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是知道了谁是救命恩人了,别说是萧锦,就是萧雪浪也从来没有想到当初自己认为很可能是修为顶尖的人物却是一个筑基期的女娃。但是却并不妨碍萧雪浪报恩的心理。

    当初他可是奔波千万里四处求助,最后是在失望的最后关头,许紫烟出手拿出了九品妖丹,这才挽回了自己唯一儿子的生命。而萧锦当初发的誓言也不是假的,是真心的。只是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却是这样的。

    此时,萧锦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反应。等到萧雪浪着急地抓起他手腕,将真元透入萧锦的体内开始查看的时候,萧锦终于清醒了过来。

    “噗通”一声跪在了萧雪浪的身前,哽咽地说道:“父亲,儿子做错事了!”

    萧雪浪缓缓地放下了萧锦的手腕,望着萧锦那苍白的脸,心中便是一抖。他能够感觉出来这次萧锦闯的祸应该不小。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自己惹不起的势力,瞪着跪在他面前的萧锦,沉声说道:

    “你窨闯了什么祸,说给我听听。”

    此时的萧锦哪里还会有半点儿隐瞒,满心都是自责和羞愧。还誓言说自己要像对待长辈那样尊敬自己的恩人,自己却做了对不起恩人的事情。低着头,羞愧地将事情的前后《》给了父亲听。

    “啦!”

    一个大嘴巴子狠狠地扇在了萧锦的脸上,直接将萧锦打得倒在了地上,俊俏的脸上立刻红肿了起来,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印在了他的脸上。萧锦老老实实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规规矩矩地跪在那里。

    萧雪浪伸出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萧锦骂道:“你这个孽子!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不要搞阴谋,修仙界是要凭实力的,在自己实力不行的时候,要广结善缘,而不是去搞阴谋去得罪人,否则终有一日,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们不是散修,我们是家族,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会给整个家族带来灾难的。”

    说着说着,萧雪浪的火气就又上来了,抬腿就是一脚,将萧锦踹翻在地上,指着萧锦骂道:

    “不争气的孽子,你那个叫做阴谋吗?简直就是作茧自缚。你以为你的那点儿心思,别的世家子弟会不清楚吗?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到许紫烟的耳中,梁之洞那个老家伙如果真的疯起来,就是把你给杀了,我也说不出来什么。你知道为父为什么一直叮嘱你不让你搞阴谋吗?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搞阴谋的料,你搞阴谋,只会把自己给搞进去。”

    “那……我怎么办?”萧锦弱弱地问道。

    “还能够怎么办?”萧雪浪恨恨地一甩袍袖道:“立刻跟我去向许紫烟道歉,争得她的原谅。千万不能够等到这件事传到了许紫烟的耳中之后,再去道歉。”

    “那……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一些礼物?”萧锦小声地说道。

    “唉~~”

    萧雪浪长叹了一声,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开始搜寻了起来,当他看么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有一块天石的时候,双目不禁一亮。这是他刚刚得到不久的一块天石,他猛然间想到自己曾经在散仙城的交易会中交换九阶妖丹的时候,那许紫烟就是拿的天石。

    有了礼物之后,萧雪浪望着还跪在地上的萧锦,厉 声喝道:

    “不要运功消去脸上的印记,让许紫烟看到。”

    “是!”萧锦低声地回答。

    萧雪浪甩袍袖走了出去,萧锦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跟在了父亲的身后。

    千符峰。

    许紫烟的住处。

    将萧雪浪父子二人让进了屋子里,刚想要去给萧雪浪父子倒茶,却被萧雪浪给拦住了。望着愣愣的许紫烟,萧雪浪满脸惭愧地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这是我的儿子萧锦。”

    “哦,萧师兄,您好。”许紫烟急忙向着萧锦施礼道。

    萧锦还哪里敢受许紫烟的礼,急忙向着旁边一闪,继而“噗通”一声跪在了许紫烟的面前。

    萧锦的举动把许紫烟吓了一跳,急忙闪在了一边,转头对萧雪浪说道:

    “萧盟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萧雪浪沉着一张脸说道:“让他自己说。”

    许紫烟无奈,只好将目光望向了跪在地上的萧锦。萧锦此时羞愧的连头都不敢抬,低声地说道:

    “萧锦感谢许师妹的救命之恩。”

    许紫烟刚才被他们父子二人搞出的阵仗给吓着了,还以为出了什么 大事。如今一听人家只是前来道谢,便急忙虚扶了一下说道:

    “萧师兄,这不是什么大事。那九阶妖丹放在我这里,只不过是颗九队妖丹,但是交给了萧盟主,却是能够挽救一个生命,没有什么要比生命还重要的,你也不要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快起来吧!”

    不过许紫烟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心中却想的是,我哪里知道我的九阶妖丹是十分纯净的九阶巅峰妖峰啊!要是当初我知道,怎么会做那么亏本的生意啊!妹的,亏死了啊!

    但是,许紫烟的这一番话说出口,别说是萧锦,就是萧雪浪都是满脸通红。你看看人家许紫烟都做的什么事情,说的什么 话,再看看萧锦,萧雪浪不禁长叹了一声,兜头向着许紫烟就是深深一礼 。

    许紫烟又被吓了一跳,急忙又向着一边闪去,苦笑着说道:

    “萧盟主,咱们能不能不这样?”

    萧雪浪没有理会许紫烟,而是转头瞪着依旧跪在地上的萧锦喝道:

    “孽子,你自己说吧!”

    此时的萧锦已经被许紫烟刚才的那番话羞愧的无以复加,再想起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更是觉得自己没有脸呆在这里,恨不得这里有个地缝让他钻进去。低着头,小声地将在升仙楼里面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而且还毫不掩饰地将自己这么做的动机说了出来,然后便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直站在一旁的萧雪浪长叹了一声,满脸愧色地说道:

    “紫烟,这个畜生做出了如此对不起恩人的事情,我如今把他带到了你的跟前,你把他杀了吧,就当我没有生过这个儿子。”

    许紫烟此时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心中不禁有些发怒。这件事情放到谁的身上谁都会气愤。但是,同时她也觉得可笑,这帮子纨绔二世祖,这不是闲的没事找事吗?心时便有些厌烦。

    但是这件事也不至于让许紫烟起了杀心,何况萧雪浪父子此时摆出的姿态诚意十足,而且看到萧锦脸上的印记,以及口中的酒味,也就立刻判断出是萧锦一回去,萧雪浪就想带着他来向自己道谢。然后当萧锦知道了恩人是谁之后,便后悔地将事情告诉了萧雪浪,如此被萧雪浪揍了一顿之后,立刻就来到了自己这里。

    想到这里,心中的气也就消散了大半。至于他们这些纨绔子弟布下的那些儿阴谋,许紫烟还真是没有放在眼里。但是终究是心里不爽,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我有些累了。”

    萧雪浪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块天石,轻轻地放到桌子上,满脸羞愧地说道:

    “紫烟,这块天石请你收下,也算作是给我这张老脸一点儿面子。”

    许紫烟略微犹豫了一下,自己原本就需要天石,而且这是萧家的赔礼,不要白不要,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萧雪浪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知道许紫烟已经原谅了自己的 儿子,便拱手为礼道:

    “那……老夫就告辞了。”

    轻叹了一声,便转身向着屋外走去。也不叫自己的儿子,今天的老脸是丢了,而且还没有办法收回了。萧锦突然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默默地离去。

    萧锦这个重重的响头吓了许紫烟一跳,目光禁不住望了过去。在萧锦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萧锦眼中极为悔恨的目光和满脸的泪水。望着萧雪浪父子二人消失的背影,许紫烟轻轻一叹,心中已经原谅了萧锦。将桌子上的天石收了起来,不禁苦笑了一下,心道:

    “今天原本以为能够休息一下,没有想到比前几天还要忙碌。”

    接下来的两天许紫烟倒是平静的度过了。

    除了文浩每天都要来纠缠许紫烟一会儿,再也没有别人前来骚扰她。而许紫烟也十分地喜欢文浩,每天也都会陪着文浩在千符峰四处游玩一会儿。

    到了第七天,宗主的上位大典终于开始了。一番庄严肃穆程序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样莫惊鸿才算作真正地成为了太玄宗的宗主。继而是各峰的峰主向莫惊鸿见礼,之后是各峰的真传弟子,然后是普通弟子。这一套程序结束之后,才轮到北地修仙界和各方代表前来相贺。

    最后则是在广场之上大摆筵席,庆祝莫惊鸿成为太玄宗宗主。广场之上已经被几们峰主施法变得美轮美奂,整个广场摆满了由土系法术凝聚出来的石桌,美酒,佳肴,鲜果摆满了石桌。而各方修士也都按照辈份和地位选择着自己的座位。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