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睡,几个人就睡了三天三夜。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早晨。几个人聚集在许紫烟的房间之中,包括林夫人一家三口也都坐了过来。梁之洞盯着许紫烟问道:

    “紫烟,你方便告诉师父在光门之内选择的是领悟那个图标吗?”

    “是制符术!”许紫烟轻声说道,很自然地隐藏了炼丹术。

    梁之洞的眼睛就是一亮,激动的满脸通红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选择制符术,毕竟你是千符峰的弟子。当初听林宗主说过结丹期光门之后是可以选择领悟不同的功法的时候,我就恨自己没有在筑基期大圆满那个空间之内突破结丹期,否则我一定会在那结丹期的光门中领悟制符术。”

    说到这里,梁之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严肃地望着许紫烟,有些紧张地问道:

    “紫烟,你现在的制符术是什么境界?”

    “八品符宝师!”许紫烟没有丝毫的保留,她也不想要保留,因为这些都是许紫烟早已经决定要留给千符峰的。

    许紫烟回答的淡定,但是其他的人就不淡定了。即使是修为达到结丹期第九层的梁之洞也激动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脸涨得通红,声嘶力竭地喊道:

    “什么?八品……符宝师?”梁之洞被自己噎得两只眼睛都充血。

    “是!”许紫烟轻轻点头,站起身形,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师父的后背,为师父顺着气说道:

    “师父,风度!注意风度!”

    梁之洞的气儿刚刚顺过来,便被许紫烟不痛不痒的话又差点儿给噎回去,哭笑不得地看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师父老了!制符术已经不如你了,而且我知道你的战力,虽然我是结丹期第九层,而你是结丹期第七层,但是如果我们师徒两个交起手来,师父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你说,师父在你的面前还注意什么风度?”

    许紫烟微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师父此时的心境,给师父续上了茶,亲手端给师父,柔声说道:

    “师父,紫烟的成就再高,也是您的弟子。再说,师父是将一生的精力都放在了制符术上,如果师父能够将精力稍微让给修炼一些,恐怕师父现在早就是元婴期大修士了!”

    “滚一边去!少拿师父开心,还元婴期大修士!”梁之洞朝着许紫烟吹胡子瞪眼。

    “嘿嘿……”许紫烟讪讪地笑着说道:“师父,我很快就会把从一品符箓到超品符箓,一品符宝到八品符宝的心得总结出来,然后再制作一些各个品级的符箓和符宝留给千符峰,如此,凭着师父的智慧很快就会成为八品符宝师的。”

    “嗯,大好!”梁之洞高兴地点着头说道:“紫烟,你也倒出一些时间指点一下你的师兄师姐。”

    “嗯!”许紫烟略微寻思了一下说道:“就每个月初的前三天吧,到时候我和几位师兄和师姐切磋一下。”

    许紫烟口中说的是切磋,但是眼前的火舞等几个人哪里还不知道是许紫烟在指点他们,所以一个个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紫烟,谢谢!”

    许紫烟急忙拱手还礼一番,一番客气之后,大家这才重新稳定了情绪坐了下来。

    此时,在华阳宗宗主的房间内,岳卓群死死地瞪着李迈和比莆田两个人,呼吸渐渐地变得急促,最后艰难地开口说道:

    “你是说,太玄宗的真传弟子一个也没有死,反而是你们华阳宗和神机宗的弟子死的一个不剩?”

    李迈和比莆田的脸色也十分地不好看,他们这次可真是赔了夫了又折兵。岳卓群给他们的丹药,他们一颗不剩地都用在了自己的弟子身上,原本想着自己宗门的下一代这次总可以在北地修仙界叱咤风云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给了太玄宗沉重的一击。

    但是结果却是反了过来,受到沉重打击的却是自己。现在见到岳卓群在问自己,如同揭开自己伤疤一般,连气息都有些浮躁,两个人都沉着脸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岳卓群愣愣地坐在那里,半晌,才喃喃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具体情况我们已经打听到了,在进入到大殿之后,许紫烟就一个人进入到光门空间之内,然后我们两个宗门的十二个筑基期大圆满境界的弟子就紧随着许紫烟进入到光门空间。但是,只是过了一瞬,那许紫烟就自己从光门空间之内出来了,然后便带着太玄宗的弟子将我们两宗的弟子尽皆杀光。而我们两宗的那十二个筑基期大圆满的弟子却永远没有从那个光门空间内出来。”

    岳卓群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如果李迈的话是事实,那么一切的关键都是出在了许紫烟的身上。但是无论如何岳卓群都不相信许紫烟能够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将和她同境界的十二个修士斩杀。

    “她的身上一定有什么收秘密!”岳卓群暗中想道:“但是她不可能带什么东西进去。”北地这个上古空间的限制岳卓群是知道的,“难道是她的功法?”

    岳卓群眼睛一亮,对!一定是功法的原因。据说许紫烟修习的并不是太玄宗的功法,而是一个不知名的修者传授给她的。一定是那个功法的原因,才使得许紫烟有着超强的战力。一个人对十二个同境界的修士,几乎就是秒杀,这是什么样的逆天功法啊!

    岳卓群此时的心激动了起来,一定要把那个功法弄到手,冷静下来的岳卓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李迈和比莆田说道:

    “你们两个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李迈沉沉地叹息了一声,苦涩地说道:“给太玄宗让出一些地盘,然后专心培养下一代弟子,希望在下一代弟子中能够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实在不行,就提前开山收徒,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好苗子。”

    说到这里,李迈的眼中露出祈求的眼神说道:“只是岳师兄能不能再给我们提供一批丹药,我们可以用东西换。”

    听到李迈的话,比莆田的眼中也透露出祈求之色。

    岳卓群撇了撇嘴,眼中透露出不屑的神色,正当李迈和比莆田感到失望和羞怒的时候,岳卓群淡淡地说道:

    “李师弟,比师弟,你们两个就这点儿出息?就算你们开山找到了好苗子,我也给你们提供丹药,你们认为这就会追上太玄宗的步伐吗?恐怕因为这一次你们两个宗门的损失,太玄宗会将你们甩得越来越远,到最后,说不定会被太玄宗灭掉你们的宗门。”

    李迈和比莆田心中大怒,最后没有捞到半点儿好处不说,而且还损失惨重也不说,最后反倒落到了岳卓群一番讽刺,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李迈和比莆田的脸上都浮现出怒意。岳卓群自然是看出了两个人脸上的怒意,很是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

    “你们两个不用朝我瞪眼,只是扪心自问,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李迈和比莆田脸色一僵,仔细一想,岳卓群所说话未必就不会发生。一时之间,两个人的心就都乱了起来。岳卓群看着两个人的气势 越来越弱,气色越来越差,心中琢磨着差不多了,便淡淡地说道:

    “要解决你们两个宗门的危局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岳师兄!”李迈和比莆田两个人霍然抬头,急切地望着岳卓群。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太玄宗灭掉,让它彻底地消失在苍茫大陆。”

    李迈和比莆田两个人眼睛就是一亮,怦然心动。自己是没有能力灭掉太玄宗,但是青火宗有啊,如果岳卓群背后的青火宗肯出力的话,是完全可以灭掉太玄宗的。灭掉太玄宗,可就是彻底地搬掉了压在自己头顶上的大山,再也不虑被灭门的危险。而且没有了太玄宗,华阳宗就是北地修仙界的唯一大宗门,可以垄断北地所有的修仙资源。越想越是激动,两个人都望着岳卓群,等着他进一步说明。

    岳卓群很满意李迈和比莆田的态度,淡淡地说道:“如今的太玄宗有两个元婴期修士,一个是柳清寒,另一个是无名。但是这两个都是元婴初期的境界。我们青火宗出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再加上你们华阳宗的老祖项紫云也是元期的修士,如此就可以吃定柳清寒和无名。

    我们青火宗再出一个元婴初期的大修士来对付太玄宗一些高阶的结丹期修士,同时我还会带过来一些结丹期的弟子。同样,你们两个宗门也要将你们的那些结丹期的长老和所有能够上得台面的弟子都带到太玄宗,等着我们发起进攻的时候,一起将太玄宗斩尽杀绝。”

    李迈和比莆田对视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之后,李迈凝声问道:

    “灭掉太玄宗之后,利益如何分配?”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