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紫烟出了什么差错?为什么古皇还能够飞上擂台?紫烟不是已经将他体内的主经脉割断了吗?”

    他又向火舞的脸上望去,就变得更加地迷惑了。因为他从火舞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安,反而透露着无比的兴奋和急迫。

    火舞当然兴奋和急迫了,因为刚才许紫烟在他的耳边跟他说,她只是把古皇体内的主经脉割断了二分之一,如此古皇就只能够释放出三分之一的修为。最后,许紫烟拍着火舞的肩膀微笑着说道:

    “大师兄,上去吧,当着整个北地修仙界的面,去虐他吧,让整个北地修仙界知道千符峰真传弟子的厉害。”

    悲催的古皇果然被虐了,在他和火舞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法力只能够释放出来以往的三分之一,还没有等到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火舞一番急迫的法术,给虐得趴在了擂台之上。直接把看台上的言峥气得脑门上青筋直蹦,整个脸都是黑色的。反倒是给了梁之洞巨大的惊喜,忍不住放声大笑。

    接下来的情景不仅是让整个太玄宗震憾,就是整个北地修仙界也被震憾了。万法峰的五个真传弟子轮番着被千符峰的弟子虐着,这不禁让整个北地修仙界震惊的同时,也十分地惊讶:

    “太玄宗千符峰的弟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他们的修为明显不如万法峰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千符峰还有着什么秘法不成?”

    整个北地修仙界的修士都陷入了深思之中,而且他们都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在没有搞清楚千符峰的秘法是什么之前,尽量不和千符峰的弟子发生冲突。

    千符峰获得了全部胜利之后,那言峥在梁之洞的哈哈大笑声中,气得满脸青黑地一甩袍袖地离开了看台,径直飞回了万法峰,在那里他要等着他的弟子回来给他一个交代。

    在言峥被气走之后,许紫烟施施然地来到了擂台的另一边,走到了神色黯然地刚想要走回万法峰的五个真传弟子的面前,此时的五个万法峰的真传弟子,体内的经脉进一步受到了伤害,就连飞行都有些困难。所以,他们也做好了彻底丢脸的准备,想要在整个北地修仙界的面前走回万法峰。

    看到许紫烟施施然地走了过来,他们此时连恨许紫烟的力气和心情都没有了。这次受伤让他们意识到了,他们不仅仅是输掉了和千符峰的比赛,而且在后面的比赛都没有办法进行了,说不定这次真传弟子大比,千符峰就要排在最后一名了。这不仅仅是彻底丢了万法峰的脸,而且还让万法峰彻底损失了利益。这样的情况在太玄宗的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可以说他们就是万法峰的罪人,要永远地被万法峰一代又一代的弟子所嘲笑。

    许紫烟走到古皇的面前也不言语,直接抓起了古皇的手腕,旺盛的生命之气顺着古皇的手腕进入到了他的体内,迅速地恢复着古皇那割裂的经脉。古皇在许紫烟的生命之气一进入他的体内,立刻就被一种巨大的温暖包裹着,整个人都感觉懒洋洋的,舒服的不想要动一下。

    就在极度温暖的感觉中,古皇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飞快地好转,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古皇就知道自己的伤势痊愈了。如果此时再让他登上擂台,他绝对有信心击败除了许紫烟之外的千符峰其他的所有真传弟子。

    但是,与千符峰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他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下一次真传弟子大比,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突然,古皇身躯一震,他猛然想到了很快就是内门弟子大比了,他可以在内门弟子大比之时将失去的荣誉夺回来。到了那个时候,他一定要狠狠地虐一下千符峰的弟子,把他们像狗一样的虐。

    古皇的双目之中射出了厉芒,猛然间发现许紫烟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似笑非笑地望自己,身躯禁不住一抖,他此时已经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这样,一定是在和许紫烟比试的时候,被许紫烟做了手脚。如果在内门弟子大比的时候,自己像虐狗一样地虐了千符峰的其他弟子,恐怕许紫烟会把自己虐得比狗还惨。

    犹如一桶冷水从头上浇下来,古皇禁不住 打了一个冷战,许紫烟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脸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古师兄,这次是为了争夺利益,所以对不住了,下次内门弟子大比我一定不会这样做了。”

    “呼~~”

    古皇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此时他也不再敢想在内门弟子大比中去虐千符峰的弟子了。

    “只要赢了他们就好!”

    这是古皇此时心中最真诚的声音,接下来,许紫烟又分别治愈了木无为等人的伤势,此时古皇等人也已经不恨许紫烟了,因为许紫烟医治好了他们,如此他们就能够以最好的状态去进行下面的比赛了,不至于排在最后一名,成为万法峰的罪人。而且凭着许紫烟和万法峰的关系,许紫烟能够做到这一点儿,古皇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接下来的几天成为了千符峰真传弟子的表演,轮番地虐着各峰的真传弟子,在高台之上,不断地响起梁之洞开情地大笑声。

    四天后。

    千符峰进行完了所有的比赛,通杀了所有各峰。如此,这次真传弟子大比,千符峰无可争议地得到了第一名,拔得了利益分配的头筹。

    接下来是余下四峰之间的比赛,这对于许紫烟已经没有了吸引力,便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外门独峰开始闭关,继续自己的炼丹大业。这次有着千符峰提供给她的海量的草药,许紫烟便从一品丹药炼起。一品丹药千符峰也需要,不仅可以卖钱,而且还可以多给一些千符峰的外门弟子服用。

    原本梁之洞并不想让许紫烟浪费那个时间去炼制那些低品级丹药,但是许紫烟为了练手,还是主动要求炼制。有一个有背景的靠山还真是不错,梁之洞竟然给许紫烟弄到了一个下品宝器炼丹炉。

    只是,许紫烟炼制了海量的一品丹药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用符箓炼制丹药真的是太过浪费了,如果能够有一个火脉就好了。

    但是,到哪里去找火脉呢?

    许紫烟在自己的独峰周围找了一下,并没有找到。便离开了洞府向着千符峰飞去。此时她已经将所有的炼制一品丹药的药材炼光了,想着先去将这些一品丹药交给师父。

    下品宝器炼丹炉果然比许紫烟原先用的那些破丹炉要霸道许多,像这样的一品丹药,许紫烟一炉就能够炼制出来数千颗。而且炼制的速度也比原来的破丹炉快上许多,一天竟然能够炼制出来八炉丹药,也就是说,一天能够炼制出来几万颗一品丹药。

    许紫烟整整炼制了一个月的一品丹药,足足有一百五十万颗左右。许紫烟毫不犹豫地扣下了三十万颗,炼丹有两层的消耗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总不能白干活吧?收点儿炼丹费用理所当然。

    一来到师父的住处,梁之洞便高兴地将真传弟子大比的消息告诉给许紫烟听,在千符峰夺得了第一之后,万剑峰夺得了第二,万法峰第三,百草峰第四,而宝器峰却只能够垫底了。一说到这些,梁之洞就极为兴奋,将第一名夺得的利益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一直待到梁之洞说得过瘾了,停了下来,许紫烟才将一百二十万颗一品丹药交给了师父,梁之洞看完之后立刻拿出了二十万颗丹药要给许紫烟作为炼丹费用,被许紫烟当时就义正言辞地给拒绝了。理由就是,为了千符峰做事,是弟子应尽的本分,弟子做事是应该的,同样弟子将来需要千符峰的东西,千符峰提供给许紫烟也是应该的,因为是一家人,都不要那么客气。

    许紫烟的一番言议事和行为,不仅让在身边的火舞等真传弟子感动的泪水横流,就是梁之洞也感动的眼圈发红,当时就立刻向许紫烟许愿道:

    “千符峰的一切东西,都随便紫烟拿,只要她看中东西,就是她的。”

    只是不知道梁之洞和火舞等人如果知道了许紫烟已经扣下了三十万颗丹药会是一个什么表情。

    许紫烟当然不会立刻嚷嚷着要去千符峰的宝库看看,只是问了问,千符峰还有没有下品宝器飞剑,或者更高品级的飞剑,把梁之洞直接气得哭笑不得,笑骂道:

    “你以为宝器是那么好得到的吗?下品宝器在北地宗门就已经算作顶尖的装备了。千符峰还哪里会有什么更高级的宝器?就是下品宝器飞剑也没有了。”

    许紫烟倒是也没有什么失落,她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随口问一下,便立刻转向了地下火脉 的问题。令许紫烟意外的是,没有想到她这么一问,师父还真想起了在千符峰有一处火脉,只不过对于千符峰没有什么用处,早把它给忘了,如果许紫烟不问,还真是没有想起来。

    千符峰说是一峰,其实是一座巨大的山脉,在山脉的西方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叫做火焰峰。梁之洞带着许紫烟和其他的真传弟子很快便飞到了那里,从云中降落下来,站立在山峰之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