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清寒的目光变得郑重,没有羞愤,反而有着赞赏。望着对面倔强的许紫烟,只是经历了一次北地大比,在上古空间内呆了一年,修为就攀升至结丹期第七层,精神力更是达到了与自己相当的元婴初期。柳清寒在感叹许紫烟的天赋同时,也庆幸太玄宗出了一个天才。

    但是,作为太玄宗的元婴老祖,她也有着她的难处。望着许紫烟那坚定的目光,柳清寒心中轻叹,她知道如果今天不能够说服许紫烟,恐怕许紫烟即使不和自己拼个鱼死网破,也会离开太玄宗,和太玄宗以后再无关系。无论是哪个结果,这都不是柳清寒想要的。柳清寒为难了起来。

    略徽寻思了一下,柳清寒牧起了自己的气势,恢复了冷漠,淡淡地说道:

    “许紫烟,如今太玄宗的实力已经下降很多。百草峰自林上风死去之后,如今没有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如今莫惊鸿也残了,万剑镇也再无结丹期修士。如果现在再杀了言峥,致使万法峰也只剩下一个结丹期第一层的古皇。而梁之洞和莫释君两位峰主本身的战力又不强,你让太玄宗以后在北地如何保持大宗门的地位?”

    “难道让言峥活着,就能够保持太玄宗在北地大宗门的地位了?”

    许紫烟并没有丝毫的退缩。因为他知道,言峥既然能够为了宗主之位,服食爆增丹,将莫惊鸿给打成了残废。如果这次放过了他,无论是他将来修为突破,到了柳清寒控制不了他的时候,还是柳清寒寿元耗尽,或者意外陨落,那言峥一旦恢复了自由绝地会向自己寻仇,哪怕那个时候自己已经离开了太玄宗,他也会将怒火洒向千符峰。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师姐便会遭到他的无情灭杀。甚至是将自己在世俗界的许家连根拔掉。

    听到许紫烟的质问,柳清寒的心头就是一怒。有多久了,在太玄宗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怎么?一个小小的刚刚突破到结丹期的小家伙,就敢在自己的面前挑战自己的尊严了?天才又怎么样?不给你一个教训你不知道在太玄宗是谁做主。

    “许紫烟,今天就给你一个教训吧,让你知道什么是尊卑!之后,你也随我去插天峰,什么时候磨去了你的性子,知道自己错了,再放你离去。”

    话落,半空中出现一只大手,凌空向着许紫烟抓了过去。

    “唰~~”

    一道剑光横空斩来劈碎了空中的大手。一个身影在空中闪现,愤怒地瞪着柳清寒,冷冷地喝道:

    “我倒要看看谁敢教训老夫的女儿!”

    “义父!”许紫烟惊喜地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无名,委屈地说道:“您去哪里了,我在铸剑铺都找不到您。”

    “呵呵……”无名的脸上透露出兴奋:“我去山脉带着傀儡打妖兽去了紫烟,那个傀儡真是不错。义父这次就是来找你商量一下,能不能给义父制作一个用剑的傀儡,义父不喜欢老虎。”

    许紫烟哭笑不得看着身边的义父,很是无语地望着义父眼中期盼的眼神。心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傀儡?

    “无名!”柳清寒一张脸便阴沉了下来,望着无名冷冷地喝道:“你想干什么?”

    无名在空中并没有转过头并没有去看柳清寒而是望着许紫烟问道:

    “紫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说给义父听听!”

    许紫烟快速地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无名听,无名听完之后,转过头望着柳清寒,讥讽地说道:

    “柳师叔,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像言峥这样的人渣,你还要护着他。难道你真的不害怕,哪天他把整个太玄宗都给祸害了?”

    “无名,有我在,他不敢。留着他,总是给太玄宗保留了一份力量。”

    “有你在?那哪天如果你不在了呢?”无名毫不给面子地说道。

    “你……”

    “柳师叔,言峥今天必须死!”无名生硬地说道。

    柳清寒盯着无名,从无名的眼中看到了决心。心中不禁一叹,她可以说是看着无名长大的,无名是什么性子,她如何会不知道?只要是无名认为是对的事情,他才不会管什么辈分,就是闹翻了整个太玄宗,他也不会在乎。年轻的时候,无名就是这样,到了现在却依旧如此。微微地摇了摇头,望着无名道:

    “算了,这要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们还是轻点儿折腾吧,太玄宗经不住你们如此折腾。”

    “哈哈哈……”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放肆地大笑声,三条人影突兀地出现在空中。

    “说得好!”岳盘大笑着说道:“我看太玄宗以后也不必再折腾了,从今往后,在苍茫大陆上,将不再会有太玄宗。哈哈哈……”

    柳清寒和无名的神色立刻凝重了起来,两个人都从那三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元婴期的气势。转头望向空中的三个人,神色就是一变”

    “岳盘!”柳清寒和羌名两个人都惊

    擂台之上的言峥身形一闪,便凌空虚立在了岳盘的身后,“哈哈”大笑着说道:

    “柳师叔,无名师兄,有着岳前辈的支持,这太玄宗就是我的。”

    “你……”柳清寒已经赤红了眼睛:“他们都是你勾结来的?”

    “柳师叔,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吗?”言峥淡淡地说道:“我们只是合作,等我登上太玄宗宗主之位之后,太玄宗就会和青火宗结盟。到那个时候,太玄宗只会更加的强盛。柳师叔,太玄宗的强盛不一直是您的心愿吗?只要您今天和我们联手,将无名给杀了,以后这太玄宗就是柳师叔的天下了,再也不会有人敢挑战您的尊严了。”

    “哼,这以后太玄宗就是你的天下了吧!”柳清寒冷冷地望着言峰,眼中泛着无尽的杀意。

    “柳师叔……”

    言峰的声音突然夏然而止脸上透露出恐惧和不可置信。在众人的视野中,言峰身上的气势正在迅速地跌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跌落,只是瞬间侦从结丹期跌落到了筑基期,又一路跌落到炼气期,身形已经在空中飘浮不住向着地面上落去。

    岳盘一把抓住了言峥的脖子,此时的言峥,修为已经跌落至后天的境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言峰慌舌驰望着抓着自己脖子的岳盘。

    “言峥,哈哈哈……,忘了跟你说了,你服食的那颗爆增丹,它的作用只有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就要虚弱一个月的时间,你很快就会和一个普通人一般。正如刚才那个叫做许紫烟的丫头说的一样,哈哈哈……”

    言峥的神色一阵变化,最后又变得平静了下来,朝着岳盘拱手说道:

    “多谢前辈告知,还请前辈一会儿保护一下晚辈。”

    “呵呵呵……”岳盘阴笑着说道:“言峥,你不需要保护。”

    “为什么?”言峥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因为死人是不需要保护的!呵呵呵……”

    “你们……”

    “言峥就凭你这样残害同门,修为低下的人也配做宗主?也配和我们青火宗结盟?真是白日做梦。告诉你吧,我们这次联合了你们北地华阳宗和神机宗就是来将你们太玄宗灭门的。可笑你做了我们的内应却不知道,哈哈哈……,你还真是蠢啊,哈哈哈……”

    此时,柳清寒和无名都看清了面前的形势。对方有三个元婴期的大修士,其中的两个是元婴中期一看就是来对付自己两个人的。另一个是元婴初期凭着他一个元婴初期的修为,就可以屠尽太玄宗所有结丹期的弟子。对方还有十个青火宗结丹期十层以上的修士再加上神机宗和华阳宗的弟子,太玄宗这次是真要被灭门了。

    柳清寒和和无名的脸上都透露出绝望。此时,许紫烟也在飞快地打量着对方的实力。

    乘着岳盘在那里得意地说话之时,许紫烟向着帅父梁之洞传音说道:

    “师父,我给你的能够定每攻击的七品和八品符宝你都带在身上吗?”

    “嗯!”梁之洞传音回来,同时眼睛一亮。

    “等一会儿开战的时候,让师兄们都把虎型傀儡拿出来,然后你再把符宝给他们,您带着他们尽快地将那青火宗的十个结丹期第十层以上的弟子干掉。”

    “那对方的元婴期修士呢?”

    “我对付那个元婴初期的!”

    “紫烟,你……”梁之洞心中狂震,虽然他一直认为许紫烟的战力要比自己这个做帅父的强,但是却也没有想到许紫烟能够和元婴期的修士对战。

    “师父,这个时候只有拼了!”

    “紫烟,只是让各峰的修士对付华阳宗和神机宗,而我们都去对付青火宗,只有古皇一个结丹期第一层恐怕不行啊。”

    “各安天命了,总比被灭宗了强!”

    而就在许紫烟和梁之洞相互传音的这一瞬,岳盘已经哈哈大笑着捏断了言峥的脖子,厉喝一声:

    “上!”

    他和项紫云两个元婴中期大修士,身形迅猛地扑向了柳清寒和无名。同时,那个青火宗的元婴初期大修士也“嘿嘿”冷笑着扑向了梁之洞和莫释君。莫释君的神色就是一紧,已经做好了自爆的准备。

    一条身影呼啸着从他的头顶掠过,迎向了对面的那个元婴初期大修士。

    “紫烟!”

    一时之间,看得莫释君目瞪口呆。

    许紫烟的身形刚刚越过梁之洞和莫释君,便将秀发一甩,头上的那茶下品宝器水蓝发带便离开了许紫烟的头顶,在许紫烟的面前立刻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掀起一层层巨浪,朝着对面的元婴初期大修士淹没而去。同时,许紫烟祭出了金属性下品宝器流金创,无尽的金之剑意冲霄在一片汪洋大海中而起,释放着炽烈的光芒,如同一轮朝日从海平面升起。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