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师妹,在下冒然来访,请许师妹不要见怪。”

    “哪里,李师兄太客气了,您请进。”

    许紫烟急忙还礼,然后将李安然请进了屋子里面,又给李安然上了一杯茶,这才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目光探究地望向李安然。

    李安然见到许紫烟望向自己,便坦诚地回望着许紫烟,微微笑着说道:

    “许师妹,这次跟着家父前来太玄宗,在下也不认识其他太玄宗中的弟子,只认识你一人,所以就厚着脸皮前来叨扰了。”

    “哦!李师兄能够前来,师妹自然是高兴。”

    许紫烟对于李安然的印象还是不错,闻言也就笑了起来。聊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的话题便不知不觉地转到了制符术上。许紫烟对于制符术的见解令李安然吃惊,他没有想到许紫烟年纪不大,对于制符术却了解得如此之深。这还是许紫烟只把聊天的内容局限于八品符箓以下,并没有和他聊起更高深的东西。许紫烟可不会傻的将那些对于修仙界很重要的符箓知识讲解给李安然听。

    即使如此,许紫烟渊博精深的符箓知识也给了李安然极大的震惊,一边在心中感叹太玄宗的底蕴,一边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变得尊敬。

    如此在尊敬的心态下,李安然的姿态自然也就放的极低。两个人交谈的也十分欢畅。一个时辰之后,李安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在离开之时,还一再邀请许紫烟,哪天去坊市中要做东请许紫烟一顿。

    送走了李安然,许紫烟洗漱了一下,便躺在了床上。这几天太累了,她也懒得修炼恢复,直接用最原始的方法,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想起这几天接待的那些世家弟子,一个个虽然极力在太玄宗面前隐藏着骄傲,但是偶尔暴露出来的骄傲还是被许紫烟看得清清楚楚。

    而这些世家子弟在望向自己的时候,也透露出隐藏着的爱慕。而且那爱慕多过尊敬。许紫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来到修仙界的时日还短,平时也没有出去历练,只是最近在幽冥历练了一次。而且自己发威的时候还是在鬼界之内,身边大部分都是太玄宗的同门,外人也只有苦烟和战杰两个人。所以,自己在北地修仙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名声。

    如此,那些世家子弟自然是不会对自己有多少尊重。只是见到自己美貌,又因为自己太玄宗的背景,而产生了爱慕罢了。

    这从他们对火舞和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对于火舞是尊敬,一个个在火舞的面前十分地规矩,而在自己的面前,那眼中释放着火花,而且还能够从那些人的眼中看出来他们之间彼此的防范和敌意。

    许紫烟无声地笑了笑,将双手放在脑后,便自己的身体躺的更加地舒服一些。这些世家子弟和太玄宗的弟子在气质上还是有些不同的。那种底蕴的积累还是要差上一些,多了一份浮躁。就像李安然,也算作世家子弟中的佼佼者,但是也难免有一些浮华不实的神态,只不过要比其他的那些世家子弟沉稳了许多。

    想起那几个世家子弟对自己的四师姐玉娇颜也频频放电,心中就不觉好笑。看来这些世家子弟随着他们的父辈前来太玄宗,也不是仅仅前来相贺,说不定就带着家族的任务来的,想要娶或嫁一个太玄宗的弟子,用来增强他们家族的底蕴。

    略微休息了一会儿,许紫烟也不敢在屋子里呆的太久,便起身梳洗了一下,向着师父的居住地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自己帮忙的事情。

    李安然离开了许紫烟的住处,有些神情恍惚地走在太玄宗的小道上。自从在幽冥见到了许紫烟,他就被许紫烟那脱尘的美貌所吸引,那惊艳的倩影便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里。方才又和许紫烟进行了一番深淡,更是被许紫烟的博学所折服。如此一来,那许紫烟的身影更是在他的心田深深地扎下了根。

    不过,想到许紫烟那太玄宗的背景和修为,李安然还是有着深深的自卑。认真地想了一下,感觉到自己还真是没有一个方面能够比得上许紫烟的,修为不如人家,制符术更是相差千里,背景也不如许紫烟。

    “唉~~”

    李安然深深地长叹了一声,感觉到自己立刻憔悴了许多。

    心神不属地离开了太玄宗,一路来到了太玄宗的坊市。坊市 中人来人往,这些都是因为 整个北地前来太玄宗的原因,坊市中的人流很是拥挤。李安然摇了摇头,暂时将许紫烟的念头放下,向着坊市中的升仙楼走去。他们一些世家子弟原先已经相约好了在升仙楼聚一下,此时已经到了时间。

    其实,正如许紫烟所想,包括李安然在内的这些世家弟子还真就是带着任务前来太玄宗的。这些世家都希望自己子女能够吸引一个太玄宗的弟子,而且相互之间也有着攀比的心理。你想啊!如果别的家族吸引了一个太玄宗的弟子,而自己的家族没有做到,那不是丢份吗?

    李安然来到了升仙楼,便被小二给请到了楼上,此时整个三楼已经被这些世家子弟给包了下来。

    升仙楼是太玄宗坊市中最大的一座酒楼,一共三层。此时在升仙楼的三层内,丝竹雅乐,美姬蹁跹,数十个世家子弟正在饮酒谈笑,也有的是在相互交换着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此时,见到李安然走了上来,一个神采飞扬的青年朝着李安然笑道:

    “李兄,你今天可是来迟了,要罚酒的。”

    李安然此时已经恢复了神采,爽朗地笑着说道:“萧兄,小弟刚才有些事情耽搁了些时间,这酒我认罚,只要诸位兄弟莫怪。”

    说罢,也不推辞,便寻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满了酒,一饮而尽。换来楼上的那些世家子弟一片叫好声。

    萧锦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轻笑着说道:“李兄,你就不要再装了,我们可是都知道你去许紫烟那里去了。李兄,有手段啊!这才多一会儿啊,你就能够进入许紫烟的房间,而且在那里呆这么久的时间!”

    旁边的一些世家子弟都连连点头,眼中流露着复杂的目光,有羡慕,有嫉妒,也有着愤恨……

    坐在萧锦旁边的一位世家子弟有些酸酸地说道:“我今天可是打听了一下有关许紫烟的事情,听说她性格嚣张跋扈,手段残忍狠辣,曾经独自闯上万未予峰,将太玄宗的第一天才夏桀斩杀。又独自闯上百草峰,羞辱如今的百草峰峰主风泉,更是把风泉的儿子风鹤给打残了。而且多次拒绝太玄宗宗主莫惊鸿的招揽,而且还偷学了宝器峰的绝学宝器拳,可谓四面树敌。这样的人,就是被李兄娶回了家,不知道李兄是否能够收服得了她,别到时候闹得家里鸡犬不宁。”

    另一个修士也嫉妒地说道:“我们修仙之人讲究的就是顺应天道,贴近自然。如她这般嚣张跋扈,残忍狠辣,真没有想到李兄口味还真是独特,竟然会追求这样的修士,呵呵……”

    李安然被说的满面通红,有些着恼地说道:“诸位同道,我只是因为和许紫烟在幽冥中有过一面这缘,这次来太玄宗,自然应该前往拜访一下,而她也自然会尽地主之谊,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再说,对于许紫烟的那些谣传也未必可信,我看那许紫烟并不像你们所说的那样。”

    “呵呵……”萧锦冷笑了两声说道:“李兄,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传言自有出处,这样的人我看不仅不能够将她娶回家,还要距离她能有多远就离得多远。”

    刚才那个酸酸地青年说道:“萧兄说的太对了,我看不仅仅要离她远一点儿,因为像她那种嚣张跋扈,残忍狠辣的人,即使你不去招惹她,有时候她却未必肯放过你。叫我说,这样的修仙界的害群之马,就应该将其除掉,我真就不明白,太玄宗为什么就会如此容忍那个许紫烟?”

    萧锦笑道:“其实想要除掉那个许紫烟也不是没有机会。”

    这里的人,都是一些世家子弟中佼佼者,未来的家族继承人。如今看到李安然竟然在他们心中的仙女一般的许紫烟房间里呆了一个时辰,心中的妒火早就让他们失去理智。一些人抱着我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的心理,还有一些人则是抱着事情闹大了才好,一旦闹大了,让许紫烟对李安然有了羞怒之心,那么,自己不就是有了机会吗?所以,当听到萧锦话落之后,一个个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萧锦。

    萧锦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很快就到了北地大比,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不就有了机会吗?想象一下,她许紫烟在太玄宗四面树敌,众叛亲离,恐怕在北地大比之时,一定是孤家寡人,那不正是我们除害的时候吗?”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