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萧锦的话,众人神色各异,每个人心里想的都不是他们嘴上说的那样。他们的心中有的在想,是不是真的在北地大比的时候,将许紫烟干掉。一个太玄宗请千符峰的真传弟子,其身价一定丰厚。也有人想的是,是不是利用这个机会,接近许紫烟,从而取得许紫烟的好感。

    许紫烟来到了师父的住处,见到大师兄也在那里,正和师父一起陪着世家联盟的盟主萧雪浪在那里说话。见到许紫烟走了进来,梁之洞微笑着说道:

    “紫烟,快来见过萧盟主。”

    许紫烟见过了礼之后,便在大师兄的下首轻轻地坐下。但是那萧雪浪却是目光一闪,望着许紫烟,眼中闪过一阵思索之色。最终还是朝着许紫烟轻声问道:

    “许师侄,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面?”

    许紫烟神色一怔,心道:“这萧雪浪的眼睛还真是独啊,我只是和他在散仙城的交易会上见过一面,用九阶水属性妖丹和他交换了一下,而且还没有露出真面目,他竟然能够认出自己。”

    见到许紫烟愣怔在那里,萧雪浪心中更是怀疑。许紫烟的面貌很陌生,气息也陌生,但是萧雪浪就是觉得自己对眼前的这个许紫烟有着一种熟悉。另一边的许紫烟也在思索着,之前在散仙城中的交易会上,那时自己的修为低,而且周围都是结丹期大修士。而如今自己的修为已经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而且是在自己的宗门之内,也没有什么好怕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早晚会在世家联盟的商铺中购买东西。到那时,自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再说,自己的身上还有一块萧雪浪的承诺令牌。如果今天否认了这件事情,到自己想要用这块承诺令牌的时候,那时再暴露了身份,反倒显得自己小气。于是,朝着萧雪浪拱手施礼道:

    “晚辈确实是和萧盟主见过面。”

    “嗯?”萧雪浪的眼睛一亮,望着许紫烟有些尴尬地说道:“许师侄,请你提醒一下,我岁数大了,有些记不住了,呵呵……”

    “萧盟主,紫烟是和您在几年前的散仙城举办的交易上见过面。不过,那个时候大家都隐藏着气息和面容,只有萧盟主露出了真面目。”

    说到这里,许紫烟顿了一下,直视着萧雪浪说道:“我就是那个拿着九阶水属性妖丹的那个修士。”

    “啊?”

    萧雪浪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上前两步望着许紫烟说道:

    “那个人真的是你?”

    许紫烟也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当初萧雪浪给她的两块玉牌。那萧雪浪一见到两块玉牌,便立刻认出了那正是自己当初在散仙城的交易会上送给那个手持九阶水属性妖丹的两块玉牌。

    如此,萧雪浪自然是知道眼前之人就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立刻就是躬身一礼道:

    “自从分别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恩人露面,没有想到恩人会是梁兄的弟子,师叔谢谢你了。”

    许紫烟慌忙连连摆手说道:“萧盟主,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当初也是和你交换了东西,我并没有吃亏。我们只是正常的交易,您没有什么可谢我的,我更不是您的恩人。”

    “不!不!不!”萧雪浪连连摇头道:“你的九阶水属性妖丹我拿回去之后,被我的父亲见到,他认出是非常纯净的九阶巅峰的妖兽妖丹。我给的那些东西根本就和你拿出来的那颗九阶妖丹没有可比性。

    后来我回忆了一下,在我当初提出交换九阶妖丹的时候,你并没有出场。这就证明你根本就清楚自己的妖丹价值。只是最后看到萧某可怜,才拿出了九阶妖丹和我交换。按照我父亲所言,那哪里是什么交换,分明就是赠送。可笑我当初还以为是等价交换,辜负了恩人的一片眷顾之情。萧某只有一个儿子,你救了他的命,无疑是救了整个萧家,你就是我们萧家的恩人。”

    许紫烟正待开口,却听到坐在上首的梁之洞好奇地问道:

    “萧老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哦,梁兄,事情是这样的……”

    萧雪浪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开始将儿子修炼出岔,自己四处求药的事情详细地向着梁之洞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萧雪浪苦笑着说道:

    “如果我早知道梁兄这里有九阶的水属性妖丹,我早就求到你这里来了。”

    梁之洞听了一愣,继而连忙摆手说道:“萧老弟,你到我这里来也没有用,我根本就没有九阶的妖丹,那是紫烟自己的。”

    “嗯?”萧雪浪心中就是一愣,他这么也不会相信一个筑基期的弟子会有九阶的妖丹,而且还不是她的师父给的。而就在这个时候,梁之洞也好奇地问道:

    “紫烟,你哪来的九阶妖丹。”

    “是当初传授我功法的那位女仙送给我的。”许紫烟恭敬地应道。

    许紫烟的话,梁之洞会信吗?他当然信。试想一下,一个能够把许紫烟教得成为六品炼丹师,而且还是符宝师,并且修为进境神速的这样一个女仙,有个九阶妖丹很稀奇吗?当然不稀奇。

    但是,站在旁边的萧雪浪就不清楚了,很是怀疑地来回看着梁之洞和许紫烟这对师徒。梁之洞在无奈之下,又把关于许紫烟有着一个不知名的女仙传授一事说给了萧雪浪听。这萧雪浪一听之后,心中便更加地震惊,他没有想到许紫烟还会有着这样的强悍背景。不由得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交好许紫烟。嗯,先让自己的儿子萧锦和许紫烟认识一下。

    带着满腹的心事,在大殿之上又和梁之洞师徒聊了一会儿之后,萧雪浪便告辞了。许紫烟和火舞有稍微坐了一会儿,也向着师父告辞,一起离开了师父的住处。

    两个人沿着山间小道走着,许紫烟看到火舞的嘴角一直挂着笑意,便奇怪地问道:

    “大师兄,你今天碰到什么喜事了,怎么这么高兴?”

    火舞的嘴咧了咧,神秘地对许紫烟说道:“紫烟,你知道今天谁到师父这里来了吗?”

    “是谁来了?”许紫烟迷惑地问道,她不明白只是来了一个人拜访师父,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火舞的脸上突然现出不屑的模样说道:“是风泉。”

    “风泉?他来干什么?”许紫烟闻言脸色一变。

    “嗤~~”火舞嗤笑了一声道:“还不是前来告状,告我们在山门将他的儿子给打了!”

    “他竟然敢告状?”许紫烟吃惊地问道:“再说,他想要告状,为什么不早来,却还要等上几天?”

    火舞更加不屑地说道:“据师父判断,刚开始他不仅不敢来告状,讨要公道,而且还害怕师父去他那里讨要说法。毕竟是风鹤在羞辱我们千符峰。但是,师父看在故去的林宗主的面子,没有去找百草峰的事,却反而让风泉觉得我们害怕得罪他百草峰。”

    “我们千符峰会害怕他们?”许紫烟好笑地说道。

    “紫烟,你知道那风泉拿什么来威胁师父吗?”火舞神色古怪地问道。

    “拿什么?”许紫烟也好奇风泉拿什么威胁师父。

    火舞没有回答许紫烟,而是忍俊不禁地大笑了起来。待他笑得很爽的时候,却看到许紫烟等着他,便有些讪讪地止住了笑容,说道:

    “紫烟,那风泉竟然威胁师父,说如果师父不惩罚我们,以后千符峰的弟子想要求他们百草峰的弟子炼丹,他们会一概拒绝。哈哈哈……,笑死我了!”

    许紫烟听完却并没有笑,而是略有沉思。火舞自己笑了一会儿,却发现许紫烟没有笑,便奇怪地看着许紫烟问道:

    “紫烟,你怎么不笑。风泉竟然拿炼丹来威胁师父,那不是找抽吗?他哪里知道紫烟你是一个六品炼丹师。”

    许紫烟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事情不能够这样说。千符峰有数千弟子,如果全让我炼丹,那不可能。我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火舞闻听一愣,继而失笑道:“紫烟,你在想什么呢?平时的丹药都是由宗门发放的,百草峰每年都必须向宗门上交一定量的丹药,然后由宗门拿出一部分作为发给各峰的福利。在这方面,那风泉根本就管不了。他说的是,我们千符峰拿些草药让百草峰另外给炼丹的时候,他们百草峰会拒绝。”

    “我们千符峰以前求百草峰炼过丹?”许紫烟诧异地问道。

    “紫烟,你问得多新鲜啊!那个峰没求过百草峰炼丹啊!就宗门发的那些丹药哪里够用的。所以,宗门内的修士要不就通过完成宗门发布的任务去获得丹药,要不就自己采摘和收购草药,花灵石求千符峰给炼制丹药。毕竟这样还是要比在坊市中买成品丹药要便宜许多。”

    “哦!”许紫烟点了点头道:“如果只是这样,那他倒是威胁错了人。多余的丹药我会给你们炼。”

    “就是!哈哈哈……”两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

    这几天身体一直没好利索,码得又慢,唉~~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