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人当中,林渡苦,王瑶儿的心中是最气愤的。自己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师弟师妹拉上了许紫烟这条线,你就跑过来给设置障碍,而且言语之间充满了挑拨,这不是当面打脸吗?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火舞等人,让许紫烟在千符峰受到了欺辱,那许紫烟还不在心底将自己等人给恨死了。这三个人虽然没有什么历练上的经验,但是却绝对不蠢。双目之中释放着杀气瞪了梁中书一眼,之后便急忙将自己手中的酒杯倒满,然后对着火舞等人说道:

    “火师兄,诸位师兄。我们也是因为在宗门之中几乎天天听到师弟说起他们族内的妹妹许紫烟,这才对许师妹生出极大的兴趣。小弟缺乏历练,确实是怠慢了诸位师兄,这一切都是我们三个人的过错,于许师妹无关。我们在这里给诸位师兄赔罪了。”

    话落,三个人痛快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脸上现出尴尬之色望着火舞等人。

    火舞等人哈哈大笑,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才说道:“无妨,紫烟是我们最疼爱的师妹。别说你先敬了她,然后还敬了我们。就是你只敬她,不搭理我们,只要紫烟高兴,我们就高兴。”

    火舞的话一出口,这些个中型宗门的弟子就是一愣,别说是梁中书,就是林渡苦三人也没有想到火舞会说出这番话来。而且看模样,火舞绝对不是在说反话,而且说的十分地真诚。这在龙刑天等人的脸上也能够看出来,一个个笑嘻嘻的,完全是那种紫烟高兴,我们就高兴的模样。

    而此时的梁中书则是完全僵硬在了那里,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而且到现在他的脑子里还是嗡嗡的,怎么也想不通,火舞等人为什么会对许紫烟是这样的一个态度。站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白袍青年,正是当初在猫鼠山站在粱中书身后的那个齐青竹。

    此时看到梁中书那羞怒而仿捏的神色,嘴角隐蔽地掠过一丝冷笑,眼中寒芒一闪,迅即隐藏了起来。

    许紫烟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将自己手中的酒杯倒满,端起来向着火舞几个师兄师姐说道:

    “师兄,你们还让不让紫烟活了?哪里有这样欺负自己的师妹的!师妹向你们赔罪了,见到自己族内的哥哥姐姐,师妹一时高兴,便忘记了齐瞰,师兄师姐不要怪罪紫烟,紫烟在这里向你们赔罪了。”

    听到许紫烟的这一番话,火舞几个人心里叫那个爽啊!你看看人家紫烟的心胸,看看人家紫烟的素质,每一句话都让人感觉到心里舒服。几个师兄师姐嘻嘻哈哈地端起酒杯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嬉笑着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啊,我们可没敢欺负你啊!你可不能够随便给师兄师姐盖帽子。这要是被师父知道,惩罚我们的时候,你可要讲情啊!哈哈哈……”

    看着千符峰的六个真传弟子相互之间没有丝毫隔阂地开着玩笑,林渡苦,莫一笑和王瑶儿的眼中都透露出一缕羡慕。心中想着自己是不是回到宗门之后,也要改变一下自己对同门的态度。

    此时的梁中书完全被孤立在外,没有人搭理他。这已经是第三次他在许紫烟的面前吃瘪了。而且由尤以这次为重,一时之间便忍受不住心中的羞怒,愤愤地说道:

    “听说三天后就是贵宗的真传弟子大比,到时候希望能够看到许师妹还是这样潇洒!”

    许紫烟转过头淡淡地看着他说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伽…”梁中书登时就被许紫烟激的面红耳赤,生硬地说道:“许紫烟,你不要太狂,哼!等到了北地大比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这么张狂!”

    “想看我张狂?”许紫烟的嘴角撇了撇,不屑地说道:“你配吗?”

    “伽…”此时的梁中书已经气得浑身开始轻颤。

    坐在这桌周围的十几桌的修士也都听清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都一个个将目光聚焦在这里,看着事态的发展。而许紫烟在这么一会儿,有很多的修士前来给她敬酒,原本就已经引起了北地那些青年弟子的注意,此时那些距离远的修士虽然听不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也都将目光聚焦在这里。就在许紫烟冷笑和梁中书尴尬地下术粱台的时候,一道犀利地创意向着许紫烟直逼了过来。许紫烟抬头凝目一望,却看到一个泉娜的身影正缓缓地向着自己走来。

    “周子媚!”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动,望着周子媚缓缓而来的身影,便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筑基期第八层初期,还修炼成了创意!”

    此时的许紫烟也不禁对周子媚刮目相看,原来她只是认为杨玲珑才是她的大敌,如今杨玲珑已经陷在了海底世界,却没有想到周子媚却成长了起来。周子媚来到了许紫烟的面前,目光中根本就没有他人,而是直视着许紫烟,冷冷地说道:

    “许紫烟,你一定会参加北地大比吧?”

    “是!”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们也是吧!”周子媚的目光又望向了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

    三个人也同时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周子媚的神情依旧冰冷,目光扫过许紫烟和许天狼等四个许家之人,冰冷地说道:

    “在北地大比之前你们四个好好享受生活吧,到了大比就没有机会了!”

    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的脊梁就是猛然一挺,一股爆裂的气势透休而出。那气势的强悍不仅让对面的周子媚脸露意外,就是他们的师兄师姐林渡苦,莫一笑和王瑶儿都是心中一凛。他们平时可没有见过许天狼三个人的身上爆发出如此爆裂的气势。这种气势让他们都感到心惊。

    要知道许天狼等人可是在炼气期的时候,就几番经历生死,又经过海底世界几番惨烈的厮杀,一旦心中生出杀意,那爆发出来的气势,岂是眼前这些还没有太多经历,只知道苦修的弟子能够比拟的。

    所以,各个宗门,世家和散仙中的青年弟子,往往都是经历过了北地大比之后,幸存下来的那些弟子才能够成为北地真正的佼佼者。在经历北地大比之前,大部分青年一代还都只是一些眼高手低的自负者。

    这种气势让这一桌中的人的皮肤都生出寒意,前来挑战的周子媚也目生警惕。没有了刚才的骄傲和自信。使劲地咬了咬牙,再度恢复了冰冷,望着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的许紫烟,恨恨地说道:

    “我不会让你们从北地大比活着出来的。”

    许紫烟并没有爆发出一丝的气势,周子媚虽然表现出来了她的强势,但是还引不起她的兴趣。不过当周子媚再一安出言威胁的时候,火舞却忍不住了。当着他的面,却要杀他的师妹。这不是把他这个千符峰的大师兄放在眼里吗?所以,他狠狠地冷哼了一声,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被许紫烟给拦住了。然后淡淡地瞅着周子媚说道:

    “你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淡淡的语气让周子媚的心很受伤,但是她也不能够在这里和许紫烟相斗。只有狠狠地瞪了一眼许紫烟,转身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只是气势已经远不如来的事情强悍。许紫烟望向周子媚的背影,微眯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厉芒,在她的心中已经泛起一丝杀意。

    在远处的一张桌子上,一个穿着很是扑素的青年在许天狼三个人身上爆发气势的时候,目光就是一厉,瞬间就锁定了许天狼三个人。

    “好强悍的杀意!”

    眼中的厉色瞬间隐藏,目光中透露出对许天狼三个人的兴趣。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华阳宗的真传五弟子吕东阳。转首对着身边的凌一创轻声问道:

    “凌兄,那三个修士是你们太玄宗哪一峰的弟子?”

    凌一创自然是知道吕东阳问的是谁,因为他也吃惊地感受到了许天狼三个人身上透射出来的杀意。不过他并不认识许天狼他们,于是微微地摇了摇头说道:

    “他们不是我们太玄宗的弟子,我也不认识他们。”

    “晤!”吕东阳轻应了一声,没有再言语。

    此时,梁中书已经很无趣地离开了许紫烟那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只是他的目光中充满了狠庚,在心中下定了一个决心,那就是在北地大比中,一定要许紫烟死。而林渡苦,莫一笑和王瑶儿从内心深处对梁中书已经非常地反感,不愿意再回到那一桌。许天狼等三人就更想着和许紫烟好好聊一聊了,于是这六个人就在旁边加了一个座坐了下来。

    一方表现出来了结交的诚意,而且修为也都不低。而火舞等人又是东道主,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许天狼等人还是许半烟的家族中人。所以,很快就聊到了一块。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