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洞将十个二品符宝拿在手中,吸了一口气,很快地便将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下来。运用精神力仔细地查看着许紫烟制作的二品符宝,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梁之洞才抬起头,望着许紫烟,目光中跳跃着兴奋,如同看到一个渴望已久的宝贝一般。许紫烟直接就被师父的眼神给打败了,弱弱地说道:

    “师父,能不能不那样看我?”

    “哈哈哈……”梁之洞突然放声大笑,笑了好久,这才慢慢地收住笑声。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赞叹和满意,轻声地说道:

    “紫烟,你要比师父年轻的时候优秀得多了。”

    许紫烟急忙施礼道:“师父谬赞了。”

    “不,紫烟,你担得起!”

    梁之洞话浇,将两个二品符宝扔给了火舞,然后将剩下的八个收了起来,对火舞说道:

    “紫烟制作的这两个二品符宝你拿回去好好领悟。”

    “是,师父!”火舞高兴地将两个符宝拿在手中,兴奋地抚摸着,龙刑天等人一脸羡慕地望着火舞。

    梁之洞轻斥道:“有什么可羡慕的,你们只要努力将制符术提高到九品符箓,就可以开始尝试制作符宝了。你们要努力,就算紫烟是个天才,你们也不想被她甩下的太远吧?”

    龙刑天等人的神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向着梁之洞躬身施礼道:

    “是,师父!”

    梁之洞从储物又拿出了五个三品符宝递给了许紫烟说道:

    “紫烟,这些符宝你拿去好好研究,尽快成为三品符宝师!哈哈哈……”

    三天后。

    太玄宗内门广场。

    摆下了一座擂台,是给真传弟子大比准备的。每天比赛一轮,也就是两个峰之间的比斗。战胜的一方就继续守擂,一直到被战败,或者通杀其它四峰。整个广场周围坐满了前来观看的北地修仙界的贺客。

    各峰峰主参加抽签,抽到一号位的竟然是宝器峰,二号位的万法峰,三号位的是百草峰,四位的是千符峰,太玄峰抽到了五号位。

    所以,第一轮比斗便在宝器峰和万法峰之间展开了。毫无疑问地,万法峰以绝对的优势胜出,只有宝器峰的大师兄天澜胜了两场,剩下的比斗宝器峰全部输掉。

    第二天。

    万法峰对百草峰,最终虽然以万法峰的胜利结束了比赛,但是其优势也不是十分地明显。而金无锋等人也没有太大的失落,他们原本就是瞄准着第三名的位置。一时之间,万法峰名声大振,言峥在北地修仙界的同道面前也长足了脸面,每天的脸上都荡漾着得意的笑容。

    第三天。

    万法峰对千符峰。

    古皇毫不犹豫地第一个站在了擂台之上,而且目光径直地望向了许紫烟。他知道许紫烟就是千符峰的第一战力,而且在心中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战胜许紫烟,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是真的想要和许紫烟斗上一场。

    他想要知道自己究竟和许紫烟差到什么程度。所以,他不想要在其他人的身上浪费自己丝毫的法力,他要以自己最巅峰的实力和许紫烟战上一场。

    许紫烟自然是立刻就感觉到了古皇身上战意 。

    不错!

    是战意!

    而不是杀意!

    许紫烟早已经在心中决定,只要她在万法峰的弟子身上感觉到杀意,她便会毫不犹豫地将万法峰的真传弟子杀掉,她不想给自己留下丝毫的后患。当然如果古皇等人并没有杀死自己的想法,她也不会的过份,会和其他峰一视同仁。

    古皇等人是接到了言峥要他们在擂台之上杀掉许紫烟命令,但是他们谁敢啊?杀许紫烟?能够保住命就不错了。所以,古皇虽然战意盎然,但是却没有透露出丝毫的杀意,这让在高台之上的言峥立刻沉下了一张脸。心中更加地怀念自己的小弟子夏桀,也就对许紫烟的恨意更加地加深了一分。

    感觉 到了古皇身上的战意,许紫烟身形一动,便上了擂台,淡淡地望着古皇说道:

    “古师兄请!”

    “许师妹请!”

    两个人话落,身上同时爆发出各自巅峰的战意。古皇的右脚向着地面一跺,无尽的海潮便向着对面的许紫烟扑击而来。许紫烟的手指一挑,一道金芒便从储物戒指中绕体而出,是那柄金属性下品宝器流金剑。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那柄流金剑钉在许紫烟面前的擂台之上。猛然间一道粗大而又厚重的剑柱在流金剑上生成,那高达数米的海潮在碰撞到那插天剑柱的时候,立刻便被割裂开来,向着两边奔涌而去,根本就伤不到站在流金剑后面的许紫烟分毫。

    “分!”

    许紫烟伸手一指,向着身前的那个插天剑柱一点,只见那插天剑柱瞬间便向着四处散开,数以万计的金丝一般纤细的光芒从那柄插天剑柱的身上释放出来。只是一刹那,那插天的剑柱就消失了,露出了流金剑插在擂台之上,那些消失的剑柱之光变成了数以万计的细小金丝,但是如果你仔细地去观察,会发现那些细小的金丝是一柄柄极其纤细的金色小剑。

    小剑虽然极其纤细,但是其剑的形状却没有丝毫的差异,如果给它放大就是一柄完整的宝剑。

    这数以万计的小剑相互交织,交织成了一个由剑而成的网,那个剑网迅速地将古皇给笼罩在里面,闪烁着耀眼的金光向着古皇收缩而去。身处剑网中的古皇瞬间便意识到了危险,将自己的实力完全释放了出去,不停地释放着法术,想要把那个剑网撑爆。但是,别说是撑爆,就是想把那个剑网的收缩给撑住都不可能。甚至是减缓一下剑网速度都不行。只是瞬间,那个由数以万计的剑气凝结而成的剑网就紧贴到了古皇的身体上。

    古皇瞬间就放弃了抵抗,浑身上下就被汗水湿透,他知道,只要许紫烟愿意,轻轻地引爆了这个剑网,他就会立刻尸骨无存。

    站在流金剑后面的许紫烟,屈起的手指轻轻一弹,一道剑意便射进了古皇的身体,瞬间将古皇体内的主经脉割断了一半,快得让古皇都没有感觉出丝毫。

    看台上的言峥面色大变,以他的眼光怎么会不知道,只要许紫烟一引爆那个剑网,他的大弟子古皇就会灰飞烟灭。刚想到开口替古皇认输,却听到身在剑网中的古皇开口说道:

    “我认输!”

    言峥的双目紧盯着擂台之上的许紫烟,如果许紫烟敢在古皇认输之后还杀了古皇的话,他就会立刻冲上擂台将许紫烟斩杀。但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听到古皇认输之后,许紫烟淡淡地点了点头,便一挥手散去了剑网,向着古皇拱手为礼说道:

    “承让!”

    “谢谢!”古皇神色黯淡地说道。

    看台上的太玄宗宗主莫惊鸿此时脸上的震惊无以复加,他知道许紫烟已经修炼成了金属性剑意,但是他没有想到许紫烟领悟剑意的境界已经赶上了他。若不是许紫烟的修为不如他,简直就可以和他一争高下了!这不禁让他再一次望了梁之洞一眼,心中真是想再问梁之洞一遍,是不是能够将许紫烟让给他万剑峰。

    很快,万法峰的第二个真传弟子木无为就飞上了擂台,其实连古皇都不是许紫烟的对手,他木无为上来不是找虐吗?但是,他不上来不行啊!因为这次真传弟子大比的规则发生了变化。如果哪一峰的弟子对另一峰的一个弟子不战就认输,那就是对另一峰所有的弟子认认输。也就是说,在这场峰与峰比斗中,这个认输的弟子就不用比了,直接判他连输六场。

    这个结果是木无为不想要的,也不可能要的。他心中想的是,自己可以输给许紫烟,然后在和千符峰其他弟子的比斗中再赢回来,反正这次比的是总胜利数,就是许紫烟将自己一方通杀到底,那也没有用。因为千符峰的其他弟子和宝器峰一样,太弱了。

    而许紫烟依旧是老手法,将木无为用剑意之网给困住之后,又用剑意神不知鬼不觉地割断了他体内一半主经脉。

    如此在很快的时间里,许紫烟就连胜万法峰五个弟子,把看台之上的言峥气得脸色黑青。梁之洞倒是从一开始就乐到了最后,让言峥很是不爽,冷冷地说道:

    “梁师弟,你们千符峰也就许紫烟一个底牌吧?这么早就亮出来,你不怕之后的比赛全输了吗?”

    “哈哈哈……”梁之洞笑得很开心,他已经在许紫烟那里得到了承诺,而且也让许紫烟和火舞试验过了,心中不禁暗自讥讽道:

    “你那些弟子还有再战的能力吗?”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让梁之洞坐不住了,因为在火舞登上擂台之后,古皇又再一次地飞上了擂台。

    “怎么会这样?紫烟出了什么差错?为什么古皇还能够飞上擂台?紫烟不是已经将他体内的主经脉割断了吗?”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