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招待世家联盟的东道主千符峰的真传弟子,自然是在开宴之后,由火舞大师兄带领着向世家联盟的客人敬酒。不过,刚开始却是只有火舞一个人代表千符峰的真传弟子去向世家联盟的那些族长敬酒,许紫烟他们这些真传弟子还没上前的资格。

    等到火舞大师兄敬完长辈之后,这才带领着许紫烟这些真传弟子开始去那些世家的嫡系子弟敬酒。第一个要敬的自然是世家联盟盟主的长子萧锦。萧锦那一桌子修士见到火舞等人走了过来,便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望着火舞的目光透露着尊敬,但是对于火舞身后其他的真传弟子虽然也有着尊敬,但是却没有多少,特别是望着许紫烟的目光很是复杂。

    尤其是想到前几天他们在升仙楼内对于许紫烟的评价和阴谋,一个个在轮到许紫烟敬酒的时候,神色都有些不冷不热。当然也不会有人傻得在太玄宗的地盘挑衅许紫烟,那就不是在挑衅许紫烟,而是在挑衅太玄宗了。

    当然在这些人中有两个人是绝对的例外,一个是萧锦,另一个是李安然。萧锦对许紫烟尊敬倒不是他知道了许紫烟有多厉害,而是因为许紫烟是他的恩人,而李安然则是对许紫烟发自内心的钦佩。

    所以,当所有的人都望着许紫烟首先给萧锦敬酒,萧锦会是一个什么态度的时候,萧锦的态度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因为萧锦表现出来的神态太过于尊敬了,简直如同在面对一个前辈一般。

    看到萧锦的态度,许紫烟也很是无奈,不过在心里却对萧锦有了一丝好印象。知道感恩的人,而且付诸于行动,这样的人还是值得交往的。而其他的修士就震惊了,就连李安然也表现出来的十分地诧异。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在几天前还对许紫烟表现出来厌恶的萧锦会对许紫烟表现出来如此地尊重。

    许紫烟没有理会这些,只是淡淡地敬了萧锦一杯酒之后,又单独敬了李安然一杯酒,然后便不再单独敬酒,只是和在座的修士 一起干了一杯。虽然那些修士对于许紫烟如此作为很不满意,但是许紫烟在乎吗?她自然是不在乎。他们在许紫烟的眼里就是一群蝼蚁,而且是对着自己居心叵测的修士。若不是因为自己是东道主,许紫烟连看他们一眼都欠奉,别说还过来给他们敬酒了。

    那些人虽然满脸的不悦,但是看到萧锦对许紫烟尊敬的神态,而且他们能够感觉出来,萧锦对于许紫烟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这就足以让他们压下心中的不满,待许紫烟离去之后,终于有人忍耐不住,轻声地问道:

    “萧兄,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对那个许紫烟如此的尊敬?”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萧锦的身上,萧锦苦笑了一下,微微地摇了摇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这没法说啊?

    众人见到萧锦一副不想说的模样,便又把目光望向了李安然,低声问道:

    “李兄,在咱们这些人里面,你是和许紫烟最熟悉的,你能够说说吗?”

    李安然神情一愣,继而也苦笑着摇了摇头,闭口不言。这下子大家就都有些着急了,有不少人就低声相求道:

    “说说嘛!”

    李安然点了点头,目光变得严肃,依次扫过众人之后,这才轻声说道:

    “我想问问诸位,你们觉得许紫烟不值得尊重吗?”

    众人被李安然问得一愣,一个个心道,一个刚刚进入千符峰,在千符峰六个弟子中排名最后的修士值得我们尊重吗?有那个精力还不如用在火舞的身上。再怎么说,那个许紫烟各个方面都不会比千符峰的大师兄火舞强吧?最终一个修士忍不住嗤笑着说道:

    “她许紫烟有什么值得令人尊重的?只不过命好,进了太玄宗。最出众的也不过就是皮囊生的美一些。李兄,你不是被许紫烟的美貌弄得神魂颠倒了吧?嗤~~”

    李安然的神色就是一怒,旁边的萧锦更是将一道冷厉的目光向着那个修士射了过去。不过,无论是萧锦和李安然都没有发怒。萧锦是想要听一听李安然会说什么,毕竟他对于自己的这个恩人许紫烟并不了解。对她的尊敬,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恩人。

    而李安然的修养,也让他压下了心中的恼怒,望着对方那讨厌的嘴脸,淡淡地说道:

    “我自然是不会被许紫烟弄得神魂颠倒,因为我对许紫烟根本就没有想法,不配有想法。”

    这句话是李安然经过这几日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是在心中真的认为自己不配许紫烟。这些日子他也对许紫烟做过了一些调查,当许紫烟的一些信息汇总在他的脑海中的时候,他便立刻放弃了对许紫烟的想法。因为自己现在就已经配不上许紫烟了,而且在以后自己和许紫烟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如此,心中存着那份非分之想 ,还不如胸怀磊落地和许紫烟交个朋友。令他没有想到和惊喜的是,当他在心中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心境竟然有着一些提升。

    但是,他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周围的人都震惊了,包括一直在关注的萧锦。他们都看出了李安然说的话是发自内心,没有半点儿虚言,这就让他们更加地吃惊。要知道李安然在北地修仙界的名声可是不低啊,修为如今也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初期巅峰,而且还是五品制符师,在北地修仙界有着一定的声望,特别是青年一代,更是顶尖级别的存在。

    如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说自己根本配不上许紫烟,难道那个许紫烟真的有着令人震惊的地方?

    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聚集在李安然的身上,等着他给做出解释。原本李安然不愿意说这些的,这些东西就是资源,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别人就不会存着接近许紫烟的想法。或者是他们有着接近许紫烟的想法也是因为许紫烟的美貌,如此就只能够引起许紫烟的反感,自己就有着和许紫烟结交的可能。

    但是,经过了上一次和许紫烟的长谈和对许紫烟的调查之后,李安然已经在内心深处深深地佩服许紫烟,甚至已经将许紫烟在心中有点儿升到了偶像的地步,如此他怎么能够忍得住别人对许紫烟的嗤笑。所以,李安然自然是忍不住,便撇了撇嘴,表达出对那个嗤笑的修士的不屑之后,这才淡淡地说道:

    “首先,你们觉得自己的修为比许紫烟强吗?”

    一群修士包括萧锦在内都不言语了,因为他们也都发现了自己看不透许紫烟的修为。只是他们认为许紫烟就是比自己的修为高也高不了多少,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许紫烟未必就会是自己的 对手。

    修士之间的搏杀可不仅仅是摆出修为,如果是那样的话,修士之间就不会发生争斗了。大家见面只要看看彼此的修为就可以决定谁是胜利者了。事实上绝对不是如此,精神力对法术的控制,战斗的经验都是决定胜利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许紫烟如今是什么修为?”

    终于有一个修士问出了声,而且是朝着萧锦问的。

    因为在这些人之中只有萧锦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中期。如果说在这里还有一个人能够看出许紫烟的修为,那就只有萧锦了,但是令他们震惊和遗憾的是,萧锦的神色也露出了苦涩,轻声说道:

    “我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萧锦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有看出来许紫烟的修为。千符峰的六大真传弟子,火舞的修为自己是看不出来,而龙刑天等真传弟子的修为都明显地不如自己。所以,他当初更不去特别关注一个排名第六的真传弟子。就是关注也是关注她的美貌,哪里会有心思去关注许紫烟的修为。

    再说当初只关心火舞,根本就没有关注许紫烟。如今被李安然提醒,这才向着许紫烟的方向扫了一眼,竟然发现自己也看不透许紫烟的修为。这不禁让他的心中大吃一惊,难道那个许紫烟的修为真的要比自己还高吗?想到这里,霍然抬头望向了李安然,低声问道:

    “李兄,你可是知道许紫烟的境界?”

    李安然自然是知道,否则这几天的调查岂不是白费了。淡淡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

    “她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

    “嘶~~”

    众人呲着牙倒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望着李安然,看了半天发现李安然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一个个便神色严肃了起来,毕竟在修仙界是以实力为尊的。人家许紫烟如今要身份有身份,要背景有背景,要修为有修为,这样的修士是自己这些人能够招惹的吗?怪不得原本十分嚣张的萧锦在今天都表现出对许紫烟足够的尊敬,一定是回去听说了许紫烟的事情。我说萧锦这几日怎么再也不提那个陷害许紫烟的事情,而且每当别人提起的时候,他总是有意地岔开话头。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