许浩然心中大定,虽然心中有着吃惊,但是却是十分地高兴。眼前的这个女孩如此地年轻,只要家族给予她足够的支持,那么她很快就会成长起来。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举目一望,许浩然的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苦笑。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家族符堂的供奉长老林平海。这个林平海原本并不是许家家族中人,是许浩然花大力气和大价钱挖来的人才,是目前许家中唯一一个能够制出真正的一品上等的纸符的人。许浩博只是勉强能够制出一品上等的纸符,其质量要比真正的一品上等纸符有着不少的差距,而林平海则不同,是能够真正制出一品上等纸符的人。所以,许浩博虽然是符堂的堂主,那是因为他是许家的直系弟子。但是在符堂内的地位最高的却是林平海,他是许家符堂唯一的一个供奉长老。

    在许家,除了堂主必须是许家之人之外,论地位最高的就是供奉长老,其次是长老,再其次才是客卿长老。但是供奉长老和长老那是真正的许家家族之人,无论你是不是姓许,如果有一天你脱离了许家,那就会被视为家族的叛徒,会被整个家族追杀,当然只要你不背叛家族,在家族中得到的地位和受到的好处也是十分巨大的。但是客卿长老就不同了,客卿长老可以随时脱离为之效力的家族,但是其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受到的好处当然也就不可能和供奉长老与长老相比。

    今天,林平海听说许浩博带着一个很年轻的女孩来见家主,而且据说那个女孩能够制出一品顶级的纸符,他立刻就坐不住了,抬脚就来到了议事殿。一进入议事殿,目光立刻就落在了许紫烟的身上。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整个议事殿里只有许紫烟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那里。眼见面前的女孩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而且只有炼气期一层的修为,林平海的脸就拉了下来,目光也变得极其冷淡,甚至带着愤怒和嘲讽,冷声喝道:

    “你是谁家的女娃?敢跑到这里欺骗家主!你以为许家无人吗?”说道这里,又跨上两步,走到许紫烟的面前,伸出手指指着许紫烟的鼻子,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很不客气地喝道: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竟然敢骗到了许家的头上,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林平海这一番话一出,议事殿上的人神色各不相同。许浩然的神色有一丝期待,他也很想看看许紫烟的真本事,看看许紫烟是否真的能够炼制出一品顶级纸符,毕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而许浩博的脸上则露出无奈的表情,他知道林平海因为在制符术上一直是许家第一人,平时就非常地高傲,有时候甚至脸大哥的面子都不给。他心里也知道制符术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别说是林平海,就是自己当初也绝对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孩能够制出一品顶级的纸符。如今那林平海明显地是不相信许紫烟能够制出一品顶级纸符,更要命的是他的话说得很重,根本就没有给许紫烟留丝毫的面子,许浩博可不想因为林平海的原因失去了许紫烟这个宝贝。可是他也知道林平海的性格一旦叫起真来,那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如此一来,他的脸上就只能够露出无奈来。而且在他的心里也存着想看一看许紫烟露出本事之后林平海的表情,想一想以往林平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嚣张,心里竟然有着几分窃喜。

    而此时的许紫烟并不清楚林平海的身份,但是她在心里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会制符的,而且水平还应该不低,否则也不会如此地来责问自己。但是他的语气却令许紫烟不爽,很不爽,十分地不爽!换作谁被指着鼻子责骂,心里也会不舒服,何况许紫烟也没有上赶着要做许家的客卿长老,心里不免有气,于是便横移了一步,闪开了林平海,根本无视林平海的存在,一双美目望向了上座的许浩然,流露的意思分明就是:

    “这是谁?难道你们许家的人可以随随便便地在议事殿上对客人大呼小叫?”

    座位上的许浩然当然是立刻就读懂了许紫烟目光中的含义,脸上不禁透露出一丝尴尬,心中也不禁重新对许紫烟定位。他没有想到许紫烟小小的年纪,竟然能够如此熟练地把握局势,根本不理会冲她喝斥的林平海,而是把目光望向自己。如果许紫烟在林平海斥责她的时候,无论是她立刻解释也好,还是发怒也罢,都会弱了气势,但是如今许紫烟就是这么简单地将目光望过来,霎时间就把问题移交给了自己,不仅不**份,而且还带着淡淡地高傲。如此一来,许浩然便不得不开口说道:

    “林供奉,这位……”

    “族长,你不要被她骗了,看我怎么来揭穿她!”

    这林平海还真是不给许浩然面子,当时就截断的许浩然的话,一脸气愤和嚣张地瞪着许紫烟。要说他平时也不是一个不知道深浅的人,不会如此打断族长刚刚说了一半的话。他这也是被许紫烟刚才的举动给气的,他是谁?许氏家族最有分量的制符师,如今却被一个小小的女娃给无视了,他可没有觉得自己的态度恶劣,对一个敢欺骗族长的骗子有必要客气吗?再说他认为他这也是维护家族的利益,不但没有罪过,而且还应该有功。想着一会儿自己揭穿许紫烟的把戏之后,族长感激又愧疚的神色,心中不禁还兴起了一分得意。

    许浩然被林平海一下子把自己的话给噎了回去,心中也不禁有些郁闷,对林平海的行为也有些不喜,可是在心里却又不愿意得罪林平海,毕竟他没有看过许紫烟的本事,于是便将目光望向了许紫烟。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