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风鹤的脸上又显露出得意的笑容,此时他已经把最后一瓶增基丹送给了百里飞,在百里飞身旁站着的就是许紫烟。但是,风鹤却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许紫烟一般,转身便潇洒地离开。

    许紫烟的嘴角掠过一丝讥讽,她当然是看出来这是风鹤故意给自己难堪。而且她也能够想象出来,他送出的这些丹药一定不是凡品,应该是筑基期修士比较看重的丹药。风鹤每个人都送到了,唯独不送给自己,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难堪,扫自己的面子。

    但是,许紫烟担心吗?她自然是不担心。以前的火舞等人怎么想,许紫烟不知道。但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自己答应给他们炼制丹药之后,火舞等人别说这几颗丹药,便是对整个百草峰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敬畏。因为在过去,就算他们自己弄到了一些草药,也要请百草峰的弟子给自己炼制。但是他们现在不需要去求人了,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师妹许紫烟,而且是超越百草峰任何一个炼丹师的六品炼丹师。

    所以,一当风鹤将许紫烟晾在那里,转身离开的时候,火舞等人的脸色就变了。许紫烟虽然还淡淡地笑着站在那里,火舞几个人可就都阴沉下来了脸。火舞更是厉声喝道:

    “风鹤,你这是什么意思?”

    风鹤不慌不忙地转过身,他很淡定。他不信当火舞知道那个玉瓶里面装的是增基丹之后,还会用这个态度对他说话。于是,他自信地没有回答火舞的问题,而是淡淡地说道:

    “火师兄,你真的不打开那个玉瓶看看?那里面装的可是两颗增基丹啊!”

    火舞的脸色就变了,看到火舞的脸色变化,风鹤的神色就更加地得意了。火舞几个人此时的脸色都变了,风鹤口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我给你们增基丹,就是要扫许紫烟的面子,你们要是收下增基丹,就不要多管闲事。

    这一下,火舞的心中就怒了。麻*痹*的,你小看我,拿个破增基丹就想要收买我,你知道哥是很快就会吃上凝液丹的人吗?你这个增基丹在哥的眼里就是垃圾。火舞的脾气就像他的姓一样,也是一个火爆脾气,劈手便将那个玉瓶扔了过去。那风鹤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会将到手的增基丹给扔了。所以,那瓶增基丹都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虽然火舞并没有用法力,但是砸在脸上那也疼啊。

    还没有等到他从愣怔中反应过来,又是“呼呼”地飞来了四个玉瓶,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霎时间被砸得大叫了起来。整个脸就肿了起来。震惊地望着火舞等人,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你……你们……”

    “风鹤,你竟然敢扫我们千符峰的面子!你是瞧不起我们千符峰,是想要挑战我们千符峰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你给我们每人一瓶增基丹,却不给紫烟师妹,是想要挑拨我们和紫烟师妹之间的关系喽?你好大的胆子,你是羞辱我们是见利忘义之徒吗?你既然敢羞辱我们,就要做好和我们上生死擂台决斗的准备。”

    风鹤听到火舞的话完全的蒙了,傻了。心道,千符峰的修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将义气了?为了情谊,增基丹都不放在眼里了?

    双手连忙摆着说道:“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边摆着手,边将目光求助地望向了太玄峰,万法峰和宝器峰的那些真传弟子,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各位,你们可都是收了我的增基丹啊!这个时候,你们总得出来帮个忙吧!你们那么多人,只要一起给千符峰施压,他们哪里还敢放屁?

    但是,风鹤很快地就失望了。太玄峰,万法峰和宝器峰的真传弟子见到他的眼神望过来,一个个立刻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一个个神情肃穆地转过身,望向了山门之外,仿佛是一个个都在认真地等待着客人的到来一般。

    “这帮孙子!拿了老子的东西,翻脸就不认人。”

    “紫烟,怎么办?”这个时候,火舞向着许紫烟传音到。

    “嗤~~”许紫烟轻笑着传音道:“打啊,不把他们打走了,金无锋师兄他们怎么能前来?看着风鹤这种小丑在这里,心里也不舒服不是?”

    “呵呵,紫烟说的对,还是看金无锋他们顺眼一些,这些狗杂碎哪里有资格和我们站在一起。”

    火舞结束了和许紫烟的传音,望着风鹤狠狠地说道:“风鹤,既然你做出了羞辱我千符峰的事情,而且这里的各峰师兄弟都可以作证。就是拿到宗主那里,你们百草峰也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说道这里,火舞回头朝着龙刑天等人厉声喝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动手!”

    话落,便第一个冲了出去。随后的龙刑天等人也冲了出去。

    看着火舞等人冲了过来,经历了上一次在百草峰上林绯虞那次的事情,这次风鹤几个人都学乖了,他们知道自己和火舞等人的差距很大。如果自己等人逃跑,或者还手,恐怕会立刻就被打得重伤,没有个一年半载是恢复不过来。所以,以风鹤为首的六个百草峰的弟子立刻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做出了一个任你们打的姿态。

    看到风鹤等人的表现,别说火舞等人,就是其它几峰的真传弟子也都心中不屑。如此,火舞等人也不好使用法力,便抡拳的抡拳,脚踹的脚踹。不一会儿,就把风鹤几个人打躺在地上,而且每人打断了一只胳膊。可怜那风鹤的胳膊刚刚痊愈,就又被打断了。待火舞等人停手之后,才一个个慌慌张张地向着百草峰飞去。

    风泉看到儿子的惨样,又将过程听了一遍,不由长叹了一声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这次自己又输了,儿子也又一次白白被打了。他这次原本计划的很好,唯一漏掉的就是没有想到千符峰的真传弟子之间的关系会那么好,为了一个许紫烟,竟然连增基丹都不要。如此被千符峰咬着自己在挑拨和羞辱他们确实也站得住脚。说不定,那个梁之洞一会儿还跑来和自己发飙。

    风泉忍不住双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些后悔自己整出这件事情。不过,不管他怎么后悔,但是他百草峰还得派出弟子去山门迎客啊。略微寻思了一下,便无奈地让人去通知金无锋等人前去山门迎客。

    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便远远地见到金无锋六个人在空中向着山门飞来。山门口其他四峰的弟子见到金无锋六个人从云端落下,一个个眼中都流露出笑意。不管怎么说,大家还是觉得看到金无锋六个人要比看到风鹤他们顺眼的多。

    一个个亲热地上去和金无锋见礼。金无锋等人也很高兴,不管是友是敌,毕竟自己等人曾经是属于这个圈子的,如果自己等人被排斥出了这个圈子,这让谁也会心有不甘。如今又回到了这个圈子,一个个自然是在心中有些激动。一些东西往往是失去过,才知道它的珍贵。

    大家在山门口处相互边聊着边等着那些贺客的到来。贺客陆陆续续地开始到达,每个峰的弟子接待着自己份内贺客,一时之间,山门处贺客络绎不绝。

    许紫烟等人也忙碌了起来,就这样一直忙碌了四天,所有的客人都到了。每个客人都至少距离宗主大典的日子提前了三天到达,这是对北地大宗门的一种尊敬。

    世家联盟的盟主和一些家主自然是由梁之洞去接待,而那些世家联盟中的各个家族的嫡传子弟就只好由许紫烟等人带着千符峰上的普通弟子进行招待了。

    将这些世家子弟都安排好之后,许紫烟回到了自己在千符峰上的房间,不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忙忙乱乱的四天时间,一个个又都不认识,相互之间虚情假意地说着“久仰大名”,“相见恨晚”之类的客套话,还真是够累的。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东道主,总不能够给客人脸色吧?

    不过,在许紫烟的心中对于这些世家子弟也有一些敬佩,不说他们逢场作戏的世故,就是他们的修为也都不弱。只是知道自己等人在北地大宗门太玄宗宗内,有些收敛,但是眉宇之间还是有着一股傲意,甚至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许紫烟刚刚坐在椅子上,用双手揉了揉笑的有些发僵的脸,便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许师妹在吗?在下李安然前来拜访。”

    许紫烟神色一怔,她不知道李安然为什么要来独自拜访自己。但是有着在幽冥中结下的善缘,人家来拜访一下自己,似乎也说得过去。便起身来到门外,走过院落,将竹门打开,便看到李安然一身白袍,潇洒地站在那里。见到许紫烟迎出门来,急忙拱手施礼道:

    “许师妹,在下冒然来访,请许师妹不要见怪。”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