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无论是空中还是地面上的人都看到了许紫烟,这些人可都是许家的精英,自然是都认识许紫烟。整个空间要时间变得寂静,每个人都立刻停止的动作,呆呆地看着许紫烟。不敢和许紫烟说话,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许紫烟的表情。

    很冷!

    许紫烟依旧一步一步地缓缓地沿着大街向前走着,在她的前面,许家的弟子迅速地向着两边退去,许浩然等人也从空中降落了下来,跟在了许紫烟的身后,凑到许浩渺的跟前,低声问道:

    “老四,发生了什么事?”

    许浩渺看了身旁的许浩博一眼,叹了一声道:“你儿子的小舅子惹祸了!”

    “飞宇……。”许浩博的身子就是一抖,脸上变了颜色,有些哆嗦地压低着声音问道:

    “飞宇干了什么?他……惹到紫烟了?”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飞宇死了,你问飞宇的那几个季家的跟班吧!”

    许浩博目光一厉,回头低声吩咐了几句,立刻有许家弟子将那几个季家的跟班控制了起来。这个时候,也不是审问的时候,许浩博和许浩然相视了一眼,也只好面容一苦,默默地跟在了许紫烟的身后。

    进入到许家,来到了议事大殿之上,许紫烟径直冷着一张脸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其他的人没有敢坐下的,看着众人的模样,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你们问吧!”

    那几个季飞宇的跟班立刻就被带了上来,此时这几个人也意识到了许紫烟是许家惹不起的人。一路上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想起平时在许家听到的事情,侦想到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很可能就是许家的依仗许紫烟。嗯到了这一点,几个人差一点儿就昏了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会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地将季飞宇在酒楼做下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当许浩然听到季飞宇的那句“你不会不知道许职已经死了吧!”时,一张脸已经气得变成了紫色。

    当那几个跟班接着说到那句“你不会不知道如今的许家是谁在真正当家吧?”的时候,许浩博的脸就绿了。

    紧接着那句“你不会不知道如今在许家青年一代中谁的修为最高吧?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姐大是谁吧?”出来的时候,站在角落里的许天车,身子就开始发抖了。

    接下来听到季天宇管杨睿叫老头,要把许紫烟和杨玲珑一起收到房里,整个大殿之内的许家人都哆嗦了。一个个心中打着颤想道:

    “心…季飞宇……还真敢想啊!”

    当那几个季家的人哆哆嗦嗦地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之后,整个大殿之内都寂静了下来,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尽可能地在放轻下来,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许紫烟释放怒火,如同末世来临一般。

    而就在这寂静之中,突然从大殿之外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呼号:

    “公公啊,你要给我做主啊!哪个天杀的把我的弟弟给杀死了,您要给我报仇啊!我不要活了,我那可怜的弟弟啊!”

    大殿之内的所有人整齐地一哆嗦,目光同时望向了一脸青紫,身休不停哆嗦的许浩博。许紫烟冷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甩衣袖,一言不发地向着门外走去,冷眼看了一下正哭喊着跑过来的女人,身形一纵,向着父母的院落飞去。

    “天车!”许浩然冷声喝道。

    “我立刻休了她!”许天车急忙说道,话落还偷看了一眼父亲许浩博,心中有些埋怨道:

    “当初我就不喜欢她,父亲你却偏让我娶她。”

    刚才还在撤泼的季飞宇的姐姐立刻呆滞地坐在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虽然许天车平时对她很冷淡,但是自己的弟弟被人杀了,就算许家不为自己报仇,也不应该把自己给休了啊!

    许天车的那一眼中的意思,许浩博自然是心里明白,苦涩地朝着许浩然施礼说道:

    “大哥,这都怨我当初觉得季家原本是杨家的附属家族,如果通过联姻能够把季家拉拢过来,也算是壮大许家,消弱杨家。看来我终究还是错了,给家族惹来了祸患。请大哥责罚!”

    许浩然沉着脸不说话,许浩博转头看着许天车,冷冷地说道:

    “天车,只是休了她还不够,杀了吧!”

    许浩然一挥表袖,边向外走边说道:“杀了她也不够,我们许家不能够给自己留下潜在的敌人,将那家族灭了吧。浩博,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是!”许浩博恭声应道。

    “我们紫烟吧!”许浩然破空飞去,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地飞向空中,紧随在许浩然的身后。只有许浩博父子二人一脸沉重地留在了大殿之内。

    许浩光夫妇门外,许浩然等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人敢进去,也没有人敢敲门。

    他们也都清楚,以许紫烟的修为,在他们还没有到门外的时候就一定会发现他们。没有理会他们,慨是还在那里生气,他们自然是不敢再去招惹许紫烟,只能够在外面老老实实的等。

    许紫烟在生气吗?自然是不会。这点儿小事情,如果就让许紫烟生这么久的气,那许紫烟也就不会在修仙的路上走到如今的层次了。不过通过这件事情,让许紫烟看到了许家的家业大了,乱事也就随之多了。她可不想让父母在这些乱事之中受到伤害。

    此时的许紫烟正在指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的两只虎型傀儡和父母讲述着它们的厉害,许浩光夫妇一边听着一边喜滋滋地伸手抚摸着两只虎型傀儡。许紫烟仔细地讲解了之后,侦开始帮助父母分出一缕神识到虎型傀儡中的神识空间之内。因为许浩光夫妇的修为只是后天的境界,自己还不能够分出一馁神识,只能够通过许紫烟的帮忙来做到这一点。

    许紫烟作为结丹期的修士,而且神识远远的大于本体的修为,帮助许浩光夫妇分出一缕神识自然是轻而易举。等到许浩光夫妇能够控制两只虎型傀儡之后,看着两只虎型傀儡在地上走来走去,心中更是欢喜地无以复加。老两口忍不住侦控制着两只虎型傀儡从门里走了出去,在院子里控制着两只虎型傀儡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两只虎型傀儡在院子里面扑腾了起来,每一次踏地,都震的地面隆隆作响。而许浩光夫妇却玩的高兴,哈哈大笑声不绝于耳。

    站在院子门外的许浩然他们一群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隆隆作响,连地面前发生了震动。但是从许浩光夫妇接连不断地大笑声中,他们听出来两个人欢价,心中猜侧一定是许紫烟给了许浩光夫妇什么好东西。只是他们都猜不出会是什么东西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地,却又不敢闯进去,更不敢用精神力去偷看。要知道虽然许浩光夫妇的修为低,感觉到不到自己等人的精神力,但是许紫烟不同啊,恐怕只要自己等人稍徽地释放出来一点点儿精神力,就会被许紫烟发现。所以,他们不仅不敢弄出来半点儿声音,而且还要持意地放轻呼吸,生怕惹起许紫烟的不高兴。

    “烟儿,我想要把你大伯叫来看看。”院子里面响起了许浩光的声音。

    外面的许浩然心中就是一喜,院子里面的许紫烟徽徽地皱起了眉头,不过当她看到父亲那企盼的眼神,就立刻明白了父亲的心理。

    在许家,虽然每个人都对许浩光夫妇非常地尊敬,但是那是对许紫烟的尊敬,而不是对许浩光夫妇的尊敬。两今后天境界的人在许家生活的条件却比许家任何一个人都好,别人就是没有说出什么,许浩光夫妇的心中恐怕也不是很自在。如今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证明自己也有实力保护许家的虎型傀儡,想要立刻拿出来给人知道的心情让许紫烟的心里不禁有些酸楚。

    将徽皱的眉毛展开,只要是父母觉得开心,怎么做许紫烟都不会在乎。不过想到毕竟父母的修为浅,能够保留一份防身的秘密还是需要的。侦传音给父母说道:

    “爹,娘!我看你们就给大伯他们看一只虎型傀儡吧。把爹的虎型傀儡给大伯他们看,娘的虎型傀儡还是保密吧!将来如果有人动什么歪心思,没有人注意到娘,娘也能够出其不意地攻击敌人。”

    许浩光立刻明白了许紫烟的担心,点了点头。许紫烟给父母每个人一个储物戒指,又传音入密地告诉父母在储物戒指中分别给父母准备了一些丹药和极品灵石。之后,侦让母亲将虎型傀儡牧了起来。

    母亲老大不愿意地将虎型傀儡牧了起来,许紫烟看到母亲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传音道:

    “母亲,你以后也可以把虎型傀儡拿出来玩,有人看见,你就说是父亲的傀儡你拿着玩。反正你们两个别一起拿出来就行了。”

    许紫烟的母亲听到许紫烟这番话之后,才又高兴了起来。

    见到父母都准备好之后,许紫烟这才轻声地对院外说道:

    “你们都进来吧!”

    推荐一个好朋友的书,很热血:

    书名嚎姐的老公是军阀当作者:大河之舞。书号:z巫偿7

    简伞:

    姐的老公是军阀。

    姐是比他还大的军阀。

    东三省的土匪都垂涎姐的美貌?那姐只能勉为其难,统统牧编了你们。

    罗刹人来犯?不好意思,西伯利亚姐要打回来。

    陛下,册封皇妃什么的就算了,你的皇位都是姐给的。

    神马?小日本也对姐有想法?真不好意思,下个就要灭了你。

    浪漫的法兰西骑士,飘扬过海向姐求爱。

    头痛啊,老公,何年何月,姐才能打到英吉利海峡迎娶你?

    吃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