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抬起头看着杨玲珑,边思索着边说道:

    “太玄宗的柳师祖,我的义父,还有你们华阳宗的项紫云都是元婴期大修士,他们如果想要杀死你,和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吧?”

    杨玲珑点着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都是上千岁的人了,而且是元婴期大修士,其中的一个还是我的师父。他们没有理由会来杀我一个结丹期的小人物。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你和我这个年龄的时候,才是什么修为?恐怕还在筑基期晃悠吧!也就是说凭着他们的资质,我追上他们只是迟早的事情。”

    “那我们太玄宗的宗主的资质不差吧,如今他的岁数只有几百岁,而且十分地接近元婴期,又领悟了土之剑意,在修仙的道路上,你未必能够追上他吧!”

    “莫惊鸿心胸狭窄,几百年来心中只惦记着争夺太玄宗的宗主之位,如此心胸,想要证道,无疑痴人说梦!”

    许紫烟默然,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我师父……”

    杨玲珑一摆手止住了许紫烟的话说道:“你师父将精力都放在了制符术上,这一生想要突破元婴期都难。”

    “那……你师父?”

    “我很了解我师父!”

    “比莆田?”

    “一个精于计算之人,难道会入紫烟你的法眼吗?”

    “……”

    “青年一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修为和资质都在你我的后面,紫烟!”杨玲珑认真地说道:

    “只有你和我,才是这苍茫大陆上能够走上巅峰之人!”

    “……”

    “但是,这巅峰之人却只能够有一人!”杨玲珑的目光聚焦在许紫烟的身上:“你今日真的不杀我?”

    许紫烟轻轻摇头。

    “但是,来日我必杀你!”

    许紫烟心中一跳,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瞬即眉头又展开,目光变得清澈,望着杨玲珑微笑着说道:

    “无妨,这次就算我们两清了!下次你想要动手的时候,我不会再客气!不过,我想你也不会随便再和我动手了!毕竟你想要成为北地第一人,就不能够先死在我手里。”

    许紫烟顿了一下,语气极为坚定地说道:“玲珑,我是和你不同。你要的是笑傲峰巅,我要的是逍遥云海,你和我道不同,原本不相干。但是你若想笑傲峰巅,便要一步步地铲除修为高于你之人,而如此却影响了我的逍遥云海。我不想一次次地被人挑战从而影响我逍遥之心,所以,你下次若再挑战于我,你我势必分出生死。”

    杨玲珑的神色就是一僵,她刚才的那一番话,虽然说的也都是心里话,但是也想着在许紫烟的心中留下一道裂缝,让许紫烟的进境变得艰难。只要许紫烟在杀她与不杀她之间犹豫不决,就会成为许紫烟心中的一个不稳定因素。

    她知道许紫烟不会在这里杀她,许紫烟既然先前放过她,就一定不会立刻反目再杀她。所以,杨玲珑很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许紫烟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只要自己下一次再挑战她,许紫烟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斩杀,这表明许紫烟根本就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

    这让杨玲珑的心中生出一份惊惧,她知道从今天起就是和许紫烟当面,许紫烟也不会对她动杀机,而且两个人还很可能成为表面上的朋友。但是,只要自己对许紫烟动了杀机,许紫烟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斩杀。

    两个人之间一时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杨玲珑开口说道:

    “紫烟,你如今也已经是结丹期了,你会去中原吗?”

    “当然会去!”许紫烟坚定地点了点头,转头问道:“你呢?”

    “我也会去!如今的北地大比已经过去,在北地你我的修为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挑战性了,当然要去中原。”杨玲珑的目光中释放着闪亮的光芒。

    “那我们中原见!”许紫烟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她和杨玲珑之间的恩怨已经两清了,之后两人之间的道路要如何走,就看杨玲珑怎么想了。许紫烟此时心中的骄傲也被杨玲珑给激发了出来,她很想看看,她和杨玲珑究竟是谁走在了前面。

    “中原见!”杨玲珑也从石头上站了起来,两个人相互对视着,之后突然放声大笑。

    火凤山脉,众人还都没有离去。太玄宗和华阳宗是在等许紫烟和杨玲珑,而其他的人是想要看看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不过,大家此时在心中都认为,一会儿回来的一定会是许紫烟,至于杨玲珑恐怕会被许紫烟给杀掉吧。

    至于许紫烟为什么要将杨玲珑带走杀掉,也许是她和杨玲珑之间还有着一些秘密需要处理,不管怎么样,这些人是全无压力,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站在一边,一会儿看看太玄宗的修士,一会儿看看华阳宗的修士,心里盘算着,这两个宗门一会儿会不会打起来。

    空中传来衣袂飘动的声音,两条人影从空中展现。

    “嗖~~”

    分别向着太玄宗和华阳宗的阵营落去,李迈急忙上前,上下打量着杨玲珑,关切地问道:

    “玲珑,你没事吧?”

    “师父,我没事!我们回去吧!我有话和师父说。”

    “好,我们走!”

    李迈也是果断之人,他知道现在在此地,自己是处于弱势的,在无名这个元婴期大修士的眼皮子底下,压力真的是很大。

    目送着李迈带着杨玲珑等人离去,莫惊鸿轻声说道:“师兄,我们也走吧。”

    无名点了点头,太玄宗的人也向着空中飞去,迤逦地向着太玄宗而去。

    在太玄宗的大殿之上,许紫烟紧挨着师父坐在椅子上,古皇也靠着言峥坐在椅子上。而火舞,凌一剑,金无峰和天澜则是站在各自峰主的身后。许紫烟和古皇如今突破到结丹期,在这大殿之上就已经有了入座的资格。只是风泉的神色并不好过,他能够感觉出身后来自金无峰的压力,如果金无峰能够在他之前突破到结丹期,百草峰的峰主之位,就会立刻交到金无峰的手中。

    如果他不肯交,那个时候的金无峰就一定会向他公开挑战,而且很可能在挑战中将他杀死。

    “绝对不能够让金无峰突破结丹期!对,要控制他的丹药,没有了丹药的帮助,他想要在自己的前面突破结丹期,一定会非常的困难。”

    他在那里想着心事,大殿之上的各位峰主却在含笑倾听着几个大弟子叙说上古空间发生的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开心的笑容。他们没法不开心,在这次北地大比中,太玄宗无疑是最大的赢家,而且将华阳宗这一代的精英全部杀光,包括华阳宗的第一天才吕东阳。在未来的数百年里,太玄宗无疑会是北地修仙界中真正的老大。

    待这几个大弟子都叙说完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许紫烟的身上,他们都对许紫烟的这次上古空间之行非常地好奇。因为在大殿之中的这些人,无论是长辈还是和许紫烟同辈的人都没有进过结丹期光门那么远的距离。在目前的这些人之中,只有古皇进入到了结丹期第一层空间,而那层空间内的情况莫惊鸿等老辈人物都曾经在林上风那里听说过。至于结丹期第二层空间内的情况就没有人知道了,所以他们对于许紫烟的经历感到很好奇。

    “紫烟,说说你的经历吧。我们对后面的空间很感兴趣!”梁之洞微笑着说道,此时他的心里很自豪,对自己的这个弟子从心底满意。

    “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里面的空间和古师兄说的一样,其实每个空间都一样,要做的就是不断地领悟,最终达到进一步的突破。”

    “嗯!”众人都轻轻点头,感觉到许紫烟说的和他们心中所想的差不多,突然,莫惊鸿微微地皱着眉头问道:

    “紫烟,如今你是结丹期第七层的修为,算算时间,每个光门空间之内只允许一个修士领悟一个月的时间,你应该早就出来了啊,怎么会一直在里面?”

    许紫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一心只顾着领悟,根本就没注意时间,也许后面的光门空间内,允许修士领悟更长的时间吧!”

    许紫烟当然不会说实话,如果自己说了实话,让他们知道了在石室的外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就是自己事实上真的没有在那里得到什么好东西,人家也不会相信啊!说出来惹麻烦,还不如不说。

    对于许紫烟在光门空间内领悟的是什么,众人都默契地没有问,因为这是许紫烟私人秘密,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便摆下了宴席为这次北地大比庆功。一直到深夜时分,许紫烟等千符峰的弟子才跟着梁之洞回到了千符峰,而如今的无名已经是元婴期大修士,但是自从他在坊市中的铸剑铺中领悟了金之剑意之后,反倒并不在乎修炼的地点,而在乎对于道的领悟。

    当然这也是因为有许紫烟给他提供的丹药,拿着许紫烟送给他的丹药之后,拒绝了莫惊鸿苦口婆心的劝说,潇洒地回到了坊市中的那个铸剑铺。

    梁之洞,许紫烟和火舞几个真传弟子径直去了火焰峰,大家也没有再聊什么,一年以来,许紫烟几个人都一直处在领悟之中,精神着实都很疲惫,这几个人非常有默契地都没有运功调息,而是都实实在在地躺在床上用最普通的方法,睡觉来缓解疲劳。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