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不禁面露苦笑,心道:“师父,你来添什么乱啊!”

    散去了空中的那个圆圈,便不再去理会梁之洞,但是许紫烟也没有收起阵法。目前那围绕在火焰峰的迷雾中只是开启了初级阵法,只是屏蔽了修士的精神力,让他无法辨别方向,而且对修士的精神力还有着干扰的作用,让他不能够锁定一个方向。

    许紫烟相信,梁之洞会在那里幻阵中走来走去,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

    放下师父不管之后,许紫烟又开始围绕着方圆五里不断地向着山体,山基和方圆五里的地底打入符宝,一百零八个符宝打入进去之后,许紫烟降落在峰巅,静静地观察着周围的变化。

    刚才许紫烟是布设了一个聚灵大阵,慢慢地整个太玄宗山峰的灵力开始向火焰峰凝聚。许紫烟布设的这个聚灵阵只是火焰峰方圆五里的范围,对于整个太玄宗千余座山峰来说,所需要的灵力就是九牛一毛,损耗极其微小。

    但是,就是这样,千余座山峰各自损耗一点,却让火焰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灵气不断地不声不响地向着火焰峰凝聚,一个时辰之后,便达到了饱和状态。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心肺之间一阵通爽。整个火焰峰方圆五里的空间内灵力已经达到了太玄宗内门平均灵力的三倍,已经十分地接近了中原地区普通的灵力浓度,当然距离那些中原地区的宗门世家所占领的灵地还要差上很多。

    又用两根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见到梁之洞的脸上已经透露出微笑,正负着双手向着火焰峰的方向缓缓行来。许紫烟轻笑了一声,知道梁之洞已经破去了自己的幻阵,一道道手诀打了出去,将初级幻阵提升到了中缓幻阵。

    处于幻阵中的梁之洞猛然间发现自己周围的环境突然发生了变化,一会儿仿佛自己处身于仙境之中,四处亭台楼榭,仙音渺渺,让他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想要融入这片天地的想法,浑然忘记了自己究竟是在哪里。

    负手站立在峰顶的许紫烟微微一笑,挥手散去了空中的圆圈,向着四周望去,微微皱了皱眉头,总是觉得缺少了一点什么,猛然间顿悟是少了水。这个火焰山虽然灵雾飘渺,但却少了水的灵动,失去了一份仙境之意。

    想要把自己的下品水系宝器水蓝发带化成河水,又有一些舍不得。想了想,便向着处于幻阵之中的师父凝音问道:

    “师父,您可有什么水属性的宝器。”

    正处于幻觉之中的梁之洞猛然清醒,脱口而出:“没有,宗主倒是有一个。”

    “哦,是一个什么样的宝器?”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用,就是一正值葫芦,他也是偶然得到的,既不能防御也不能攻击,他就是用着没事装酒。”

    “哦,师父,你是再自己研究一会儿紫烟布设的阵法,还是紫烟将您引领出来?”

    梁之洞摆了摆手说道:“你忙你的,不用管师父。如果没有什么危险,你让你师兄师姐也进来领悟一下,对他们都有好处。”

    “好吧!”

    许紫烟身形飞起,瞬间便出现在阵法之外,望着外面火舞等五个正焦急的师兄师姐说道:“师兄师姐,师父让你们进去试试破阵。”

    火舞等人的眼睛一亮,望着许紫烟说道:“师父可是已经破阵了?”

    许紫烟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不过里面没有什么危险,就是一座幻阵,师兄师姐进去试试,对你们领悟符阵很有好处。”

    “好!”火舞等人听到许紫烟的话,欣喜地冲进了迷雾之中。

    后面的千余名修士羡慕地望着火舞等人,许紫烟目光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

    “筑基期第七层的弟子可以进去试试,低于这个层次的就不要进去了,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对于精神力还是有害的。”

    话落,也不理会他们,流云身法展开,向着已经改名为太玄峰的万剑峰飞去。

    身形在太玄峰下降落,向着守山的弟子拱手说道:“请师兄通报一下,就说千符峰弟子许紫烟求见宗主。”

    那些弟子自然是认识许紫烟,立刻向许紫烟回礼后,向着太玄峰巅飞去。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个弟子便从山峰返回,恭敬地说道:

    “许师姐,请您跟我来。”

    许紫烟点了点头,飞起身形,随着那个弟子向着山巅飞去。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前,那个弟子停下身形,向着许紫烟施礼道:

    “许师姐,您进去吧,师父在里面等您。”

    “多谢!”

    许紫烟回礼之后,然后又向着守护在大殿之外的弟子见礼之后,便举步迈进了大门。大殿之内只有莫惊鸿一个人端坐在椅子上,见许紫烟走了进来,便宏声大笑道:

    “紫烟,你怎么想起来到师伯这里来了,是不是腻烦了你师父那个老家伙,想要加入我们太玄峰?”

    许紫烟无语地望着莫惊鸿,哭笑不得地行了拜见宗主之礼之后,才开口说道:

    “宗主,今天紫烟到您这里来,是因为紫烟在幽冥中得到了一件宝贝,想要和宗主交换一件宝贝。”

    “噢?”莫惊鸿渐渐地收起了笑容,想到许紫烟既然敢说她得到的是一件宝贝,就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眼中便也透露出兴趣,凝声说道:

    “拿给我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宝贝。”

    许紫烟这次来是准备拿出不死草和莫惊鸿交换的,一方面不死草对于自己确实不算是什么,另一方面,莫惊鸿对自己也不错,又是自己义父的师弟,将来自己给义父不死草的时候,一旦义父问起有没有给莫惊鸿,到那时反而不好。但是不死草对于北地修仙界毕竟是极其珍贵之物,所以许紫烟并没有立刻拿出不死草,而是更加压低地声音说道:

    “宗主,您还是先把大门关上吧。”

    莫惊鸿神情一愣,继而失笑道:“紫烟,你真有至宝?”

    “嗯!”许紫烟认真地点着头。

    莫惊鸿哈哈大笑着一挥袍袖,大殿的两扇门便轰然关闭,望着许紫烟,莫惊鸿轻笑道:

    “紫烟,你这回可以拿出来了。”

    许紫烟依旧没有动,而是低声说道:“宗主,我想要求你在见到我拿出来的东西之后,对今天的事情保密,不要再告诉其他任何人。”

    莫惊鸿见到许紫烟磨磨唧唧的样子,心中便有些不悦,但是因为他一直十分看好许紫烟,又因为许紫烟是他师兄无名的义女,所以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到莫惊鸿点头,许紫烟立刻取出了一棵不死草,上前递给莫惊鸿。莫惊鸿迷惑地将不死草接到的手中,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迷惑地抬头望着许紫烟问道:

    “紫烟,这棵草就是你说的至宝?”

    许紫烟点了点头,小声说道:“这是不死草。”

    “嗯,是不死……什么?”

    莫惊鸿腾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睁着眼睛瞪着许紫烟。许紫烟竖起手指在自己的嘴唇前“嘘”了一声,然后严肃地点了点头。

    “呼~~”

    莫惊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立刻相信了许紫烟。他不认为许紫烟会欺骗他,因为许紫烟要本没有那个必要,欺骗他莫惊鸿有什么好处?立刻跑路吗?那不可能。

    小心翼翼地将不死草收了起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激动的情绪慢慢地压了下去,这才轻声地问许紫烟:

    “紫烟,你想要和师伯交换什么?只要师伯有,一定给你。”

    “师伯,紫烟想要你的那个水属性下品宝器,就是那个葫芦。”说到这里,许紫烟伸手指着挂在莫惊鸿腰间的一个水蓝色的葫芦,她一进入大殿,就看到了莫惊鸿腰间的葫芦。

    “你要这个葫芦?你要它干什么?它没什么用的。”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

    “紫烟,你换一个吧。这个葫芦真的没有什么用,我当初偶然得到它之后,研究了好久,真的没有大用。只是能够快速地聚集水灵气,再就是能装,没什么用。”

    “师伯,我就是要它,想要它当做一个水源,不知道可以吗?”

    “当作水源?”莫惊鸿微微一愣,继而失笑道:“一个宝器当然能够当做水源,只是拿一个宝器去当水源,那不是浪费吗?”

    “那师伯不也是把它当做酒葫芦?”

    “咳咳……”莫惊鸿咳嗽了两声,脸色微红道:“你要就给你,不过你要等一等。”

    “为什么?”许紫烟不解地问道。

    莫惊鸿一边把葫芦从腰间取下来一边说道:“师伯这个葫芦里面装的可都是好酒,等我取出来之后,再给你。”

    用了一个法器将葫芦里面的酒转了过去,然后将葫芦扔给了许紫烟,许紫烟接过葫芦之后,欣喜地向着莫惊鸿道别之后,便离开了太玄峰。在许紫烟离开之后,莫惊鸿再一次将不死草取出来拿在手中,满脸激动地望着手中那一缕青翠。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