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落下之后,许紫烟很感兴趣地问道:“大师兄,那师父怎么回答的风泉?”

    “哈哈哈……”火舞又是很无良地大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他以为他是谁?以为当上了百草峰的峰主就可以和师父平起平坐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竟然敢威胁一个结丹期的大修士。这要不是因为他是师父的同门,师父就一巴掌拍死他。就是这样,也被师父一脚给踹了出去。”

    “哦……这……师父……他……”许紫烟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也是一个暴力分子。

    与大师兄分别之后,许紫烟边顺着山间小路走着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思索着:

    “看来这次千符峰和百草峰是真的完全闹僵了,这也不怪师父。你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就算你现在已经是百草峰的峰主了,也还是筑基期的水平,竟然敢威胁一个结丹期第八层的大修士,真的是疯了吗?”

    不过,许紫烟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这和百草峰闹僵了之后,还真是两败俱伤啊。千符峰的弟子是不能够再私下求百草峰炼丹,但是千符峰也不会再给百草峰的弟子私下制符。如此一来,这两个峰经年累月下来,恐怕在实力上都会下滑。因为自己不可能一直给千符峰炼丹,等到自己结丹之后,离开太玄宗前往中原历练的时候,千符峰将会无人再给弟子炼丹。

    不行,不能够这样,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要如何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呢?让师父去向风泉低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让一个结丹期第八层的大修士去向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低头,那还不如杀了他。自己却向风泉低头,那更是不可能。许紫烟还没有那种自虐的爱好。”

    许紫烟头痛地用两只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心中一动。

    “我能不能培养一个炼丹师呢?不知道千符峰的弟子有没有愿意炼丹的?估计是没有,愿意炼丹的,或者是有炼丹天赋的弟子会加入千符峰吗?”

    许紫烟禁不住又叹了一声,猛然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转头一看,原来是在自己的侧方向,林绯虞正向着她走了 。

    “绯虞师姐!”

    许紫烟迎着林绯虞走了过去,看到林绯虞的脸色满是沮丧,便轻声问道:

    “绯虞师姐,你怎么了?难道那风泉又欺负你了?”

    说到这里,许紫烟目光就是一厉。听说了风泉竟然敢前来千符峰威胁师父之后,许紫烟对风泉再也没有半点儿好感。甚至在心里决定,如果那风泉真的又欺负了林绯虞,自己就杀上百草峰,教训那风泉一顿。

    “没有。”林绯虞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那发生了什么事情?”许紫烟不解地望着许紫烟。

    “我刚才去了宝器峰。”林绯虞闷闷地说道。

    “去了宝器峰?”许紫烟微微一愣,便反应了过来,轻声地问道:“莫峰主拒绝了?”

    “嗯!”林绯虞郁闷地坐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低着头,两只手使劲地绞着衣角道:“莫峰主说,宝器峰的炼器术是不能够传授给其它峰的弟子。”

    许紫烟望着林绯虞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她的哥哥林飞夜。林飞夜不是发誓要成为炼丹师吗?想是他应该具有炼丹的资质吧。如果我把林飞夜挖到了千符峰,将他培养成炼丹师,如此,千符峰不就不缺少炼丹师了吗?就是在我离开太玄宗之后,千符峰也能够持续地发展下去。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将林飞夜挖到千符峰呢?

    许紫烟也呆呆地坐在林绯虞的身旁,微微皱着眉头在那里思索着。一旁的林绯虞见到许紫烟在那里皱着眉头,还以为许紫烟在为了她的事情着急。心中感动之余,便对许紫烟相劝道:

    “紫烟,你不要急,这件事慢慢来。”

    许紫烟被林绯虞的声音从思索中唤醒,听清了林绯虞的话,心中不免有些惭愧。闻言轻轻地点头说道:

    “也好,我们再慢慢想办法。”

    两个人又沉默了下来,许紫烟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了解一下林飞夜的情况,便开口问道:

    “绯虞师姐,你哥哥是哪种灵根?”

    “是火属性灵根?怎么了?”林绯虞迷惑地问道。

    “我记得林师兄是筑基期第二层修为了吧?”许紫烟思索着问道。

    “是,刚刚突破不久。”

    “不知道他现在是几品炼丹师?”

    “一品,他很久以前就是一品炼丹师了。只不过,我哥哥以往光顾着修炼了,想要为父亲争口气。但是……”说到这里,林绯虞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吸了吸鼻子,这才说道:

    “修为没有多少长进,炼丹也耽误了。”

    许紫烟确定了林飞夜有炼丹的资质之后,便打定了主意将林飞夜给挖到千符峰。想到以林飞夜如今在百草峰的地位,这件事情应该不难吧。但是现在自己也不好立刻提出来,便安慰了林绯虞几句,又闲聊了几句,便和林绯虞分手,向着千符峰飞去。这些日子因为宗主盛典,要招待各方来客,所以许紫烟都住在千符峰。

    因为有着心事,许紫烟也没有凌空飞行,而是负着手,施施然地踩着碧碧青草,呼吸着山间的灵气,向前缓步走着。

    刚刚转过一个山脚,便听到一个童子的声音:

    “漂亮姐姐!漂亮姐姐!”

    许紫烟寻声望去,只见到一个童子在碧碧青草上蹦蹦跳跳地向着自己跑来。在他的身后是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人正微笑地望着自己。

    “文浩!”许紫烟惊喜地喊道:“你也来太玄宗了?”

    “是啊,漂亮姐姐!”

    文浩一路跑到了许紫烟的面前,一把抓住许紫烟的手说:“我听说父亲要来太玄宗,我就嚷嚷着让父亲带我来了,我想在这里一定能够见到漂亮姐姐。漂亮姐姐,你有没有想我?”

    许紫烟想起当初自己和文浩在散仙城内伏击严伟的事情,心中高兴地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文浩的脑袋笑着说道:

    “姐姐当然想你了,就是为了听你喊漂亮姐姐,也要想你啊!”

    “那我就多喊几声漂亮姐姐!漂亮姐姐!”童子文浩高兴地拉着许紫烟的一只手又笑又跳。

    其实,许紫烟也很奇怪童子文浩为什么这么粘自己,但是看到文浩眼中的兴奋纯真的眼神,心中便对文浩也有着一股亲近之情。这时候,只见跟随着文浩身后的那个中年修士也走到了近前,许紫烟便抬头望向了他。

    文浩急忙拉着许紫烟走近了那个中年修士几步,抬起小脸望着那个中年修士说道:

    “爹爹,这就是漂亮姐姐,你看她像不像?”

    那个中年修士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眼中泛着激动的神色。使劲地点了点头。许紫烟不清楚眼前这父子两个在说些什么,有些迷惑地望着对方。那个中年修士朝着许紫烟微微点头说道:

    “我是浩儿的父亲,叫做文青。你是?”

    “哦!”许紫烟急忙施礼道:“见过文盟主。在下是千符峰梁峰主的真传六弟子许紫烟。”

    “漂亮姐姐!漂亮姐姐!”文浩又摇着许紫烟的手喊道。

    “文浩,什么事?”许紫烟轻声问道。

    “你住在哪儿啊,让文浩和爹爹去你那儿坐坐呗?”文浩睁着期盼的眼睛望着许紫烟。

    “浩儿,不可胡闹!”文青轻喝了一声,但是许紫烟从他的眼神中分明看到了期盼。

    许紫烟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心中也想要知道刚才他们父子二人话中的意思,便轻声地说道:

    “文盟主,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紫烟就邀请您和文浩去我那里小坐片刻。”

    “好!好!我有时间!”文青立刻出声应道,旋即才觉得不好意思,脸色微微一红。

    许紫烟心中一动,肯定这父子二人有着什么秘密,便带路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请文青和文浩父子二人坐下。又给文青沏了一杯茶,这才坐在了文青的对面。

    文青望着对面的许紫烟,眼睛渐渐地变得湿润,仿佛自己那死去的女儿就活生生地坐在自己的面前。

    “文盟主?”许紫烟轻唤了一声。

    “嗯?”文青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歉意地一笑道:“紫烟,对不起,老夫失态了。”

    “没什么。”许紫烟轻声说道,只是心中更加地好奇。

    “漂亮姐姐,你知道我爹爹为什么难过吗?”文浩轻声说道。

    “为什么?”许紫烟轻声地问道。

    “因为你好像我的姐姐。”说到这里,文浩的眼中流下了眼泪。

    “哦?”许紫烟的目光望向了文青。

    文青轻叹了一声,缓缓地说道:“紫烟,我有一个女儿,我非常低疼爱她。你长得和她非常的相像,就在几年前……”

    文青缓慢而悲痛地将自己女儿的事情娓娓道来,如此许紫烟方才明白童子文浩为什么第一次见到自己,就很粘自己,原来有着这样的原因。望着依旧处在悲痛之中的文青,轻声说道:

    “文盟主,您节哀!那文小姐的死因可是查明白了?”

    累我,去睡了!有票就扔点儿吧!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