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浩使劲地点着头说道:“爹爹,漂亮姐姐,你们放心,我不会说的。只是……”

    望着文浩犹豫的神情,文青沉下脸说道:“怎么?”

    “爹爹,要不要和娘亲说?”文浩仰着小脸问道。

    文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这件事就不要和你娘亲说了。”

    文浩懂事地点了点头,然后望着许紫烟忽闪着眼睛问道:“漂亮姐姐,你都给爹爹礼物,有没有给浩儿的礼物啊?”

    “浩儿!”文青沉着脸向文浩呵斥道。

    许紫烟反倒是被文浩逗得笑了起来,微微歪着头想了一下道:“文盟主,您和浩儿在这里稍等。”

    说罢,便起身进入到了里屋,取出了两个储物袋,每个储物袋中放进去一百个普通的灵桃。然后又取出了两个二品的符宝,心中估计了一下,一百颗五品水精丹加上二百颗灵桃,再送出两个二品符宝,其价值虽然还要比那个下品宝器降龙剑要低上一些,但是也十分地接近了,这才拿着东西递给了文浩,文浩自然是喜滋滋地接了过去。他不在乎许紫烟送给他什么,他只在乎漂亮姐姐送给了他东西。

    许紫烟笑着摸了摸文浩的头,然后将另一个储物袋和两个二品符宝递给了脸色发僵的文青。

    文青脸色发僵的原因是他看到了许紫烟手中的二品符宝。这个符宝让他记起了许紫烟是太玄宗千符峰的弟子,不仅仅是自己刚才知道的五品炼丹师。但是,即使许紫烟是千符峰的弟子,难道她如今已经是二品符宝师了吗?这……怎么可能?这……太让人震惊了吧?脸皮子抽动了一下,缓和了脸上发僵的肌肉,颤声问道:

    “紫烟,您是二品符宝师?”

    文青被许紫烟五品炼丹师和二品符宝师的身份震惊了,语气中已经不知不觉地用上了敬语。如果让他知道了许紫烟如今真正的实力是六品炼丹师和六品符宝师,恐怕会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许紫烟淡淡地说道:“文盟主,我是千符峰的弟子,制符术才是我真正的本行。”

    “哦,您说的对,您说的对!”

    不过文青的心里却是想道:“制符术是你的老本行?有修炼制符术的修士是炼丹师的吗?而且还是五品炼丹师?炼丹的水平超过你的老本行?嗯,不对……”

    文青突然心中一震:“眼前的这个女孩不到二十岁吧?就算是二品符宝师也应该足够令人震惊了吗?她不但是二品的制符师,而且还是五品的炼丹师。嗯,她的修为还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她究竟是怎么修炼的?这……这也太妖孽了吧!”

    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把文青从沉思中给拉了回来。寻着香味转头看去,正看到他的儿子文浩在那里美滋滋地啃着一个桃子,小脸上沾满了桃汁。那缕香味正是从文浩 手中的桃子中传出来的。吸了吸鼻子,文青轻声问道:

    “浩儿,你吃的是什么?”

    “桃子!”文浩含糊不清地答道。

    “文盟主,那是我送给文浩 的一些灵桃,给文浩当零食吃。”

    “零食?”文青认真地看着文浩正在啃着桃子,脸上突然发生了变化,转头望着许紫烟说道:

    “你刚才说……浩儿吃的是……灵桃?”

    “呵呵,是!这是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曾经杀了一个对我图谋不轨的修士,在他的储物戒指中得到的。已经没有多少了,所以只能够送给你们这么多了,还请文盟主见谅。”

    文青闻言低头望着自己手中的储物袋,然后抬头望着许紫烟说道:

    “我也有?”

    许紫烟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给文盟主和文浩每个人准备了一百个。”

    文青运用精神力一扫,果然发现手中的储物袋内有着一百个灵桃,心念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颗,认真地端量了一下,这才抬头望着许紫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失礼了!”

    然后这才将灵桃送到了嘴边咬了一口,那桃肉立刻化作灵液顺喉而下,化作丝丝灵力在经脉中运转。文青一口一口地将手中的灵桃吃完,这才满足地在心中感叹道:

    “真是太好吃了!”

    转头看自己的儿子已经坐在大椅子上开始了修炼,心中这才意识到这个灵桃可是相当于丹药啊!看到文青望向他的儿子,许紫烟轻声说道:

    “文盟主,您放心,这个灵桃很适合炼气期的弟子服用,要比爆灵丹药效强出一些,而且没有丝毫副作用。每次服食,都会百分之百地将其中的灵力吸收。”

    文青心中一震,在心里迅速地将许紫烟赠送的东西计算了一下,发现许紫烟拿出来的东西几乎和自己送出去的那柄降龙剑的价值差不多了。

    就算是还差上一些,也不过是差上一两千极品灵石。但是,对方是什么身份,是炼丹师和制符师的双重身份,和这样身份的修士结交,那一两千极品灵石又算得了什么?何况刚开始的时候,文青送给许紫烟那柄降龙剑,根本就没有想到要许紫烟回报,如今完全是意外所得。这反而让文青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些东西还真都是文青所需要的,修炼到结丹期的大修士也不墨迹,很干脆地将东西都给收了起来,朝着许紫烟拱手道谢道:

    “紫烟,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敢,这是应该的!”许紫烟也急忙还礼道。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许紫烟也借机请教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要知道像文青这样的散修修炼的并没有宗门那样正规,他们往往学的很杂。像文青这样一步步修炼到结丹期第九层,他的知识是绝对的渊博。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过去了,让许紫烟受益良多。

    待文浩修炼结束醒来的之后,文青便礼貌地告辞。许紫烟将文青父子送出了竹门,那文浩还恋恋不舍地和许紫烟说道:

    “漂亮姐姐,我明天还来找你玩!”

    “好呀!”许紫烟微笑着朝着文浩挥着手。

    回到了屋子里,许紫烟真的有些累了,便坐到了床上修炼调息 一会儿,刚刚从调息中醒来,便又听到外面竹门有敲击的声音。许紫烟不禁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

    “我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多修士了?”

    起身走出房门,走过院落,来到竹门前,将竹门打开,便看到萧雪浪站在门前,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青年。许紫烟的神情就是一愣,心道,今天已经和萧雪浪见过面了,怎么这又跑了过来。向着萧雪浪身后的那个青年望了一眼,闻到了空气中有着淡淡的酒味,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对着萧雪浪拱手说道:

    “萧盟主,您这是?”

    萧雪浪的脸上一红,拱手说道:“紫烟,我这次来,一是带着犬子向你道谢,二是来向你道歉。”

    “道歉?”

    许紫烟的神色就是一愣,道谢她倒是能够理解,但是道歉就令许紫烟迷惑了。不过,也不能够站在门口和萧雪浪说话,便后退了一步,请萧雪浪父子进来。

    目光向着萧雪浪身后的青年望去,见到他的脸上有个清晰的巴掌印,想是被萧雪浪给打的。而且是为了让许紫烟看到,并没有运功将那个印记给消除。那个青年此时一脸的惭愧,在许紫烟的面前连头都不抬,跟着萧雪浪向着屋子内走去。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萧雪浪的儿子,也正是在升仙楼中的那个萧锦。他今天从升仙楼喝完酒之后,想到自己在升仙楼中布的局,会让许紫烟在北地修仙界受到孤立,等到北地大之时,就可以借机接近许紫烟,如果能够借此获得许紫烟的芳心,那就……

    想到这里,萧锦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到他回到在太玄宗的住处的时候,却被父亲劈头盖脸地喝道:

    “臭小子,又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出去喝酒!你整天就不能够静下心来好好修炼?快点儿跟我走,为父领你去拜见许紫烟。”

    “拜见……许紫烟?”萧锦一下子就傻在那里,看到父亲起身就要立刻离开的模样,不禁急忙问道:

    “父亲,我们为什么要去拜见许紫烟啊?她只不过是一个千符峰的弟子,怎么能够让父亲您亲自去拜见。”

    “混小子!”萧雪浪回头骂道:“许紫烟就是曾经拿出九阶水系妖丹救你性命的人,我们世家子弟就要有世家子弟的样子。别人救了你的命,你不应该去拜谢吗?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太玄宗千符峰的弟子!而且人家的修为还要比你高,你在许紫烟的面前还有什么可骄傲的!”

    听了父亲的话,萧锦就如同被雪劈了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当初他从走火入魔中恢复过来的时候,知道了那个九阶妖丹的价值和来由之后,曾经当着父亲的面发誓,在自己有有生之年,如果能够见到九阶妖丹的持有者,他一定会以面见长辈之礼相待。只要对方有所求,自己宁粉身碎骨也绝不推辞。

    而且父亲也叮嘱于他,如果那位恩人不出现,就要把这份人情世世代代的传下去。哪怕是那位恩人的后辈在将来手持承诺玉牌前来,萧家也要全力报恩。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