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间看到自己的面前还有一座的客人不仅没有离开,而且还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喝着酒,李飞宇便意外地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目光。许紫烟和杨玲珑是什么样的人啊?那可是北地顶尖的人物。这个顶尖的人物不仅仅是说她们两个的修为,还有她们两个的美貌。

    当初在世俗界的时候,两个人的美貌就传遍天下,如今两个人都是结丹期的修为,更是多了一份仙家气派,美得脱尘。

    李飞宇三步两步地就窜到了许紫烟这一座的跟前,一屁股就做在了椅子上,脸上的狰狞已经不见,反而是一派儒雅。极为绅士地拱了拱手,温声说道:

    “在下李飞宇,是这个酒楼的老板,见过两位小姐。”

    许紫烟和杨玲珑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们是不屑踩缕蚁,但是却见不得一只缕蚁在自己的面前聒噪,但是也不愿意出手,嫌脏!就是连话都懒得说。

    看到许紫烟和杨玲珑的脸色,坐在旁边的杨睿瞬间便捕捉到了两个人的心思,但是他也害怕理会错了许紫烟的心思,一旦自己出手惹的许紫烟不高兴,反而给杨家惹来祸患。所以,杨睿也忍着没有出声。

    见到在座的三个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回事,李飞宇侦有些怒了。不过他也不是莽撞之人,飞快地扫了三个人一眼,见到三个人仅仅是筑基期第一层的修为,侦立刻放下了心。

    三个人见到李飞宇的模样,便也相互看了一眼。当三个人发现对方都把自己的修为调节在筑基期第一层的时候,不禁嘴角都掠过了一丝笑容。只是这嘴角的一丝笑容侦让李飞宇彻底地呆滞了。

    许紫烟和杨玲珑一样的美丽,同样也是一样的骄傲。两个人的美目十分明丽,放射出宝石般的光芒,既饱含着温票,又充满着庄严。

    嫣红的小口微笑时显得特别的妩媚,鄙夷时又显得极为高傲。肌肤柔美滑嫩,散发着晶莹的光芒。

    “咕!”

    李飞宇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想着将这样两个女人压在身下的滋味,心中已经下了决定,一定要把这两个女人给弄回去。看到三人根本就不搭理自己,知道靠自己的风度是吸引不了对方,那就只好用强了!

    只是三个筑基期第一层的修士,难道自己还会收拾不了他们?以李飞宇这样的身份,就是杨睿他都没有资格见到,更何况是许紫烟和杨玲珑两个人。许紫烟就不用说了当初在世俗界原本就露面不多。那杨玲珑虽然和许紫烟比起来,相对来说露面能够多一些,但是也不是李飞宇那个层面的人能够见到的。如果让他知道对面坐的就是杨家家主杨睿,还有许紫烟和杨玲珑的话,恐怕这个时候已经屁滚尿流了。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李飞宇脸色一沉,望着对面的杨睿喝道:

    “老头,这是你的两个女儿吧!没有想到你长得老莫咔嚓眼的,生的两个女儿却是极品啊!你以后跟着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把你的两个女儿送给我!”

    这回许紫烟的脸就有些挂不住了,在许家的地盘上,让杨玲珑如此地看笑话任谁也不会再忍下去。

    “放肆!”

    许紫烟腾然一挥衣袖李飞宇的身体就飞了出去。一股劲气包裹着他径直飞出了酒楼的大门,还未落到街上,便轰然一声劲气爆裂,把李飞宇炸成了齑粉。

    整个酒楼里面的刺下的人都惊呆了,大街上的行人也被突然出现的情况给吓蒙了,一个个呆呆地望着酒楼外面的地面上的那一摊血迹。

    “轰~~”

    酒楼里面的人争先恐后地跑了出去,就连躺在地上的那个王老板都快的像一个免子一样地窜了出去。

    一气儿跑到了街道的对面,这才站在那里惊恐地望着酒楼。而和李飞宇一起来的几个李家的跟班却慌慌张张地向着许家跑去,去找李飞宇的姐夫许天车去了。

    酒楼内,杨睿一脸地苦笑,望望自己的女儿,又看看许紫烟。以他的阅历,自然是知道,过不了一会儿,许家就会有人来。自己作为杨家的家主此时留在这里,确实是不太适合。朝着许紫烟拱了拱手道:

    “紫烟,这酒我们还喝吗?”

    许紫烟的脸上现出歉意,真诚地对杨睿说道:“杨伯伯,是紫烟没有尽到地主之谊。如果杨伯伯想要离开,紫烟恭送。”

    “紫烟,我们留在这里确实不太好。”杨玲珑也低声说道。

    许紫烟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轻声说道:

    “我送送你们。”

    话落,许紫烟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紧接着就听到酒楼的外面传来了一声厉喝:

    “里面的朋友可以出来了,让我们许家人见识见识,究竟是何方人物竟然敢杀我们许家的人?”

    外面来的人却是许紫烟的四伯父许浩渺,今天他正在这附近办点儿事情,却发现李飞宇从李家带过来的几个跟班慌慌张张地在大街上狂奔。便皱着眉头将他们叫住,一听是有人在中都城内将李飞宇给杀了,许浩渺的眉头便立刻扬了起来。

    熟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对方竟然把李飞宇给杀了,而且还是在许家的地盘上。许浩渺怒了,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做了,今天竟然还有人敢摸老虎的屁股,想死也没有这样死法的。于是,许浩渺便瞬间出现在这家酒楼的门前,根本就没有问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李飞宇。那很重要吗?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杀了许家的人。

    酒楼内,杨睿的脸上苦笑更甚,他也没有想到许家的人会来的如此之快。许紫烟此时的表情却很平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难道杨睿还敢笑话她许紫烟不成?

    “杨伯伯,玲珑,我送送两位。”

    杨睿和杨玲珑立刻就领会了许紫烟的意思,那就是说你们两个可以离开了。剩下的是我们许家内部的事情了。杨睿和杨玲珑也都站了起来,微笑着点了点头,边向着许紫烟道谢边向着酒楼的外面走去。

    酒楼外面的许浩渺目光就是一缩,一眼看到杨睿之后,目光就再也移不开,心中巨震下,便开始急速地思考着杨睿为什么会来到中都城。他来这里究竟是什么目的,难道杨家准备偷袭许家?心中大急之下,立刻向着身旁的一个李飞宇的跟班传音入密道:

    “立刻去通知族长,就说是杨睿来了!”

    此时许浩渺的目光紧紧地锁定着杨睿,完全没有看到杨睿身边的许紫烟和杨玲珑。朝着杨睿一拱手,宏声说道:

    “我道是谁,原来是杨族长杀了我们许家的人。杨族长在我们许家的地方杀我们的许家的人,也未免太嚣张了吧?”

    杨睿的脸色就是一滞,怎么说,杨睿也是北地大家族的族长。就算是在中都城,也不愿解释误会。你说是我杀的,那就是我杀的,这就是枭雄的本质。但是,如今许紫烟就站在面前,却是一时之间怒也不好,笑也不好,滞在了那里。

    许紫烟对于许浩渺的印象一直不是很好,当初她刚进中都城,就被许浩渺和许喜妹诬陷给绑了起来。所以,即使是后来,许紫烟和许浩渺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多少变化。要说在许家除了父母之外,与许紫烟感情最深的还是她的二伯父许浩博。所以,许紫烟并没有搭理许浩渺,而是朝着杨睿和杨玲珑拱手道:

    “杨伯伯,玲珑,我送你们。”

    “紫烟,不用了!我们就此告辞。”杨睿和杨玲珑两个人连忙客气道。

    这个时候,许浩渺看到许紫烟了。心中升起一阵不妙的感觉,难道是李飞宇那个脑残惹到了紫烟,被紫烟给杀的?但是,为什么紫烟会和杨睿在一起?那……那个女子是杨玲珑?

    杨睿父女离开了,没有人敢拦阻。因为许浩渺都呆呆地站在那里,还有谁敢上前。

    待杨睿和杨玲珑的身影消失,许紫烟看也不看许浩渺,一甩衣袖向着许家祖地走去。

    心中也有些为难,毕竟她和二伯的感情很好,而李飞宇的姐夫许天车却是二伯的儿子。许紫烟微微摇了摇头,到时候再说吧!

    许浩渺跟在了许紫烟的身后,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刚才的雄风。他的心里也知道许紫烟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哪里还敢上前和许紫烟说话,一边默默地跟在许紫烟的身后,一边在心里怒骂道:

    “二哥,你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给你儿子娶了一个那样的媳妇,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的弟弟更是一个惹祸的主!”

    前方一阵人影错乱,听到杨睿来到中都城的消息,不仅仅许浩博来了,就是在后山修行的许浩然也飞了过来。天上人影纷飞,地面上大队人马冲了过来。许紫烟头都不抬地依旧缓缓地在大街的中间行走着。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