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能够坐到这一桌的修士,哪个不是骄傲的主。所以,并不是每个人听了李安然的话之后,就会对许紫烟立刻心存敬畏,反而引发了内心的骄傲。果然,便有一个修士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说道:

    “这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现在不如她,不代表我们将来不如她。她不过是因为在太玄宗,有着上好的丹药服用罢了。如果等到我们大家都进入了结丹期,到那个时候,就是太玄宗也没有那么多的适合结丹期的丹药吧?更何况自从太玄宗上代宗主死后,太玄宗已经没有了五品炼丹师。

    到时候,我们和许紫烟就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那个时候,就要看个人的资质和悟性了,在这方面我还是有着信心的。只要我过了结丹期,那个许紫烟就会很快被我甩在身后。李兄,你现在就对许紫烟如此佩服,说自己配不上她,是不是太过小看自己了?”

    得意洋洋的说完这番话,斜着眼不屑地望着李安然。原本在他的心中认为,李安然一定会被自己的话羞辱的羞恼成怒,或者是惭愧的起身离开。但是当他斜眼望着李安然的,却反而看到李安然正在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在看着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那看向对方的眼神就是**裸的看白痴般的怜悯,李安然淡淡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许紫烟的资质不好?”

    “难道她的资质会比我们所有人都强?”

    庞喜师神情一滞,之后便将在座的所有人都拉了进来,用以压制李安然,让李安然不敢得罪这里的所有人,如此自己也不会太过难堪。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安然根本就没有在乎他刚才那句话,而且还接着他话说道:

    “不错,许紫烟的资质比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 。”

    “什么!”

    这次不仅仅是那个和李安然争执的修士脸色变了,在座的所有修士的脸色都变了。不过,一个个并没有像庞喜师所希望的那样对李安然发怒,而是一个个的脸上若有所思。庞喜师突然地笑了起来,戏谑地望着李安然说道:

    “李兄,就算你要捧许紫烟,也用不着贬低我们这些人吧?”

    李安然鄙视地看了一眼庞喜师,内心深处已经涌动着怒意,淡淡地说道:

    “庞兄还用得着贬低吗?”

    “你……”

    庞喜师自然是听得懂李安然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他的资质已经很低了,根本就用不着贬低。登时气得就要和要安然动手,但是想到自己又打不过要安然,便狠狠地坐在那里,死死地瞪着李安然,李安然轻嗤了一声道:

    “你知道许紫烟什么时候进入太玄宗的吗?你知道许紫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吗?”

    “什么时候?”这次不是庞喜师问出声来的,而是萧锦问出来的。

    李安然朝着萧锦微笑着点了点头,伸出三个手指说道:“三年!许紫烟只进入太玄宗三年。而且在她刚进入太玄宗的时候,修为只有炼气期六层,是整个太玄宗外门弟子中修为最弱的。但是,她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从炼气期第六层修炼到了如今的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三年时间,试问在座的诸位谁能够在三年的时间里面达到这个水准?恐怕别说整个北地修仙界,就是整个修仙界也未必有这样的速度吧?”

    大家都陷入了震憾之中,三年的时间从炼期第六层到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个神话。

    他们哪个不是从三岁就开始被家族训练,如今就算做没有百年,也有着几十年。而那个许紫烟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超过了他们。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如同李安然所说的那样,那这许紫烟的资质就不是太好了,而是妖孽了。

    萧锦突然心中一动,望着李安然轻声问道:“李兄,既然许紫烟的资质如此的好,为什么在进入宗门之前才只是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这和她的资质不符啊!”

    众人也都一愣,那庞喜师更是认为李安然是为了捧许紫烟而夸大了事实,刚想要挑衅李安然几句。却没有想到李安然已经开口说道:

    “这和许紫烟的身世有关,其实关于这个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要诸位稍微一打听就会知道。那许紫烟来自世俗界的一个家族,而她的父亲是一个不能够修炼的人,所以便被家族放弃,赶到了一个偏远的村子,从此再也不能够返回家族。

    于是,许紫烟就出生在那个偏远的小村子。即使她有灵根,资质又极好,也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去理会,她也只能够跟随着父母在田地里工作。”

    萧锦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小女孩在田地里工作的景象,这对于他们都没什么陌生的。因为他们也都是修仙界各个家族中的嫡系长子,每个修仙家族中也有不能够修炼的人,或者资质十分低下的人,这样的人无疑会被家族无情的抛弃。这对于他们的认知,感觉十分地平常,而且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 不对。只是,他们现在很好奇,那许紫烟最终是怎么样走上修仙之路的。

    “直到她十四岁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经过他们村子的一个修仙者,许紫烟管她叫女仙。想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修仙者,那个修仙者发现了许紫烟的资质,便将自己的一身本事传给了许紫烟。如此,当许紫烟将此事告知父亲之后,他的父亲便带着许紫烟重返了家族。

    而许紫烟在进入家族的一年之后,便从后天第六层修炼到了炼气期第六层,从而进入到太玄宗外门。这样的修为进境,难道在座的诸位有谁比得上吗?反正我是自愧不如,而且在下觉得,越是往后,在下和许紫烟的差距就给拉的越大,所以我从内心中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你是说,许紫烟从修炼开始至今还不到五年?”萧锦震惊地望着李安然。

    李安然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萧锦震惊得不禁脱口而出,待看到李安然认真的态度,其实他的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八分。因为这件事情做不得假,只要去打听一下,就会立刻知道事实。李安然作为一个家族的长子,不会做出这样没有水平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对于在座的这些各个家族的骄子们,打击也未免太大。自己等人从三岁开始修炼,人家却只是修炼了五年,就超越了自己,这样的资质,还期望在将来超过人家吗?

    李安然看到大家震惊的模样,微微一笑道:“这还只是许紫烟的修为,你们知道许紫烟在炼气期的时候,就能够制作九品符箓 了吗?”

    “什……么?”这个时候,众人已经有些瞠目结舌了。

    “而且,我和她聊过制符术,她在制符术上的造诣远超于我。可以这么说,在制符术上,我的水平只能够作为她的弟子。”

    萧锦听了李安然的讲述,在那里呆坐了一会儿,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端起桌子上的酒杯,扫视了一眼众人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去回敬主人了。”

    说完,便端着酒杯向着许紫烟的那桌走去。此时,许紫烟等人也已经敬酒敬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宗主大典的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基本完成了,只要吃完了这次宴会,大家就等着三天后的真传弟子大比了。所以,此时许紫烟等人正坐在那里,轻声地闲聊着大比之事。

    萧锦等人快步来到了许紫烟这一桌,从火舞开始恭敬地开始敬酒,只要敬到了许紫烟之时,一个个表现的更加地尊敬。听了李安然的话,这些人彻底在心中失去了追求许紫烟的想法,他们此时和李安然是一个心思,就是想要和许紫烟搞好关系。别说许紫烟的修为,就是凭着许紫烟的制符术,也值得他们用心结交。

    等着他们回去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有人前来给许紫烟这一桌真传弟子敬酒,不过那些人就没有萧锦他们那样尊敬许紫烟了。他们目标和萧锦他们当初一样,都 放在了火舞的身上。

    忙忙乱乱地,总算将所有的世家弟子打发走了。火舞等人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那火舞更是高兴地说道:

    “来,这回我们终于可以好好吃点儿东西了,我们几个干一杯。”

    “干!”其他的五个人也都欢笑着举起了酒杯。

    还没有清净上一会儿,便又陆续地有修士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这次走过来的人,却不是奔着火舞来的,而是奔着许紫烟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小宗门的弟子,是当初许紫烟刚从海底世界回来的时候,在前往猫鼠山汇合的时候,从那些异变的跳僵围攻中救下的那数百人中的一些人。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