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相互之间的敬酒也都结束了,大家也都呆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和身边的人谈笑着。像这样盛大的场面,对于这些青年一代也绝对是个历练,也是相互结交的一个机会。而且,许紫烟这一桌也已经风平浪静了,没有人再过去敬酒。所以,这些人也不再关注许紫烟那一座。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人的举动又让所有的人震惊了起来。而且这次震惊还不仅仅是局限在青年一代上,就是那些老辈人物也一个个面露惊异之色。

    萧雪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端着一杯酒施施然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向着许紫烟走去。整个广场此时都寂静了下来,目光都随着萧雪浪的身影移动。终于,萧雪浪的身影停在了许紫烟的面前,含笑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的嘴角咧了咧,无奈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苦笑着说道:

    “萧前辈,您这是整得哪一出啊?”

    “哗栅”

    跌落一片眼珠子,一个长辈,而且是世家联盟的盟主亲自去给许紫烟敬酒,许紫烟不但没有诚惶诚恐,反而在责问萧雪浪整得是哪一出?这……这……许紫烟她还正常吗?脑子没有烧坏吗?再说,萧雪浪干嘛要去和千符峰的一个弟子说话啊?而且还不是把人叫过去,而是亲自前来。抬头看看天,很睛朗啊!不可能有雷劈啊!今天这究竟是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紫烟,就是来和你说两句话。”

    萧雪浪很自然地坐了下来,又挥手让大家都坐下来。但是谁敢坐啊,一个个的目光不禁都望向了许紫烟。许紫烟心中苦笑道:

    “这下子风头出大了,以后想要低调闷声发大财都不可能了。”

    先走向萧雪浪告罪施了一个礼,这才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其他的人看到许紫烟已经坐下,而且萧雪浪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示,便也一个个告罪施礼坐了下去。不过,坐是坐下去了。但是却没有人说话,毕竟一个结丹期第十层修为的大修士,就是什么也不干,单单地坐在那里,给人的压力也足够大了。

    萧雪浪在在这种场合自然是不会说什么,只是亲热地和许紫烟等人闲聊子几句,并且在最后向许紫烟发出了邀请,希望许紫烟在有时间的情况下,去他们萧家做客。这个邀请就已经让在座的人惊得掉了下巴。

    这些人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也不是没有去过萧家做过客。但是,那都是以小辈的身份去的,也都是萧家小辈人物邀请的。作为世家联盟的盟主,萧家的家主是不可能在他们前去的时候露面的。但是,今天萧雪浪却是亲自向许紫烟发出了邀请,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只要许紫烟前往萧家,萧雪浪这个世家联盟的盟主要开门迎接,全程陪同的。

    萧雪浪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礼貌地离开了,留下了一群膛目结舌的人。火舞是知道萧雪浪之所以如此对待许紫烟的原因,但是其他的人不知道啊,一个个古怪地望着许紫烟,心中琢磨着许紫烟究竟是什么背景,她不是来自世俗界的家族吗?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看来得重新调查一下了。

    坐在萧锦那一座的弟子也都怪异的看着萧锦,不知道萧锦的父亲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萧锦自然是不会说,一副莫然的样子,却显得高深莫讲。

    还没有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又一个令人震惊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在萧雪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之后,散仙盟的盟主文青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端着一杯酒施施然地朝着许紫烟走去。

    这一下,就连现在的太玄宗宗主莫惊鸿也搞不懂了。自己宗门的弟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了,重要的要让世家联盟的盟主和散仙盟的盟主亲自前去敬酒?

    目光望向梁之洞,梁之洞自然是不会说。处于礼貌,萧雪浪不说,他怎么会说?更何况,那文青为什么要去许紫烟那里,连他都不知道。

    见到文丰走了过来,许紫烟只好内心纠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心中暗道:

    “各位前辈,各位老大,你们是不是闲得发慌,拿我来开心了?这是什么场合?几千人的大聚会,这不是要捧杀我吗?”

    看到许紫烟脸上的为难神情,文青在心里就觉得好笑。不过,他也不能不来。那萧雪浪和许紫姆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萧雪浪来给许紫烟敬酒了,那么想到自己和许紫烟的关系,他觉得自己能不来。所以,他来了。姗

    又是一番慌慌乱乱的过程之后,文青也和许紫烟等人闲聊了几句,最后叮嘱了许紫烟一番,一定要抽出时间去散仙盟做客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这个宴会就在大家对许紫烟的各种猜刻中过去,许紫烟等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开始准备三天后的真传弟子大比。

    可是,许紫烟刚刚回到自己在千符峰的住处不久,梁之洞就风风火火地跑到了许紫烟的居住门外,大声地喊着:

    “紫烟,你在里面吗?”

    梁之洞之所以这么风风火火的跑到许紫烟这里来。原来是在刚才结束的宴会之后,梁之洞就把着文青的手臂追问他为什么要去许紫烟那里。文青的心中可不知道梁之洞对于许紫烟了解多少,而许紫烟又叮嘱自己,对于她的一切不要向外说。便找了一个自己认为梁之洞应该知道的事情说道:

    “恭喜梁师兄啊!”

    “恭喜我?恭喜我什么?”梁之洞迷惑地问道。

    “恭喜你牧了一个好弟子啊!这么年轻,却已经是二品符宝师了!”文青笑着说道。

    “什么?”梁之洞差一点儿从地上跳了起来,这才多久啊,自己的弟子就能够制作二品符宝了?这……也太让人受不了了吧!

    看到梁之洞的表情,文青的神情就是一僵,心道:“不会吧?许紫烟二品符宝师的身份梁之洞也不知道?这…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梁之洞直接地问道。

    “哦,我儿子和紫烟很是投缘,所以前几天也拜访了紫烟,她……卖给了我两个二品符宝。

    ”

    此时的梁之洞还哪里有心情去看文青的表情,匆匆地和文青告辞之后,就风风火火地跑到了许紫烟的住处,激动之下,便押着嗓子喊上了。他这一喊不要紧,直接把火舞等人也都给喊了出来,天空中人影闪动,火舞五个人便出现在梁之洞面前,看着师父激动而又焦急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

    “师父,出了什么事情?”

    梁之洞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双目紧盯着许紫烟的竹门。要知道,他才给许紫烟多久二品符宝啊,许紫烟就能够**制作出二品符宝,这绝对就是制符的天才,很可能千符峰的辉煌就会在许紫烟的手中实现。这让梁之洞怎么会不激动,不兴奋。

    就在梁之洞的激动和兴奋中,竹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许紫烟从里面走了出来,迷惑地望着师父和师兄师姐们问道:

    “师父,你们这是干嘛?”

    梁之洞径直地向着许紫烟的屋子里走去,边走边说道:“进去再说。”

    许紫烟莫名其妙地跟着师父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火舞等人也跟着走了进来。待梁之洞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便将目光仅仅地锁定着许紫烟问道:

    “紫烟,你可是已经成为了二品制符师?”

    梁之洞这一句话出口,火舞等人便立刻呆滞了。望着许紫烟的目光由呆滞渐变成不可置信,渐渐地又变成了狂热。就连火舞的目光中都是一片狂热,没有丝毫的嫉妒。因为今天文青和萧雪浪当众跑到他们一桌向许紫烟发出邀请之后,火舞就已经对许紫烟没有了丝毫的嫉妒,在潜意识中已经把许紫烟提升到了师父梁之洞的地位,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如今听到师父说许紫烟已经是二品符宝师了,而且许紫烟答应过些日子指点自己制符术,他自然是希望许紫烟越强越好,许紫烟越强,就证明许紫烟对于制符术一定有着独到的理解。如果许紫烟肯将那种理解传校给自己,自己就一定会迅速地提高自己的境界。

    最重要的是,许紫姆和他们没有丝毫的利益之争。一个千符峰的峰主,人家根本就没看在眼里。所以,包括火舞在内的所有千符峰的真传弟子都诚心地希望许紫烟越强越好。

    听到师父的问话,许紫烟立刻就知道了文青将自己已经是二品符宝师的事情说出去了。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自己其他的事情也说出去,不过略微地想了一下,便觉得文青不可能说出去。说自己是二品符宝师,恐怕还认为是自己的师父已经知道了,这才说出去。迅快地想完这些之后,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

    “是,师父!”

    话落,也不理会师父和师兄师姐震惊的模样,便直接拿出来十个这些日子制作出来的,准备给师父看的二品符宝递给了师父。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