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当初自然是见识过许紫烟符箓的厉害,特别是许紫烟最后还用上了符宝。而如今他们都知道许紫烟是太玄宗千符峰的弟子,如此说来,那些符箓和符宝很可能就是许紫烟自己制作的。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如何能够放弃结交的机会。

    于是,又忙忙乱乱地一阵子,那些不认识许紫烟的修士,一个个都怪异地望着许紫烟。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向她敬酒,而且很明显那些人的脸上都带着尊敬。

    还没有等到众人吃惊的表情落下,便又看到一个童子模样的人,带着一群散仙也向着许紫烟走去,也都纷纷地向着许紫烟恭敬地敬酒,这一下子,整个广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许紫烟的身上。

    原本,这次太玄宗对于招待这些贺客就有划分,各峰有着自己招待的对象。太玄宗招待华阳宗,万法峰招待中型宗门,百草峰招待小型宗门,宝器峰招待散仙盟,而千符峰招待世家联盟,大家互不干扰,各招待各的。

    但是,如今不仅是有小型宗门的弟子前去敬许紫烟的酒,现在连散仙盟的修士也去了,如今也只有华阳宗的弟子和中型宗门的弟子没有前去了。

    这许紫烟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受到北地修仙界这么多的修士敬重?和许紫烟不认识的修士,此时都呆呆地坐在座位上,想看一看还会有谁前去向许紫烟敬酒。

    这时在中型宗门的几张桌子上站起了几个人,每个人都端着酒杯向着许紫烟这桌走了过来。广场上的人都将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了许紫烟这一桌,都 想看一看这些中型宗门的弟子主要是去向谁敬酒。

    许紫烟此时也看到了那几个人中的三条人影,双目便是一亮,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微笑着望着那三条人影。待那三个人影接近之时,脸上绽放着真诚的笑容唤道:

    “天狼哥哥,天海哥哥,岚姐姐,你们也来了。”

    这三个人正是一气宗的许天狼,百峰宗的许天海和引月宗的许岚,三个人来到了许紫烟的面前,亲切地笑着说道:

    “紫烟妹妹,我们来看你啦!”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去看我?”许紫烟有些嗔怪地问道。

    “来的时候,你去招待别人了,看到你太忙了,就没有去打扰你,想等着你闲下来的时候,再去找你。”许天狼呵呵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还有四个修士已经走到了近前,许紫烟目光一闪,她认识其中的一个,正是北地神机宗如今的大弟子梁中书,而其他的三个修士自己并不认识。

    这个时候,许天狼向着许紫烟介绍道:“紫烟,这位是我们一气宗宗主的真传大弟子林渡苦。大师兄,这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我在家族中的妹妹许紫烟。”

    “呵呵,许师妹,我和你的几位师兄师姐都是老相识了,倒是和你是第一次见面,师兄敬你。”

    “谢谢林师兄,小妹先干为敬。”许紫烟痛快地将手中的酒喝干了,就是看在许天狼的面子上,许紫烟也会对林渡苦表现足够的尊敬。

    “紫烟妹妹,这是我们百峰宗宗主的真传大弟子莫一笑。”许天海在一旁介绍着。

    “莫师兄,小妹敬你。”

    “呵呵,天海师弟可没少在我的面前夸你,在他的心里,你的地位可是要比我高啊!哈哈哈……”

    许紫烟被莫一笑说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嗔怪地看了一眼许天海。许天海只是呵呵笑着站在一边,表现出一副莫一笑说出了他的心里话的模样,直让许紫烟有些哭笑不得。

    “紫烟妹妹,这是我们引月宗宗主的真传大弟子王瑶儿。”许岚也在旁边向许紫烟介绍道。

    王瑶儿也是女子,和许紫烟说起话来自然就随便了许多,上前拉着许紫烟的手说道:

    “紫烟妹妹,听说你的制符术很厉害的,到时候师姐我求到你那儿,你可不要推辞啊!”

    许紫烟微笑着点头说道:“没问题,只要是我能力所及。”

    这三个人也都认识火舞,只是和火舞的交情很是泛泛,也就是点头之交。所以,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师弟师妹是和许紫烟一个家族出来的,而且感情十分地要好,便主要是想和许紫烟交好。毕竟有着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作为纽带,相交起来会顺畅许多,这也是三宗的宗主将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带来太玄宗的原因。将来求许紫烟私下给自己宗门制作一些符箓,也方便许多。

    这也是三个人还是不怎么通世故,心情迫切之下,就直接奔着许紫烟去了,反倒是将火舞等人晾到了一边。一旁北地神机宗的梁中书看到其他三个宗门的真传弟子对于许紫烟还要比对自己热情,心中的妒火就已经燃烧了起来。

    他当初在猫鼠山第一次见到许紫烟,就看许紫烟不顺眼,等到在幽冥中于许紫烟第二次见面更是心生怨恨。如今再看到许紫烟很受北地修士的尊敬,心中就更加地不是滋味。要知道梁中书可是一个有野心的修士,他辛辛苦苦地就是为了能够被北地修仙界的修士接受,得到北地修仙界的修士的尊敬。苦心经营了数十年,却没有想到许紫烟却轻松地得到了这份尊敬,而自己却还是在苦心经营之中。

    这种事情是梁中书不想看到的,也不愿看到的。他这次跟着其他三个中型宗门的真传大弟子前来,就是想要破坏许紫烟的形象的。他可不想看到许紫烟和那三个宗门的真传大弟子结下友谊,这与他的计划不符。眼珠转了转,便微笑着向着火舞端起酒杯说道:

    “火师兄,小弟敬你一杯。”

    火舞爽利地和梁中书干了一杯,如今梁中书的名声火舞也有所耳闻,在心里对梁中书也有着几分敬佩,所以在言辞之间也透着客气。

    梁中书和火舞喝了一杯之后,淡淡地说道:“火师兄,你们千符峰的许师妹还真是受欢迎啊!我看许师妹的名声在事个北地修仙界都很响亮啊,这真是千符峰的福气,呵呵……”

    梁中书的话音一落,周围瞬间便寂静了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梁中书。梁中书却没有去看周围的人,只是微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他能够想象到火舞的愤怒,也能够想象到火舞等几个千符峰弟子在心中种下了一颗刺,这颗刺就是许紫烟。从今往后,许紫烟恐怕在千符峰就没有会么好日子过了。此时,火舞等人一定是在将愤怒的目光射向许紫烟,风头是随便抢的吗?你许紫烟在抢风头的时候,有考虑过你的大师兄火舞的感受吗?

    至于林渡苦,莫一笑和王瑶儿三个人,梁中书在心里还真是瞧不起他们。三个只知道修炼的**,还真就以为结交了许紫烟,就能够得到好处了?等着千符峰将许紫烟孤立的同时,自然也会将你们三个给排队在可交的修士之外,到时候,三个**哭都没地方哭去。

    好整以暇地将手中的酒杯转了一圈之后,嘴角微微翘起,透露着一丝讥讽地笑容,这才抬头望向了众人。手一抖,酒杯差点儿掉落到地上,脸上的笑容因为僵硬的太快已经走了形。因为他此时是看到了火舞等人愤怒的样子,但是那愤怒的目光却不是朝着许紫烟,而是正朝着他。

    不仅仅是火舞等人,就是林渡苦,莫一笑和王瑶儿三个人的目光也喷射着怒火望着他。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放,恐怕此时的梁中书已经被凌迟了。在这些人当中,只有许紫烟的眼中没有怒火,却只有着讥讽,嘴角和他一样微微地翘起,透露着一丝讥讽。

    “这是……怎么回事?结果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梁中书觉得的脑子不好使了,以前多次运用的诡计似乎在这里都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火舞等人可不是傻子,他们怎么会不明白梁中书的险恶用心。当然,如果许紫烟在之前没有表现出她的实力,和她对于火舞等人的重要性,恐怕他们就是知道了梁中书的险恶用心,也会对许紫烟有着极其恶劣的想法。但是,他们现在会吗?当然不会。

    许紫烟现在在他们心中是什么份量?修为比他们高不说,当初在幽冥的鬼界救了他们的命不说,就说未来能够给他们炼丹,如此他们的未来就压在了许紫烟的身上,哪里还敢对许紫烟有着不好的想法。更何况,在千符峰最拿手的制符术上,许紫烟也走在了前面,而且答应指点他们,这无疑就起到了师父授业的作用,这样的一个师妹,别说平时对自己等人十分地尊敬,就是嚣张跋扈一点那又怎样?

    在这个时候,梁中书跑来给他们和许紫烟之间煽风点火,这要是许紫烟对他们有了一丝看法,这不是在毁掉他们的未来吗?给梁中书脸子看,那是因为今天是宗主大典,如果错开今日,火舞等人就会直接揍他个金光灿烂。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